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帕德梅·阿米達拉

標籤: 暫無標籤

帕德梅·艾米達拉(Padmé Naberrie Amidala)是科幻作品星球大戰系列中的重要角色。她在納布星球被貿易聯盟禁運以及之後入侵期間是該星球上的人類選舉出的女王。其後和納布的兩棲類智慧生物加加賓科斯一起作為納布的代表在共和國參議院任參議院。據說她的原型是夏威夷王國的末代女王。

1 帕德梅·阿米達拉 -基本資料

 

名字: 帕德梅·艾米達拉 
身份: 納布前女王、銀河共和國參議員
種族 :人類
性別 :女性
身高:165厘米
生長星球:納布 
支持立場:早期支持一個更有效的議會,後期反對參議長權利的無限擴張。 
座駕:納布王家(女王的)星際飛船、納布王家巡洋艦、納布遊艇、納布星際小艇
演員 娜塔麗·波特曼(第一到三集)

2 帕德梅·阿米達拉 -個人簡介

 

艾米達拉在年輕時被納布星上的人類選舉為女王。當時在達斯·西迪厄斯的陰謀操縱下,貿易聯邦在銀河共和國要求高度自治,並以對納布星的禁運為手段要挾共和國。艾米達拉女王在絕地武士魁剛·金及其徒弟歐比旺·肯諾比的保護下抵達共和國首都。由於當時的共和國的最高權力機關參議院機構臃腫,官僚作風嚴重,艾米達拉在參議院發起對議長不信任案獲得通過,納布星駐共和國的參議員帕爾帕庭升任議長並被賦予更大的權利。艾米達拉則回到納布星,與納布星上的兩棲類智慧生物剛耿人聯盟,參加防禦貿易聯邦進攻的納布戰役,並取得勝利。
納布戰役之後艾米達拉改任納布星駐共和國的參議員。這是一個充滿腐敗與戰爭的年代,作為銀河議會中的理想主義者,帕德梅·阿米達拉決心儘力為病入膏肓的共和國糾正一些錯誤,為議會、為她那田園詩般的母星納布做一些事。她的事業原本不允許她擁有兒女私情,但帕德梅還是在閑暇之餘跟阿納金·天行者享受了一段秘密的禁愛。與保護她的絕地武士阿納金·天行者墜入愛河。在共和國和分離主義勢力展開克隆人戰爭之後,艾米達拉對於勢力日益膨脹的帕爾帕庭議長心懷警惕,但終於無法改變局勢。阿納金是克隆人戰爭中的絕地英雄,後來悲慘地墮入黑暗面,成為達斯·維德。當阿納金成為西斯武士之後艾米達拉萬念俱灰,在生出一對雙胞胎盧克·天行者和莉亞公主之後去世。帕德梅是這位黑暗尊主最早傷害的人之一,但在生命的最後一刻,她給了銀河系一絲希望。這絲希望最終救贖了阿納金。

