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平兒,是中國古典小說《紅樓夢》中的人物,王熙鳳的通房大丫鬟,賈璉之妾。平兒自小無父無母,隨王熙鳳嫁到賈家,相較於王熙鳳的潑辣,平兒是一個脾氣較好善體人意的角色,也因此能安處王熙鳳和賈璉之間,但其中也受不少委屈。

1 平兒 -簡 介

平兒平兒

平兒,《紅樓夢》中王熙鳳的陪房丫頭,賈璉之妾。她是個極聰明、極清俊的女孩兒。雖是鳳姐的心腹,要幫著鳳姐料理事務,但她為人很好,心地善良,常背著王熙鳳做些好事。王熙鳳死後,王仁和賈環等要把巧姐賣給藩王作使女,是平兒陪伴巧姐逃出大觀園。後來,賈璉把平兒扶了正。

平兒,王熙鳳陪房丫頭,賈璉侍妾,王熙鳳最得力的心腹助手。聰慧、幹練、心地善良,又善於處世應變,以賈璉之俗,鳳姐之威,竟能體貼周旋。賈璉和多姑娘私通,平兒從枕套中抖出一綹青絲,但她向鳳姐隱瞞了事情真相,避免了一場風波。鳳姐有病,探春代理家政,平兒陪侍。那些管家媳婦見探春年輕,又是庶出,以為她辦事沒有經驗,想欺負她,連得她生身母親趙姨娘也來惹是生非。碰到此類事情,平兒竟能應付自如,處置得體。探春弊端,平兒總是先表示支持,接著又說出一番早就該改而竟未改的道理來,即不傷害探春,又保全了鳳姐的面子,引得寶釵過來摸平兒的臉笑道:「你張開嘴,我瞧瞧你的牙齒舌頭是什麼做的。從早起來到這會子,你說這些話,一套一個樣子,也不奉承三姑娘,也沒見你說奶奶才短想不到,也並沒有三姑娘說一句,你就說一句是;橫豎三姑娘一套話出,你就有一套話進去;總是三姑娘想到的,你奶奶也想到了,只是必有個不可辦的原故……他這遠愁近慮,不亢不卑,她奶奶便不是和咱們好,聽他這一番話,也必要自愧的變好了,不和也變和了。」(第五十六回)

平兒從不弄權仗勢欺人,心地善良,本能地同情那些和她地位相仿或更低的奴隸們,在茯苓霜和玫瑰露事件中,她勸鳳姐「得放手時須放手」,「什麼大不了的事,樂得不施恩呢?」(第六十一回)這才使柳家母女免去了一場災難。賈璉偷娶尤二姐,平兒得知后告訴了鳳姐,后見鳳姐如此虐待尤二姐,她又把同情給了尤二姐,引起王熙鳳的不滿。尤二姐一死,王熙鳳推說沒有錢治辦喪事。平兒偷出二百兩碎銀子給賈璉,把局面應付過去。當然,以平兒這樣奴隸地位,應命去處理種種複雜的關係和事件,是十分困難的。在紛繁的矛盾中間,她常常感到處境的艱難和內心無告的悲苦。這是一個很成功的人物形象。

平兒的結局作者沒有暗示。后四十回續書寫到鳳姐去世,平兒悉心照料孤女,最後賈璉把她扶了正。

平兒敬重有能力的女子,所以她對鳳姐言聽計從,對探春是處處顧及。

平兒是一個聰明人,所以她才可以在鳳姐和賈璉的夾縫中生活。看第21回俏平兒軟語救賈璉,就可以知道她平日既抓著賈璉的把柄,也有鳳姐的把柄,所以他兩都有忌諱她的時候。

平兒借著鳳姐的權利在逐步影響和控制一批人。她的地位在一步步地提升,只是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

