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戰爭愛情特洛伊木馬俄諾涅

普里阿摩斯和赫卡柏的兒子,裁決了赫拉,雅典娜,阿佛洛狄忒誰是最美的女人,裁決了誰擁有金蘋果。帕里斯是與神有著「金蘋果之約」的風流美男子,可以得到世上最美的女人。因為他的出現,祭司認定他會給特洛伊帶來毀滅式的命運,便被放逐到伊達山放牧多年。嗣後,為了向希臘討還自己的姑母赫西俄涅。帕里斯奉父親之命去到了希臘本土,在那裡遇到了海倫。他與海倫迅速相愛,並且毫不猶豫地進行了名垂千古的一次私奔。這同時拉開了特洛伊戰爭的序幕。

1人物生平

金蘋果之約

  金蘋果之約

帕里斯又稱做亞歷克山德羅斯.帕里斯擅長放冷箭,數名希臘名將為此受傷。
特洛伊戰爭將近結束之時,特洛伊小王子帕里斯(Paris)在特洛伊的盟友太陽神阿波羅(Apollo)的指點下,暗箭射中阿喀琉斯的腳踝,致使阿喀琉斯最後死亡。
阿喀琉斯死後,帕里斯被憤怒的希臘神射手菲羅克忒忒斯用毒箭殺死。
由於預言,他出生后被拋到伊得山上。在那裡神女俄諾斯愛上了他。由於『帕里斯的裁判』,阿弗洛迪忒把世界上最美的女子許配給他,於是他拐走海倫,從而引起特羅伊戰爭。他被菲洛克忒忒斯擊傷后,在臨終的痛苦中請求俄諾斯救援,遭到拒絕。 雙方又激戰起來。涅俄普托斯摩斯揮舞著父親的長矛,一連殺死十二個特洛伊人。可是埃涅阿斯和他的勇猛的戰友歐律墨涅斯也在希臘人的隊伍中沖開了幾個大缺口。帕里斯殺死了墨涅拉俄斯的戰友、斯巴達的特摩萊翁。而菲羅克忒忒斯也在特洛伊人的隊伍中來回衝殺,如同不可戰勝的戰神阿瑞斯一樣。最後,帕里斯大膽地朝他撲了過去。他射出一箭,但箭鏃從菲羅克忒忒斯的身旁穿過,射中了他身旁的克勒俄多洛斯的肩膀。克勒俄多洛斯稍稍後退,並用長矛保護自己。可是帕里斯的第二支箭又射來,把他射死了。
菲羅克忒忒斯把這一切看在眼裡,怒不可遏。他執弓在手,指著帕里斯聲震如雷地喊道:「你這個特洛伊的草賊,你是我們一切災難的禍根,現在到了你該滅亡的時候了!」說著,他拉弓搭箭,張滿弓弦,嗖的一聲,那箭呼嘯著飛了出去,擊中目標。不過只在帕里斯身上劃開一道小口子。帕里斯急忙張弓待射,但第二箭又飛了過來,射中他的腰部。他渾身戰慄,忍著劇痛,轉身逃走了。
醫生們圍著帕里斯檢視傷口,但戰鬥仍在繼續。
夜幕降臨,特洛伊人才退回城內,丹內阿人也回到戰船上。夜裡,帕里斯呻吟不已,徹夜難眠,因為箭鏃一直深入到骨髓。那是赫拉克勒斯浸透劇毒的飛箭,中箭后的傷口腐爛發黑,任何醫生都無法治癒。受傷的帕里斯突然想起一則神諭,它說只有被遺棄的妻子俄諾涅才能使他免於死亡。從前,當帕里斯還在愛達山上放牧時,他曾和妻子俄諾涅過了一段美好的時日。那時他從妻子的口中親耳聽到了這個神諭。他雖然很不情願去找她,可是由於疼痛難熬,不得不由僕人抬著前往愛達山。他的前妻還一直住在那裡。
僕人們抬著他爬上山坡,樹上傳來不祥的凶鳥的鳴叫,這鳥鳴聲使他不寒而慄。他終於到了俄諾涅的住地。女傭和俄諾涅對他突然前來感到驚訝。他撲倒在妻子的腳前,大聲叫道:「尊貴的妻子,我在痛苦中,請不要怨恨我!殘酷的命運女神把海倫引到我的面前,使我離開了你。現在,我指著神祇,指著我們過去的愛情哀求你,請你同情我,用藥物醫治我的傷口,免除我難熬的疼痛,因為你過去曾經預言,只有你一人才能救我生命!」
可是,他的苦苦哀求絲毫也不能讓遭受遺棄的妻子回心轉意。「你有什麼臉來見我,」她憤恨地說,「我是被你遺棄的人,去吧,還是去找年輕美貌的海倫吧,求她救治你。你的眼淚和哭訴決不能換取我的同情!」說著,她將帕里斯送出門外,她沒有想到她的命運跟她丈夫的命運是緊密相連的。珀里斯由僕人們攙扶著走開,他們將他抬下山。在半路上,他因箭毒發作而咽下最後一口氣。他死了,海倫再也見不到他了。
一位牧人把他慘死的消息告訴了她的母親赫卡柏,她頓時暈倒在地。普里阿摩斯還不知道這件事。他坐在兒子赫克托耳的墳旁,沉浸在悲愁中,不知道外面發生了什麼事,與之相反,海倫在痛哭,與其說她為丈夫悲泣,還不如說她為自己悲泣。
俄諾涅獨自呆在家裡,心裡感到深深的後悔。她想起年輕時的帕里斯和他們往日的情意。她感到心痛欲裂,止不住淚流滿面。她從床上躍起,奔了出去,經過一座座山岩,穿過山谷和溪流,整整地奔跑了一夜。月亮女神塞勒涅在暗藍的天上同情地看著她,用月光照著她的路。最後她來到了她的丈夫的火葬堆那裡。牧人們對他們的朋友和王子表示了最後的敬意。俄諾涅看到丈夫的遺體,悲痛得說不出話來,她用衣袖蒙著美麗的臉,飛快地跳進熊熊燃燒的柴堆里。站在一旁的人還沒有來得及拉她,她已經被火焰吞噬,和她的丈夫一起燒為灰燼。
帕里斯

