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日本的幕府時代,開始於兩大武士氏族的殊死戰爭,史稱「源平
平敦盛平敦盛
 合戰」。當時,平氏已經掌握朝政十數年,以太政大臣平清盛為首的平氏一門,遍布朝野,權傾天下。他們逐漸脫離了武士的生活,終日沉醉於音樂和詩歌之中,與平安朝以來奢靡浮華的公卿如出一轍。而源氏蟄居多年,一旦起事,在東國山野叢林中浴血奮戰,心中只知仇恨,並無風雅。就此對比,勝負似乎就已經很明顯了,兩家僅對戰了五年的時間,就以平氏徹底滅亡、源氏開創幕府時代而告終。 平敦盛是平氏的旁支,官至從五位下無官大夫,平清盛弟修理大夫經盛之
平敦盛平敦盛
 子,和清盛去世后的平氏領袖宗盛是堂兄弟。傳說他容貌嬌艷,多才多藝,尤其深通音樂,擅吹橫笛。若能長在朝中,也許風雅一時無二,京城百姓也要為之傾心吧。但可惜源氏殺來,平氏西退。行軍之中,煙塵撲面,髮髻難梳;對陣之間,鼙鼓雷響,雅樂無用。到了元歷二年(1185)二月,爆發了著名的一之谷之戰,年僅十六歲的敦盛參加了這場戰役,並且就此首身分離。 二月六日,兩軍對峙於一之谷,夜半時分,敦盛難以入眠,爬起身來。他隨身攜帶著一支心愛的名笛,名為「小枝」,當下取出「小枝」,吹奏一曲,以平定澎湃起伏的心境。夜深月高,四野無聲,優雅的笛聲傳得很遠。不僅本方陣中,竟然連敵人也紛紛醒來,側耳傾聽,讚不絕口。 
源氏陣中,有一猛將,名為熊谷直實,本是武藏國熊谷鄉的土豪,力大無窮,武藝高強。熊谷雖是武人,倒也粗通音律,凝神細聽,拍案叫好:「不想平氏陣中,有如此風雅之人,大戰將發,坦然吹笛,而笛聲清澈動人,沒有絲毫渾濁紊亂的跡象。」 
果然第二天清晨,戰鬥便即爆發。本來論起兵力,平氏略佔上風,但是源氏名將九郎判官義經突然抄小路從后殺出,雖僅數十騎,但在腹背受敵的平家兵將看來,卻以為敵人大軍已到身後。心膽既怯,士氣崩潰,平家兵將再無戀戰之心,紛紛往停靠在海邊的戰船上逃去。源家軍兵從后掩殺,斬首無數,血流成河。平
平敦盛平敦盛
 家諸棟樑和公子——忠度、經正、經俊、通盛、業盛、知章,盡皆討死,重衡被俘,押去鎌倉。 
且說敦盛,催動胯下馬,急急奔逃,終於躍入水中,正準備登上戰船,忽聽身後有人呼喚道:「前面的武將,為何忙忙如喪家之犬?何不掉轉馬頭,拿起武器,與某惡戰一場,分個勝負。如何?」敦盛回頭望去,一員白旗(平氏紅旗,源氏白旗)將領立馬於岸上叫陣。原來此人正是熊谷直實,一路追殺平家敗兵到此,遠遠看見敦盛大鎧華麗,氣宇不凡,料想定是大將,因此喝罵挑戰。 
平氏雖已腐化,終是武士出身,有人喊陣,怎能不應。於是敦盛分開海水,駁馬登岸,抽出刀來,就與直實戰到了一處。兩人馬打盤旋,刀光相激,母衣(武將系在背上的裝飾織品,四角固定,當風以後張開如鼓)鼓風,好不激烈。那直實本是關東有名的猛虎,敦盛不過初上戰場的少年公子,不幾回合,就被直實打落馬下。直實也立刻跳下馬來,拔出肋差,按住敦盛,掀起頭盔,就欲取下敵將的首級。可是突然看到敦盛的容貌,呀,直實不由倒吸一口冷氣,僵在了那裡,再難動手。 原來敵將非常的年幼,比較年齡,恰與直實的孫輩相近。且是眉清目秀,風朗俊雅,含羞忍辱,卻並不呈現恐懼之色。直實再一低頭,看到了插在敦盛腰間的「小枝」——呀,莫非昨夜吹笛,清澈悠揚,聲感