她深知「水至清則無魚,人至察則無徒」,平兒的性格就是希望息事寧人,大事化小,而且心地善良。

2 平兒 -俏也不爭春

作者:文彬 文章來源:《冷眼看紅樓》

平兒是《紅樓夢》中的重要女性之一。她的名字應該列在「金陵十二釵」的副冊里。這是因為,她不僅是管家奶奶王熙鳳的陪嫁丫頭,成為當權者的「心腹」;更重要的是她在當權者默允之下被璉二爺收了房,名分上是「妾」,成為名正言順的「半個主子」。

平兒平兒
縱觀百廿回《紅樓夢》,作者用了相當多的筆墨來描寫平兒的故事。儘管我們找不出什麼大喜大悲的動人情節,但只要稍微留心就會發現,有關她的行事、品格卻貫穿小說的始終,給讀者留下一個完整的印象。如她的名字四次被寫入回目之中----即第21回「俏平兒軟語救賈璉」、第44回「喜出望外平兒理妝」、第52回「俏平兒情掩蝦須鐲」、第61回「判冤決獄平兒行權」。從這些回目可以看出,作者顯然在有意突出平兒是一個特殊人物。

《紅樓夢》對重要人物的描寫,常常採用「陪襯」法、「映襯」法。如賈母,用劉姥姥來「映襯」;賈政以賈赦來「陪襯」。王熙鳳的「陪襯」人物就是平兒,如同綠葉托襯著一朵紅花,使紅花更「紅」,而綠葉在紅花映照下又顯出幾分俏麗。作者在回目中兩次用了「俏平兒」這個詞,顯然是花費了一番心思的。

從形容舉止來看,平兒外表的描寫文字實在是很少很少,不及襲人、晴霎等大丫頭的描寫,甚至連鴛鴦、紫鵑等人物也不如。例如,小說第6回 「劉姥姥一進榮國府」,是平兒初次亮相的描寫,作者通過劉姥姥的眼睛對平兒的形容舉止,僅作了如下的介紹:

劉姥姥見平兒遍身綾羅、插金帶銀,花容玉貌的,便當是鳳姐兒了。才要稱姑奶奶,忽見周瑞家的稱他是平姑娘,又見平兒趕著周瑞家的稱周大娘,方知只不過是個有些體面的丫頭了。

所謂「遍身綾羅、插金帶銀,花容玉貌的」,可以說適合《紅樓夢》中所描寫的眾多女兒。試想,《紅樓夢》正副冊的十二釵中哪一個不是「遍身綾羅、插金帶銀」的,哪一個又不是「花容玉貌的」?何止平兒一人!

其後,第21回是描寫「俏平兒軟語救賈璉」,該當寫一寫這位平姑娘之「俏」了。可是,滿紙只寫了一句「賈璉見他嬌俏動情,便摟著求歡,被平兒奪手跑了。」到了第44回,全書過了三分之一,在「喜出望外平兒理妝」時似乎應該大肆渲染一番平兒之「俏」了,可又沒有。這一回也只寫了一句「平兒依言妝飾,果然鮮艷異常,且又甜香滿頰。」寥寥數筆,一帶而過,讓人難以看出平姑娘之「俏」來。至於第52回「俏平兒情掩蝦須鐲」,作者的筆墨是著在「情掩」上,對平兒的形容竟是不著一筆。如此一來,讀者不禁要問:平兒之俏究竟「俏」在何處呢?

這個疑惑,恐怕不少人都有過,我亦如此。不過,當我多讀幾遍《紅樓夢》之後,體會略有幾分不同了。我想作者的意圖是要寫平兒的氣質之俏、心靈之俏,而不在其外表之俏。因為小說中的有關平兒的描寫都集中在她的行事上,通過諸多行事讓讀者感受到平兒的可愛、可敬,又有幾分令人同情。概而言之,可以從下面一些事實中看出來:

(1) 忠心事主,心無旁念。第39回李紈曾對平兒作過評論,說她:「你就是你奶奶的一把總鑰匙」。這個評論可以說是一語中的,把平兒的身份、地位都道出來了。作為王照鳳的「心腹」之人,平兒表現出忠心事主的品格。她處處事事為奶奶著想,分擔許多家內事。凡屬鳳姐的大小事情都先經過她的手,然後再報告給鳳姐兒裁奪。她如同一位高級的生活秘書,事事料理井井有條,而又從不越權行事。這恐怕是她深得鳳姐喜歡和信任的一個重要原因,否則她就不會隨嫁到賈家,也不會被賈璉收了房,成了「半個主子」。

其次,她雖然名分上是「妾」,卻從來不與鳳姐兒爭風吃醋,而是處處讓著鳳姐兒,即使賈璉有時要「摟著求歡」,也儘力「奪手跑了」。這在平兒的地位上的人來說是不容易做到的。恐怕也是因為如此,鳳姐才能容忍身邊有這樣一個人存在。如像秋桐那樣不知天高地厚,爭風吃醋,要不了幾日就要被處治掉的。賈寶玉對平兒的處境非常清楚,曾經慨嘆平兒處在賈璉之俗、鳳姐之威之間卻能體貼周到,殊不容易。第21回「俏平兒軟語救賈璉」和第44回「喜出望外平兒理妝」兩回集中體現了平兒能平息事端的品格。

平兒忠心事主,還表現在她對危及鳳姐地位事及時報告,絕不含糊。例如賈璉偷取尤二姐之事,就是她首先得到訊息報告給王熙鳳的,說明她的忠心。

(2) 心地善良、寬厚待人。平兒是鳳姐的「心腹」,又有一定的名分,但她行事絕不仗勢欺人或是狐假虎威、以強凌弱。第一件事是第52回「俏平兒情掩蝦須鐲」,她的鐲子被寶玉房中的小丫頭墜兒偷去,明知底里卻不願聲張。這一方面體諒了寶玉在女兒身上的良苦用心,保全了寶玉和房內大丫頭的面子,另一方面又照顧了病中的晴雯的身體,三全齊美。第二件事是第61回「判冤決獄平兒行權」,她在處理「茯苓霜失竊」一案,當水落石出時,她仍能瞻前顧後,既誡飭了竊者,寬容了窩主,又保護了好人,沒有辜負寶玉的一片苦心。第三件事是后40回中寫巧姐被奸兄狠舅出賣時,平兒悉心照護巧姐脫險,就連賈璉也深為感動,打算扶她為正室。這說明她忠於熙鳳,更可見她心地的善良。此外,如賈璉偷娶尤二姐事,平兒雖然告訴了鳳姐,但她對鳳姐虐待尤二姐、害死尤二姐一事並不贊成,反同情尤二姐,就連尤二姐死後的喪事都是她背著鳳姐幫助賈璉處理的。還有她對賈赦要強娶鴛鴦之事,也是站在鴛鴦一邊罵賈赦為衣冠禽獸,同情和支持鴛鴦。第65回通過興兒之口評說平兒為人很好,「背著奶奶常作些個好事」。從以上事實中可以看出,平兒心地是非常善良的。一個人在得寵時能夠如平兒者不多見,而狐假虎威,侍寵驕橫者多之。平兒的可愛、可敬,也就在這些看似平常卻又不平常的日常生活中展 示出來的。

(3) 聰明而有清醒的頭腦。平兒的聰明不僅表現在她處理和鳳姐、賈璉之間的關係,以及與上下左右的關係,而且還表現在她對鳳姐的幾次勸說上。如第61回當平兒處理完「茯苓霜失竊」一案后,回房向風姐作彙報時,鳳姐說道:「依我的主意,把太太屋裡的丫頭都拿來,雖不便擅加拷打,只叫他們墊著磁瓦子跪在太陽地下,茶飯也別給吃。一日不說跪一日,便是鐵打的,一日也管招了。……」這時平兒勸道:

何苦來操這心!「得放手須放手」,什麼大不了的事,樂得不施恩呢。依我說,縱在這屋裡操上一百分的心,終久咱們是那邊屋裡去的。沒的結些小人仇恨,使人含怨。況且又三災八難的,好容易懷上了一個哥兒,到了六七個月還掉了,焉知不是素日操勞太過,氣惱傷著的。如今乘早兒見一半不見一半的,也倒罷了。

這段勸說王熙鳳的話,可謂肺腑之言,又是至理之言。它一方面使我們看到平兒為人的寬容大度,心地善良,處事平和的一面,又使我們看到她的聰明和清醒。在這一點上,王熙鳳恐怕就不如平兒。因為,鳳姐一生雖聰明透頂,機關算盡,但她的病根兒也就在於一味相信權力可以達到一切目的,一味地施威。她忘記了「得饒人處且饒人」的道理,忘記了理家治國需要「恩威並施」 的成訓!

在小說中,平兒與王熙鳳是一對互相映襯性的人物,平兒之平、之俏是在王熙鳳的潑。辣、狠的行為中顯現出來的,而又以她的平、俏來反襯鳳姐的潑、辣、狠。王熙鳳是以外表的美麗,內心的醜惡著稱的,平兒在外表上不能「奪」主子之美,但他是內心俏----用北京人的俗語說是「心裡美」。

因此,平兒是「俏也不爭春」。這個「春」就是王熙鳳!

3 平兒 -身居權要 心存淳厚

在《紅樓夢》萬紫千紅的丫鬟群中,受到主子信任的、「有體面」的丫鬟,不在少數。「平、襲、鴛、紫」可謂齊名,分別居於鳳姐、寶玉、賈母、黛玉的「首席」大丫頭的地位。她們各秉其性,各為其主。而本性善良、富於同情心的平兒,要侍奉以「辣」著稱、臉酸心硬的鳳姐,竟能相安;甚至在某種程度上相得,幾乎是不可思議的事。與其餘的大丫頭相比,平兒做人的難度最大。

平兒平兒
對此,王崑崙先生曾經作過十分精到的分析,指出平兒「艱難的處境和善良的性格是極其矛盾的,也因此把她鍛煉成一個頭腦清楚、手腕靈活的好姑娘。平兒的全部故事都從這種矛盾法則中發展出來。」

仔細審視這種矛盾就會發現,它不是簡單的對立或無條件的同一。生活的全部複雜性在作家落筆之時就已經考慮到了:「平兒這樣地位的人物應當怎樣寫法呢?過於軟弱無能,不配做王熙鳳的心腹助手;精明強幹了,一天也容她不下。如果平兒是紫鵑那樣溫和淳厚的好人,在那樣一種精強狠辣的主子腳下,簡直不能活下去。如果把她寫成襲人一流,工於心計,善於逢迎,必至於主僕同惡相濟,結成奸黨,雖也有這一類的事實,但不免於一般庸俗小說的窠臼。」(見王崑崙《紅樓夢人物論》77頁)平兒這個角色,就以毫不雷同於其他丫環的面貌、毫不蹈襲於一般主僕關係的套路,出現在王熙鳳身旁。性「辣」的鳳姐和性「平」的平兒互相對立又互相依存,又以這依存作為支撐點,平兒得以行使自己有限度的權威和發揮自己有特色的才智,顯示出了與鳳姐迥異其趣的平和淳厚的本色。

