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帝企鵝摳所屬現代詞,指的是現存企鵝家族中個體最大的,是企鵝世界中的巨人。

帝企鵝是最大、最高的企鵝!

皇帝企鵝(Aptenodytesforsteri),簡稱帝企鵝,是現存企鵝家族中個體最大的,是企鵝世界中的巨人。一般體高在90厘米以上,最大可達到120厘米,體重達30~40公斤。在亞南極島嶼,有一種企鵝以前被認為是最大的企鵝,英語名稱是「KingPenguin」,「King」意即國王,譯成中文,名為王企鵝。後來,在南極大陸沿海又發現了一種大型企鵝,比王企鵝還高一頭,於是給它取名為「EmperorPenguin」,「Emperor」意即皇帝,這就是「帝企鵝」得名的來歷。

帝企鵝身披黑白分明的大禮服,喙赤橙色,脖子底下有一片橙黃色羽毛,向下逐漸變淡,耳朵後部最深,全身色澤協調。在南極冰川,成群的帝企鵝聚集在一起,熱鬧非凡,而又秩序井然。金色的太陽將碧藍的「宮殿」照耀得輝煌壯麗,千萬隻帝企鵝好像神秘國度的臣民,一個個穿著全黑的燕尾服和銀白色的襯衣長褲,脖子上再系一個金紅色的領結,精神飽滿,舉止從容,一派君子風度。

帝企鵝個個都長得很健壯,這是因為大海里的魚蝦和頭足類動物取之不盡,使帝企鵝們都能夠「豐衣足食」。帝企鵝的游泳速度為5.4~9.6公里/小時。平均壽命19.9年。帝企鵝在南極冬季嚴寒的冰上繁殖後代,雌企鵝每次產1枚卵,由雄企鵝孵卵。主要敵害有海豹、虎鯨等。

帝企鵝分佈在南極大陸位於南緯66~77度之間的許多地方,例如靠近威德爾海的科茨地和靠近羅斯灣的維多利亞地,都有相當數量。不過,帝企鵝現存數量也僅有十萬隻。

在南極的夏季,帝企鵝主要生活在海上,它們在水中捕食、游泳、嬉戲,一方面把身體鍛煉得棒棒的,一方面吃飽喝足,養精蓄銳,迎接冬季繁殖季節的到來。

4月份,南極開始進入初冬了,帝企鵝爬上岸來,開始尋找「安家立業」的寶地了。它們一邊走,一邊追逐、嬉戲,談情說愛,尋找配偶。帝企鵝的愛情生活頗有一番風趣,「三角戀愛」和「情場風波」等也時有發生。假如兩隻雄企鵝同時愛上了一隻雌企鵝,為了爭奪戀愛對象,它們常常斗得面紅耳赤,遍體鱗傷。敗者夾著尾巴,灰溜溜地掃興而去;勝者則洋洋得意,手舞足蹈,迅速奔到戀人身邊,嘴對著嘴,胸貼著胸,緊緊依偎在一起。如果兩隻雌企鵝為了爭奪一個丈夫,也會出現類似的情景。

企鵝的婚姻制度究竟是什麼樣子,是「一夫一妻」制,還是「一夫多妻」制,或是「多夫一妻」制,迄今似乎沒有確切的研究和考證。不過,從帝企鵝的求偶行為來看,說它是「一夫一妻」制的家庭生活,似乎容易被人們接受。

帝企鵝經過上述一段愛情生活的波折后,情投意合的伴侶選擇好了,繁殖地也找到了,於是,它們的愛情生活便產生了一個飛躍——開始交配、懷卵、產蛋、孵蛋和撫養雛企鵝的家庭生活了。

雌企鵝懷卵2個月左右,在5月份左右便開始產蛋。帝企鵝每次產1枚蛋,呈淡綠色,形狀像鴨蛋,但比鴨蛋大得多,重約半公斤。

雌企鵝在懷卵期也產生妊娠反應,食慾大減,反應嚴重的長達1個月不進食。雌企鵝產蛋后便完成任務了,孵蛋的重任由雄企鵝承擔。

在龐大的動物世界中,雌性生兒育女似乎是一種本能和天職,人們對這種天經地義的事情也早已習以為常了。然而,帝企鵝卻打破了常規,創造了雄企鵝孵蛋的奇迹,這不能不說是動物界的一大壯舉。