2愛情

俄諾涅與帕里斯的愛情
特洛亞王普里阿摩斯生了一子,在生產的那一夜,王后赫卡柏做了一個夢.預言者參詳這夢說:"這孩子將使特洛亞滅亡."於是全宮都愁容結眉的,普里阿摩斯卻狠了心,命待從把這新生的孩子帶出宮外,拋到荒僻的伊達山去.
這孩子躺在伊達山五天五夜,夜間冷露落在他身上,白天太陽曬在他身上,卻並不死去.帶他到山上的牧羊人這時經過那裡,見他正酣睡著,牧羊人道:"上帝不願他死亡呢."於是他復抱他起來,帶回家去撫養.孩子長大了,雙頰紅潤,兩足輕捷,他的美貌和力量都沒有一個人能夠勝得過.當帕里斯,這個孩子看守羊圈時,沒有一隻兇狠的野狼也在左近逗留;當他坐在火爐旁時,沒有一個強盜敢向這屋內生一毫覬覦之心.所以伊達山上的牧人們都歌詠他的能力和他所做的事業,他們稱他為阿勒克珊德洛斯(Alexandros)即"助人者"之意.
他的性情溫柔如處女,又善於奏琴,聽者無不心醉,有人竟以為是阿波羅教導他的.一次,他在河邊遇到了河神克白林的女兒俄諾涅,他驚詫她的美貌,呆立在那裡不肯走開.俄諾涅偶然抬起眼來,見有人在凝眸看她,羞紅了臉,意欲避開.但帕里斯卻走近了幾步,她窺見帕里斯英媚可喜,便也有些動心,不復引避.他們倆同坐在河邊,談著不關緊要的話.直到晚霞把河水照得鮮妍無比,晚煙朦朧的罩著遠處時,俄諾涅方才立起身來道:"啊,天色已晚,我不能再逗留在這裡了."帕里斯呆立在那裡很久,目送她走入林中,她藏在樹后偷眸回望時,見他還獃獃地立在那裡目送著她.
帕里斯不能一天不見俄諾涅,天天到水邊來.一天,他們倆如常地坐在綠草上,帕里斯便對她傾泄他的愛戀,要求娶她為妻.於是帕里斯娶了俄諾涅,兩人快快樂樂地住在伊達山上.她常常半倚在他的身上,他則撥弄琴弦,為她奏幾曲最甜美的情歌.年光如飛地過去,快樂的年光更是流水似的容易不知不覺地度過.俄諾涅想不到一個大變化便將來到.
在特洛亞對岸,是山明水秀的希臘.那裡有一位勇敢的名王珀琉斯正在宴請神與人.他在那天娶海王的女兒忒提斯為妻.林波斯山的諸神,宙斯以下都來慶賀.只有位女神厄里斯,珀琉斯與忒提斯不敢送請柬去請她,因為她是"戰爭"與'妒忌'的女兒,他們怕在歡宴時見到她的臉.她因此大怒,要設法報仇.
正當眾神在靜聽阿波羅手撥金琴,和聲歌唱的時候,一隻金蘋果由空中落到了桌上.它的美麗可愛,引起了神們的欣羨.在這蘋果上刻著"給最美麗的美人'幾個字.於是神后赫拉,智慧女神雅典娜,阿芙洛狄忒(維納斯)都起身來要取得這隻稀有的金蘋果,也許她們所希求的不是金蘋果本身,而是那'最美麗的美人"的稱號.
於是宴席上現著不歡,歌聲也戛然中止了.赫拉道:"神人無不敬重我,這隻金蘋果非我莫屬."雅典娜道:"智契與仁慈比權力更有價值,所以它應該屬於我."美麗的阿佛洛狄忒起身來,勝利的微笑展於臉上,輕柔地說:"我是戀愛與美麗的女兒,這隻金蘋果只有我才配有."
后,宙斯不耐煩了:"在伊達山的松林中,人類中最美麗的男子帕里斯住在那裡.讓他做審判者."
赫耳墨斯立在帕里斯前說:"人類中最美麗的男子,不朽的天神中間起了一個爭端,赫拉與阿佛洛狄忒及雅典娜各要爭得那隻應判給最美麗的女神的金蘋果.當她們來到時,請你做審判者,解決此事.
俄諾涅坐在水邊,自言自語道:"天神們是和善的,他們給與我比美貌更好的贈品,這就是帕里斯的戀愛."帕里斯走來告訴她:"俄諾涅,宙斯命我為他判決一件事.神后赫拉和阿佛洛狄忒和雅典娜都來了,她們各要爭得應判給最美的一個的那隻金蘋果.你不要走開,前面有闊大的葡萄樹葉,你去藏在那裡,靜聽我的審斷,沒有一個人會見到你的.'
