標籤: 暫無標籤

著名的巴黎植物園(Jardin des Plantes Garden of Plantes) ,位於法國巴黎市區的賽納河左岸,緊鄰法國國家自然博物館。巴黎植物園不僅是一座舉世聞名的植物園,而且其附設的動物園在世界動物園發展史上也是具有里程碑意義的。

1歷史沿革

巴黎植物園歷史悠久,是17世紀路易十三王朝時代開闢的「皇家草藥園」,直到路易十四十代擴大範圍,收集、種植世界各地的奇花異草,成為一座皇家植物園,前後歷時五十餘年。
在這五十多年的建園工程中,主要有布封、多邦東和安托萬·洛朗三人繼任總管。布封充分發揮了他的建築才能,想出了一切辦法巧妙地因地制宜,圍繞著國家自然博物館將植物園向東北伸展,一直到塞納河畔。

2園內景色

巴黎植物園景色

巴黎植物園景色
植物園的小徑總是在燦爛的鮮花簇擁下,這些小徑把植物園分為好幾個部分,包括植物學院、阿爾卑斯花園、玫瑰園、迷宮和鳶尾花園。
植物園兩側的林蔭道由高大的法國梧桐構成,它們的樹冠都經過精心的修剪,形成兩道整齊的方形綠色屏風。林蔭道內側是一個個獨具特色的花圃,邊上是一座座由鵝掌楸修剪成的樹塔。迷宮也被稱為內耳廳,在植物園西南方,有一處各種植物叢生的的綠丘。順著迴旋的周折小徑往上走,人們便走近一個幽雅的中國古典園林中;造型別緻的亭子附近,有一棵1734年用種籽種出的黎巴嫩雪松,至今仍十分茂盛。使人留戀的還有階梯劇場、游廊等處,也都是比封設計的。
在植物園南部的植物研究園裡,種植近萬種植物。園內有棵1636年種植的刺槐,算是巴黎樹中的「老爺爺」了。

