帕提戰役(Battle of Patay)百年戰爭末期1429年,法國騎兵在聖女貞德統率下大破英國軍隊的戰役。

1前言

1429年5月,隨著貞德進入奧爾良城並隨之突破了英軍對奧爾良的包圍,英法百年戰爭開始出現最後一次重大轉折,法國似乎從此以後終於離亡國危機遠去了,而英國人,在失去了趁奧爾良守軍補給接近枯竭從而一舉奪取奧爾良的良機后,開始飽受兵力不足和戰線太長,而看到「奇迹」發生的法國人無疑士氣上大受振奮,原本被英國人打得信心不足、龜縮防守的他們開始乘勝追擊、窮追猛打。    
公認1346年的克雷西會戰終結了騎士主宰中世紀歐洲戰場的神話,從而開始導致騎士制度和精神的衰落。此後1356年的普瓦捷會戰(Poitiers)和1415年的阿金庫爾戰役,法國騎士軍再次慘敗在騎兵比例並不高的英軍手上,並且損失了大量的精英貴族和騎士,進一步導致了整個階層的衰落。但是,到了更接近中世紀末尾的1429年,隨著騎士裝備的進一步改善和戰術的改進,更重要的是敵人的疲憊,使得法國騎士終於在貞德的進軍中成功復仇,取得了一次輝煌勝利。     
在百年戰爭進行到後期,雙方都為這場曠日持久的戰爭付出了巨大的代價。儘管一度是如此接近這個目標,英國國王試圖取得法國王位的做法是幾乎不可能成功的冒險,因為對於相對來說農業不是那麼發達和富裕的英國,更難以支持長期戰爭。亨利五世入侵法國時就已經被迫典當了自己王冠上的珠寶,方能支持軍費,可是他依然付不起更加昂貴的騎士和重步兵的軍費,無法保持這些部隊在英軍中原有的數量和比例,不得不將法寶全壓在了更加便宜的「王牌」——弓箭手身上。而這就意味著在他們前面充當「肉牆」的下馬騎士和重步兵的實力削弱,不能起到以往的保護作用。這不能不說是個危險的信號,儘管在阿金庫爾戰役中,長弓手在肉搏戰中的出色發揮依然讓英國人贏得了大勝。   

2決策

     
在奧爾良圍攻戰中,法軍守軍的實際兵力還要高於英軍(大約5000英軍對6500法軍,還不算參加守城的平民們),可屢敗於英國人的法軍信心不足,始終不敢主動出擊,直到補給將盡陷入絕望。可貞德的數千援軍到達后,立即採取強行突圍手段,英國人鬆散的圍城防線就在6天內崩潰了。      
1429年5月7日奧爾良解圍后,奧爾良周邊、盧瓦爾河一帶許多據點仍在英國人手裡,法軍遂在貞德的敦促下繼續對這些據點發動強攻。顯然,由於法軍兵力火炮均佔優勢,加上士氣高漲,進展比較順利。於6月10-12日攻克了Jargeau,6月14日攻克了Meung,6月15-16日攻克了Beaugency。這些強攻戰中,英軍每戰均損失幾百人,但基本非死既俘,是不可恢復的損失,這使得英國人形勢更加不利。       
patay戰役示意圖

  patay戰役示意圖

      18日晨,英軍主力(5000人,一說3000人)在大炮掩護下試圖奪回Meung,但以失敗告終,與此同時Beaugency也告失陷的消息也傳到了英軍軍營。英軍統帥什魯斯伯里伯爵塔爾博特(Talbot)和約翰-法斯托夫(John   Fastolf)均認為勝利已無希望,決定向巴黎方向的Janville撤退。     
很快,英國人撤退的消息就傳到了法軍軍營,而各將領為接下來該怎麼做發生了一番激烈的爭論。結果,據說貞德打斷了這個爭論,拍板決定使用馬刺加快行軍速度,全力追擊英軍。於是,法軍迅速兵分三部,由La  Hire和Poton de Xantrailles兩位百年戰爭後期的宿將率1500騎作為先鋒,迅速追趕,中軍由阿朗松公爵和奧爾良公爵的私生子、奧爾良守將杜諾瓦伯爵統帥;貞德自己則和法蘭西總管亞瑟-德-里奇蒙(Arthur  de Richemont)殿後。法軍總兵力:8000人。          
顯然,幾經苦戰疲憊不堪的英國人無法迅速完成撤往Janville的任務,不得不在離Meung以北18英里的Patay停下來休息。塔爾博特將部下部署在了Patay城西南的利尼亞羅萊斯(Lignarolles)附近的羅馬人修建的大道的一處交叉路口,以一些低矮的灌木叢作為掩護。顯然,這樣的地方作為防禦陣地還是問題多多,首先,塔爾博特的陣地側翼還是比較開闊,而又無力防止法軍的包抄,而且他不知道為何,並為讓部隊立即進入戰備狀態,這無疑讓英軍付出了血的代價。

