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布萊茲·帕斯卡爾

標籤: 暫無標籤

布萊茲·帕斯卡爾(BlaisePascal,1623-1662)是法國17世紀最具天才的數學家、物理學家、哲學家。他在理論科學和實驗科學兩方面都做出了巨大貢獻。幾何學上的帕斯卡六邊形定理、帕斯卡三角形,物理學上的帕斯卡定理等均是他的貢獻。他還創製了世界上第一台計算機,製作了水銀氣壓計。他同時還是概率論的創立人之一。

1 布萊茲·帕斯卡爾 -人物簡介

布萊茲·帕斯卡爾布萊茲·帕斯卡爾《思想錄》
帕斯卡爾是法國17世紀最具天才的數學家、物理學家、哲學家。他在理論科學和實驗科學兩方面都做出了巨大貢獻。帕斯卡爾自幼就表現出過人的才能,16歲寫成《圓錐曲線論》 ,其中論證的幾何學定理至今仍稱作帕斯卡爾定理。19歲時製作出能夠進行百位加法運算的計算器。23歲時製作了水銀氣壓計,后又進行過一系列氣壓和真空試驗。他總結出帕斯卡爾定律,其名字被後人確定為國際單位制中的壓強單位。他還從事過概率論、擺線以及其他一些數學研究。 

1670年《帕斯卡爾思想錄》一書在法國首版。該書以其論戰的鋒芒、思想的深邃以及文筆的流暢而成為世界思想文化史上的經典著作,對後世產生了深遠影響,被認為是法國古典散文的奠基之作。它與《蒙田隨筆集》《培根人生論》一起,被人們譽為歐洲近代哲理散文三大經典。

本書作者以其特有的揭示矛盾的方法,反覆闡述了人在無限大與無限小兩個極限之間的對立悖反,論證了人既崇高偉大又十分軟弱無力這一悖論,天才地揭示了人因思想而偉大這一動人主題。

布萊茲·帕斯卡爾布萊茲·帕斯卡爾

布萊茲·帕斯卡爾(Blaise Pascal,1623-1662)是法國十七世紀著名的思想家,同時又是一位成果卓著的科學家、散文大師和宗教聖徒。帕斯卡爾自幼就表現出過人的才能,16歲寫成《圓錐曲線論》,其中論證的幾何學定理至今仍稱作帕斯卡爾定理。19歲時製作出能夠進行百位加法運算的計算器。23歲時製作了水銀氣壓計,后又進行過一系列氣壓和真空試驗。他總結出帕斯卡爾定律,其名字被後人確定為國際單位制中的壓強單位。他還從事過概率論、擺線以及其他一些數學研究。 帕斯卡爾一生體弱多病,只活了39歲,但在身後卻為自己留下了高聳的紀念碑。

