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安息

帕提亞人是大約在700BC的從多瑙河以北、喀爾巴千山以東的原居地,穿過東歐大草原和南俄羅斯,來到頓河流域的西徐亞人一支。在嚴酷的環境中生存的帕提亞人都是無畏的戰士,出色的弓箭手,剽悍的騎手,是連續擊敗著名的羅馬兵團的唯一民族,逞強5個世紀之久。

帕提亞人
北印度在屈服於北方的貴霜壓力之前,谷先是屈服於來自西方和西北方的帕提亞人的壓力。
亞歷山大在公元前323年病逝后,留下了一個貪婪的遼闊帝國,但他並沒有指定繼承人,儘管他有一個也叫亞歷山大的兒子。結果,他的那些後代為了分享帝國、劃分勢力範圍而開始了連年征戰;這位偉大的馬其頓將軍所創立的事業被削弱了,並最終毀在了他的這些後代手中。我們知道,當年,旃陀羅笈多是在沒有造成任何傷害的情況下,就鞏固了其在東方的勢力,並一舉奪取了印度盆地至興都庫什山山麓的整個地區。在征服這個破碎帝國的亞力山大後代中,特別要記住安提帕特家族,他奪取了馬其頓王國、西安納托利亞的安提柯、埃及的拉格斯和巴比倫的塞琉西請王國。但局勢很快就會發生變化,因為每個被佔領的王國和他們各自的後代都不是等閑之輩。在之前的帝國中,最耀眼的國家是埃及,這是一個名副其實的國家,一直比較穩定。托勒密人是拉格斯的後代,將在這裡向世界,特別是向印度和東方展示他們創造的精美而豐富的文明。可以說,直至克婁巴特拉女王時代,埃及一直是地中海岸邊的一座文化燈塔。儘管亞歷山大己建立起羅馬同遠東聯繫的最重要的樞紐地帶,但我們還是要說到另一個極不穩定的王國,它就是其歷代繼承人都擁護的前阿赫門尼德王朝的塞琉西王國。然而,這個王國的統一卻得不到保證,它的希臘化是以不平等的方式完成的:城裡人和市中心區域的人講希臘語,並且熱衷於希臘的習俗和思維觀;鄉下人和大部分居民,在抗拒希臘化的神職人員的鼓勵下,仍保留著他們原有的傳統價值觀。這就使得王國難以管理。這樣,塞琉西的首領們便將他們的力量集中到敘利亞和巴比倫,使這塊幅員遼闊國上上的其他王國得到了生息:旁遮普(又被阿育王奪取),在北方和伊朗高原上,在那片冬季的酷寒和夏日令人窒息的炙熱輪番肆虐的、惡劣的乾燥荒漠中的十底王國,巴克特里亞和帕提亞。
然而,正是這個同斯塞克人有親姻關係的民族,以後取名帕提亞的帕爾尼人首先起義反對塞琉西王朝國王的王權。這些無畏的戰士,人人都是出色的弓箭手,個個都是剽悍的騎手。他們首先開始定居,然後修建城地,並不斷擴大他們的領土。他們在這個古老王國辦的第一件事,就是散布一種恐怖氣氛,宣布一切膽敢進犯的民族都將被他們的軍隊粉碎,就像波濤在鋒利的礁石上碎成浪花一樣。它逞強5個世紀,因為帕提亞人是連續擊敗著名的羅馬兵團的唯一民族,羅馬人或許就是由此獲悉了帕提亞人的一些情況。帕提亞人的首領叫阿薩息斯,他創立了阿薩息斯王朝,阿薩息斯(死於公元前 248年)的後代像他一樣,將其勢力擴展到裏海、米底……後來,巴克特里亞的希臘國王將他的軍隊打敗了。但巴克特里亞和印度一希臘王國的未來命運卻變得令後人吃驚,這就是他們漸漸地被孤立了;進而兩國為守住亞洲腹地的這座孤島而開戰。