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市丸銀 (ichimaru ginいちまる ぎん) 是日本漫畫家久保帶作品《死神》中的人物,白膚細目,笑起來像壞人,攜帶武器為斬魄刀,他從沒認真和別人打過,戰鬥力不詳。原靜靈庭三番隊隊長,現叛逃虛圈。動畫中的聲優是游佐浩二(日語)/何偉誠(有線電視粵語)。

1 市丸銀 -簡介

市丸銀市丸銀

市丸銀:護庭十三隊 三番隊 隊長

日文:いちまる ぎん

發音:ichimaru gin

聲優:游佐浩二

身高 :185cm  

體重 :69kg  

誕生日:9月10日  

特徵:白髪細目

喜歡的食物: 干柿子(在三番隊隊舍有自己種的柿子樹,還會親自做柿餅,做好了會送給其它的隊。

討厭的食物: 干芋頭(原因是一次看到干芋頭的時候想著「是干柿子呀!」然後吃下去的緣故。

興趣: 觀察周圍的人

特技: 穿針

過休假的方式: 散步

特徵:白膚細目,笑起來像壞人…(他好像一直在笑吧…)

羽里色:錆青磁、青竹色、青綠、白群、新橋色都很像(實為非常輕微的藍色,是在日本稱為"藍染"的一種染布。)

瞳色:漫畫原著中是青藍色(參照漫畫20卷封面),動畫中是殷紅色(參照動畫46集、48集、91集OP)

真央靈術學院畢業時間:一年(被稱為天才)

戰鬥數據:

攻擊力80

防禦力80

體力80

機動力80

鬼道·靈壓80

知力80

2 市丸銀 -斬魂刀

市丸銀神槍

神槍『發音:shinsou  日文:しんそう』  

技能

神槍=shinsou(しんそう)

斬擊發動語:「射殺他!神槍!」ikorose! shinsou(いころせ、しんそう)

看似平凡的短刀,實際上可以伸縮、變化其長度,增強其攻擊速度與力道。

神槍[始解] 射殺せ、神槍 射殺吧,神槍

* 直接攻擊系斬魄刀——神槍,可以突然間伸長刺向對手,從番外篇他一刀擊碎了虛的頭顱,可見其攻擊具有很強的衝擊力。

3 市丸銀 -關聯

直接攻擊系,可以突然間伸長刺向對手,從番外篇他一刀擊碎了虛的頭顱,可見其攻擊具有很強的衝擊力  

是一切陰謀的參與者與松本亂菊的過去令人矚目,與白哉同時上任隊長,出身似乎不是很高  

成為三番隊隊長前是屬於五番隊的副隊長 (藍染的部下) 。講話關西腔,出身於流魂街,和松本亂菊是舊識。貌似是總隊長的最愛。大家一定要注意。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那個「宛如愛意般美麗的殺意……」的形容。

4 市丸銀 -聲優資料

市丸銀游佐浩二

姓名:游佐浩二(ゆさこうじ)
出生日期 1968.08.12
星座:獅子座
血型:B型
出身地:東京都
身高/體重 173cm/58kg(有變動)
所屬事務所:無(自由身)
喜歡的動物:犬(現正飼養長毛CHIHUAHUA一隻——銀牙ぎんが)
1999年11月誕生,現在6歳的銀牙,這個名字是從游佐之前出演的角色的姓名判斷得來的 據說游佐非常溺愛此犬,即使是去工作的時候也會將它放入一個小背包裡面隨身攜帶 。
特技:関西弁(其實是京都弁?)
興趣:收集家電產品、收集旅遊鞋
備註:眼睛不好,平常都會佩戴隱形眼鏡。
喜歡喝黑咖啡。酒的話喜歡焼酎ウーロンハイ(不是我說,品味蠻差的,長島冰茶向大家推薦一下,蠻好喝的,是我一個調酒師朋友向我推薦的)
最想要的東西是PLASMA電視。
無需工作的日子會在購買物品與window shopping之中度過,對於留在家中一整天非常苦手....