平敦盛平敦盛
 我陣的,就是眼前這個少年嗎?直實緩緩放開敦盛,說道:「你還年青,何苦來到陣前廝殺,枉送性命。我今放汝歸去,從此專研音律,再不要到血腥的戰場上來了。」直實想要放走敦盛,但是敦盛並不領情,他說道:「我是平家大將、春宮大夫敦盛,是平修理大夫之子,並非不懂事的少年人。我不上陣則罷,既然上陣,身為平家武士,豈能貪生怕死?你武藝高強,打敗了我,就割了我的首級領功去吧。源平兩家,世代為仇,何況戰場之上,兩陣之間,豈能對敵人存有憐憫之心?」直實反覆勸說,年紀尚輕,何故尋死?但是敦盛死志已絕,偏偏不肯離去。身後喊殺之聲漸響,源家大兵即將殺到。直實心道,我軍已到,我不殺他,他也必被人殺,到時不知他會再受什麼無端屈辱,豈不反是我的罪過?於是咬一咬牙,揮脅差割下了敦盛的首級。可憐一位年輕公子,優雅無雙,卻就因此魂歸極樂去也。 殺死敵將以後,熊谷直實忍不住潸然淚下。雖然沖戰殺場數十年,斬將擘旗,殺人無數,可是殺死如此年幼,而又英俊風雅的敵人,卻還是平生第一次,不禁一股悲愴油然泛上心頭。少年俊彥,頃刻化作離魂,果然人事無常,宛如幻夢,生老病死,痛苦實多。於是直實拔出敦盛腰間的「小枝」,吹奏一曲,黯然而去。就此一聲不響,離開戰場,落髮出家去也,法號蓮生。 
從此,敦盛殉難,熊谷出家之事,就傳為民間凄絕的故事,到處傳唱。「人間五十年」的「幸若舞」也廣泛受到各階層的人喜愛,流傳至今。日本人甚至將一種蘭花,也命名為「敦盛草」,稱之為「夢幻中的夢幻之花」。敦盛草有各種顏色,品種也繁多,包括布袋敦盛、姬敦盛、釜無敦盛、白花敦盛、黃花敦盛、禮文敦盛等許多種。敦盛草是逐漸稀少的保護植物,和它形狀相近的還有熊穀草和小敦盛草,據說是因為其形狀象平敦盛和熊谷直實二人隨風飄舞的母衣而得名。 雖然在正式的歷史記載中,熊谷直實是在建久三年(1192),也即一之谷合戰結束后的第七年,才因為就領地問題與久下直光打官司失敗,憤而出家,拜在高僧法然門下的。但是後人寧可相信傳說,他純是悲憫敦盛之死,勘破了紅塵。歷代的人們都把滿腔同情和憐惜,放諸敦盛這位千古難得的翩翩佳公子身上。
「幸若舞」——《人間五十年》
人間五十年,與天地相比 不過渺小一物 
看世事,夢幻似水 任人生一度,入滅隨即當前 
此即為菩提之種,懊惱之情,滿懷於心胸 
汝此刻即上京都,若見敦盛卿之首級 
放眼天下,海天之內,豈有長生不滅者?  
遙遠時空中3 天之玄武平敦盛(たいらのあつもり)
CV:保志總一朗
年齡18歲 
生日 5月28日(雙子座) 
五行屬性水 
平清盛的外甥。為了凈化所有的怨靈而作為八葉與神子攜手作戰。因此對於與自己的同門——平家作戰之事感到相當的苦惱與自責。沉默寡言,總是拒絕與他人交往。
在戰場上負傷的敦盛被神子救下,他所強忍的苦楚只有神子的龍神之力可以化解。對怨靈抱有同情的敦盛,其正體竟然就是一個怨靈!因此敦盛才深知怨靈的痛苦與悲哀,而決心背離平家,拋棄親情,懷著滿腔的傷感與悲痛,和神子一起為凈化所有怨靈而戰…
上一篇[《美少女戰士》]    下一篇 [音無響子]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