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帝國之拳,是著名遊戲戰錘40K中的一個重要的虛構軍事組織,隸屬於人類帝國。

  帝國之拳是著名遊戲戰錘40K中的一個重要的虛構軍事組織,隸屬於人類帝國。

  戰錘40K的世界里,帝國之拳是首批建立的星際戰士軍團之一。他們是最受帝國
帝國之拳帝國之拳的標誌
中許多機構尊敬的戰團,也被認為是信仰最堅定的戰團。

1 帝國之拳 -戰團背景

Rogal Dorn

  人們對帝國之拳的基因原體:Rogal Dorn的早期生活和他的家庭所知不多。不過,據信他是最早重新加入帝皇的那些基因原體中的一個。Dorn和帝皇第一次會面時,將

帝國之拳的基因原體:Rogal Dorn帝國之拳的基因原體:Rogal Dorn
移動太空要塞Phalanx作為禮物帶給了帝皇,以協助他進行大遠征。帝皇歡迎了Dorn的到來,並且很快便發現他是自己二十個基因工程孩子中的一個。於是作為回報,帝皇將第七星際戰士軍團帝國之拳的指揮權交給他,還將Phalanx交還給他作為他的基地。帝皇被何露斯重傷過後,Rogal Dorn也是第一個發現他的人。

  「給我一百個星際戰士。要是不行的話,一千個其它戰士也成。」("Give me a hundred space marines. Or failing that, give me a thousand other troops")

  ——Rogal Dorn, 帝國之拳的基因原體
大遠征

  第七軍團,也就是名為帝國之拳的軍團,在大遠征的前期一直作為帝皇武裝的預備隊,他們的表現極其成功。由於可以快速而可靠地投入戰鬥,他們在許多戰役里都扮演了揮出最後一擊的角色。而這個軍團在攻城戰里,不論是作為進攻方還是防守方都表現得尤其出色。在何露斯之亂之前,新任的大戰司何露斯曾經開玩笑說他的戰團與帝國之拳間如果開戰的話,戰鬥將會不分勝負而無絕期,這就是「最強的矛遇上最強的盾」。這種名聲在遠征的後期給了帝皇很深的印象,於是這個軍團便與黃金王座衛隊(Adeptus Custodes)一起成為了帝皇的禁衛軍。

  Rogal Dorn和他所代表的帝國之拳軍團士兵都被認為是真誠,忠誠,勇敢以及謙卑的典範。不過,鋼鐵戰士軍團的Perturabo卻認為Dorn和他的軍團士兵們有些自大而且過於驕傲。一件小事最終讓這種情緒爆發了:那是Dorn和Perturabo的一場爭執,內容是關於誰應該為指導在聖土上建造帝皇的宮殿的功績而受到表彰。這爭執升級成了兩個軍團之間的恨意,而且最終將會變成徹底的仇恨。

何露斯之亂

  處於外層空間的Phalanx要塞發現了一艘漂浮在附近的護衛艦,這艘護衛艦名為愛因森斯坦(Eisenstein)號,處於仍然忠於帝皇的死亡守衛士兵Nathaniel Garro的控制中。Garro和艦上的其他倖存者是親眼在Istvaan III見證了何露斯的背叛的人,他們被接上了Phalanx,而愛因森斯坦號則被摧毀了以防止其上的瘟疫蔓延開來。當Garro告訴Dorn他的所見之時,重視友誼的基因原體Dorn暴怒了,他認為Garro的話是對何露斯的惡意誹謗。因為Garro譴責他被他對基因原體兄弟的愛蒙蔽了雙眼,他差點就殺了這位忠誠的戰士。最終讓Dorn相信了大戰司的背叛的是一卷放在記錄器(rememberancer)里隨Garro一起逃出的全息影像(holo-vid)——它上面忠實地記錄了何露斯推翻帝皇的宣言,Istvaan的大轟炸和愛因森斯坦號的逃離。

  在回到聖土並向帝皇報告了自己所知的情報過後,Dorn被任命為帝國軍隊的全權最高指揮官。接下來的事情早已是流傳於世的史詩傳奇:帝國之拳以及其他兩個忠誠的軍團參加了帝皇宮殿大圍攻作戰,他們的英勇防衛讓混沌的攻擊象白紙一樣蒼白無力,始終也無法攻陷帝皇之宮。