5 市丸銀 -個人評語

市丸銀市丸銀

銀子不知道何時可以見到小菊,不捨得離開,無奈的眼神,他是深愛著小菊的,希望早點回來,偶最愛的銀子和小菊

一生幸福呦

6 市丸銀 -人物身份

他是罌粟一般的男子,唇角微微上揚的弧度,璀璨了整個世界。原護庭十三隊 三番隊隊長,后叛變與藍染惣右介、東仙要前往虛圈,后被發現為卧底;(與松本亂菊是青梅竹馬。在漫畫416談時被藍染砍斷手臂。在423話只是消失,生死不詳。是虛圈篇其中的一個主要線索人物,也是劇中的悲情人物之一。)

7 市丸銀 -戰鬥數據

市丸銀市丸銀

漫畫版

體力:80     

攻擊力:80   

防禦力:80   

機動力:80   

鬼道:80   

智力:80   

(註:最高100)   

評價:是所有能力的數值都很平均的全能類型。

8 市丸銀 -人物實力

市丸銀市丸銀

註:市丸銀從沒認真和別人打過,所以資料純屬參考。  小時候的銀

始解登場

75. 血雨 vs. 黒崎一護

卍解登場

399. DEICIDE (特別說明:399話卍解登場時市丸銀一擊就劈倒了空座町的一整排樓房,可見其威力之大。)    是一切陰謀的參與者,被稱作天才少年加入護庭十三隊…剛加入五番隊就殺了第三席…並說對方很弱…實力令人期待,與松本亂菊的過去令人矚目期待,與白哉同時上任隊長。出身似乎不是很高,成為三番隊隊長前是五番隊副隊長,後來平子真子離開尸魂界后,藍染成為了五番隊隊長,市丸銀也就順理成章的成為了五番隊副隊長。    

已將日世里腰斬,日世里還殘喘著。並且在番外篇他一刀擊碎了虛的頭顱,足見其實力。

漫畫

398話:中與一護開戰,將使用卍解。   

399話:以卍解狀態與卍解狀態的一護戰鬥,頭部擦傷,略佔下風,但似乎依然沒有認真起來。   

404話:對一護使出新的招數 神殺槍 舞蹈 及 神殺槍 舞蹈連刃 一護勉強用虛化躲過、甚至沒有看到銀收刀的動作。   

414話:對藍染使出卍解,並告知藍染神殺槍可以在伸縮的時候有一瞬間變成灰塵,那時刀內會有融化細胞的劇毒,並已經將劇毒留在藍染體內。   

415話:利用劇毒腐蝕藍染胸口后取出了崩玉,但最後卻被藍染告知無論崩玉是否在藍染體內都無關緊要,後手掌心被崩玉開了一個大洞,最終被藍染所傷   

416話:市丸銀被藍染砍成重傷,奄奄一息。   

417話:仍然活著,並將殺死藍染的重任交給一護   423話:亂菊回憶說消失了,依舊生死不明。

9 市丸銀 -登場集數

市丸銀市丸銀

動畫版

第20話「市丸銀的影子」(初次登場,與劍八一起出現並調侃白哉)   

第22話「憎恨死神的男子」(在白道門狙擊一護)   

第24話「結集! 護廷13隊」(因為故意放走一護等人而在隊長會議上接受質問)   

第25話「巨大炮弾從中央突破」(和藍染對話,引起小白懷疑)   

第34話「拂曉的慘劇」(幫重傷的戀次叫四番隊,在小白警告雛森時出現在回憶里)   

第35話「暗殺藍染 偷偷接近的黑暗」(引發吉良和雛森的爭鬥)    

第45話「超越極限吧」(把吉良從牢里放出)   

第46話「死神學院實況記錄」(在雛森的回憶中作為五番隊副隊長出現,一次跟著藍染去真央靈術院   

視察,另一次在雛森、戀次等被虛圍攻時出手相救)   

第47話「復仇者們」(少年時的銀出現在亂菊的回憶中)   

第48話「咆哮吧 日番谷」(和小白動手,對亂菊手下留情,我從這一集開始至愛銀菊)   

