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希特勒青年團

標籤:二戰裝甲師著名部隊青年團准軍事組織

希特勒青年團是納粹黨於1922年成立的准軍事組織,其任務是對13-18歲的男性青年進行軍事訓練,為德國的對外戰爭做準備。並為納粹黨提供後備黨員。武裝黨衛軍第12「希特勒青年團」裝甲師(12th ss panzer Division "Hitlerjugend」)是德軍中一支特殊的部隊,其士兵全部由1926年出生的「希特勒青年團」志願者組成。

1納粹的准軍事組織

起源
希特勒青年團於1922年創立,當時名為阿道夫·希特勒少年衝鋒隊(Jungsturm Adolf Hitler)。組織以巴利亞州慕尼黑為基地,為衝鋒隊招募新隊員。少年衝鋒隊於1923年啤酒館政變失敗后被解散,其後在1926年重建。
希特勒青年團在1933年重建后重點為納粹黨招募年青黨員,訓練13~18歲的男青年。庫爾特·格魯伯(Kurt Gruber),來自薩克森州普勞恩,是位非常仰慕希特勒的法律系學生,開始重建青年聯盟。1933年,巴爾杜爾·馮·席拉赫(Baldur von Schirach)成為首位希特勒青年團領袖(德語:Reichsjugendführer),他貢獻了大量時間、金錢和人力去擴張希特勒青年團的勢力。到了1930年,希特勒青年團已經有超過25,000人,包括德國女青年聯盟(德語:Bund Deutscher Mädel,為14至18歲的少女而設)和德國少年團(德語:Deutsches Jungvolk,為10至14歲的男女孩童而設)。到1936年,它變成了一個希望所有德國"雅利安"青年都參加過的國家機構.。
組織
希特勒青年團由一個個兵團組成,每個團都由成人領袖帶領,一般團員都是14至18歲的男孩。1936年後,希特勒青年團變成一個強制性組織,所有年青德國男性都要加入。青年團亦都為幾個納粹黨准軍事組織進行招募,其中黨衛隊在青年團內最受歡迎。青年團團員對於可以由黨衛隊授與一個「S」的標誌感到無上光榮。
經國民政府批准進入中國的青年團成員

  經國民政府批准進入中國的青年團成員

希特勒青年團在社區中的基層組織每周都會進行集會,由成人領袖教導各式各樣的納粹主義。而地區領袖會舉行一些由數十個基層組織參與的大型集會和戰地演練。而德國各地的青年團團員每年都會到紐倫堡參迦納粹黨周年大會。
希特勒青年團亦有一些訓練學校,專門培訓未來的納粹黨領袖,只有激進分子和對希特勒絕對忠誠的團員才能入讀。
希特勒青年團分為7個地區 (Gebiet):中部、北部、東部、南部、西部、奧地利地區、蘇台德地區。下分為35個大區 (Bann),組織結構自上向下為:地區(12000-18000人)、大區(2400-3600人)、分區(600-800人)、分部(150-190人)、支部(50-60人)、小組(10-15人)。
1938年訪問日本
1938年10月7日的早晨,日本山田火車站前,人頭攢動,聚在一起的日本人用好奇的目光打量著一群金髮碧眼的外國人。
當時在車站附近開服裝店的高橋光雄,恰好有機會在近距離觀察這些德國人。如今83歲的他,回憶那次經歷時說,「他們身材如此高大,讓我感到吃驚。」面對著揮舞著旗幟,排列著整齊隊伍歡迎他們的日本人,這些年輕的德國人舉起他們的右手,行了一個「納粹禮」。
1938年訪問日本的希特勒青年團團員

