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帕圖斯,法國著名的紅酒品牌。

1 帕圖斯 -基本資料

帕圖斯帕圖斯

產 地:法國波爾多龐馬洛(Pomerol)
級 別:龐馬洛產區並無評級
表 面 積:28.20英畝
葡萄品種:95%梅洛、5%佛朗
平均樹齡:35年
種植密度:6500株/公頃
平均產量:3600公升/公頃
年 產 量:25000~30000瓶
窖藏:20個月儲存在全新橡木桶內,灌瓶前經澄清過程,沒有過濾
成 熟 期:20~50年

 

2 帕圖斯 -公司簡介

大事記: 

 ●Chateau Petrus這個名字出現於1837年,那時他在Pomerol地區排在4、5名的位置。 

●1893年,Chateau Petrus的位置提升到Pomerol的第二位。 

●1925年,一位飯店的老闆娘Loubet夫人購買了Chateau Petrus以後才從根本上改變了Petrus的命運。 

●1961年她去世后,Petrus分成3份由Lacoste、Loubet和Moeuix家族所有。 

隆芭夫人與帕圖斯
  
1925年以為酒店的老闆隆芭夫人(Mrs. Loubat)從園主阿諾家族(Arnaud)手上購得柏翠后,柏翠的命運從此改變,隆芭夫人家族在龐馬洛地區擁有兩家酒廠,她的弟弟是利布(Libourne)市的市長,而她本人也是一個成功的企業家,在利布市擁有一家酒店。自從收購了柏翠后,便欣然愛上了它。隆芭夫人致力打造柏翠的知名度:首先就是將柏翠酒提價,使其不再是普通的莊園酒;其次就是將柏翠推介給她所認識的富豪官紳,因此柏翠在法國的高級社交圈內迅速流行起來。為了打造柏翠日後的身價,就是要打進英國的皇室。當伊莉莎伯二世訂婚的時候,隆芭夫人進獻的柏翠已是英皇室貴族們的杯中物。所以1947年女皇大婚正式舉行之際,隆芭夫人也是邀請之列,她倒也會利用此千載難逢的機會,帶著自己園中的佳釀遠赴倫敦, 一下子成功打進了倫敦一流餐廳的酒牌上。隆芭夫人善用這種經營上層社會的交際手段,日後就成了柏翠的奠基石。1961年隆芭夫人辭世,她沒有子女,只有兩位姐妹有孩子可繼承,但都不能負以重任,所以聰明的隆芭夫人,生前已作安排,將柏翠股份分為三份,三分之一售予釀酒甚有成就的莫埃家族(Jean Pierre Moueix),其餘三分之二由其侄兒承繼。

帕圖斯與「白宮」
  
1964年莫埃爾家族收購其中一位承繼者手中的股份后,便正式成為新的柏翠的擁有者。莫埃爾家族專門收購一些經營不善或面臨倒閉的一流酒廠。莫埃爾家族旗下擁有杜德萊(Trotanoy),拉圖龐馬洛(Latour A Pomerol)及白翠花(La Fleur Petrus)。莫埃爾家族於60年代故技重施地把柏翠打進了白宮,幾乎在一夜之間成了華府社交界名人爭相論談柏翠,紳士名媛若不知柏翠為何物,就會被認為是來自德薩斯州的鄉巴佬。柏翠經此一役,真正是一登龍門升價十倍。由於法國波爾多地區在1855年首次莊園評級,並決定五個級別可列入「頂級」的莊園,但只針對美度區,並未將龐馬洛區包括在內,因此柏翠遲遲未能得到官方真正的肯定,但龐馬洛區的佳釀如泉涌,而柏翠更是夾著銳不可當的勢頭,要求重新評級的呼聲不絕,但在1961年這個舉措終告失敗,法國不願改變自1855年以來的傳統。柏翠的成功在於經營者的高超交際手段,但當然要有好的佳釀在手,才可揮灑自如,取得成功。

3 帕圖斯 -酒田莊園

帕圖斯莊園

 以吉倫特河(Gironde)和其上游的加龍河(Garonne)、多爾多涅河(Dordogne)為界,波爾多的紅酒產區分為左岸(加龍河- 吉倫特河以西)和右岸(多爾多涅河- 吉倫特河以東),左岸包括梅多克(Medoc)和格拉夫(Graves)兩大產區,五大一級酒庄就集中在左岸;右岸包括聖愛美濃(St-Emilion)和玻美侯(Pomerol)兩大產區。聖愛美濃的歐頌(Chateau Ausone)和白馬(Chateau Cheval-Blanc),與玻美侯的帕圖斯(Petrus)和里鵬(Li Pin),構成右岸「四大天王」,對撼左岸「五大」。   