帕里斯坐在那裡等候宣判.赫拉對他說道:"我知道我是最美麗的女人,此外沒有人能比我更美貌更有威權.你聽我的話,我將給你權力,使你建立豐功偉業,姓名永留在歌者的口裡."雅典娜對他說道:"你的手腕是強壯的,你的心是高潔的;除了權力與聲名之外,有更好的東西.如果肯聽我的話,我將給你智慧與能力."
那時,帕里斯聽見俄諾涅的聲音,這樣說:"智慧比權力更好,把金蘋果給雅典娜吧! "阿佛洛狄忒笑望著他,走來,她對他低語道:"我不必對你說我的美,因為你大約會猜得出來的.你如果聽我的話.我將給你人類女子中最美麗的女子為妻."帕里斯答:"我需要你的賜品,阿芙洛狄忒,因為人世間不會有比俄諾涅更美的女郎了.你誠然是不朽的女神中最秀美的,賜品當然是你的."
於是他將金蘋果給了阿佛洛狄忒.他接觸了她的溫柔無比的手指,同時心裡透過了一陣微顫.神手赫拉和雅典娜卻惱怒地走開了,自此以後她們便和特洛亞人結了不解之仇.
後來,里斯到了特洛亞城,父母承認了他,歡歡喜喜地接受這樣英俊秀美的少年,渾忘了赫卡柏所做的惡夢.
他父親普里阿摩斯命他到斯巴達王墨涅拉俄斯那裡,他不忍辭別俄諾涅,兩個人臉上都掛著兩行淚水.他最後硬了心腸上船,她的淚眼追送著去舟,直到看不見時還不肯回眸.
自他去后,她凄苦地獨居於伊達山中,一心堅守著帕里斯.阿波羅愛上了她,可是她不為金銀珠寶所動.他教她醫術,她自此便精於治療一切病症,只可惜戀愛無葯可治!
這個時候,帕里斯竟逗留在斯巴達,沉醉於墨涅拉俄斯的妻海倫的美色巧笑之中.一次,墨涅拉俄斯因事外出
,帕里斯趁這個機會拐了海倫上船逃回特洛亞——這當然得了阿芙洛狄忒的幫助.
俄諾涅天天盼望帕里斯歸來,當她望見他的船徐徐入港時,突然地受了一驚,見那紅衫女郎,勾著帕里斯的頸,伏在他的胸前.她再也站立不住了,立刻飛奔回伊達山上去. 帕里斯和海倫快樂地同住在特洛亞城中,同時,帕里斯所棄的俄諾涅卻在伊達山中悲戚著,被海倫所棄的墨涅拉俄斯卻在希臘全境,訪名王,高呼復仇.
俄諾涅坐在河邊的草坡上,眼淚滴落在水中.她看見許多樹皮上刻著她的名字,那是帕里斯刻的.帕里斯還在樹上刻了一行銘語,為他們的愛情:帕里斯生時如捐棄了他的俄諾涅,則克珊托斯河水也將逆流.她看了這銘語,傷心不已,不禁哭道:"克珊托斯,快流回去吧!快朝源頭流回去吧!帕里斯竟敢在他生時捐棄了他的俄諾涅了!"
希臘軍已經渡海而來,特洛亞人被圍在城中.勇敢的戰士陸續地死亡,偉大的赫克托戰死了,勇猛的薩耳珀冬戰死了,英俊的門農戰死了.帕里斯也不復是從前的帕里斯了.他安於晏樂,終日偎倚在海倫身邊,他的矛和盾掛在牆上好久不用.
後來,他不得已而出戰了.特洛亞城的末運已到.帕里斯便被赫克里斯的毒箭射傷.先此,有一個預言者說:帕帕里斯如果受了傷,只有俄諾涅能夠治好他.帕里斯便命人將他抬到伊達山上俄諾涅住的地方.他的傷極重,中了赫克里斯的箭是沒有人能夠保全性命的.然而俄諾涅卻是絕好的神醫,阿波羅親手教的.俄諾涅本想不見他,然而經不起他和抬他來的人的懇求.帕里斯微弱地退求她醫好他的箭傷,她如今心中咀嚼著十幾年來的失望與苦痛對於帕里斯似乎只有憎恨而無戀感.她連聲地催促他們將他抬回城去,帕里斯一去,俄諾涅的心又充滿了舊情的回戀.
她懊悔拒絕了他,連忙帶了藥草,奔到特洛亞城去.等到她追到時,見帕里斯的屍身已經放在火葬堆上,她的身體軟癱了,等到她再行蘇醒時,火葬堆上火光熊熊.俄諾涅乘人不備,擁身跳入火中,躺在帕里斯身邊.
"死"也許使她和帕里斯在地府中重新和好,也許使她忘記了一切.總之,她的死卻比她鬱郁的生著實好得多.