當時,儘管在帕米爾高原的另一邊有遼闊的中國,這裡卻是亞歷山大帝國遺留在其邊界的一處文明世界。所以,處在連接這兩個世界中間地帶的部族十分清楚,必須守住這條通道。他們之間的這場戰爭最終在帕提亞人和游牧的月氏人的野蠻高壓下宣告結束。巴克特里亞和印度—希臘王國不復存在了,但他們的文化被保留下來,這些遺存下來的希臘——佛教藝術證明了希臘化的成果,同時也證明希臘文化對豐富的印度藝術的非凡適應力。
公元前171年,阿薩息斯國王米特拉達梯一世——他並不是羅馬人所熟知的本都國國王——登上王位,這一事件使強大的帕提亞人受到鼓舞。阿薩息斯國王奪取米底,出其不意地奔襲帝國中心的巴比倫國。公元前142年,又一舉打敗塞琉西國德十特里烏斯二世。這位被打敗的可憐國王被嚴密地監禁在他原先養尊處優的城苑中,隨後,阿薩息斯國王又佔領了巴克特里亞,將其領土擴展到了南部。儘管他在公元前138年就死了,但給他的兒子弗拉阿特二世留下了一個從幼發拉底河到印度、從裏海到波斯灣的遼闊帝國。這時的帕提亞帝國不僅強大,而且富足。農業和貿易是它收入的兩項主要來源,由於缺乏資源,帕提亞人在發展灌溉系統方面表現出極大的創造性。這不但擴大了它的種植面積;同時,也促進了畜牧業的發展。至於貿易和同東西方的往來,米特拉達梯佔有優勢,帕提亞國是來自中國的沙漠商隊欲往地中海的必經之路——一條捷徑。對於當地居民來說;這也是他們獲取利益的一條絕佳途徑,而且,如果他們願意的話,他們隨時都可以阻斷這些東方商人的去路;起碼是不讓他們走這條路。
弗拉阿特二世了解他面臨的困難:在北方和東方,有游牧部落的威脅;在其內部,塞琉西人還沒有被解除武裝,而安提奧科斯七世伺機東山再起。公元前130 年,他終於向帕提亞人發起猛烈攻擊;並一舉將其打敗,奪回了米底和巴比倫。安提奧科斯讓弗拉阿特知道;在帕提亞,他永遠都是奴僕,必須退出。對北方,安提奧科斯大方地賞賜。米特拉達梯的兒子對此十分惱火,他向塞琉西人發動了一場凌厲攻勢,驚慌的塞琉西人被打敗了,喪失了重新獲得權力的要求。然而,真正的威脅還是來自東北邊界,在那裡,由於受到匈奴的驅趕,一些游牧部落一度佔領了印度—希臘的幾箇舊王國。弗拉阿特未能阻止這些游牧部落的人侵,而他的繼承人,米特拉達梯二世卻成功地將他們從帕提亞國引向了旁遮普。這些入侵的游牧部落走投無路,只好坐下來同帕提亞人締結聯盟。這時,應該說帕提亞人的軍事力量是十分強大的,除了有組織嚴密的步兵外,它的騎兵也給他的敵人留下了刻骨銘心的記憶。重騎兵隊伍不僅騎手穿著鎖於甲,有時就連戰馬都包裹起來了。但帕提亞戰士的名聲是同輕騎兵緊緊聯繫在一起的,那些騎著快馬、富有經驗的弓箭手,招之即戰,戰則必勝、這些輕騎兵隊伍經常佯裝撤退,再突然殺回馬槍,在從戰場上消失前,他們萬箭齊發。羅馬人在同他們的這些宿敵接觸中屢屢受挫,但他們也從中獲悉了一些有關帕提亞的情況。由阿薩息斯建立的帕提亞帝國維持了5個世紀。
上一篇[劉伯瘟]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