左岸的土壤為礫石地,主要葡萄品種為赤霞珠(Cabernet Sauvignon),以少量的梅洛(Merlot) 和品麗珠(Cabernet Franc) 來調配;右岸的土壤為黏土,主要葡萄品種為梅洛,以少量的品麗珠和赤霞珠來調配(歐頌和白馬比較例外,分別採用55% 與60% 的品麗珠)。

帕圖斯的葡萄園總面積只有11.5公頃,種植95% 的梅洛和5% 的品麗珠,平均樹齡已有45年,大多數年份以100%的梅洛釀造。梅洛葡萄的特點是:皮薄、早熟、甜度高。與單寧強勁、結構雄渾、風格嚴肅的赤霞珠相比,梅洛紅酒通常以果味濃郁、甜美柔和、酒體豐腴而著稱。  

如果說赤霞珠是穿行政套裝的凱薩琳· 赫本,梅洛就是穿深石榴紅天鵝絨露肩長裙的凱薩琳·澤塔·瓊斯。帕圖斯的葡萄園表層是60-80厘米厚的富含氧化鐵的黑黏土,次層土壤為藍黏土和礫石,艱難的生長環境反而賦予了帕圖斯的梅洛紅酒既有圓潤的口感、又有堅實的單寧,通常具有櫻桃、李子、松露、巧克力的香氣,甚至還有一絲愉悅的奶香。  

帕圖斯葡萄園的種植密度相當低,一般只是每公頃五千至六千棵。每棵葡萄樹的掛果也只限幾串葡萄,以確保每粒葡萄汁液的濃度。使用的樹齡都在四 十至九十年之間,擇摘時全部統一在乾爽和陽光充足的下午,以確保陽光已將前夜留在葡萄上的露水晒乾。如果陽光不夠或風不夠,他們會用直升機在莊園上把葡萄 吹乾才摘。摘擇時他們會用上二百人同時進行,一次性把葡萄摘完。 

「 綠色的採摘」向自然致敬  

即使你比比爾· 蓋茨還有錢,恐怕也喝不到1991年的帕圖斯。因為這一年的葡萄品質不符合酒庄要求,他們連一瓶也沒有釀造。克里斯蒂安· 穆埃克斯曾經說:「自我苛求是很重要的。一家酒庄不可能每一年都釀造出最優秀的葡萄酒。」 

為了釀造出最優秀的葡萄酒,帕圖斯首創「綠色的採摘」(Green Harvest)。即:每年7月在長出綠色果實時,剪掉部分葡萄串,讓留下來的葡萄吸收更多的養分。葡萄的品質提高了,可葡萄酒的產量卻降低了。克里斯蒂安· 穆埃克斯認為:「我們很依賴大自然和上天的給予。我們能夠承擔風險,但我們必須受控於自然界,葡萄酒的品質完全鎖定在葡萄當中。這是關鍵。」 

在9月份的採收時節,帕圖斯只在下午進行採摘,為的是讓陽光把葡萄上的露水蒸發、晒乾。如果在上午採摘,帶在葡萄上的露水可能會稀釋糖分,導致葡萄酒不夠濃郁、缺乏活力。據說有一年採收那天遇到下雨,酒庄竟然雇來一架直升機在低空盤旋,吹乾了整個葡萄園。那麼,為什麼不等雨過天晴后再採摘呢?他們擔心葡萄多生長一天,又可能導致葡萄的糖分過高,從而致使葡萄酒的酒精度過高。 

在釀造的過程中,帕圖斯也是與眾不同。首先他們全部採用全新的橡木桶。在一至二年的木桶陳 釀中,他們每三個月就換一次木桶,讓酒充分吸收不同橡木的香氣。這種不惜成本的做法至今為止還是無人能比。

酒庄每晚還會組織豐富多彩的文藝節目,比如唱歌、跳舞、朗誦詩歌、Bingo遊戲等。酒庄一般會在每年6月就給那些常客寄出一封信件,通報今年的「採收Party」主題,請大家準備自己的節目和裝束。  