3 帕德梅·阿米達拉 -經歷



《幽靈的威脅》之前
帕德梅·納貝里出生在一個小山村,父親魯威·納貝里和母親喬芭爾·納貝里都是普通人。她很早就被看作是納布最出色、最聰明的孩子之一,因此受到特別的培養。她一直對公共服務事業感興趣,小時候就志願參加「難民救濟行動」。她在疏散沙達比博蘭難民的工作中出了一份力。八歲時,她參加了「學徒立法會」,11歲成為學徒立法者。
她當了兩年希德城的長官,在14歲那年,被選為納布女王。她獲得了正式的官方稱號「阿米達拉女王」,實現了所受教育的最高目標。對她的潛力和學識來說,成為民選君主是非常自然的結果。阿米達拉接替的是韋魯納國王,後者在位13年後因捲入一樁外星球政治醜聞而退位。阿米達拉在四分鐘不到的全球電子選舉中當選。
雖然阿米達拉女王是納布的統治者,但她有一支龐大的顧問和助手隊伍負責處理日常事務。比如,希歐·拜布爾是納布的總督。帕納卡隊長是阿米達拉的貼身保鏢和安全官。里克·奧利耶作為亡命徒中隊的隊長駕駛著女王閃亮的王家星際飛船。
或許,在阿米達拉的隨從里,五名侍女是最重要的。莎切、婭內、拉貝、莎貝和艾泰不僅幫女王穿精緻的禮服,打理髮型和化妝,還受過自衛訓練。一旦遇到危險,阿米達拉女王就偽裝成她的侍女之一,採用她不太正式的名字「帕德梅」。當女王以帕德梅的身份偽裝時,莎貝就假扮成女王。
女王精緻的禮服和化妝來源於納布歷史上著名的重要標誌。她塗成白色的臉頰上按程式畫上兩點美人記以顯示對稱之美,而下唇中間的紅痕被稱為「記憶的傷痕」,象徵著「偉大的和平年代」來臨前納布的痛苦歲月。
《第一集:幽靈的威脅》
       在貿易聯邦圍困納布期間,詭計多端的內莫迪亞人妄圖逼迫意志堅定的阿米達拉簽署一份條約,想把無恥的佔領合法化。阿米達拉拒絕了,於是被關入戰俘營。在前往監獄的途中,她被兩位絕地大使搭救。他們帶女王和她的部分隨從前往科洛桑,以便在納布的銀河代表——帕爾帕廷議員的幫助下,向議會陳述她的困境。
在科洛桑,阿米達拉認識到了銀河政治的無能,只能眼看著貿易聯邦運用政治手腕使她的懇求陷入僵局。她聽從帕爾帕廷議員的建議,對最高議長瓦洛倫提出了不信任案。
受夠了議會的一切,阿米達拉重返納布。她向土著岡根人尋求幫助,以解放被佔領的首都。在納布戰役期間,阿米達拉潛入她自己的宮殿,逼迫內莫迪亞族總督紐特·岡雷結束佔領。膽怯的內莫迪亞人在他們的軍隊被擊敗後有條件投降,自由重返納布。
《幽靈的威脅》之後
在任期屆滿后,雖然公眾很可能支持修改憲法讓阿米達拉連任,但她還是遵照憲法義務退位。雖然她完全有權力就此引退,享受她的私人生活,但阿米達拉還是繼續充滿熱情地投身公共服務事業。在納布新任君主賈米莉婭女王的請求下,阿米達拉擔任了納布的議員,接替曾經由帕爾帕廷出任的職位。在銀河系經受巨變的年代里,她坦言直率的天性猶如一支理智與理性的火炬,在日益分裂的議會中光彩奪目。
日益高漲的分離主義運動對共和國的穩定形成了威脅,阿米達拉是少數幾個力求和平解決危機的議員之一。那些大驚小怪的議員力圖建立一支軍事力量來保衛共和國,但阿米達拉則領導反對派反對《建軍法案》。她相信,這樣的一種措施將不可避免地引發分離主義者的敵意。阿米達拉堅持她的和平主義理想。她在家鄉喬梅爾星區巡遊,推動外交解決方案,避免擴軍備戰。為此,當時的公共媒體對她和她不得人心的觀點進行了猛烈的抨擊。
《第二集:克隆人的進攻》
       在《建軍法案》投票的當天,阿米達拉的星際飛船剛抵達科洛桑就遭到了襲擊。包括她替身科黛在內的七個人死於爆炸。雖然有些人懷疑是納布衛星上心存不滿的香料礦工策劃了這次暗殺,但阿米達拉相信,幕後主謀實際上是分離勢力的領導人杜庫伯爵。事實上,這是老對手紐特·岡雷策劃的,他雇傭賞金獵人對這個來自納布的年輕女人作最後的解決,但這個秘密暫時還無人知曉。
在最高議長帕爾帕廷的要求下,阿米達拉被置於絕地武士的保護之下。阿米達拉與歐比—萬·克諾比和他的徒弟阿納金·天行者再次相會,後者與她已經十年沒見了。由賞金獵人贊姆·韋塞爾實施的第二次未遂暗殺揭示了阿米達拉的處境有多麼危險。
阿納金護送帕德梅回納布,當絕地對暗殺事件進行調查時,她在那裡會比較安全。阿納金和帕德梅在納布湖區美麗的湖光山色下享受著幽靜的時光,他們越走越近,重新點燃了中斷十年之久的深切友誼,並逐漸發展為更深深的愛情。
這份愛對他倆而言都是犯禁的。按照絕地信條的原則,阿納金不能與別人發展浪漫的關係,而帕德梅需要專註於她的事業。儘管他們感情強烈,但帕德梅保持了一份理性,她斷然拒絕了阿納金的示愛,同時竭力平復自己的心緒。
困擾阿納金的不僅僅是他對帕德梅的愛。他還忍受著關於他母親身處險境的噩夢。當他再也忍不下去時,便重返塔圖因,帕德梅陪伴著他,一起去尋找施密·天行者。
阿納金找到了垂死的母親,然後向折磨她的塔斯肯襲擊者展開瘋狂的報復。他回到帕德梅身邊后,坦承了自己的行為。他的所作所為讓他感到羞恥和絕望,阿納金崩潰了。看著這個受到傷害,嗚咽哭泣的青年,帕德梅滿懷同情,儘力安慰他。
此後不久,阿納金和帕德梅前往吉奧諾西斯,搭救被分離主義武裝分子俘虜的歐比—萬。帕德梅希望用自己的外交技巧與分離勢力進行談判,但她和阿納金被吉奧諾西斯人俘虜了。他倆因從事間諜活動而遭到審判,隨後被判處死刑。