3園區構成

冬園
在阿爾卑斯園附近有一座冬園,這裡種滿了生長於赤道和沙漠里耐旱、耐高溫的植物。其中仙人掌科的植物就有上千種,此外還有景天科、龍舌蘭科、百合科、番杏科、蘿摩科等各種各樣的植物。
貴族動物園時代
古代法國國王有建動物園收養動物的傳統,路易十四在他的所有城堡和行宮都建有動物園,動物籠舍遍布全國各地皇家的領地。並且在凡爾賽宮,路易還對動物籠舍進行了改造,他把動物成群地飼養在一個大圍欄中,還在四周畫上花兒和鳥兒的背景。
啟蒙運動時期法國開始出現了對貴族動物園的抵制之聲,當時的《百科全書》(Encyclopédie)痛斥道,「在窮人連麵包都沒有的時候,貴族動物園應該被摧毀;當處處有人死於飢餓,耗費巨資去餵養野獸是一種恥辱。」與此相應,這部全書也譴責了貴族階級的狩獵活動(毀掉了農民的勞動成果)、對學術研究的干涉、對濫用農業進步和能源浪費的支持以及對俗世珍品的偏見。真正的博物學收藏品被視為學術研究的唯一依據。正是這種思潮的影響下,貴族動物園在大革命時期壽終正寢,一種面向整個民族而非少數顯貴的新型動物天地在巴黎植物園(Jardindes Plantes,以前的Jardindu Roi)眾博物學家的努力下登上了歷史舞台。
在法國,18世紀的國王和朝廷對凡爾賽動物園缺乏重視是上述變革的根源。路易十四死後,攝政王賣掉和送掉了一些動物,無疑是想清除專制主義的一種露骨象徵並呼喚權力的分割。於1722年返回凡爾賽的路易十五同樣不太關注動物園,似乎從未入園一游。他的繼任者也不比他熱心多少,在繪製於1781年的一副指示皇室散步場所和路線的地圖上,動物園根本就沒有出現。
這並不是因為路易十五對珍奇動物缺乏興趣。每當他來到動物園或途經首都,他都會派人把動物帶到他的住處。他討厭的是公開展示模式的那種戲劇性和象徵意義。他這個時代的君王們不太喜歡太陽王所鍾愛的那種考究典禮和繁文縟節;他們場面上仍然維持著這些慣例,但私下裡也會在小宅邸或修養處躲躲清靜。在路易十六時期,朝廷實際上只在星期天或節慶活動時正常運轉;在其他時候,統治者們喜歡待在巴黎或自己的城堡中。這時候,特里亞農動物園成了君王們的樂園——這是路易十五和後來的瑪麗·安托瓦尼特專為核心集團準備的休閑場所,園中的各類本土動物(荷蘭奶牛、珍稀雌禽和各種鴿子)營造出了一種理想化的鄉村氛圍。類似的觀念轉變也體現在了凡爾賽公園在這一時期的象徵意義上。它的整體外觀變化不大,但已經摒棄了幾何嚴格性;矮林轉變成了茂密的森林。它是瑪麗-安托瓦尼特在特里亞農村的又一個創新,完全是另一種類型的園林。
這些變化解釋了凡爾賽動物園的投資不足、預算削減和革新計劃的無休止延期。它的建築物破敗不堪,一旦供水系統出了問題,庭院就會變成一片沼澤。不過,無法進入王侯私人花園(更別說君主的私人花園了)的貴族們仍會到訪這裡。就在路易十五和蓬帕杜爾夫人在特里亞農逍遙快活的時候,瑪麗女王曾數次遊覽動物園。最終,一系列革新相繼於1750、1774、1782和1791年實施,這是一種平衡:儘管朝廷對這座動物園沒有興趣,但一個文明的國家需要動物園。不管怎麼說,這裡仍然有不計其數的動物,而且向新來動物敞開著大門。隨著一頭雙角犀牛和一頭大象分別於1770年和1775年左右入住,這個明顯已經不像前一個世紀那樣風光的地方再次引起了公眾的興趣――百年過後,公眾的知識水平已經今非昔比了。
風景花園
在大革命的艱苦時期結束之後,多個建築項目在大約40年的時間裡陸續竣工,若弗魯瓦·聖伊萊爾(Geoffroy Saint-Hilaire)和弗雷德里克·居維葉(Frédéric Cuvier)功不可沒:前者在1802—41年間分管巴黎植物園中的動物園,後者於1803年被任命為動物園園長。這些工程包括1801—05年的猴舍和鳥舍,1805年的熊園,1802—12年的大型食草動物(大象、長頸鹿)圓廳,1818—21年的猛獸館,1835—37年的一個新猴舍,以及1838年設在舊樓中的一個生態飼養場。一個花園環繞最早期的建築而建,根據計劃,這些老樓將從1810年代開始容養較為溫順的動物。為構造崎嶇不平的地形,土地被分割成塊。樹木或獨立栽植,或被種在雜樹林、草坪和花圃中。配有池塘的獸欄各佔一方天地;用木頭和石頭搭成的鄉村小屋蓋有茅草屋頂。迂迴彎轉的道路系統使全方位縱游四處成為可能。輻射式設計被棄用,花園以新型方式結合在內,這宣告了與巴洛克傳統的決裂。這座動物園不再是一個被花園包圍的獨立統一體,而是散綴於整個區域的各個角落。這種規劃使觀察點成倍增加,沿步行線路分散各處;至少對溫順動物來說,它還創造了一種天然環境感。