2 布萊茲·帕斯卡爾 -人物生平

1623年,帕斯卡爾生於法國奧弗涅的克萊蒙費朗,父親是一位文職官員,但精通數學,對小帕斯卡爾的影響很大。帕斯卡爾一家都是虔誠的天主教信徒。帕斯卡爾自小就表現出數學天才,在父親的精心指導下,他小時就精通歐幾里得幾何,還發現了歐幾里得的前32條定理,而且順序也完全一致。12歲時,帕斯卡爾獨自發現了「三角形的內角和等於180度」。
  父親為了使子女受到更好的教育,就放棄了官職,舉家遷往巴黎,以便讓孩子們和當時法國的學術名流交往。1631年帕斯卡爾隨家移居巴黎。少年得志的帕斯卡爾在數學界嶄露頭角,帕斯卡爾成為巴黎「數學家和物理學家小組」(法國科學院的前身)中的一員,受到法國大數學家、哲學家笛卡爾的高度關注; 他還在11歲的時候寫過一篇關於音響的專論。1639年-1640年間寫成了著名的《圓錐曲線之幾何》一書,水平之高,笛卡爾甚至堅決不相信這樣一個孩子能夠寫出這樣的書來;帕斯卡爾反過來拒不承認笛卡爾的解析幾何的價值。
  1642年,剛滿19歲的帕斯卡爾設計製造了世界上第一架機械式計算裝置——加法器。這一天才的創造現陳列於法國博物館中——它用齒輪的運轉來進行加減運算,成為後來更為複雜計算機的雛型。帕斯卡爾由此還總結道,人的某些思維過程與機械過程沒有差別,因此人類完全可以設想出機械來模擬人的思維活動。1971年面世的計算機PASCAl語言是為了紀念帕斯卡爾,在今天信息技術日益進步的人們將永遠記住這位計算機科學的先驅。
  1646年至1653年,帕斯卡爾開始對「真空和流體靜力學」集中精力研究,並且取得了一系列重大成果。1647年,帕斯卡爾根據托里拆利的理論,進行了大量的實驗。他的實驗轟動了整個巴黎。後來,壓強的國際制單位「帕斯卡」就是以帕斯卡爾的名字命名的。帕斯卡爾實驗的根本指導思想就是反對「自然厭惡真空」的傳統觀念。1647年到1648年,帕斯卡爾發表了關於「真空」問題的論文。1648年帕斯卡爾通過對同一地區不同高度大氣壓強測量的實驗驗證:「隨著高度降低,大氣壓強增大。」帕斯卡爾由此還發明了注射器、水壓機,改進了「托里拆利水銀氣壓計」。1649年到1651年,帕斯卡爾與人合作詳細測量同一地點的大氣壓變化情況,成為利用氣壓計進行天氣預報的先驅。帕斯卡爾自小就體質虛弱,加上過度勞累而使疾病纏身,即使在他病休的1651-1654年間,帕斯卡爾研究了關於液體平衡、空氣的重量和密度及算術三角形等方面的多篇論文,並完成了《液體平衡及空氣重量的論文集》。關於「算術三角形」論文成為後世概率論的基礎。
  帕斯卡爾這時偶然讀到基督教派冉森派的著作,為之折服,從此接近這一派主持的波爾·羅亞爾修道院。帕斯卡爾和一些有著宗教自由思想的人來往較多,以欣賞的態度來看待他們所思考的神學問題。1651年,父親去世后,帕斯卡爾的妹妹進入這家修道院修道。
  1654年11月23日夜間,對於帕斯卡爾來說是一個充滿了神跡的時刻,他乘坐的馬車突然出現了事故,而他卻幸免於難,由此他心神難安,對基督教的真諦若有所得,彷彿聽到了上帝的召喚,於是立志獻身上帝。帕斯卡爾把自己的志願寫成了一篇充滿激情的禱文,縫在衣服襯裡內。帕斯卡爾遷往平民區居住,辭去侍奉他多年的僕役,開始嘗試著自力更生,學著料理家務,並以極大的愛心照顧附近的貧苦兒童。
  1656年,巴黎索邦神學院揭發冉森派領袖阿爾諾,認為他們的思想學說是離經叛道,並對冉森派的學說發動猛烈攻擊。帕斯卡爾不期捲入了這場宗教神學的大辯論,寫下了大量的經典篇章。此後,帕斯卡爾就轉入了神學研究,1662年8月19日,體弱多病的帕斯卡爾與世長辭,逝世時只有39歲。

3 布萊茲·帕斯卡爾 -主要著作

他的主要著作是《外省通信》和《思想錄》,前者常被看作是法國古典主義散文的奠基之作,後者則為哲學和宗教方面的探討提供了豐富的源泉,成為人因思想而偉大的一個明證。坊間已有《思想錄》的中譯本,但帕斯卡爾散見在其它短著、書信、談話記錄中的思想同樣是富有魅力的,閃耀著他天才的光輝,因此,擷其精華,編選和翻譯一部帕斯卡爾文選,使人能一窺帕斯卡爾思想的概貌還是很有必要的。這本書,主要參照了當代法國著名文學家莫里亞克的選本(英譯本收入"不朽的思想"叢書),以及法國1963年所出的新版《帕斯卡爾全集》。莫里亞克選本雖也精當,但忽略了一些洋溢著人文主義精神或側重於人生哲學、科學哲學的篇章。所以,人們除全部譯出莫本原選的七篇外,又從全集中增選了三篇:《論愛的激情》、《與德·沙西先生的談話》、《論貴人的身份》,並補譯了《論幾何學精神和說服的藝術》中的第一部分,使其以全貌出現。這樣,全書共得十篇。為了幫助讀者,下面人們約略把這十篇文章或摘選的主要內容和背景介紹一下:《論權威──〈真空論〉序》寫於1647年,正是在帕斯卡爾做了真空試驗之後,當時的經院學者崇拜古代的權威,恪守亞里斯多德"自然畏懼真空"之說,不承認有真空存在。帕斯卡爾在此文中從區分兩種學科入手,認為有一類學科如歷史、古代語言、神學可以以古代人做權威;而另一類學科如數學、自然科學則不然,它們必須依據實驗和推理擴大和完善。他認為科學是發展和進步的,人類與人類個體有著相對應的發展,人類知識的成長類似於一個人知識的增長,所以,古人倒是幼稚的孩子,他們的知識構成人類知識的童年,而今人才是成熟的成年,他們知道的比古人要多,要完善。《論神恩──致羅安奈小姐的信》寫於1656年,共九封,本書僅摘選了其中五封。羅安奈小姐是帕斯卡爾好友羅安奈公爵的妹妹,有些研究者認為她與帕斯卡爾曾相愛過,但也有另一些人斷然否認(例如莫里亞克)。在這幾封信中,帕斯卡爾主要討論了神恩的問題,所謂神恩,就是認為人類並不能普遍地得救,只有被遴選的少數人憑藉上帝的特殊恩寵(神恩)才能得救。在這些信中,表現出一種強烈的渴望擺脫塵世生活的宗教氣息。帕斯卡爾另兩篇討論疾病和死亡的文章也表現出強烈的宗教氣息。