 在大自然面前保持謙遜的態度,以人性化的方式釀造葡萄酒,是帕圖斯的基本原則。莊主克里斯蒂安· 穆埃克斯在出席「帕圖斯晚宴」時說:「現在許多『新世界』的葡萄酒都使用自動化生產和控制,他們的品質非常穩定。我對此不作任何評價。其實道理很簡單,帕圖斯就像是手工製造的勞斯萊斯,而『新世界』的葡萄酒就像自動化生產的本田一樣。」 「好的紅酒是一種藝術,一種追求,一段可以回味的歷史。如果人們是出於對這門藝術的喜愛而追尋我的酒,我會很開心!如果只是因為腰包里有錢,要我的酒來擺門面,我會很傷心。帕圖斯不是專屬富人的紅酒,不是因為有錢,就可以喝到好的紅酒。」 

4 帕圖斯 -產品種類

柏翠紅葡萄酒 

口感特色:柏翠莊園酒擁有異常強烈的顏色,加上松露、巧克力、牛奶、花香、黑莓與濃厚的單寧,發揮出無比細膩及變化無窮的特質。對於一般葡萄酒來說年份對酒質有很大影響,但柏翠莊園酒卻是例外。最差年份的柏翠甚至與好年份的拉菲可以相提並論。柏翠是酒體豐滿干紅葡萄酒,果味濃郁,富有爆炸性及豐富的烤橡木和持續不斷的果實餘韻。

品嘗筆記之1964年柏翠:柏翠主要由梅洛葡萄釀成,梅洛一般認為是早熟的葡萄,以其釀製出來的葡萄酒不能久藏,適宜早喝。但是柏翠打破了這個界限。1964年的柏翠顏色看起來很深,比較像是80年代的酒,酒香略帶些咖啡木桶、礦物的味道。酒香不算明顯,但入口后便會驚嘆它的細密口感,豐厚而又幼細,絕無粗糙感覺,有充足果味而餘韻悠長。以梅洛釀製出來的葡萄酒能夠達到如斯境界,只能歸因於柏翠莊園釀酒技術的高超。

新進精品酒

帕圖斯小酒王Château La Fleur Petrus 

年份 / 2005年 

規格 / 750ml*12 

龐馬洛區十大名庄之一,由酒王柏圖斯的JPM家族擁有,可用較實惠價格欣賞到與酒王柏圖斯相似的風格與神韻。 

帕圖斯的黃金年份 

 1961 年份帕圖斯:入選美國《葡萄酒觀察家》雜誌1999年1月發布的「20世紀的12瓶夢幻之酒」排行榜。 

1998 年份帕圖斯:入選英國《潷酒器》雜誌2004 年8月發布的「今生不容錯過的100 瓶葡萄酒」排行榜。 

羅伯特·帕克100分年份:1961、1989、1990、2000、2005。 

二戰以來的好年份:1945、1947、1949、1950、1953、1961、1964、1970、1975、1982、1985、1986、1989、1990、1995、1996、1998、2000、2002、2005。    

帕圖斯酒標

 酒標上沒有「Chateau」  

在帕圖斯的酒標上,「Petrus」前面沒有波爾多酒庄通用的「Chateau」字樣。與其相鄰的里鵬酒庄(Li Pin)前面也沒有「Chateau」。  

「Chateau」的原意為「城堡」,表示酒庄擁有自己的城堡建築物、葡萄園以及酒窖,從種植到裝瓶,全部在這座城堡內完成。但帕圖斯沒有瑪歌、拉菲、奧比昂那樣巍峨的城堡,酒庄莊主克里斯蒂安·穆埃克斯說:「帕圖斯是不值得冠以『Chateau』一詞的,因為它只是一間古老的農舍。很多遊人到帕圖斯遊覽,都會驚訝地發現原來帕圖斯酒庄竟然連一間漂亮的建築物也沒有。」   

帕圖斯酒庄也沒有任何等級,酒庄所在產區玻美侯,是波爾多唯一沒有實行分級的一個小產區(740公頃,約佔波爾多產區總面積的3%)。由於酒庄規模較小、土質複雜、鄉村氣息濃厚,所以玻美侯產區也被稱為「波爾多的勃艮第」。   

帕圖斯的酒標沒有富麗堂皇的城堡,也沒有以盾牌、寶劍、雄獅為題材的家族徽章,而是採用耶穌第一門徒聖彼德(Saint Peter)的畫像,他手持一把天堂之門的鑰匙——相傳耶穌賦予他決定人死後上天堂還是下地獄的權利。這個酒標含義是不是想告訴人們:喝一杯帕圖斯紅酒,就像上了天堂一樣?   