鳳姐作為榮國府的當家奶奶,大權獨攬,威重令行;平兒作為鳳姐的「心腹通房大丫頭」,猶如近侍重臣,身處權要。人們公認,平兒之於鳳姐,不僅可靠,而且得力。李紈曾經當著平兒打過種種比方來形容這種關係:「我成日家和人說笑,有個唐僧取經,就有個白馬來馱他;劉智遠打天下,就有個瓜精來送盔甲;有個鳳丫頭,就有個你,你就是你奶奶的一把總鑰匙。」「鳳丫頭就是楚霸王,也得這兩隻膀子好舉千斤鼎,他不是這丫頭,就得這麼周到了!」李紈的評語,並不誇張,說明平兒對風姐,不僅赤膽忠心,且能配合默契。在待人接物、行權處事諸方面,不待風姐出口授意,平兒便能掂敠輕重、知所進退。比方她知道風姐與可卿素日親密,便作主給可卿之弟秦鍾備了格外豐厚的見面禮;她深悉鳳姐與賈璉同床異夢、私攢體已,當旺兒來送利銀之際,便巧妙地為鳳姐掩飾,不使賈璉察知;她明白探春理家,必先從鳳姐這裡開例作法,便竭誠支持探春改革,並委婉解說鳳姐在位不得不維持舊例的苦衷,使雙方上下都有台階,深得鳳姐讚許。凡此種種,均可見出平兒確為鳳姐心腹之人。翻轉來說,偌大賈府,鳳姐能夠推心置腹與之訴衷曲、道煩難的,大約也唯有平兒一人而已。

那麼,是否因為平鳳之間的這種特殊關係而使平兒染上了「辣」味或昧了本性呢?甚至由於鳳姐的種種苛政劣跡而使平兒蒙受「助紂為虐」「幫凶走狗」一類惡溢呢?回答是否定的,任何具有正常感覺的讀者和客觀態度的評論,都不會從作品中得出這樣的印象。這是什麼緣故呢?首先,平兒作為奴僕處在從屬的地位,不能要求她對主子的行為負責;其次,平兒作為丫鬟,其活動範圍在家庭內部,不能直接參与鳳姐通過旺兒等伸向社會和官場的勾當;最後也是最重要的一點,平兒從不把自身同鳳姐的這種特殊關係當作資本來謀取一己私利,相反,倒常常憑藉這種地位來為別人排難解圍、遮風避雨。這正是作家集中筆力對平兒給以特寫的地方,小說中凡屬平兒的獨立的故事,幾乎都具有這種「利他」的性質。

平兒平兒
只消舉出回目上見名的幾處就可瞭然:「俏平兒軟語救賈璉」(二十一回)、「俏平兒情掩蝦須鐲」(五十二回)、「判冤決獄平兒行權」(六十一回),在這裡,不論是「救」、是「掩」、還是「行權」,都有一個共通之點,就是為他人排難解圍,而且都是憑藉鳳姐的信任瞞哄鳳姐成全別人。在璉鳳之間,平兒當然站在鳳姐一邊,但平兒全無鳳姐那股醋勁,從不挑妻窩夫、拈酸吃醋,對賈璉的外遇看得很淡。她之順手藏過多姑娘的頭髮,救援賈璉,不過息事寧人,居然化險為夷,免去一場醋海風波。至於「蝦須鐲」和「玫瑰露」「獲苓霜」事件,都是發生在丫頭之中的竊案,而且都已察知了作案之人。事情經由平兒處理,不僅弄清了案情的來龍去脈,而且慮及到當事和牽連的各方人物,以體諒之心和寬容之道,縮小事態、化解矛盾。這決不是庸俗的和事佬,而是睿智的仲裁者。蝦須鐲是寶玉房中的小丫頭子墜兒偷的,如果吵嚷出去,一則恐素日回護丫頭女兒的寶玉被人抓住把柄;二則怕襲人麝月等寶玉房中的大丫頭面子難堪;三則尤恐爆炭一樣個性的晴雯病中添氣,發作出來。平兒思前慮后,決計不作公開處理,只私下知會麝月暗中防範,找個借口把墜兒打發出去。這番設想被寶玉無意中聽得,深感平兒體貼周全之情。「霜」、「露」事件更為複雜,牽動的面更廣。平兒查明底細,同寶玉等計議,準備瞞贓了結,但又不能糊塗了事,遂把王夫人房中的彩雲、玉釧叫來,說道「不用慌,賊已有了。」「我心裡明知不是他偷的,可憐他害怕都承認。這裡寶二爺不過意,要替他認一半。我待要說出來,只是這做賊的素日又是和我要好的一個姐妹,窩主卻平常,裡面又傷著一個好人的體面,因此為難……若從此以後大家小心存體面,這便求寶二爺應了;若不然,我就回了二奶奶,別冤屈了好人。」平兒的「審賊「也如此平易實在、通情達理。對於「做賊的」姐妹彩雲毫無嫌棄之心,既保護,又誡飭;為了顧全探春的體面,也就不再追究趙姨娘這個「窩主」;擔了賊名的柳五兒是冤枉的,自然得到了開脫,其母柳嫂的廚娘差使也不致被開革。這齣戲,可以說是平兒和寶玉配合演出的雙簧,鳳姐雖然有些信不及,但在平兒「得放手時須放手」的勸說下也不再深究。