3相關人物

與阿伽門儂的爭執
終於到了圍城的第十年,阿波羅的祭司克律塞斯來到希臘軍中懇求阿伽門儂釋放其女克律塞伊斯,並願意拿出大量的贖金,當中只有阿伽門儂不許,並罵走了克律塞斯,克律塞斯向阿波羅控訴,於是阿波羅令希臘軍患上瘟疫,在第十天,在軍中的大會中,阿喀琉斯要求卡爾卡斯揭示神為什麼發怒,卡爾卡斯得到阿喀琉斯的保護下和盤托出,並要求阿伽門儂歸還克律塞伊斯,阿伽門儂大怒,但在眾目睽睽之下只得遵從,然而他卻要求得到更多的獎金及軍功,要把阿喀琉斯、奧德修斯及大埃阿斯的那份讓出來,阿喀琉斯威脅回家去,而阿伽門儂卻更說要將阿喀琉斯的女奴布里塞斯拿來,阿喀琉斯被激起欲舉劍殺阿伽門儂,此時雅典娜止住了他,因為兩個英雄對赫拉來說都是重要的,雅典娜又告訴阿喀琉斯阿伽門儂不久就要會為自己的狂言付出代價,於是阿喀琉斯就怒氣沖沖地和朋友帕特羅克洛斯回帳篷去。而奧德修斯則將克律塞伊斯帶往埃提翁城歸還克律塞斯。
當奧德修斯離開之時,阿伽門儂真的派傳令官塔爾提比奧斯及歐律巴忒斯(Eurybates)去拿阿喀琉斯的女奴布里塞斯,阿喀琉斯知道一切都只是阿伽門儂的主意,於是讓他們帶走心愛的布里塞斯,阿喀琉斯傷心欲絕,向住在大海的母親忒提斯哭訴,忒提斯答應向宙斯投訴阿伽門儂的無禮而降罪於他,不過由於宙斯去了衣索比亞人(Ethiopian)那裡赴宴,因此要十二天後才回來,從這天起,阿喀琉斯就一直留在帳篷不參與任何戰事。
在第十二天,宙斯回到奧林巴斯山(Mt. Olympus),忒提斯乞求宙斯在阿伽門儂未向阿喀琉斯道歉前,先讓特洛伊人勝利,儘管宙斯知道這會惹赫拉生氣,但念在忒提斯在從前眾神欲推翻宙斯之時,忒提斯曾叫百手巨人布里阿瑞奧斯(Briareus)幫過他,於是宙斯就如她所願。他派睡神休普諾斯給阿伽門儂假的夢,讓他以為神預兆他破城在即。阿伽門儂夢醒后立即召集所有的將士英雄,他在廣場上試探大家的意欲,向大家宣布回家去,大家都欣喜若狂把船推到海邊,赫拉擔心阿伽門儂弄假成真,就派雅典娜嚴正地告訴奧德修斯阻止眾人,奧德修斯立時取了阿伽門儂那象徵最高權力的權杖命令眾人回到廣場,最後大家都魚貫回到廣場,喧鬧又回復到平靜,只有忒爾西忒斯(Thersites)一人繼續在叫囂,他勇敢地站出來反對國王,他尤其反對阿伽門儂及阿喀琉斯,在廣場上他辱罵阿伽門儂自私沒膽。奧德修斯走到他的面前警告他住口,並用權杖打了忒爾西忒斯。奧德修斯重新鼓舞希臘人,軍隊在向宙斯獻祭後向特洛伊城進攻,然而他們卻不知道宙斯拒絕了他們的獻祭。