第53話「市丸銀的誘惑 崩潰的精神準備」(誘惑露琪亞,使其差點崩潰)   

第60話「絕望的真實, 施下毒手的兇器」(讓吉良引開亂菊,帶雛森去見藍染)   第61話「藍染參上! 可怕的野心」(旁觀)   

第62話「結集! 最強的死神軍團」(前往虛圈,臨走前向亂菊道歉,第一次真情流露)   

第63話「露琪亞的決意, 一護的想法」(亂菊的回憶)   

第122話「假面!覺醒者們的力量」   

第137話「惡意的戰爭,藍染的圈套」   

第145話「十刃結集 藍染的御前會議」   

第151話「猛烈的風暴!遭遇破面」(與東仙一直查看闖入虛圈的一護等人的情況)   

第153話「悪魔的研究!薩爾阿波羅的企圖」   

第154話「露琪亞與海燕,悲傷的再會」(操縱虛夜宮的迴廊)   

第172話「貴船上陣! 大作的狂風」   

第203話「空座町的集結!藍染對死神」   

第208話「藍染和天才少年 」(打敗五番隊三席,和藍染初見)   

第209話「六車九番隊,緊急出動」   

第211話「背叛!藍染的密謀」   

第212話「營救平子!藍染VS浦原」   

第215話「守護空座市!死神總登場」   

第217話「美麗的小惡魔 夏洛特」   

第224話「3vs1的戰鬥!困境中的亂菊」   

第277話「白熱!京樂vs!史塔克」   

第278話「噩夢再臨,復活的十刃」   

第279話「平子和藍染……宿命的再會」   

第280話「檜佐木和東仙,訣別之戰」(對上平子)   

第281話「 虛假的王冠……拜勒崗的怨恨」(繼續和平子打)   

第283話「斯塔克 孤身一人的戰鬥」(就露個臉.......)   

第284話「犧牲的連鎖,赫麗貝爾的過去」   

第285話「百年的怨恨,日世里的復仇」(腰斬日世里)   

第289話「白哉VS劍八!?亂戰開始」   

第293話「憎惡的刀刃! 日番谷、激昂!」(解說藍染的強大)   

第296話「不為一護所知的力量!」(對上一護)  

第297話「超越限制的卍解!市丸VS一護」(和一護打,第一次使用卍解)   

第300話「浦原登場!阻止藍染!」   

第301話「一護喪失戰意?銀的企圖」(打敗一護又叫他逃走,跟隨藍染前往尸魂界)   

第302話「最後的月牙天沖!一護的修行」   

第306話「一護vs天鎖斬月!」(與亂菊重逢,將她帶離藍染身邊,讓亂菊失去意識后離開)   

第307話「緊急情況!藍染進一步進化」(反水!刺傷藍染,奪走崩玉,卻促進了藍染的進一步進化)   

第308話「再見了!亂菊」(被進化后藍染砍成重傷,回憶起與亂菊的過往)   

第310話「 一護的決心!激斗的代價!」

破面講座專輯

第125話 破面大百科——破面定義   

第127話 破面大百科——破面的技能   

第128話 破面大百科——破面斬魂刀解放   

第130話 破面大百科——破面的編號   

第139話 破面大百科——破面十刃的更替   

第140話 破面大百科——崩玉(只出現了幾秒鐘,這是由東仙講解的)   

第145話 破面大百科——虛圈   

第146話 破面大百科——破面化   

第148話 破面大百科——大虛的森林   

第150話 破面大百科——神槍pai飛小虛,奪回主持權(挺有趣的說)   

第151話 破面大百科——被剔除的十刃   

第152話 破面大百科——下集預告里有出現   

第155話 破面大百科——虛圈的生物   

第156話 破面大百科——第九十刃--   

第157話 破面大百科——破面的刀劍解放   

第159話 破面大百科——破面的高速移動技巧   

第168話 破面大百科——一護的虛化(說一護是破面,還談到三番隊新隊長,似乎認識,叫吉良加油)   