雌企鵝在產蛋以後,立即把蛋交給雄企鵝。從此,雌企鵝的生育任務就告一段落了。事隔一兩日,雌企鵝放心地離開了溫暖的家庭,跑到海里去覓食、遊玩和消遣了。因為它在懷孕期間差不多1個來月沒有進食了,精神和體力的消耗十分嚴重,也該到海里去休息一下,飽餐一頓,恢復體力了。

雄企鵝孵蛋,的確是一項艱巨的任務。因為企鵝的生殖季節,正值南極的冬季,氣候嚴寒,風雪交加。企鵝的生殖期選在南極冬季,是因為冬季敵害少一些,能提高繁殖率,同時,到小企鵝生長到能獨立活動和覓食時,南極的夏天就來臨了,小企鵝可以離開父母,過自食其力的生活了。這也是企鵝適應南極環境的結果。

在孵蛋期間,為了避寒和擋風,幾隻雄企鵝常常並排而站,背朝來風面,形成一堵擋風的牆。孵蛋時,雄企鵝雙足緊並,肅穆而立,以尾部作為支柱,分擔雙足所承受的身體重量,然後用嘴將蛋小心翼翼地撥弄到雙足背上,並輕微活動身軀和雙足,直到蛋在腳背停穩為止。最後,從自己腹部的下端耷拉下一塊皺長的肚皮,像安全袋一樣,把蛋蓋住。從此,雄企鵝便彎著脖子,低著頭,全神貫注地凝視著、保護著這個掌上明珠,竭盡全力、不吃不喝地站立60多天。一直到雛企鵝脫殼而出.它才能稍微鬆一口氣,輕輕地活動一下身子,理一理蓬鬆的羽毛.鼓一鼓翅膀,提一提神,又準備完成護理小企鵝的任務。

剛出生的小企鵝。不敢脫離父親的懷抱擅自走動,仍然躲在父親腹下的皺皮里,偶爾探出頭來,望一望父親的四周,窺視一下四周冰天雪地的陌生世界,很快就把頭縮回天了。雄企鵝看到那初生的小寶貝,露出了幸福美滿的笑容。一周之後,小企鵝才敢在父親的腳背上活動幾下,改變一下位置。在這期間,小企鵝沒有食吃,只靠雌企鵝留給它體內的卵黃作為營養,維持生命,所以經常餓得喳喳叫,甚至用嘴叮啄雄企鵝的肚皮。然而,小企鵝哪裡知道,在長達3個月的時間裡父親所受的苦難和付出的代價:冒嚴寒頂風雪,肅立不動,不吃不喝,只靠消耗自身貯存的脂肪來提供能量和熱量,保證孵蛋所需要的溫度,同時維持自己最低限度的代謝。在孵蛋和護理小企鵝期間,一隻雄性帝企鵝的體重要減少10~20公斤,即將近體重的一半。

雌企鵝自從離別丈夫之後,在近岸的海洋里,玩夠了,吃飽了,喝足了,懷卵期的損耗也得到了彌補,又變得心寬體胖,精神煥發。一想到它的寶貝快要出世了,便匆匆躍上岸來,踏上返回故居之路,尋找久別的丈夫和初生的孩子。然而,此時此刻,雌企鵝可曾想到,它的家庭成員是禍還是福,是凶還是吉?