  Dorn乃是在帝皇與何露斯那場雄偉的決鬥后發現他的身軀之人,也是忠誠的Dorn,將帝皇的軀體帶回聖土,讓其回歸於黃金王座內。深恨自己辜負了帝皇,Dorn繼續帶領他的軍團走上了與叛徒們作戰的戰場,直到軍團被召回到聖土。

新帝國

  Dorn最初是反對極限戰士軍團的羅伯特基里曼拆分星際戰士軍團的主張的。但三件事讓他

帝國之拳桌游中作為棋子的帝國之拳
改變了主意。首先,他認識到儘管帝國之拳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樣為帝皇效犬馬之力,但他們仍然必須虔誠的對帝皇的理想保持信仰。第二則是因為鐵籠事件(Iron Cage incident)——這是次災難性的攻擊作戰,為了將有著利刃般敏銳而冷酷思想的Perturabo和他的鋼鐵戰士軍團從他們在何露斯之亂后逃跑並佔領的要塞里驅逐出去,超過四百個帝國之拳戰士長眠在了戰場之上。最後,是另一個事件——帝國海軍隊對攻擊巡洋艦」糟糕天使」(Terrible Angel)號開火。

  借著鐵籠事件的契機,帝國之拳軍團分為了三個戰團,他們分別是繼承了軍團名號的帝國之拳戰團,黑色聖殿戰團以及深紅之拳戰團。(第四個戰團,飲魂徒戰團,按照推測是源自帝國之拳軍團的宇宙突擊連,這可以參考下面的飲魂徒之謎(Soul Drinker contradiction)。在《飲魂徒》這本小說里似乎還暗示了其他幾個二次建軍(the Second Founding)戰團也一起建立了。)借空間修院要塞Phalanx之利,帝國之拳戰團有能力對整個帝國的求助或者事件做出快速反應。而正因此種能力,帝國內許多組織都欠下了帝國之拳戰團人情,帝國之拳戰團對某些事情也就能比其他星際戰士戰團在帝國內擁有更大的影響力。

  關於Rogal Dorn的命運最廣為人知的一點是,他比其他的忠誠基因原體都要長命。他的最後一戰是一次意在阻止混沌艦隊進攻卡迪亞的作戰,儘管這次作戰的結果非常成功,但他卻倒下了。有關他死亡的細節還不清楚:最新的消息指出,能找到的Rogal Dorn的遺體只有他的雙手,而這現在成為了帝國之拳戰團最珍貴的寶物[1]。不過,這消息和以前的舊材料有矛盾之處:這些比人類的歷史還要詭異的舊資料里記載說Dorn的遺體被找回了而且他的整套骨架都在Phalanx,還有,他到底是死是活在這些資料里都沒有記錄[2]。(據這裡提及的資料描述,Rogal Dorn那已失去生氣的軀體被找回Phalanx,他的骨架被封在一塊琥珀里,但是他的雙拳受到了依照戰團傳統被取下來並作為帝國之拳所擁有的最珍貴的寶物之一而留存。)

  帝國之拳的戰團長享有將自己的紋章刻在Rogal Dorn的手骨上的特權,不過紋章必須刻得盡量小。據說,即使刻在這雙手骨上的紋章都小到連星際戰士都很難看清的程度,手骨上面也已經幾乎找不到沒有被戰團長的圖案覆蓋的地方了。

2 帝國之拳 -遊戲中的組織結構

  原初帝國之拳軍團的構成非常死板,每個連在組織結構上都相同,而且連長們也都頑冥非常。不過在二次建軍以後,戰團在這方面所受的批評減少了,另外,帝國之拳也是在極限戰士軍團之後第一個遵照阿斯塔特聖典進行改組的軍團。

  帝國之拳在許多世界都有前哨站,但他們並不以統治者的身份出現,或者對這些世界徵收什一稅。他們總是以受尊敬的客人身份,而不是以主人的身份出現。Rogal Dorn自己對此曾宣告道「我要自由人,不要奴僕!」(「I want recruits, not vassals!」)。

母星

  雖然有說法認為Rogal Dorn來自Inwit行星上的冰窟,但Dorn的母星事實上不為人知。

  舊文獻內提供的信息是,軍團和後來戰團的母星就是象地球一樣充滿高科技的聖土。(在沙盤遊戲何露斯之亂里,帝國之拳的一個要塞就連接在巨大的帝國皇宮的最西端。)現在的文獻則將帝國之拳描述為一個移動戰團,從Phalanx的巡邏路線上的一系列戰團要塞徵募新兵。這些戰團要塞位於不同的世界上,這其中就包括聖土,Inwit和Necromunda。