另外,在帕圖斯的酒標上,「Petrus」的寫法為拉丁文「Petrvs」,「U」變成了「V」。 

5 帕圖斯 -產品品質

自動化生產和控制讓「新世界」葡萄酒的品質非常穩定,而法國頂級葡萄酒庄的釀造存在著太多的不確定性,從某種意義上說,它更體現著人類對自然的謙遜態度。 有些葡萄酒可以一天喝一次,有些葡萄酒可以一年喝一次,帕圖斯則是一生才能喝一次的葡萄酒。每到採收時節,帕圖斯酒庄總會吸引來自世界各地的遊客給他們做「義務酒農」,分享豐收的喜悅和迷人的酒香。  

帕圖斯的特點是酒色深濃,氣味芳香充實,酒體平衡,細緻又豐厚,有成熟黑加侖子,洋梨,巧克力,牛奶,松露,多種橡木等香味。其味覺十分寬廣,盡顯 酒中王者個性。帕圖斯目前無論從品質還是價格都凌駕於其他波爾多酒王而成為名副其實的酒王之王。     

帕圖斯的成功當然首先是品質取勝。而優秀的品質是來源於其對追求釀酒藝術的完美主義態度。帕圖斯莊園佔地十二公頃。年產量約五千箱酒。其選用的 葡萄品種90%以上是梅鹿輒(Merlot),所以它也是The greatest Merlot of the world。 
 
為確保葡萄的品質一致,帕圖斯每年都要集中在2-3個下午的日落前將葡萄全部採摘完畢,需雇傭採收酒農200多名。不過,每到採收時節,帕圖斯酒庄總會吸引來自世界各地的遊客給他們做「義務酒農」,分享豐收的喜悅和迷人的酒香。酒庄利用遺棄的馬廄改造出一個擁有65張床位的宿舍,可為部分「義務酒農」提供食宿。

帕圖斯的酒質十分穩定,氣候較差的年份他們會進行深層精選釀酒的葡萄,因此會減產。為保金漆招牌,某些不佳的年份甚至停產。例如91年就沒有帕 圖斯。

91年停產

柏翠管理者嚴謹的態度還可以從其他事看出來。在1991年,因為霜凍問題當年的葡萄質量不好,柏翠作了一個艱難而痛苦的決定:此年不出產葡萄酒,把不合規格的葡萄放棄掉,或賣給其他人釀酒。柏翠並沒有因此生產副牌酒,因為葡萄園管理者不希望破壞酒庄的名聲,逐放棄這一年的收入。另外,柏翠在收割時節,通常會動用二百人以上,在一日之內把所有葡萄收割完畢。目的是保持葡萄質量的一致性。收割必須在下午進行,因為如果清晨收割就會把霧水一併取下,釀成的酒濃度會降低;如果在午間進行,太陽會把水分蒸發,釀成的酒濃度又會太高。這樣做必然減少了工人在田間工作的時間,從而導致對人手的需求量更大。 

6 帕圖斯 -產品價格

 一瓶帕圖斯1961= 一輛賓士E200K 

曼聯主帥弗格森爵士在曼徹斯特Key103電台的訪談節目中透露:「我家的餐桌邊總是擺著葡萄酒,我喜歡紅酒,但必須是真正的好酒。我在曼聯第一次贏得聯賽冠軍時,就開了一瓶1961年的帕圖斯。」 

在莫斯科麗茲- 卡爾頓酒店(Ritz-Carlton)的酒單上,就有一瓶1961 年的帕圖斯,標價68000美元,約合人民幣51.7萬元,在中國差不多可以買一輛賓士E200K或者寶馬520i、凱迪拉克CTS3.6L。問題是,一輛轎車可以開好幾年,而一瓶紅酒只能享受幾個小時。