第175話 破面大百科——虛夜宮   

第176話 破面大百科——茶渡泰虎的招數   

第185話 破面大百科——虛夜宮內藍天的問題   

第193話 破面大百科——薩爾阿波羅的斬魄刀   

第195話 破面大百科——妮莉艾露·杜·歐德修凡克   

第196話 破面大百科——佐馬利·路魯的響轉   

第202話 破面大百科——諾伊特拉   

第213話 破面大百科——黑腔   

第220話 破面大百科——庫魯風的刀劍解放,阿比拉瑪的空戰鷲,芬多爾的蟄刀流斷,波的巨腕鯨   

第253話 破面大百科——東仙的大虛觀察日記   

第256話 破面大百科——講解刀獸   

第264話 破面大百科——十刃的日常生活   

第267話 破面大百科——路德本的刀劍解放,骷髏樹   

第268話 破面大百科——諾麗的刀劍解放,百刺毒娼   

第270話 破面大百科——烏爾奇奧拉的刀劍解放,黑翼大魔   

第271話 破面大百科——黑虛閃劇情簡介   

第274話 破面大百科——赫利貝爾簡介   

第290話 破面大百科——東仙歸刃   

第297話 破面大百科——市丸銀的卍解,神殺の槍   

第307話 破面大百科——最後一期破面大百科

10 市丸銀 -人物解讀

市丸銀市丸銀

26個字母之解讀市丸銀

Attractive 魅力

高貴冷漠是用來形容白哉的,洒脫隨性是用來形容浦原的,熱血衝動是用來形容一護的,   

而市丸銀最適合的詞語則是——魅力。   

眯眯眼狐狸臉,卻是讓人一眼看去就再也無法忽視的存在。

Betray 背叛

光明的背面一定是黑暗么?正義的背面一定是邪惡么?當月光森然,雪花和黑夜一樣鋒利,現實與真實之間又該如何選擇。   

你微笑背叛,沒有絲毫勉強不舍。明明看見你在微笑,卻讓人想哭。一個男人選擇的路,本就不在乎別人是理解還是誤解,所以你不對任何人做解釋,只對一個人說抱歉。   

一個人眼中的任性在另一個人眼中得到包容。

Catch 理解

不能理解藍染有什麼樣的初衷,不能理解東仙口中所謂犧牲少數人的正義的真相,因為我不是你,不動聲色笑看一切發生的市丸銀。   

Can you catch me ?你能理解么?你能跟得上么?   

你站在離他最近,也是最危險的位置,你知道,他也知道,兩隻結伴而行的野獸,哪一天廝殺起來甚至不會需要理由。他冒著危險讓你留在身邊,僅僅因為你的理解。   

而理解也只是理解而已。

Double 雙重

很喜歡很喜歡這個詞的發音,double,雙唇一歙一合的紋絲合縫感,輕輕吐出的音節如圓潤的水滴輕盈落下,打在玻璃上發出一聲的輕響,波瀾不驚,就像你給我的感覺一樣。   

無法說你雙重個性,畢竟冰與火在你身上完美結合,冷酷與溫柔膠漆相融,在你第一次出場時就已經深入人心;天真與邪氣在你的笑容中安身立命,你可以用無比誠懇的表情說著彌天的謊言,你可以用愛人般寵溺的語氣說著「射殺他,神槍。」   

我眼中迷茫不知所措,你笑看霧失樓台,月迷津度。

Emotion 感情

所以那種如櫻花般淡淡清香,繁盛留戀,又可以安靜而坦然的走向離別的感情應該是你所喜歡的吧。   

沒有什麼好責備,輕聲嘆息,靜待明日花開。

Fox 狐狸

十年前覺得流川楓已經很像狐狸,十年後發現人外有人,狐外有狐,無論是長相輪廓,抑或聲音性格,你就這樣被久保設計成了除柏村之外最有動物相的死神隊長。   

有些小邪惡的狐狸,有點小狡猾的狐狸,和藍染串通,欺騙小白,有點卑鄙;閑來無事,作弄小露,有點奸詐。   但這些說到底都無傷大雅,漫畫里你沒有殺死一個人,雖然和藍染一起叛逃,卻顯得相當純潔無辜,沒有給自己留下什麼足以定罪的證據,可愛華麗的將狡猾進行到底。