《談埃比克泰德與蒙田──與德·沙西先生的談話》則常常被看作是他後來所寫的《為基督教的辯護書》(即《思想錄》)的一個綱要,或一個主要動機。這場談話發生在1655年,沙西是冉森派的波·羅雅爾修道院的神父。帕斯卡爾認為埃比克泰德和蒙田兩人是世上兩種最有力學派的最偉大辯護人,埃比克泰德正確的方面在於他認識到人的使命在於追求和遵循上帝(神),但當他以為人有力量憑自身追尋到上帝和得到幸福時,就不免流於驕傲和自負了;相反,蒙田這個懷疑論者則很好地認識到人的無能為力,但當他逃避痛苦和死亡,不去努力追尋上帝和永恆時則又流於怠惰了。帕斯卡爾認為要同時看到人的崇高使命和人的軟弱無力才能看到真理。他後來在《思想錄》中,反覆地論述了這一人的悖論:即人是偉大崇高的,又是卑鄙渺小的,是可以達到幸福的,又是處於十分悲慘的狀況的。

《論幾何學精神和說服的藝術》作於1657年左右。這是一篇著名的有關認識論、科學哲學的論文,全文分兩個部分,作者在第一部分中,以幾何學為範例,論述了發現和證明真理以及辯認真偽的方法,指出人們在定義問題上存在的一些錯誤,談到人們怎樣難於直接佔有真理,而只能從反面,從把在他們看來與虛假相反的東西確定為真理,以及談到無限性的問題和認識無限對於認識人生和上帝的意義。在第二部分"說服的藝術"中,帕斯卡爾認為人的靈魂有兩個接受別人意見的入口,即理智和意志,而且人們更多地去接受他們意欲、喜歡的東西而非他們不得不承認對的東西。因此說服的藝術就是既要使人信服又要使人滿意的藝術,但後者的原則太不固定,太微妙,所以帕斯卡爾只限於提出有關前者,即訴諸人們理智的說服藝術的一些規則。

在《思想錄》的摘選中,主要包括了人與無限、人的偉大和悲慘、對上帝存在的打賭論證,宗教的意義、耶穌的神秘、三種秩序和三種偉大,幾何精神與敏感精神等內容。本書作者以其特有的揭示矛盾的方法,反覆闡述了人在無限大與無限小兩個極限之間的對立悖反,論證了人既崇高偉大又十分軟弱無力這一悖論,天才地揭示了人因思想而偉大這一動人主題。總之,讀者從本書不難看到,帕斯卡爾是真正夠得上精神的偉大的。

《論貴人的身分》表現了帕斯卡爾的平等思想,這是他晚年與謝弗勒茲公爵三次談話的記錄。他認為貴族和國王在自然、本性上並不高於他們的臣民或屬下,所以無權傲慢和暴戾。世上有兩種高貴,一是人定的,一是自然的,人們對人定的高貴(如高官顯爵)只給予外表的、禮儀的尊敬,而對自然的高貴(如學識德性)則給予內心的、自然的尊敬。在《外省通信》中,人們僅選了第四封、以及第十一封的片斷。