3衝鋒

         
貞德率騎兵衝鋒

  貞德率騎兵衝鋒

   18日中午,追趕的法軍騎兵到達了聖西格蒙德(St-Sigmund),離Patay 6公里遠,但仍未發現英軍。下午1點,La  Hire和Xantrailles遂派出了一隊偵察兵步行尋找英軍蹤跡。當法軍哨兵漸漸接近英軍營地時,據說一頭牡鹿突然發飈,鑽進了英軍陣地到處亂竄,引發英軍一陣驚呼聲,由此,法國偵察兵發現了英軍主力的位置,並迅速趕回去回報,英國人也發現了法國人,但追趕不及。如夢初醒的塔爾博特這才趕緊下令500多弓箭手開始設置著名的拒馬木樁,可是,已經為時太晚了。      
下午2點鐘,神速的法國騎兵出現在了英國人面前,La Hire和Xantrailles毫不猶豫,迅速抓住戰機主動出擊。很快,法軍就包抄到了英軍陣地的側翼並切入英軍陣中。英軍中大部分都是弓箭手,根本無法與重騎兵短兵相接,很快就像割麥子一樣被紛紛砍倒,而僥倖活下的人拚命爭奪馬匹試圖逃離戰場。而英軍后軍的法斯托夫目睹了這一切,知道大勢已去,並不交手就迅速向內地撤去。而中軍的英軍主力的抵抗,在法國人一撥撥不斷到來下,很快崩潰了。不到一個小時Patay戰役結束了。      
這場戰役的損失是,英軍至少有2500人被殺或被俘,而兩個指揮官塔爾博特和斯凱爾斯(Scales)均被俘虜。塔爾博特很快又被釋放,參加了後期許多著名戰役。法軍自稱只死了5名騎士,對此感到懷疑的現代歷史學家估計法軍的損失為100人左右。無論哪個數據更準確,法軍都幾乎以零損失摧毀了英軍主力。騎士的突擊在中世紀的黃昏重新展現了恐怖的威力。  

4結語

加上在奧爾良和盧瓦爾河谷的損失,英軍應該已經在短時間內損失了近萬人。所以Patay戰役后,貞德和法軍取得了驚人的進展。6月29日,貞德開始為了給王太子查理加冕(查理七世)向蘭斯進軍。7月3日,歐塞爾投降,4天後法軍奪取了特羅耶斯(Troyes),7月16日,蘭斯向貞德軍隊打開了大門,第二天查理即加冕為法國國王。9月8日,貞德直抵巴黎城下,經過一天血腥的攻城戰,未能得手,第二天,她接到了查理王的撤退命令。至此,在短短四個月內貞德從法國的南大門奧爾良將戰火引向了法國北部,奪回了大批陷落的領土,進展之神速,令後世軍事家震驚!第二年,她在救援貢比涅的小規模遭遇戰中意外被勃艮第人俘虜,戰局隨之穩定了。但查理卻對此置之不理。對於他來說,貞德的利用價值已經完全達到了,她的軍事突破已經為查理贏得了足夠的政治籌碼。果然,很快相信英國人已經大勢已去的勃艮第公爵等前封臣,又投回了法國一邊。到1450年,英國國王只剩下了自己的封地諾曼底和阿基坦,以及一個加來城。           
從Patay戰役開始,法國重騎兵的輝煌似乎開始重現了,隨著板甲的普遍運用,他們的裝備比以前更強,戰術更加靈活。而查理七世隨之又開始組建常備軍,以Gendarmes部隊取代不那麼可靠的封建騎士成為重騎兵部隊的主力。因此,Patay一戰可以說是法國騎士迴光返照的最後輝煌。在1450年決定性的佛米尼(Formigny)會戰中,法軍的騎兵突擊再次決定了戰鬥的結果。不過,他們很快就遇到了更強的對手,瑞士的長槍方陣和西班牙的大方陣(Tercios)。長槍與火槍(Musket & Pike)的時代開始了。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