Gentle 溫柔

那個細膩的笑容就像那天的陽光一般讓她至今仍覺得溫暖,細細疏疏的在指尖跳躍成一絲疼痛。你從小就是個溫柔的孩子。   

一句簡簡單單的「對不起」,你用一成不變的溫柔,讓無數的難言割斷了原本的情感糾葛,只留下冰冷的刀刃。不是不能原諒你的選擇,只是想知道,再見面的時候你還會用那種帶些溫柔,帶些調侃的語氣向她問候么?

Hurt 傷害

似乎一直扮演著傷害的輸出者,不管是對吉良,還是對亂菊,然而,在背叛之前你心中是否也會掙扎?在放棄一切的時候你是否也感覺疼痛?儘管放棄的都是你未曾認真珍惜過的東西。   

而你只雲淡風清的一笑,兩個字便釋然,無悔。

Identify 身份

天真無邪的孩子,有口難言的背叛者,邪惡冷血的毒蛇,到底哪一個才是真正的你,還是這些統統只是你隨意造出的假象?   

曾有多少個閃耀著光榮與夢想的國度被遺忘?曾有多少段令人熱血沸騰的傳奇被埋葬?雲煙過眼總無痕。 

其實並不願去深究哪一個才是你真正的歸宿,那會顯得單薄且無意義,就當作是走過異空間的一段石板路,景色再迷人也終將變為身後的斷壁殘垣,在歷史的更迭里風化成塵。   

你——還是你自己。

Justice 正義

時常是說出來不免讓人肅然起敬的兩個字,問題是,究竟什麼才算是正義,又究竟有幾個人由始至終的堅持自己的正義。   

岔路總會毫無預兆的出現,貌似抉擇權在手,可一旦向前踏出一步,註定回不了頭;會有很多東西值得去堅持,可能稱之為正義的不過只有一項而已。   

攤開來說,它也只是人們為了達到自己目的而打出的幌子,欲蓋彌彰。   

那麼,你又如何能說清孰是孰非,誰對誰錯呢?   

這些似乎都不在你那雙咪咪笑眼中,你不過笑看變遷,湊個熱鬧罷了。你不問大是大非,只遵從自己的心,不知你是否真的是看破超脫了么。   

至少,看起來超脫了。

Kind 慈悲

看上去,用慈悲來形容這個詭異的男人有些牽強可笑,然而正如張愛玲的那句話「因為懂得,所以慈悲。   

所以你兩句話點燃小露求生的意志,因為你懂得瀕死的寂寞,儘管你最後依舊對她見死不救,但一個人只要想活下去就不會輕易死掉,你微笑離去,留下小露猶自震撼,你的慈悲便到此為止;   

所以你挑唆小桃和小白互斗,因為你知道真相背後的殘忍,天真的孩子如果最後都難逃一死,還是這樣比較幸福吧,畢竟失去信仰,比死更痛,比天罰更重。然而即便如此,最後小桃倒在藍染刀下時你依舊微笑旁觀,你的慈悲再次到此為止。   

不做絲毫強求。   

冷淡的人,連慈悲心都若此清冷,像幽幽照耀世間的月,月光籠罩下依舊有無限的陰影。

Lovely 可愛

就算不說孩子時的小銀多麼招人疼愛,長大后你的可愛仍舊深植在骨子裡,一舉一動都泄漏了你自娛自樂的惡習。   

秒掉一護之後,在大門訇然下落前不忘彎腰揮別以示炫耀,舉動可愛如頑童;   

和劍八一起去見白哉,對他的諷刺只一句孩子般的:「哎?是么?」草草應付;   