巴黎植物園動物1

巴黎植物園動物1
這個「瑞士山谷(Swiss Valley)」(瑞士當時被視作最奇異的歐洲國家之一)的設計靈感直接來源於已經於18世紀前半葉出現在英格蘭的風景園,而這種花園的構思理念以一種新自然觀為根基。與17世紀不同,大自然不再被看作上帝遵循最簡單的程序創造出來的事物。相反,人們認為它孕生於一種充足而又變化不定的能量,而這種能量在有機生命的多樣性(因此需要多種性、野生性和無序性)中得到了最好的表達。18世紀後半葉,這樣的思想又得到了以哲學家讓-雅克·盧梭(Jean-Jacques Rousseau)為代表的一種流行觀念的支持:大自然是一個遠離腐朽城市的寧靜天堂。因此,一個美麗的花園不應是一個壓抑自然的地方,而應是一個回歸自然原貌的地方。
這座不規則花園以一種分裂和拼貼法為基礎。它產生於形式的組合,所有形式不光是人類大腦的產物,也是自然本身的產物。人類將它們視為最具特色或最美的形式,於是為追求多樣性、非對稱性和曲折性而將它們融合在了一個特定地點:山和谷,湖和溪,樹林,林間空地,灌木和草地,陰影和光線,等等等等。所有要素均以精心規劃的全景結構為框架,在視覺上與外部世界相聯(圍牆常常被溝渠取代),巧妙的組合方式使人類干涉的痕迹隱而不見。眾所周知,這類花園的設計深受17和18世紀繪畫藝術的影響,特別是它的風景表現、透視模式和光影處理。「一個人在構思風景的時候必須像一個詩人和畫家,要同時動用眼睛和大腦。」1777年,風景花園理論家R·吉拉爾丹(R.Girardin)這樣寫道。
這種風格在18世紀後半葉風靡歐洲各地。海瑟伯爵領主於1758年在卡塞爾的貝爾維尤城堡(Bellevue Castle)樹立了一個典範,之後,新時尚傳遍了日耳曼領地和義大利半島,比如順應潮流改造了花園的羅馬別墅。法國的首例是18世紀60年代在埃爾蒙諾維爾(Ermenonville)和蘭錫出現的。但直到路易十五的女兒們在1781年改建了貝勒維城堡(Chateaude Bellevue),瑪麗-安托瓦尼特女王從1783年開始重整特里亞農村,這種運動才獲得了真正的動力。貴族階級紛紛效仿她們,發展起了一種法國版的風景花園:村莊或農場、休養所、曲徑、亭台、橋樑和島嶼、假山園林、洞穴和遺迹點綴在英國式的美景中,每一樣都反映了對巧奪天工的人造事物的執著愛好。
那些展有動物的花園通常較大,更傾向於將馴化的本土動物(鴨子、雉、牛)半自由放養在農場、奶場、鳥舍和小島中,這是為了給整個景象增添一絲生氣。這種安排得到了法國的吉拉爾丹(1777年)、英格蘭的霍勒斯·沃波爾(Horace Walpole,1785年)和日耳曼領地的C·C·赫希菲爾德(C. C. Hirschfield,1779—1785年)等理論家的支持,他們認為這表達了開放式風景向自由的回歸,令景色變得更為生動自然。專家們還建議用根據周邊環境改造過的各種鄉村建築容養動物。
巴黎博物館中的動物園對新風格的接納無疑受到了政治意義的支持。這座風景花園的創造者和擁護者們將它與對專制政權的含蓄挑戰聯繫在了一起,因此,它被視作自由的象徵。例如,《Franconville-la-Garenne花園導遊》(Guidedesjard ins de Franconville-la-Garenne,1784年)一書的作者斷言:總有一天,「人們會難以理解一個生來自由、痛恨奴役的人為什麼曾樂於將自己關在家中,就像將一個罪犯關進監獄一樣。」巴黎植物園是風景花園與大型奇異動物園相結合的第一個範例――儘管囚養猴子和危險動物的建築並非整體風景的一部分,這一點仍然成立,因為這些動物代表著另一種更科學的自然觀。我們將在後文回到這個問題。
作品信息
油畫《巴黎植物園》

  油畫《巴黎植物園》

作者:尹戎生
創作時間:1991年作
尺寸:50×60.5cm
估價:38,000至50,000元人民幣
拍賣日期:2006年6月11日
拍賣地點:廣州市文化假日酒店四樓筵慶廳
拍賣公司:廣州市藝術品(公物)拍賣有限公司
拍 賣 會 :2006夏季拍賣會

作品鑒賞

尹戎生先生以巴黎和法國為題材的畫作,無不令人怦然心動,無論是春光明媚的杜伊勒利花園、秋色斑斕的盧森堡公園、在雨果故居前的晨風中,巴黎的名勝古迹以及與藝術有關的場景,深深地吸引了他,使他動情。他用畫筆描繪它們,抒發他內心激動和興奮的感情。作者選擇不同季節、不同光線來描繪這座名城的多姿多彩。選景更別具匠心,針對不同景象,無論全景與局部,甚至蹦用特寫鏡頭,巴黎的晨曦。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