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庄暴見孟子譯文

「庄暴見孟子」是《孟子》中的經典段落,節選自《孟子。梁惠王下》,內容以庄暴和孟子的對話為形式,闡述孟子想要告訴君主仁君應「與民同樂」、實行「仁政」的基本儒家思想。

1基本信息

名稱】《庄暴見孟子》
年代】戰國
作者】孟子
體裁】史詩[1-6]

2作品原文

庄暴①見孟子,曰:「暴見於王②,王語暴以好樂,暴未有以對也。」曰:「好樂③何如?」
孟子曰:「王之好樂甚,則齊國其庶幾④乎!」
他日,見於王曰:「王嘗語莊子以好樂,有諸(14)?」
王變乎色⑤,曰:「寡人非能好先王之樂也,直⑥好世俗之樂耳。」
曰:「王之好樂甚,則齊其庶幾乎!今之樂猶古之樂也。」
曰:「可得聞與?」
曰:「獨樂樂⑦,與人樂樂,孰樂?」
曰:「不若與人。」
曰:「與少樂樂,與眾樂樂,孰樂?」
曰:「不若與眾。」
「臣請為王言樂。今王鼓樂於此,百姓聞王鐘鼓之聲、管籥⑧之音,舉⑨疾首蹩頞⑩而相告曰:『吾王之好鼓樂,夫何使我至於此極(11)也,父子不相見,兄弟妻子離散。』今王畋獵於此,百姓聞王車馬之音,見羽旄之美,舉⑨疾首蹩頞而相告曰:『吾王之好田獵,夫何使我至於此極也?父子不相見,兄弟妻子離散。』此無他,不與民同樂也。
「今王鼓樂於此,百姓聞王鐘鼓之聲、管籥之音,舉欣欣然有喜色而相告曰:『吾王庶幾無疾病與,何以能鼓樂也?』今王田獵(12)於此,百姓聞王車馬之音,見羽旄(13)之美,舉欣欣然有喜色而相告曰:『吾王庶幾無疾病與,何以能田獵也?』此無他,與民同樂也。今王與百姓同樂,則王矣!」[1-6]

3註釋譯文

全文解釋
庄暴進見孟子,說:「我被大王召見,大王告訴我(他)喜好音樂的事,我沒有話應答。」
接著問道:「喜好音樂怎麼樣啊?」
孟子說,「大王如果非常喜好音樂,那齊國恐怕就治理得很不錯了!」
幾天後,孟子在覲見齊王時問道:「大王曾經和莊子談論過愛好音樂,有這回事嗎?」
齊王臉色一變,不好意思地說:「我並不是喜好先王清靜典雅的音樂,只不過喜好當下世俗流行的音樂罷了。
孟子說,「大王如果非常喜好音樂,那齊國恐怕就治理很不錯了!在這件事上,現在的俗樂與古代的雅樂差不多。」
齊王說:「能讓我知道是什麼道理嗎?」
孟子說:「獨自一人欣賞音樂快樂,與和他人一起欣賞音樂也快樂,哪個更快樂?」
齊王說:「不如與他人一起欣賞音樂更快樂。」
孟子說:「和少數人一起欣賞音樂快樂,與和多數人一起欣賞音樂也快樂,哪個更快樂?」
齊王說:「不如與多數人一起欣賞音樂更快樂。」
孟子說,「請讓我給大王講講什麼是真正的快樂吧!假如大王在奏樂,百姓們聽到大王鳴鐘擊鼓、吹簫奏笛的音聲,都愁眉苦臉地相互訴苦說:『我們大王喜好音樂,為什麼要使我們這般窮困呢?父親和兒子不能相見,兄弟和妻兒分離流散。』假如大王在圍獵,百姓們聽到大王車馬的喧囂,見到華麗的儀仗,都愁眉苦臉地相互訴苦說:『我們大王喜好圍獵,為什麼要使我們這般窮困呢,父親和兒子不能相見,兄弟和妻兒分離流散。』這沒有別的原因,是由於不和民眾一起娛樂的緣故。
「假如大王在奏樂,百姓們聽到大王鳴鐘擊鼓、吹蕭奏笛的音聲,都眉開眼笑地相互告訴說:『我們大王大概沒有疾病吧,要不怎麼能奏樂呢?』假如大王在圍獵,百姓們聽到大王車馬的喧囂,見到華麗的旗幟,都眉開眼笑地相互告訴說:『我們大王大概沒有疾病吧,要不怎麼能圍獵呢?』這沒有別的原因,是由於和民眾一起娛樂的緣故。
「 假如大王能和百姓們同樂,那就可以成就王業,統一天下。」[1-6]

4主題思想

本文就君王「獨樂樂」還是「與人樂樂」的問題反覆論證,闡明了要取得天下就必須得民心,「與民同樂」體現了孟子的民本思想。他善於抓住齊王心理,逐步將對方的思想引上自己鋪設的軌道,使本文獨具特色,顯示了孟子高超的論辯藝術。在論證過程中,突出地運用了對比法,孟子為齊威王形象地描繪出「與民同樂」和「不與民同樂」兩種截然不同的後果,把抽象的道理鮮明具體地呈現於齊王面前,產生了不容辯駁的邏輯力量。[1-6]