甚至到了最後叛變的嚴肅緊張時刻,你也只當娛樂,一句「隊長,我被抓住了」敷衍過去,然後擺一副無辜表情像過家家似的束手待斃。   

根本是不思反抗嘛,啞然失笑中不禁為你這種小小的可愛而心生疼愛,是你給一個緊張的故事稍微添上隨意鬆弛的一筆,而你輕浮的假面下泄漏了的可愛亦為我們所珍惜。

Mystery 神秘

不管是最開始故意放走旅禍,還是到後來假裝與藍染爭執,再後來捉弄小露,到再後來跟著藍染叛逃,你始終不是最大的陰謀家,卻一直是最神秘,最不可捉摸的那個。就連最後的叛變都讓人摸不著頭腦,沒有人知道你究竟從中得到了什麼,或者想得到什麼。   

什麼都知道,卻什麼也沒說,甚至可能什麼也沒做,只是笑靨盈盈的看著一切就那麼發生,等著最後答案揭曉時眾人驚訝的神色,躲在一邊偷笑。   

任憑是好人還是壞人的猜測聲如潮湧來,一刻也未曾把這種事放在心上;即便得到藍染那個不可一世的男人的欣賞,卻也只是不在意的笑笑而已,若此平淡,看起來無關痛癢。   

圍繞在你周身的神秘就像名為詛咒的線,繞成沖不開打不破的繭,盤出花樣繁複的結;從此,你在笑容中隱去了所有真相。     

Nil 無   

雲捲雲舒,花開花謝,風停風走,潮起潮落   

寂寂的耳邊什麼也沒有,只聽得見一些斷斷續續的聲音   

浮竹隊長可要注意好身體啊。。艾?真的么?。。。吃吧。。。。如果能再讓你抓久一點就好了。。。 對不起啊。。。

Obligation 責任

又是一個沉重的辭彙,並且無人能夠倖免。   

「一個人的力量越強,他的責任也就越大。」這句話早已家喻戶曉。   

隱瞞是另一種承擔,當你選擇幫助藍染時,便已經有了承擔責任的覺悟吧,沒人知道你的理由,它也許任性幼稚,也許荒唐可笑。然而無論如何,那是你毅然選擇的方向,是以放棄為代價所作的選擇,目送你離去的背影,那影子雖單薄卻不孤獨,甚至有些瀟洒愉快的味道。   

也許站在高處的人永遠不知道腳下有些什麼,但你一定知道自己在做些什麼。

Play 捉弄

有時候突發奇想,想把你想的單純一點,想你也許只是一個貪玩的孩子,喜歡捉弄別人,喜歡新鮮刺激的東西。   所以你閑著無聊,過來轉轉捉弄小露,得意自己輕而易舉點操控了別人關於生死的意志;因為喜歡捉弄人帶來的樂趣而成為壞人,只為了有更多機會去捉弄更多的人。   

沒有什麼複雜的理由,沒有多麼艱深的考量,只是任性貪玩而已。

Quarry 被追捕的人

市丸銀市丸銀

與其說是尸魂界把你追捕,不如說是你甘願將自己放逐。   

你微笑道歉,背影孤決,你選擇了告別,告別冬去春回花開了又謝的周而復始,告別了悠悠歲月里黑色蝶翼尖依稀的銀輝,無情得刀刃斬斷了弦,奏著生死的絕唱,告別了那個被無數景仰讚譽簇擁的市丸銀。   

你想逃就逃掉了,邁著從容的步子讓身後的人們無力追上,面對落寞的背影不顧那些生命的黯然神傷;   

你想逃就逃掉了,熟悉的人熟悉的事,噥噥軟語伴著朦朧的感情,你捨棄的一乾二淨;   

你想逃就逃掉了,留下一地華麗麗的缺憾無人填補……

Rememberance 記得

梔子花開的時候,你撒下一粒金黃的種,有意無意的是玩世不恭的心情,可你知道嗎,時光流逝,季節變幻,悄無聲息的離去,讓我有種你根本就不曾來過的錯覺,讓我,如何還給你這漫山遍野的喜怒哀樂?   

你從沒表露出你刻意忽略了的看似無關緊要的過往,撲朔迷離間,只有自亂菊的回憶中才可窺探一二。   

差一點就讓你矇混過關了呢,然而無懈可擊的微笑看不出一絲勉強,讓人迷惘,究竟會是一個怎樣的故事?   