不要說1961年的帕圖斯了,就是在近10多年來的幾個黃金年份波爾多紅酒中,最昂貴的紅酒都得數帕圖斯,而不是拉圖(Chateau Latour)、拉菲(Chateau Lafite Rothshcild)、木桐(Chateau Mouton Rothschild)、瑪歌(Chateau Margaux)、奧比昂酒庄(Chateau Haut-Brion)等五大一級酒庄。以2007年6月的《潷酒器》雜誌「波爾多價格指數」來看:一箱(12瓶)1990年的帕圖斯21850英鎊(去年6月14375英鎊),「五大」中最昂貴的瑪歌6670英鎊;1995年的帕圖斯10580 英鎊(去年6月5500英鎊),「五大」中最昂貴的奧比昂2760英鎊;1998年的帕圖斯18975 英鎊(去年6月7480英鎊),「五大」中最昂貴的拉菲2875英鎊;2000的帕圖斯25300英鎊(去年6月17450英鎊),「五大」中最昂貴的拉菲5635 英鎊。另外,我們還應該注意到帕圖斯的升值幅度。以上述1990、1995、1998、2000 等4個年份的帕圖斯為例,一年之間的升幅分別高達52%、92%、154%、44%。

在2006年份期酒價格中,以一箱來計:瑪歌2950英鎊、奧比昂2950英鎊、拉菲3200英鎊、拉圖3250英鎊、木桐3600英鎊,而帕圖斯則要10000英鎊。當然,不可否認,產量稀少也是導致帕圖斯昂貴的重要原因。與五大一級酒庄動輒二三十萬瓶的年產量相比,帕圖斯的平均年產量只有4萬瓶左右(2006 年份只出產3萬瓶)。所以,有人說:有些葡萄酒可以一天喝一次,有些葡萄酒可以一年喝一次,帕圖斯則是一生才能喝一次的葡萄酒。

7 帕圖斯 -相關軼聞

帕圖斯法國著名的紅酒品牌

由於許多人士崇拜帕圖斯紅酒,米其林三星名廚、英國獨立電視台(ITV)《地獄廚房》節目主持人戈登· 拉姆齊(Gordon Ramsay)旗下有一家餐廳,名字就叫帕圖斯(Petrus Restaurant)。

2001年7月5日晚,英國巴克萊銀行(Barclays Plc) 的6位部門高管為慶祝一筆生意簽約成功,他們來到位於倫敦聖詹姆斯街(St-James's)的帕圖斯餐廳同飲慶功酒,一頓飯花費了44407英鎊,人均7400英鎊,創造「人均消費額最高的飯局」吉尼斯世界紀錄。他們的賬單構成如下: 

1 瓶1947 年的帕圖斯:12300英鎊;   

1 瓶1945 年的帕圖斯:11600英鎊; 

1 瓶1946 年的帕圖斯:9400英鎊;   

1 瓶1900 年的伊甘(Chateau d'Yquem,波爾多甜白葡萄酒):9200英鎊;   

1 瓶1982 年的蒙哈榭(Montrachet,勃艮第白葡萄酒):1400英鎊;   

3 道菜:400 英鎊;   

2 瓶啤酒、6杯香檳以及礦泉水:102英鎊;   

1 包香煙:5英鎊。     

面對如此豪客,餐廳乾脆免收那400英鎊的菜錢,最終花了44007英鎊。不過,瀟洒過後,其中5位高管被巴克萊銀行炒了魷魚,只有一位因為剛進入銀行不久才倖免被炒——但被調到了紐約。

因為一頓飯而丟了飯碗的庫瑪爾(Dayananda Kumar)後來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說:「自從離開銀行后,我一直在野外探險。已經爬過了珠穆朗瑪峰,最近才從乞力馬扎羅山登山歸來,現在正籌劃北極之旅。這些地方對我而言都不是問題,全世界真正最危險的地方就是帕圖斯餐廳,那裡太危險了。」

在香港,也有這樣一個「最危險的地方」,即位於港島香格里拉大酒店56層、坐擁維多利亞港灣海景的帕圖斯餐廳(Petrus Restaurant,港譯珀翠餐廳),餐廳的酒窖藏有900多款、10000多瓶頂級佳釀,貴賓廳以葡萄酒產區來命名,比如「波爾多廳」、「阿爾薩斯廳」,至2006年已連續6年獲得美國《葡萄酒觀察家》雜誌頒發的「卓越成就獎」。到帕圖斯餐廳喝帕圖斯紅酒,是港人請客的最高禮遇之一。 

 

上一篇[化食丹]    下一篇 [費利西蒂·赫夫曼]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