可見,平兒有權,但不濫用權威,更不刻意樹立個人的權威。正因此,平兒倒在奴僕群中甚至主子之間樹立起了真正的威信。人們不像對風姐那樣畏多於敬,對平兒則是打心裡悅服的。小廝興兒的背後議論是最無矯飾的民意,「平姑娘為人很好,雖然和奶奶一氣,他倒背著奶奶常作些個好事。小的們凡有了不是,奶奶是容不過的,只求求他去就完了。」平兒不同於鳳姐的根本之點是她並無聚斂財富和追求權勢的慾望,她很少想到自己,常常想著別人。如果說她自作主張給邢岫煙送去雪褂子還有替鳳姐作人情的成分,那麼她背著鳳姐偷出二百兩碎銀子給賈璉為尤二姐治喪則純粹是出於對弱者的同情。平兒的所作所為,無論是當著鳳姐還是背著鳳姐,都沒有什麼私心作鬼不可告人的目的。這個人物有很大的適應性和包容度,在主奴之間、奴僕之間、主子之間、璉鳳之間,常常起著一種調節器、緩衝帶、安全閥的作用。

當然,這種調節和緩衝,也是有限度的。一旦失衡,平兒不但不能庇護別人,自己也將災厄臨頭。四十四回正當鳳姐壽日,賈璉和鮑二媳婦偷情事泄,雙方都遷怒平兒,拳腳相加。無辜平兒,橫遭屈辱,真是有冤無處訴,逼得幾乎覓刀尋死。這是平兒處境艱難的一次大曝光。賈府上下人等只看到平兒的尊貴體面,即便遭此冤屈,寶釵等人的勸慰之辭也都是為鳳姐開脫,全不理會她內心的創傷。惟有寶玉才能體察她內心的深重痛苦,「思平兒並無父母兄弟姐妹,獨自一人,供應璉鳳夫婦二人。賈璉之俗,鳳姐之威,他竟能周全妥貼,今兒還遭荼毒,想來此人薄命,比黛王猶甚。」這是對平兒這個人物的點睛之筆。讀者不難領悟到,無論怎樣的尊貴體面,也不能從根本上改變平兒的艱難處境和移易她的善良本性。

《紅樓夢》給我們展示了各種各樣的人生。平兒做人的難度可謂大矣,而居然在炙手可熱的王熙鳳身旁保留了一襲綠蔭、吹來了一股和風。這裡面蘊含的生活智慧所能給人的啟迪,恐怕是別的藝術形象難以提供的。

4 平兒 -平兒的聰慧美

在《紅樓夢》眾多女兒群中,有一個被許多紅樓愛好者讚譽不絕的人物,就是平兒。

平兒平兒

在曹雪芹的筆下,平兒沒有被列入《金陵十二釵》令筆者納罕不已,這樣一個花費了大量的筆墨、沒有一點貶抑的光彩照人的人物形象,卻連「又副冊」都沒有列入,其中奧妙不得而知,但是從小說連環穿珠式的故事情節中,作者給我們展現的平兒是一個德、才、色俱備的人物形象。