我想象不到你的成長,只知道現在的你,在歷經了這麼多以後依舊堅強?

Smile 微笑

看過在一護被你擋出時你得意洋洋笑,看過在旅禍入侵時你不壞好意的笑,看過在藍染屍體懸挂塔上時你幸災樂禍的笑,看過小桃倒在血泊里時你毫不在意的笑。   

可是,久久不願移開視線的卻是你輕輕牽起的嘴角,那一抹若有若無的弧度,淺淺的,淡淡的,捲起些許溫熱的氣息,帶著地中海紫色樹藤的纏綿。   

說不清道不明的曖昧。   

有人說笑是一種偽裝,但是你的笑更像是一種習慣。邪惡也好,憐憫也好,嘲弄也好,溫柔也好,你硬是用笑容代替了其他所有表情。

Tone 語氣

已經不是第一次,把你和西索放在一起比較,畢竟你們有太多的共同點,輕浮的假面在說你,伸縮自如的愛也好像為了形容你才存在。但即便你們如此相似,聲音卻會記住你的獨特。並不是讓人過耳不忘的驚艷,細聽卻有發現似乎有幼兒的奶音在聲帶里作怪,讓迷離如斯的銀,散發著稚子的天真。 和藍染對峙時散漫的語氣,救吉良出去時隨意的語氣,向小露泄密時狡猾的語氣,和亂菊道別時暗淡的語氣。。。。   

不會被熱血沖昏了頭,聲音一直的清清淡淡,無波無瀾,卻硬是散發著迷迭的香,泄漏了太多關於你的秘密。

Unique 獨一無二

恆河沙數,一沙一世界;萬綠叢中,一葉一菩提。每個人都是一顆沙,每顆沙都有自己的世界;每個人都是一片葉,每片葉都有自己的綠意。   

然而,有誰能在面對布滿陷阱荊棘的虛空深淵時走的毅然決然?又有誰能在烙上代表腐朽與死亡的暗紅印記后笑得風輕雲淡?還有誰能在背負逃亡與背叛的詛咒下也接受的心甘情願?   

你,只有你,市丸銀。為了莫名其妙的理由去做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不理會任何人只在自己的路上留下長長背影,讓人想跟隨都無從。   

「你還是沒有改掉這個壞習慣啊。」無怪亂菊感嘆,我行我素至此,冷漠決絕至此,沒心沒肺至此。

Verity 真相

久保製造了太多的懸念,讓原本就有些看不通透的故事更加疑雲重重,舒緩的調子平靜的奏起,卻在爬上最高點時陡然消失,突兀的來不及反應,心裡頓然像是被掏空了一樣,你甚至可以聽見有風穿過胸膛夾帶的呼呼聲響。   

市丸銀,以一種高高在上的姿態遊戲人間,或許還有點如魚得水的嫌疑。   

你不是自命清高的人,所以你偶爾會露出溫柔的表情。   

在沒有過分的灼熱陽光,寒冷永遠會比溫暖更貼近地,讓人看到生命凜冽的真相,在一些霧的邊緣,對不想聽到的可以充耳不聞,對不想看到的可以視而不見。   

那麼你呢?   

其實什麼都知道的吧

Weapon 武器

(實在是因為不知道該如何把神槍譯成英文,所以只好用這個詞代替了,汗~~)   

「射殺他,神槍!」   

很遺憾沒能看到銀的卍解,看見的也只是浮光掠影,繼而消失的一個倩影。   

斬魄刀,可以說是死神的標誌吧,與其說是一種象徵,倒不如說已成為你生命的一部分了吧,沒有懷疑過它的強大,一如沒有懷疑過你。   

如果說那些為劍與魔法的光輝所包圍的英雄終將在花朵葉瓣的飄落中消失無蹤,在所難免。   

那麼,神槍可是你最初的夢想?