  1938年訪問日本的希特勒青年團團員

這批德國青年就是二戰前夕,納粹德國派遣到日本訪問的「希特勒青年團」成員。「希特勒青年團」是由德國納粹建立的組織,目的是訓練年輕人接受德國法西斯統治。在1938年初,該組織有700萬之眾。到1939年,所有年齡在10歲到19歲的德國青少年都參加了這一組織。
1938年開始,德日開始組織兩國青少年進行訪問交流。「希特勒青年團」在日本的首次訪問持續了三個月,沿途各地都受到熱情歡迎。當時的廣播還播出特別節目,並專門趕製一首名為「希特勒青年團萬歲」的歌曲,由著名詩人北原白秋譜詞,歌中露骨地唱到「萬字(德國納粹所用的十字標誌)閃耀著光芒」。
據史料記載,「希特勒青年團」在日本參拜了靖國神社,訪問了文部省和首相官邸。為了與日本青年進行互動,他們還一起在富士山麓的湖邊野營,並一起攀登富士山。
日本北九州大學的中道久和教授對這段歷史進行過專門的研究,他說:「當看到這些『希特勒青年』整齊劃一的動作和著裝,日本人似乎找到了年輕人成長的榜樣。」
組團到德國體驗納粹狂熱
1938年7月到9月,經過精心挑選,日本從本國青年組織中「選拔」出30人,他們包括大學生、教師、農民還有工人,組成代表團去德國接受「熏陶」。
該代表團正好趕上那一年9月10日在紐倫堡的集會,見到了希特勒本人。
稻富早苗,今年90歲,當時是一名小學教師,他回憶說,希特勒講話的聲調並不像他想像的那麼激動,他每講完一句都會停下來,然後下面的人群高喊「嗨!」。稻富早苗看到,現場許多人情緒激動,淚流滿面。在當時那種氣氛中,他自己感覺頭腦發暈,幾乎快站立不住。
二戰後
戰後,希特勒青年團隨著納粹黨解散。一些希特勒青年團團員被控告戰爭罪行;但是,由於青年團主要由少年組成,盟軍當局都沒有起訴干犯戰爭罪行的團員。但希特勒青年團的成年領導層都被指荼毒德國青年,盟軍審判了大部份青年團領導,馮·席拉赫被判監20年。
概述
第12「希特勒青年團」裝甲師標誌