平兒的美在榮府是上上下下都承認的,曹雪琴在回目中直呼為「俏平兒」,這是在前八十回中對榮寧二府中所有女性所沒有的。賈母誇她是個「美人胎子」,在剛剛走進大觀園中的劉姥姥眼中是「花容月貌」,而憐香惜玉的賈寶玉更是認為平兒是個「極聰明極清俊的上等女孩兒」,這些直白的文字描述對於平兒可以說是很奢侈了。

曹雪芹在前八十回中更是不吝筆墨的用故事情節來描述平兒的德。平兒是榮府掌鑰人鳳姐的心腹助手,是鳳姐離不開的一把鑰匙。但是平兒沒有依仗自己的特殊地位助紂為虐,也從來不會以損害其他奴隸的利益來取悅上層主子,而是千方百計的運用自己手中的權利來解除奴隸們可能遭受的禍殃。正象賈鏈的貼身小廝讚歎的,她「倒背著奶奶常做些好事」。在鳳姐向奴僕們大發雌威的時候,她能夠化解矛盾為奴隸們解除挨打或者被解聘的危機。比如王夫人房中丟了芙苓霜,鳳姐主張對所有的丫鬟言行拷打,平兒以勸解鳳姐注意自己身體的方法,巧妙的打消了鳳姐這個惡毒的主意。最為明顯的就是在尤二姐被鳳姐百般虐待的時候,平兒竟然不顧鳳姐的責罵,盡了最大的力量給了尤二姐細心的照顧。

在《紅樓夢》中,曹雪芹毫不掩飾的把平兒塑造成一個德才兼備的人物,平兒的才幹也是榮府上下所承認的。可以說平兒是個最稱職的秘書。曾經有人讚歎說「求全人於《紅樓夢》,其維平兒乎!」更有人讚譽平兒「不矜才、不使氣、不恃寵、不市恩、不辭勞怨,有古明臣事君之風」,卻也沒有絲毫的誇張。在第六十一回 《投鼠忌器寶玉瞞贓 判冤決獄平兒行權》中因為丟失芙苓霜的事情牽連了一大批丫鬟僕人,而且案中有案,看來是個糊塗官司,但是平兒通過調查弄清了原委,為無辜的柳家母女洗清了冤情,為心高氣傲的嘆春保住了名聲,冷靜、理智的處理了看起來錯綜複雜的連環案,這明快的決斷真讓讀書人拍案叫絕。

平兒的才幹不僅僅表現在行為上,她的口才也令人欽佩不已,她的主子鳳姐是個殘酷無情喜怒無常的人,往往因為一些小事就怒髮衝冠雷霆俱下,會無緣由的以打罵下人為泄氣的途徑,這時平兒會為了保護這些奴隸而勸解鳳姐,會投其所好,娓娓勸解,使得鳳姐的雷霆之怒化為無有,因此而保護了許多無辜的奴僕。

然而,就在平兒德才兼備才貌雙全的後面,是她悲慘的遭際。平兒是鳳姐的通房丫頭,地位略高於丫鬟,卻低於趙姨娘等人,每日生活在賈鏈和鳳姐的夾縫中,正象賈寶玉所感嘆的:「賈璉惟知以淫樂悅己,並不知作養脂粉。又思平兒並無父母兄弟姊妹,獨自一人,供應賈璉夫婦二人.賈璉之俗,鳳姐之威,他竟能周全妥貼,今兒還遭荼毒,想來此人薄命,比黛玉猶甚」,在「判冤決獄」的風光後面,是戰戰兢兢的保全自己的風霜嚴寒的日子。因此紅學大家周汝昌給了平兒極為確切的二十八字評語:

辛酸荼毒費思量
調粉簪花浣帕絲
半晌斆床悲喜盡
數恨痛淚避人知

這「辛酸荼毒」的悲慘遭際確實讓古今中外的紅學愛好者們嘆息不已。

上一篇[窘態]    下一篇 [hibernate]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