X-ray 目光

笑眯的雙眸,隱藏住萬千思緒,將你深深掩埋,看不透;   

偶放精光的瞳眸卻似強力射線般攝人魂魄,摸不著;   

只見過一次你睜開的眼眸,如染血般妖冶的紅,驚鴻一現般震撼,便知一定還有些什麼就像那被掩藏的目光一般,被你深埋.神秘的外衣、斂藏的光芒,勾勒獨特的光華;   

惑人的嗓音、憨態的舉止,綻現迷人風采。似射線般細微,但也灼人。

Yoke 羈絆

這其實是最後才敲定的一個詞,落筆的時候,好像會有很多話要說,又好像不知從何說起,會牽扯出太多沉眠於腳下的夢魘,經歷了過久的發酵再開啟時早已釀出一場直擼人心的蠱惑,讓身體里的懶蟲蠢蠢欲動。

Zero 圓滿

或許會有些牽強吧,但至少寫到這裡,終於算是告了段落,儘管總會有不盡人意的地方,總會有無法說清的關係,總會有我費盡心力了解而你卻毫不在意的尷尬。   但至少,那些紛擾,那些喧囂,永不會阻擋名為關切的目光。   久居嚴寒地區,很可能結晶又結晶,醒來時,人已嬋娟成一影白梅,在自己的暗香里期待著桃李春風的邂逅。

11 市丸銀 -亂菊和銀

市丸銀市丸銀

初遇

曾經,小亂菊因肚子餓倒在路上,小銀路過時把手裡的干柿子分給她吃她才沒有餓死,兩人同期成為死神。

重逢

再次重逢時,他已經是三番隊隊長了。而她卻還是要憑藉自己的努力,只想和他一起,永遠在一起。

叛逃

市丸銀亂菊和銀

日番谷與銀交戰時銀解放神槍,日番谷勉強躲過,銀卻將刀指向了地上不省人事的雛森,千鈞一髮之際亂菊突然出現擋住了神槍,並告訴銀如果不收回刀的話就要與他為敵。這時灰貓由於承受巨大撞擊而出現裂並逐步擴散,但是亂菊絲毫沒有退下的意思,銀皺了皺眉繼而又笑了,收回了神槍並對日番谷說「比起追我不如請五番隊副隊長多保重吧」后留給亂菊一個凄涼的背影。   

在雙極之下,藍染被夜一和碎蜂封住行動,銀想幫忙的樣子卻抬起左手(是不是故意的!?)所以正好被亂菊從後面抓住(而且亂菊的刀刃是向外,明顯不想傷害到銀。)銀故意用無奈的口氣說「不好意思啊 藍染隊長,我被抓住了~~」;當他們被反膜隔開,銀向亂菊道別:「有點可惜啊,能再被你抓久一點就更好啦,再見,亂菊,對不起。」

離別

動畫307、308中 銀為了之前對亂菊許下的諾言,而一直做為間諜潛伏在藍染的身邊,此時,被白伏制倒在地的亂菊終於明白了銀的立場,銀被洗白了,但是卻被藍染傷的十分的嚴重,左手被扯下來了,亂菊不顧自己的威脅,衝下去不論如何也要保護銀的安危,『對不起,亂菊。到最後也沒能幫你報仇,幸好,之前對你說過對不起了呢。』銀笑道,亂菊的淚頓時灑落在銀的臉上。

分析

看得出他們關係不一般,亂菊似乎是銀唯一不想傷害的人,而且特意向她道別,加上兩人自幼相識,許多漫迷猜測他們是不是互相愛慕……   

漫畫412(貌似)中,銀用鬼道白伏讓亂菊昏厥,據藍染說亂菊的靈壓消失了。   

漫畫416 亂菊起身,想起銀對自己用的白伏(這種技能剛好是不會被人察覺到靈壓的),而後大叫銀的名字火速奔至已倒下的銀的身邊,淚流滿面。在銀的回憶中的亂菊,聽到銀說「...要去當死神...不再讓亂菊你哭泣」后,看著已穿上死霸裝的銀離開。(詳見動漫307、308 銀的重頭戲,還有銀和亂菊小時候,好萌的)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