4 布萊茲·帕斯卡爾 -主要貢獻

帕斯卡爾在科學技術、人文學科多方面取得了不朽的成就。物理學方面的貢獻主要表現為,1653年帕斯卡爾提出了著名的「帕斯卡定律」:「加在密閉流體任一部分的壓強,必然按照其原來的大小由流體向各個方向傳遞。」這一定律主要應用於流體(氣體或液體)力學中。根據帕斯卡定律,在水液體系統中在一個活塞上施加一定的壓強在另一個活塞上必將產生相同的壓強增加量。比如:第二個活塞的面積是第一個活塞的面積的10倍,(因為壓強等於力除以面積)所以作用於第二個活塞上的力將增大為第一個活塞的10倍,而兩個活塞表面上的壓強仍然相等。「水壓機」就是利用了帕斯卡定律。
  帕斯卡在數學方面的貢獻表現為:1639年發表的數學論文所提出的帕斯卡定理。帕斯卡定理是射影幾何的一個重要定理。帕斯卡爾還提出「三角形定律」,闡明了代數中二項式展開的係數規律;帕斯卡爾計算了三角函數和正切的積分,最早引入了橢圓積分;研究了擺線問題,得出了不同曲線面積和重心的一般求法。
  帕斯卡爾在人類思想史,尤其在哲學思想和宗教神學上同樣居於重要的地位。1647年,帕斯卡爾寫了《論權威———〈真空論〉序》。從區分兩種學科入手,帕斯卡爾認為有一類學科(如歷史、古代語言、神學)可以以古代人做權威;而另一類學科(如數學、自然科學)則必須依據實驗和推理拓展和完善。他認為科學是「發展和進步」的,人類及其個體有著「相對應」的發展,「類知識的增長」好比「一個人知識的增長」,所以,古人則好比「幼稚的孩子」,他們的知識構成人類知識的「童年」,而今人才是「成熟的成年」,他們知道的比古人要多,要完善。
  在1651年的《論死亡———致比里埃夫婦的信》中,他認為基督徒的生命是只有死才能結束的一次終身的祭獻,死是「完成」,在耶穌那裡,死是「可愛、聖潔、甜蜜」的,人類可以在上帝那裡得到安慰。
  1657年,帕斯卡爾又寫了《論幾何學精神和說服的藝術》。這篇論文涉及到認識論、科學哲學兩個方面。全文共分兩個部分:第一部分以幾何學為範例,論述了發現並證明真理的方法,以及辨別「真偽」的方法,同時指出人們在「定義」問題上存在的一些錯誤,說明真理是難於直接佔有的;帕斯卡爾還談到無限性的問題,並論述了認識無限對於認識人生和上帝的意義。第二部分是「說服的藝術」。帕斯卡爾認為,人的靈魂有兩個接受別人意見的入口,即「理智和意志」,而且人們更多地去接受他們意欲、喜歡的東西而非他們不得不承認對的東西,因此說服的藝術就是既要使人信服又要使人滿意的藝術。帕斯卡爾提出了一些有關訴諸人們理智的說服藝術的一些規則。《論貴人的身分》體現了帕斯卡爾的「平等思想」。記錄帕斯卡爾晚年與謝弗勒茲公爵的三次談話。帕斯卡爾認為無論是貴族還是國王,在自然、本性上並不高於他們的臣民和屬下,所以無權「傲慢和暴戾」。他認為世上有兩種「高貴」———人定的和自然的「高貴」。人定的高貴(如高官顯爵)只給予禮儀的、外表的「尊敬」;而對自然的高貴(如學識德性)則給予自然的、內心的「尊敬」。
  1656年1月-1657年3月,冉森派與耶穌會發生了衝突。帕斯卡爾假借「蒙達爾脫」的筆名寫信給一個外省朋友。帕斯卡爾認為沒有天恩,人不能得救,而只有極少數優秀人士才得以蒙受天恩。由此,信徒當全心全意獻身上帝,刻苦修道。帕斯卡爾尤其反對鬆弛的道德信念。面對基督教內部的耶穌會和冉森派之間的神學論爭,帕斯卡爾以科學和哲學的方法來進行論述,從而把神學問題從教會廟堂拉到了一個理性的和思考著的大眾視野之下。帕斯卡爾的論述使人們相信用世俗的準則或一般常識同樣可以解決一些宗教問題。這一開天闢地的思想為18世紀啟蒙思想家的進一步提出更加新銳的思想奠定了基石。帕斯卡爾認為,真正的雄辯並不看中所謂的雄辯,要說服人,有了準確而切中要害的論據即可,要使人在事實的面前低頭。帕斯卡爾的《外省通信》等著述可謂義正詞嚴,富有激情,思想和辭采並重,激情和理性同在,是法國散文的不朽之作。帕斯卡爾曾計劃寫一部為宗教辯護的書,但只留下一些札記形式的斷斷續續的文字。1670年,波爾•羅亞爾修道院第一次發表了這些筆記,題名為《帕斯卡爾先生死後遺下的論宗教和其他主題的思想》。後來,這一著作沿用了《思想錄》的書名。帕斯卡爾在書中表達的思想雖然沒有嚴密的系統性,各個篇章間彼此沒有明顯的聯貫性,但我們還是能看出作者寫作的宗旨。書中論述了帕斯卡爾思想的矛盾以及對上帝的熱烈追求。《思想錄》一書主要包括了「人與無限」、人的偉大和悲慘、對上帝存在的打賭論證,宗教的意義、耶穌的神秘、三種秩序和三種偉大、幾何精神與敏感精神等內容。《思想錄》中,帕斯卡爾仍舊反覆地論述了這一悖論:即人是偉大崇高的,又是卑鄙渺小的,是可以達到幸福的,又是處於十分悲慘的狀況的。《思想錄》則為哲學和宗教方面的探討提供了豐富的源泉,歷來為世人所重。
  帕斯卡爾的《論愛的激情》是一篇洋溢著人文主義精神的作品,也是一篇絕妙的愛情心理學的傑作。這篇文章分析了愛情和野心(即事業心)的關係,愛情的「必然性」、「愛與美」、戀人們的心理以及愛情的方式等許多問題。
  1659年,帕斯卡爾的身體極度惡化,在幾乎瀕臨死亡的狀態之中,寫就了《論疾病———就疾病的真正好處求教上帝的祈禱》。帕斯卡爾以為,向上帝祈禱並不是要求免除痛苦,而是要求在沒有認識到上帝的精神前不失去這種痛苦。
  帕斯卡爾是一位真正意義的精神、靈魂上的偉大思想者。帕斯卡爾建立的直覺主義原則對於後來的一些哲學家,如盧梭和柏格森等都有一定的影響。 
 