4 人物介紹:帕里斯 -PARIS-

種族:人類
性別:女性
年齡:23歲
所屬:貝爾瑪爾公國(盜匪)
在斯拉姆成長的孤兒,職業是街霸。
帕里斯

  帕里斯

自幼就徘徊於充滿犯罪者的里街,養成了使用骯髒的語言,不相信他人,將到手的一切都當作武器的習慣。終於成功支配了斯拉姆鎮。
平常總是穿著輕便的衣服,戴著帽子遮住雙眼。據說只要和她眼神短暫交匯,不論是誰都會被她雙目放出的狠毒所驚嚇。
然而遮蔽在帽子下的容貌卻是非常美麗,人們因此毀譽參半的諷刺她為「下水道的公主」。
作為一個對貴族,形式,禮儀作法感到輕蔑的人,也曾有傳出她是貴族私生子的謠言。
為了勝利不擇手段的她遵循著鬥爭本能而戰,無數的對手都敗在她的手中,唯一能和她戰成平手的格鬥家只有虛祖著名的氣功師——索喃;阿斯卡。
她和里街的混混們組成團隊,進行著各種賺錢的工作。雖然不能稱得上完全信任他們,但是對她來說,這些人是和自己最接近的同類了。
為帝國秘密工作的加爾;埃拉普斯是她的弟子。也正多虧了這個弟子,帕麗斯的許多犯罪行為(在貧民看來是俠盜行為)得以被帝國寬恕。
不過就算帝國真的指名通緝她,估計也沒有能夠抓到她的人……
「愛……都是謊言」 –帕麗斯
「不論你實力多麼高超,總要準備一定程度的裝備吧?」 –下水道公主帕麗斯
「裝備會說出你的經歷!你自己看看這些磨損的地方」 – 下水道公主帕麗斯
「巨牛頭獸?那又如何。不是照樣可以背摔嘛」 –下水道公主帕麗斯
「令人發笑的哥布林,就讓我來把你們全部殺掉」 –帕麗斯
「耐打雖然不是最好的,但是這樣不是能夠避免意外死亡嗎?」 –帕麗斯,極力說明防禦力與體力的重要性
「把你們全部破壞。用我的臂鎧將你們轟至碎片!」 – 憤怒的帕麗斯
「臂鎧雖然很有力,可是速度卻太慢了呀」 –帕麗斯
「這是什麼,不是完全腐爛了嘛!哼,我雖一開始一文不名,但最後必然會成就偉大!」 –帕麗斯
「呼!有誰敢做我對手?我是街霸帕麗斯!」 – 帕麗斯

5賽爾號

簡介
帕特:帕特從小就夢想可以成為獸中之神,經常在獸神瀑布欺負其它小精靈!
帕里斯:帕里斯長年雄踞惡魔簡星第五領域,自稱獸神的它目空一切,脾氣暴烈,一直希望有個手下。
帕里斯
種族值
帕特
體力
82
速度
58
攻擊
75
防禦
47
特攻
42
特防
44
總和
348
帕里斯
體力
132
速度
98
攻擊
115
防禦
87
特攻
82
特防
84
總和
598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