  第12「希特勒青年團」裝甲師標誌

武裝黨衛軍第12「希特勒青年團」裝甲師(12th ss panzer Division "Hitlerjugend」)是德軍中一支特殊的部隊,其兵全部由1926年出生的「希特勒青年團」志願者組成。第12裝甲師標誌說明:帶缺口的盾牌表示是裝甲師,閃電形標誌是希特勒青年團的徽記以此代表構成部隊主力的希特勒青年團團員,鑰匙徽記是「元首衛隊」師的標誌,代表大多來自「元首衛隊」師的第12裝甲師軍官。
戰鬥
12SS裝甲師的年輕士兵們在Caen及周圍地區戰鬥中贏得了二級鐵十字勳章后,在相機前擺好姿勢照相
首任師長為佛芮茨.威特(Fritz Witt)少將,他對新兵堅持進行真實環境下的實彈訓練。優秀的教官再加上嚴格的訓練使第12裝甲師很快就成為一支非常有戰鬥力的部隊,古德里安在視察該師時也對其讚賞有加。1944年4月初,完成組訓的第12裝甲師駐防法國。
1944年6月6日,盟軍登陸諾曼第。第12裝甲師由預備隊劃歸第7集團軍(第21裝甲師和裝甲教導師也屬該集團軍)建制,奉命向登陸盟軍發動反擊。6月7日凌晨,第12裝甲師第一個趕到戰場並進行了反擊。由於盟軍擁有絕對優勢,第12裝甲師被迫在卡昂地區轉入防禦。6月14日,由於指揮所遭盟軍艦炮襲擊師長威特少將陣亡,第25裝甲擲彈團團長庫爾特.梅耶上校(Kurt Meyer)繼任師長。面對盟軍的強大攻勢,第12裝甲師在卡昂堅守了33天之後,於7月9日撤退。7月20日,第12裝甲師再次將英國和加拿大聯軍阻止於韋蒙特(Vimont),並在此又堅守了兩個星期之久。8月初,盟軍在佛雷斯(Falaise)地區對德軍形成包圍之勢,第12裝甲師臨危授命守住袋口兩側,掩護主力跳出包圍圈。此戰打得異常慘烈,第12裝甲師以僅余的60輛抗擊盟軍600輛坦克,許多擲彈兵身系炸藥跳上盟軍坦克與其同歸於盡,即使在盟軍突入佛雷斯市內的第二天,仍有50-60名第12裝甲師士兵頑強戰鬥到最後一人。在諾曼第戰役中,第12裝甲師在戰鬥中表現出的狂熱和訓練有素給盟軍留下了深刻影響。戰後一位英軍士兵回憶道:此後我們開始走霉運了。我們遇上了一支第12裝甲師的部隊,他們瘋狂戰鬥到最後一人也不投降,我們不得不殺死他們每一個人,真是太可怕了。諾曼第戰役中,第12裝甲師共陣亡官兵403人,受傷847人,失蹤63人,損失大部分重裝備。
1944年在法國的一輛12SS的4號坦克(J型),在炮塔上寫有其乘員女朋友的名字
1944年9月6日師長梅耶率部由法國進入比利時與美軍遭遇並被俘,第12裝甲師余部在代理師長鬍伯特.梅耶(Hubert Meyer)中校帶領下撤回德國。經補充修整后,第12裝甲師劃歸迪特里希指揮的第6裝甲集團軍,胡歌.克拉斯上校(Hugo Kraas)任師長。
1944年12月16日,第12裝甲師隨第6裝甲集團軍參加了阿登戰役,以及圍攻巴斯托涅(Bastogne)的戰鬥,戰役失利后又於1月20日趕往東線去解除蘇軍對布達佩斯的圍困。3月中旬,解圍失敗后的第12裝甲師退入奧地利境內。5月8日第12裝甲師在恩斯鎮(Enns)向美軍投降。直到投降時第12裝甲師仍努力保護自身的榮譽和尊嚴,他們斷然拒絕在車輛上懸挂白旗。
在諾曼底戰役中被美軍俘獲的12SS士兵
戰鬥序列
第12裝甲團
第25裝甲擲彈團
第26裝甲擲彈團
第12裝甲炮兵團
--------------------------------------------------------------------------------
SS12的軍官組成
最初SS12的軍官主要來自1SS和其他的黨衛隊師,以及大約50人左右的青年團各級領袖,並沒有空軍和海軍人員。直到44年12月,大約2000來自海軍和空軍沒有接受過地面戰鬥訓練的人員加入該師后,才帶來一批空軍和海軍軍官。
點評
對於這支納粹童子軍筆者也實在沒有什麼話講,他們的戰鬥力於其年齡完全不成比例,傳統的老兵戰鬥力強的理論是否要有所動搖?
從經歷來說該師只能說是寶貝部隊,與其他德軍部隊相比一樣是普通的消耗品,只是這個消耗品的成本很高,金碗裝的米飯還是一碗米飯的作用。
在其師長鬍伯特.邁爾撰寫的ss第12裝甲師官方戰史上寫得更加客觀,不像國人的有更多客觀情緒摻雜於其中。從其中的引用士兵日記可看出:ss第12裝甲師的士兵儘管有很大一部分都是非志願者,但他們打仗並不是為了希特勒賣命,而是為了祖國。在戰爭開始后,由於盟軍的絕對制空權,德國城市普遍遭到了轟炸。在被空襲致死的平民中,也有這些士兵的親人。或許不像國際上極力渲染的盟軍對平民的保護,這些士兵對盟軍充滿了恨,因為自己的親人之死。我們並不能稱他們的戰鬥英勇為狂熱,因為他們並不存在極端民族主義,而是為了死去的戰友,為了自己的親人,為了祖國。每一個被俘士兵都試圖逃脫也更不是為了狂熱的民族主義,而是因為部隊已經成了他們的家,戰友便是親人,他們回去並不為了打仗,而是回家。
在戰場的法律上,這支部隊也是一個「文明之師」,即使有著對盟軍士兵的恨,但他們仍無擅殺戰俘的事出現,嚴格的把戰俘送到了後方。曾有一個士兵因為搶劫平民而被軍事法庭判處死刑。他們對於平民的保護也很到位,會掩護平民的安全撤離。
上一篇[馮水鴻]    下一篇 [《醫學易通》]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