徵募條件

  作為一個紮根在宇宙中的戰團,帝國之拳在幾個世界里都設有前哨站,從這些地方得到他們的新修士,而不是僅僅是靠從一個世界里招募新兵。Inwit,聖土和Necromunda就是這些世界中的幾個,但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而已。

基因種子

  絕大部分常見的星際戰士基因改造手術都還保留在帝國之拳中,但有一些植入程序卻在這些漫長的千年裡失去了功能或者完全遺失了(資料來源不清楚)。帝國之拳不再擁有可以正常工作的Betcher』s Gland(一個可以讓星際戰士分泌有毒唾液的器官)。還有,Sus-An membrane(一個讓星際戰士可以暫時性停止他的生命活動進入假死狀態的器官)也失去了功能或者不再存在了。

  帝國之拳戰團的牧師在戰團內佈道,讓戰團的戰士相信他們不應該被這些損失所困擾。「我們會為這種損失嘆那麼一口氣么?不!我們是帝國之拳!我們不搞冬眠,我們也不吐口水,我們只粉碎我們的敵人!」

  除此之外,帝國之拳還被他們的基因種子的一個微妙的缺陷影響著——帝國之拳的戰士可能會被強行壓制疼痛的感覺迷住,不管這是以自身意志做到或者被強迫的。由於這個原因,帝國之拳們可能忍受住會讓其他軍團的戰士變得虛弱的嚴重傷勢而繼續很好地戰鬥,但另一方面,有些莽撞的帝國之拳士兵卻會想辦法讓自己在戰鬥中受傷。

  肉體的疼痛因此成為了帝國之拳的修院要塞內宗教儀式的重要組成部分。當他們空閑時,戰士們可能會用測痛計來測試自己,看看他們能抵抗多大程度的疼痛。他們的新兵在加入戰團六個月後要進行一個傳統的新人典禮,在該典禮中他們必須穿越一個「恐怖隧道」。在這個大隧道里通過神經感應手段的模擬,他們要感受難以忍受的疼痛,達到白熾程度的高熱,讓人凍僵的寒冷和高強度的真空。相似的技術也被用在刑具上,被判定觸犯了規條的戰士可能會被強制穿上「神經套」(有時也被叫做「疼痛之套」),這種用彈性織法製作的緊身衣(an elastoweave body-glove)可以引起全身性的疼痛。

戰鬥規章

  在整個大遠征中,帝國之拳都是被當作戰略預備隊使用的,他們在其他軍隊壓制敵人和尋找敵人弱點的時候將會默默等待。當時機成熟,帝國之拳將會像鎚子一樣,在其他星際戰士軍團結成的砧板上一舉打碎敵人防禦的支撐點。

  在何露斯之亂后,帝國之拳立刻就以明顯更加狂猛的方式進行戰鬥了,他們常常直到交火時都還沒有從偵查中獲得情報,而且即使在戰術撤退是更佳選擇時也不後退半步。這種行為在軍團接受了阿斯塔特聖典的規條后得到了緩解,因為那些狂熱的戰士自願加入了新建立的黑色聖殿戰團。

  在帝國之拳長達萬年之久的歲月中,軍團未有片刻失卻他們圍城戰王者的水準,在其他任何對敵作戰情形下也是一樣遊刃有餘。不過,即使一百個世紀已經悄然逝去,帝國內首屈一指的攻城好手仍然是那些石之人(?)(Men of Stone)。

  註解:在戰錘40K的歷史上曾提到過AI叛亂,其中就提到了石之人與鐵之人的戰鬥,因此本羊個人認為這很可能是一種非常發達的人工智慧機器人。

戰吼

  "Primarch, Progenitor - To your glory, and the glory of Him on Earth."