面對即將到來的死亡,帕德梅不再固守她的感情堤壩,向阿納金錶白了自己的愛意。接著,他們倆就被帶入一座行刑角斗場,與歐比—萬並排拷在一起。三頭兇猛的野獸被放出來攻擊他們,主要是為了娛樂吉奧諾西斯的觀眾。雖然被一頭兇猛的內克蘇獸嚴重抓傷,但帕德梅很好地保護了自己,讓那些以為能殺死她的劊子手大失所望。
公開處決會被突然到來的絕地援軍打斷,隨後爆發了歷史上著名的「克隆人戰爭」。雖然最初帕德梅是反對建立共和國軍隊的,但她還是與這支新建立的克隆人軍隊一起抵抗分離勢力的機器人部隊。
吉奧諾西斯戰役后,阿納金護送帕德梅·阿米達拉回到納布。在那裡,在寧靜的湖居,也就是在他們那禁愛開始萌發的地方,兩人悄悄地結婚了,出席儀式的證婚人只有C-3PO和R2-D2。平靜的愛情儀式過後,阿米達拉和整個銀河系將要面對最黑暗的時期。
克隆人戰爭
克隆人真正爆發后,阿米達拉依然支持外交手段,但她的聲音逐漸被戰爭的炮聲所淹沒。儘管阿納金,甚至帕爾帕廷議長勸阿米達拉遠離危機,但她還是在克隆人戰爭期間東奔西跑,前往動蕩地區尋求解決問題的外交途徑。阿米達拉利用外交渠道與赫特人訂立條約,保證偏遠星系忠於共和國。
克隆人戰爭中的其它經歷
有一次,絕地大師尤達在乘坐納布遊艇時感到了一陣原力擾動。伊冷星上的絕地聖殿遭到邦聯的進攻。帕德梅熱忱相助,答應把尤達送去那顆寒冷的星球,但負責保護她的泰弗隊長經過進一步的勸說后,才允許她改變航向前往險境。
阿納金被晉陞為絕地武士后,悄悄地送給帕德梅一份禮物:他那斷下的學徒辮。帕德梅則把R2-D2作為禮物回贈給阿納金,讓R2-D2永遠成為阿納金的宇航技工機器人。到這時,帕德梅已經開始把C-3PO看成她的議會代表團成員了。為了更好地契合科洛桑社會,3PO被鍍上了閃亮的金色外殼。
對忠於共和國的議員來說,克隆人戰爭把銀河系變成了一個非常危險的地方。帕德梅甚至開始武裝她的納布星際小艇,在較為平靜的日子裡以防萬一。雖然她大部分時間都待在首都,但有時她也會懷著憐憫之心來到遠離科洛桑保護的地方。在訪問諾弗爾二號行星期間,達斯·西迪厄斯雇傭的曼達洛人想綁架阿米達拉,但共和國軍隊在她遭到威脅前伏擊了曼達洛人。
《第三集:西斯的復仇》
阿米達拉繼續忠心耿耿地為議會服務,但經常因為她秘密丈夫的戰績越來越輝煌而心煩意亂。阿納金逐漸成為全國皆知的戰鬥英雄。當人民為他的戰功而激動時,帕德美卻非常擔心他的安危。他們倆在一起的時間太少了。戰火集中在外環,遠離科洛桑,帕德梅很難見到阿納金。外環圍攻戰結束后,帕德梅告訴阿納金一個天大的喜訊——他要當爸爸了。
戰爭年代見證了共和國的持續演變。為了在多條戰線有效打擊分離勢力,帕爾帕廷議長制定了一系列行政法令,把更多的權力賦予自己的辦公室,剝奪了議會最後一點名存實亡的戰爭權。很多人歡迎這種權力交接,尤其是貪官污吏。
一小部分議員對帕爾帕廷的改革越來越警惕。在私下的聚會中,貝爾·奧迦納和蒙·莫思瑪兩位議員談到了劇變的可能。帕德梅是秘密與會的理想主義議員之一,此外還有方·扎、吉迪安·達紐、凱·埃克韋、特爾·塔尼爾和巴娜·布里默議員。他們發誓絕對保密談話內容,甚至連他們最親近的人也不告訴。帕德梅也同意,但她害怕阿納金會覺察到她的口是心非……也許會因此引起誤解。
他們一開始措辭謹慎地討論和評估反對帕爾帕廷的行動,以防引起極端的騷亂行為。儘管如此,帕德梅還是傾向於在法律的框架內尋求外交解決方案。她甚至請求阿納金利用他與帕爾帕廷的關係向帕爾帕廷施壓,以期和平地結束戰爭,但她那心煩意亂的丈夫對此很惱火。他希望這種要求局限在它們所屬的政治圈子裡。帕德梅對體制的疑慮令阿納金很苦惱。在阿納金聽來,她就像一個分離主義者。
帕德梅開始召集潛在的成員加入日後的「2000人代表團」。這個團體由一群對當局不滿的議員組成,他們正式批評帕爾帕廷的統治。
她把代表團所憂慮的事情向帕爾帕廷提出,後者對此不屑一顧。帕爾帕廷在阿納金的心裡小心地埋下懷疑的種子,讓他對帕德梅的動機產生疑慮,同時繼續激發天行者害怕失去她的情緒。
阿納金被帕德梅難產而死的可怕噩夢所困擾。鑒於他曾做夢預見了母親的死亡,現在的夢境令阿納金寢食難安。他不能坐視帕德梅的離去。為了把她留在身邊,他會做任何事情。黑暗力量可以異乎尋常地維持生命,通往黑暗力量的大門正召喚著阿納金——想獲得這種力量,就必須與西斯黑暗尊主達斯·西迪厄斯結盟。
帕德梅就像共和國里的其他人一樣,不知道帕爾帕廷議長其實是一位西斯尊主。他把阿納金引誘到黑暗面。天行者向他下跪,成為他的徒弟達斯·維德。阿納金以維德的身份率軍突襲絕地聖殿,然後來到穆斯塔法,清洗分離勢力的領導層,成功地結束了克隆人戰爭。
是歐比萬告訴了帕德梅真相。他看到了阿納金犯罪的蛛絲馬跡。帕德梅大吃一驚,無法接受這個黑暗的現實,他來到穆斯塔法與阿納金當面對峙。她不知道,歐比—萬·克諾比也偷偷上了船,尾隨而至。
就像歐比—萬所說的。帕德梅無法跟阿納金論理。在阿納金扭曲的思維里,他所有的邪惡行徑都是為了更好地團結銀河系,為子孫後代把腐敗的共和國轉變為公正的帝國。受黑暗力量迷惑的阿納金甚至承諾要廢黜皇帝,把銀河系變成他和帕德梅所希望的樣子。