5 布萊茲·帕斯卡爾 -一生名言

1.人只不過是一根蘆葦,是自然界最脆弱的東西,但他是一根有思想的蘆葦。 
2.人生來為了思想,因而他無時不在思想;但是純粹的思想卻使人疲倦並大傷元氣,儘管如果人總能堅持思想就會使他很幸福。這是一種他無法適應的單調生活。他需要騷動和行動,就是說他有時必須被他自己心中感受到的,其源泉如此活潑、如此深刻的激情所騷動。 
3.最適合於人的激情,是愛和野心,它們包含著許多其他的激情。它們幾乎不聯結成一體,然而人們常把它們連結起來,但是即使不說它們互相毀滅,它們也是互相削弱的。 
4.不管心靈多麼廣闊,人只能承受一種偉大的激情,所以當愛和野心相遇時,它們的偉大隻有它們各自單獨出現時的一半。 
5.我甚至不願知道在我以前還有別的人。 
6.人的靈魂有兩個入口:一是理智、一是意志。

6 布萊茲·帕斯卡爾 -相關趣事

  有這樣一則笑話:死後的科學家都到了天堂。有一天,科學家們玩捉迷藏,輪到愛因斯坦抓人。他數了100個數后,發現牛頓站在身邊,就說:「牛頓,我抓住你了。」
  「不,你抓的不是牛頓。」
  「那你是誰?」愛因斯坦問。
  「你看我腳下是什麼?」牛頓狡猾地一笑。
  愛因斯坦看到,牛頓腳下是一塊邊長為一米的正方形木板。
  「我站在一平方米的木板上,就是『牛頓/平方米』所以你抓到的不是牛頓,而是『帕斯卡』①。」
  愛因斯坦聽后,叫來帕斯卡。帕斯卡聽后微笑了一下,彎腰撿起了牛頓腳下的木板對愛因斯坦說:「我現在是帕斯卡,對嗎?」說罷,一下把木板丟了出去。「沒有了平方米,現在,我是牛頓。」

上一篇[哥斯大黎加館]    下一篇 [《洛奇4》]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