5作品鑒賞

孟子長於言辭,在辯論中經常設譬,以小喻大,邏輯性很強,有極強的說服力;其文氣勢磅礴,筆帶鋒芒,又富於鼓動性,對後世散文有很大的影響。文章由敘入議,先通過庄暴和孟子的問答引出話題:「好樂何如」,然後敘述孟子如何就這個話題因勢利導地勸說齊王要「與民同樂」。文章圍繞著「音樂」這一話題,闡明不「與民同樂」就會失去民心,而「與民同樂」就會得到民心、統一天下的「王道」思想。
這篇對話體議論文,通過孟子與齊王的對話顯示了孟子高明的論辯藝術。
1、循循導入,借題發揮。
作者並不是開門見山地把自己的論點擺出來,而是巧妙地運用對話的方式,在談話中自然地轉換話題,借題發揮,從齊王好樂切入,歸結到與民同樂的主旨上。在與庄暴的談話中,孟子只有一句話「王之好樂甚,則齊國其庶幾乎」,點出了齊王好樂與齊國政治的關係這個論題,但未加論述。在與齊王談話中,孟子又從好樂切入,巧妙地重提論題,然後與齊王兩問兩答,從談話氣氛和思想感情上把齊王引導到自己的論題上后,孟子才進入自己的談話主題。
2、對比和重複。
本文寫國君是否與民同樂,人民的不同感受,造成的不同政治局面,運用的是對比方式。兩段話在內容上是對立的,但語言上既有相對之句(如「舉疾首……相告」和「舉欣欣……相告」),又有重複之語(如「今王鼓樂……之音」和「今王田獵……之美」)。這樣論述,就強調了國君同樣的享樂活動,引起人民不同的感受,形成不同的政治局面,原因只在於是否與民同樂,從而突出了論題。
3、生動形象的議論語言。
本文雖是議論文,語言卻很生動形象,如寫齊王的「變乎色」,寫老百姓「疾首蹙頞」「欣欣然有喜色」等。孟子在正面論述自己觀點時,完全沒有用枯燥的說教,而是通過兩幅圖畫,生動自然地得出結論。
4、因利勢導,論辯靈活
孟子見到齊王就「好樂」的事向齊王發問。齊王對「樂」的意義並不理解而覺理虧,因而「變乎色」,忙拿「直好世俗之樂」來作託詞,不料孟子卻抓住齊王的心理,因利勢導,借題發揮,轉換內容,把「好樂」與治國聯繫起來,引起齊王的興趣,緩和了談話的氣氛。此時孟子提出「今之樂猶古之樂」,表現了論辯的靈活性。而後的兩個問題「獨樂樂,與人樂樂」「與少樂樂,與眾樂樂」引導齊王將談話的話題引入自己的軌道,逐步明確自己的「與民同樂」的政治主張。[1-6]

6道理主旨

這則故事中,孟子主要想要告訴君主:仁君應「與民同樂」,實行「仁政」。全章以音樂為題,說明不與民同樂就會失去民心;與民同樂就會得到民心,統治天下。這「與民同樂」與儒家禮樂治天下的思想是一致的。[1-6]

7作者簡介

孟子(前372年~前289年)。戰國時期魯國人(今山東鄒城人),漢族。名軻,字子輿,又字子車、子居。父名激,母仉氏。字型大小在漢代以前的古書沒有記載,但魏、晉之後卻傳出子車子居子輿等多個不同的字型大小,字型大小可能是後人的附會而未必可信。生卒年月因史傳未記載而有許多的說法,其中又以《孟氏宗譜》上所記載之生於周烈王四年(公元前372年),卒於周赧王二十六年(公元前289年)較為多數學者所採用。在十五、六歲時到達魯國後有一種說法是拜入孔子之孫子思的門下,但根據史書考證發現子思去世時離孟子出生還早幾十年,所以還是如《史記》中所記載的受業於子思的門人的說法比較可信。孟子是中國古代著名思想家,教育家,戰國時期儒家代表人物。著有《孟子》一書。繼承併發揚了孔子的思想,成為僅次於孔子的一代儒家宗師,有「亞聖」之稱,與孔子合稱為「孔孟」。孟子遠祖是魯國貴族孟孫氏,后家道衰微,從魯國遷居鄒國。孟子三歲喪父,孟母艱辛地將他撫養成人,孟母管束甚嚴,其「孟母三遷」、「孟母斷織」等故事,成為千古美談,是後世母教之典範。《孟子》一書是孟子的言論彙編,由孟子及其弟子共同編寫而成,記錄了孟子的語言、政治觀點(仁政、王霸之辨、民本、格君心之非)和政治行動的儒家經典著作。孟子曾仿效孔子,帶領門徒遊說各國。但不被當時各國所接受,退隱與弟子一起著書。《孟子》有七篇傳世:《梁惠王》上下;《公孫丑》上下;《滕文公》上下;《離婁》上下;《萬章》上下;《告子》上下;《盡心》上下。其學說出發點為性善論,提出「仁政」、「王道」,主張德治。 南宋時朱熹將《孟子》與《論語》、《大學》、《中庸》合在一起稱「四書」。從此直到清末,「四書」一直是科舉必考內容。孟子的文章說理暢達,氣勢充沛並長於論辯。孟子在人性問題上提出性善論。[1-6]
上一篇[疾首蹙額]    下一篇 [一服]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