帕德梅被阿納金的轉變擊垮了。她惱羞成怒的丈夫看見歐比—萬從她的星際飛船里出來后,馬上得出了最壞的結論。阿納金在一長串的背叛中看見了最令人痛心的——現在他的妻子帶著他以前的師父來穆斯塔法殺他。阿納金抬起手,隔空掐住帕德梅的脖子。隨著死亡的臨近,帕德梅感到呼吸困難。
阿納金面對歐比萬時才放手。帕德梅癱倒在地。當克諾比和天行者在穆斯塔法採礦設施里決鬥時,C-3PO和R2-D2忠心耿耿地把帕德梅失去知覺的身體拖回她的星際飛船。不管是飛船上簡陋的醫療器具,還是波利斯瑪薩完善的醫療設施,都沒能抑制她的生命跡象持續減弱。
帕德梅永遠也不知道阿納金變成了什麼。她永遠也看不見克諾比的劍刃和穆斯塔法的熔岩給阿納金造成的傷害。她依然覺得阿納金的內心是好的。奄奄一息的她想讓歐比—萬知道這一點。
逝世前,帕德梅堅持把孩子生了下來。在阿納金噩夢中的古怪異族設施里,她生了一對雙胞胎——萊婭和盧克·天行者。歐比—萬·克諾比、尤達和貝爾·奧迦納發誓要保證孩子的安全。
阿米達拉的屍體被運回納布。在國葬上,數以千計的納布居民前來憑弔他們敬愛的代表。

4 帕德梅·阿米達拉 -幕後

 

 帕德梅·阿米達拉由女演員納塔莉·波特曼扮演。《第一集》中那些令人難以置信的複雜王家服飾由概念畫家伊恩·麥凱格和服裝設計師特麗莎·比格設計。《第二集》中阿米達拉的服飾則由他倆和藝術家德莫特·鮑爾共同完成。2005年,帕德梅的服飾成為「穿在銀河」展覽的核心,該展覽展示了比格的傑作。與展覽配套的同名畫冊著眼於她的設計。

上一篇[viper]    下一篇 [《中國美術教育》]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