雄企鵝孵蛋的孵化率很難達到100%,高者達80%,低者不到10%,甚至有「全軍覆沒」的慘象發生。這倒不是由於雄企鵝的「責任」事故,也不是由於它孵蛋的經驗不足,技術不佳,主要是由於惡劣的南極氣候和企鵝的天敵所致。

造成災害的氣候因素有兩個,一是風,二是雪。企鵝孵蛋時若遇上每秒50~60米的強大風暴,就難以抵擋,即使築起擋風的牆也無濟於事。可以想象,強大風暴能颳走帳篷,捲走飛機,使建築物搬家,把一二百公斤重的物體拋到空中,更何況小小的企鵝呢!遇到這種天災,只能落得鵝翻蛋破,幸者逃生。特別是雪暴,即風暴掀起的強大雪流,怒吼著、咆哮著、奔騰著,橫衝直撞地襲擊著一切,孵蛋的企鵝不是被捲走就是被雪埋,倖存者屈指可數。

企鵝的天敵也有兩個,一是凶禽——賊鷗,二是猛獸——豹形海豹。雖然,企鵝選擇在南極的冬季進行繁殖,是為了避開天敵的侵襲,但是,天有不測風雲,企鵝也有旦夕禍福。冬季偶爾也會有天敵出沒,萬一孵蛋的企鵝碰上這些凶禽、猛獸,也是凶多吉少,不是企鵝蛋被吞,就是蛋碎。這種悲慘景況,時有發生。

初生企鵝的幼兒階段,是在雄企鵝的腳背上和身邊度過的,雄企鵝既是父親又是保育員。儘管初生的企鵝樣子不怎麼好看,渾身毛絨絨的,灰黃色,瞪著一對帶內圈的小眼睛,走起路來,東歪西斜,但雄企鵝對它仍然十分疼愛。小企鵝出生后,有時會餓得喳喳直叫,雄企鵝又心疼,又著急,便抻幾下脖子,試圖從自己的嗓囊里吐出一點營養物來,填充一下小企鵝的肚子。然而,這種努力失敗了,一點東西也吐不出來了。可以想象,自從孵蛋以來,雄企鵝差不多有3個來月沒有進食了,自己的嗓囊早已空空如也,哪裡還能擠出什麼東西來呢!它這樣做,只不過是對小企鵝的一種安慰罷了。因此,雄企鵝焦急地等待著雌企鵝的到來。

憑著生物的本能和鳥類特有的磁性定位測向的功能,雌企鵝準確地回到了它生兒育女的棲息地。憑著雄企鵝的叫聲——企鵝通訊和交流感情的語言,雌企鵝又準確無誤地認出了它的丈夫,找到了它的孩子。此刻,雌企鵝,除了與久別重逢的丈夫親熱之外,所想到的就是它的寶貝。它給它的寶貝的第一件禮物就是一頓美餐。小企鵝見到了媽媽,本能地張開了嘴巴,雌企鵝把嘴伸進小企鵝的嘴裡,從自己的嗓囊里吐出一口又一口的流汁食物,這是小企鵝出生以來的第一頓飽餐,也是它第一次享受到母愛。

從此,小企鵝就由雌雄企鵝輪流撫養。雄企鵝把小企鵝交給妻子之後,也跑到海里去覓食,此時它已顯得消瘦,筋疲力盡。

由於父母雙親的精心撫養,小企鵝長得很快,不到一個月,就可以獨立行走、遊玩了。為了便於外出覓食和加強對後代的保護和教育,企鵝父母便把小企鵝委託給鄰居照管。這樣,由一隻或幾隻成體帝企鵝照顧著一大群小企鵝的「幼兒園」就形成了。在幼兒園裡,阿姨像照顧自己的子女一樣,精心地照顧所有的孩子。小企鵝也乖乖地聽阿姨的話,在那裡過得很開心,等它們的父母回來,才把它們接回去。幼兒園的小企鵝偶爾也會遭受凶禽、猛獸的侵襲,此刻,阿姨們便會發出救急信號,招呼鄰居,前來增援,對來犯之敵,群起而攻之。

儘管小企鵝在家庭和集體的精心撫養和照料下,不斷成長、健壯,然而,由於南極惡劣環境的壓力和天敵的侵害,小企鵝的存活率很低,僅占出生率的20~30%。

小企鵝出生3個月左右,南極的夏季來臨了,它們跟隨父母下海覓食、游泳。當南極的盛夏來臨時,它們已長出豐滿的羽毛,體力也充沛了,於是它們脫離父母,開始過自食其力的獨立生活。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