  「原體,先祖啊——為了你,還有地球上那位聖者的榮光。」

外觀

  帝國之拳的甲胄形貌從建團之日起便從未改變,一直是黃色飾以紅或黑。戰團的標誌是為一隻緊握的黑色拳頭,置於白色或黃色背景之上。

  為了展示自己對人類之帝皇的絕對擁戴,帝國之拳的成員們都會將大量的聖潔圖章和表示熱愛的圖案繪在動力裝甲之上。

  不過帝國之拳在塗裝上有一個明顯的例外,那就是他們的老兵頭盔有一根紅色條紋——極限戰士和其他的聖典戰團所用的顏色通常都是白色。

3 帝國之拳 -著名成員

Vladimir Pugh

  現任帝國之拳戰團長。他並不是一位富有靈感的領袖,而是和帝國之拳曾經有過的其他戰團長一樣是一位小心謹慎,喜愛計劃好一切的人。另外,他看人的眼光遠超常人,他對誰可以提拔,誰可以信任瞭然於胸。只有智庫館員們進行大規模探心術(probing)的結果,才能比Pugh團長隨便打量幾眼的結論更精確。擁有這種過人之處使得Pugh可以對他的下屬保持絕對的信任,因而可以將全部精力投入到對戰鬥的指揮上去。流傳甚廣的說法稱,他曾經因為某個軍事失敗而把自己的味蕾切除,作為自我懲戒。

  牧師Lo Chang: 這個圓臉的牧師臉上有個標誌性的碗狀傷疤,他的頭盔沒能抵擋住造成這個傷疤的猛烈攻擊。這種形狀的傷疤在帝國之拳戰士中很常見,通常是決鬥留下的痕迹(duelling scare)。當Lo Chang佈道時,他是如此地虔誠,如此地投入,他的熱情足以讓任何帝國之拳的星際戰士將自己的一生都投入到成為Dorn真正子孫的奮鬥中去。

智庫館員Franz Grenstein

  皮膚微黑的Grenstein臉上布滿了決鬥留下的傷痕。他身上充滿了激情,非常勤奮,他致力於保護帝國之拳的安全不受到擁有靈能的敵人或者惡魔的威脅。在某些罕見的情況下,帝國之拳的星際戰士會遇上被混沌所污染了的敵人,這個時候Grenstein就會擔負起幫助這些士兵保持穩定精神狀態和確保他們沒有被污染的責任。在已經絕版的小說《星際戰士》(Space Marine)(Ian Watson著)中,Grenstein在隨同帝國之拳部隊執行一個獵殺(search-and-destroy)任務時攻入了一艘Tyranid蟲巢艦,並在其中不幸身亡。

隊長Lysander

  Lysander最初出現是在第三版的星際戰士規則書(3rd edition Codex: Space Marines)中,那時候他的身份是一名老兵軍士(veteran sergant)。他被描述為老練地指揮他的小隊長時間維持爆矢火力,在盲目服從惡魔的異教徒的進攻下將一座橋固守了數天。第四版的規則書中,在攻取了「Khaine之血」后他被任命為第一連的隊長。

隊長Lexandro D'Arquebu

  Lexandro D'Arquebus來自於Necromunda上Trazior巢穴的一個高密度聚居區,他在星際戰士中晉陞得相當快。他是Trazior三兄弟(Three Brothers of Trazior)中唯一倖存的,他的左手手骨上刻有其他兩位亡故兄弟的姓名,作為對他們永久的紀念。他是Ian Watson在1993年出版的小說《星際戰士》里的主角之一,也在Ian的《裁判庭戰爭》(inquisition War)三部曲中出現過。

隊長Eshara

  Eshara在第41千年的後期帶領第三連。在保衛帝國的僅有的兩個基因種子生產地的其中一個的戰鬥中,他協助了帝國衛隊和機械修會。他最後被鋼鐵戰士名為「戰爭鐵匠」的惡魔王子所殺。

隊長Bannon

  勇於自我犧牲的Bannon出現在《遠東的戰士》(Warriors of Ultramar)一書中,作為裁判官Kryptman的手下,指揮一支異種審判庭的死亡監察滅絕小隊(Ordo Xenos deathwatch Kill Team)。他最後犧牲了自己,讓Uriel Ventris和他的隊伍得以從被圍攻的帝國設施中逃走。

隊長Tialo

  在阿巴頓的第十三次黑色聖戰中擔任第二連的隊長。在Kasr Vasan,他在因傷倒下之前獨力抵抗了數百個兇猛的變種怪,堵住了被打開的缺口。令人驚奇的是他還活著,他的身體被保存在靜態力場中。之後,他可能會被埋入無畏機甲中,繼續為帝國效力。

隊長Octaviu

  死亡監察的繼任者,在小說《戰士之巢》(Warrior Brood)和《戰士的聚會》(Warrior coven)中被提及。他對自己的戰團引以為傲,對前面提及的Bannon隊長也懷有深深的敬意,將他看作責任和榮譽的標誌。需要說明的是,在極限戰士中有一位同名的隊長。

上一篇[無定形]    下一篇 [膜鞘組]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