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目錄

庚信(漢語拼音:gēng xìn,漢語注音符號:ㄍㄥ ㄒㄧㄣˋ)
釋義:月經。
示例:《紅樓夢》第六九回:「已是三月庚信不行,又常嘔酸,恐是胎氣。」

1庾信

庾信字子山,南陽新野人,生於公元513年,死於公元581年,歷南朝梁武帝至隋文帝初。庾信八世祖名滔,官至散騎常侍,封遂昌侯,曾祖道驥曾為安西參軍。
中文名:庾信

別名:字子山
籍貫:南陽新野人

出生地:南陽新野人
性別:

國籍:中國
出生年月:公元513年

去世年月:公元581年
代表作品:《庾子山集》、《哀江南賦》


庾信 - 人物簡介

父肩吾,官至散騎常侍,中書令,文名卓著。
公元527年,庾信侍昭明太子東宮講讀。
532年,為皇太子抄撰學士。
548年侯景作亂,任健康令,奉命禦敵,未幾兵敗,西奔江陵。
554年,奉命出使西魏,魏帝惜其才,強留長安。
556年,北周代魏,轉仕北周,官至驃騎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
575年陳朝請求北周放其回國,北周不許。579年,託病辭官。
公元581年隋開皇元年,庾信已經69歲,七月死於北方。
父親是高官,又是譽滿江南的大詩人,庾信的童年生活生活優越安定。他天生聰敏,又兼家學濡染,自幼便博覽群書,據說尤善左傳,很快便有文名。15歲那年受詔入東宮19歲就成為抄撰學士。當時父子二人均在東宮,出入禁廷,當時帝亦好文,對之恩寵有加。他們近沐王恩,自然是春風得意了。
這大概是庾信最幸福的一段時期了吧。生活無憂無慮,仕途青雲直上,又是才華橫溢文名遠播的詩人。即使不是為了佳人,一個男人最希望的大概也是成為才子。而一個才子最希望的呢,又是可以披堅執銳,馳騁沙場。庾信雖然沒打過仗,但僅僅是紙上談兵,就使賊盜聞風而散,這如何不讓人手之舞之足之蹈之呢?這一時期庾信的詩文,多是宮廷艷賦,史評詩文「綺艷」,大概主要說的就是這個時期的作品。
幸福的生活也許總太短暫,侯景的那一年,庾信36歲,叛軍攻建康。當時庾信正是建康令。簡文帝命令庾信率領宮中一般文武守宮城。據說景軍來時 人人著鐵面。庾信見事不妙,就棄軍逃跑了。後來景軍攻下宮城,庾信便逃往江陵。吃敗仗的滋味大概是不好受吧,庾信受到此生第一次的大挫,突然發現自己也許不如想象里的那麼完美,軍事才能大概要打幾個折扣,至少貪生畏死是一定的了。其實這也很好理解,文武雙全本就是一句夢話的。歷來的才子將軍,不過是武而優則詩,寫出來的東西,大概都是大風起兮或者怒髮衝冠之類。看艷舞搖羽扇的文弱書生,不做奸佞就該燒香了,做將軍是做不來的。
后一年,叛軍宋子仙攻下會稽,捉了庾信之父肩吾。宋要肩吾馬上作詩,不然就要殺頭。肩吾揮筆而就,詞采豐美,子仙於是讓他做了建昌令。有其父必有其子啊。
39歲那年,庾信又往江陵,途中遇到景軍攻郢州,景軍吃了敗仗,庾信就乘興進去看看。當時的新任郢州刺史名叫蕭韶,是庾信的老熟人。蕭韶小的時候,庾信很喜歡他,就供給衣食,並有短袖之歡。
現在蕭韶長大了當了官,似乎對庾信就不太感冒了。庾信遠遠的跑來,蕭韶接待的不是很熱心。吃飯的時候,不顧尊卑的坐在庾信的榻上,坐了也就算了,還有一臉的傲氣。庾信很是不爽,就借酒撒潑,把蕭韶面前的杯盤碗盞丟了一地,肆意踐踏。完了說,你長臉了今天。當時賓客滿堂,大家瞠目結舌,把蕭韶弄的很不好意思。文人的自尊心自然極強,不過通常都忘了有自尊心的不只他一個。庾信睚眥必報,其沒有涵養竟至如此。庾信到了江陵,任御使中丞,就住在宋玉的舊宅,大概也時常做些高唐神女的夢吧。同年庾信失其父。
此後的挫折就接二連三了42歲那年,庾信奉命出使西魏魏帝早聞其名,心常嚮往之,這次既然來了,當然就沒有放回去的道理。庾信無可奈何,就在西魏做了官,並且慢慢地越做越大。南北朝少有安寧,再過兩年,北周代魏。反正已經失節了一次也就不在乎多失一次,於是庾信又在北周為官。再一年,陳代梁,庾信的故國沒有了。改朝換代太頻繁,也難得弄清誰是故人。
從此,庾信只好更死心塌地的隨遇而安了這一段時間,是庾信的詩文成就最突出的時期。受後世讚歎,以為領南北朝的是詠懷詩。所詠的懷裡,徵引古人,含糊著一些為故國立功的想法,不過被懦弱壓的只剩下無可奈何了,所詠也不過是空談。還有一部分,就是為這個帝那個帝歌功頌德了,以及郊廟歌辭之類。既然懦弱,一方面沒有膽量,另一方面也難得有骨氣,這也是自然而然的事。
至於說他做官為政簡靜,吏民為安;又和趙滕諸王詩文往來,交若布衣之交;又為群公作碑誌;還有像王褒這樣的同為降臣文情相當的朋友,也不過就是文人本色。滕王曾為其編《庾開府集》12卷。後人又陸續為之輯集,隨輯隨亡,早期的宮廷詩大多亡遺。幸福的笑容漸行漸遠,就剩下一些苦瓜臉了。庾信詩文的成就,杜甫以為「清新」、「老成」,明楊慎以為「子山之詩,綺而有質,艷而有骨,清而不薄,新而不尖」,「為梁之冠絕,啟隋唐之先鞭」。大概是說情真辭美是對的,不過用典過多,涵義晦澀,常常看得人頭大,大概只有那些酸腐老儒才會覺得有味,是為缺憾。後人毀譽互見,這也是常事。 至於說他做官為政簡靜,吏民為安;又和趙滕諸王詩文往來,交若布衣之交;又為群公作碑誌;還有像王褒這樣的同為降臣文情相當的朋友,也不過就是文人本色。滕王曾為其編《庾開府集》12卷。後人又陸續為之輯集,隨輯隨亡,早期的宮廷詩大多亡遺。幸福的笑容漸行漸遠,就剩下一些苦瓜臉了。
庾信詩文的成就,杜甫以為「清新」、「老成」,明楊慎以為「子山之詩,綺而有質,艷而有骨,清而不薄,新而不尖」,「為梁之冠絕,啟隋唐之先鞭」。大概是說情真辭美是對的,不過用典過多,涵義晦澀,常常看得人頭大,大概只有那些酸腐老儒才會覺得有味,是為缺憾。後人毀譽互見,這也是常事。
庾信63歲時,南陳要求北周讓其回國,北周武帝沒有答應,庾信由是斷了回鄉的念頭。
67歲庾信託病辭官。越年,好友趙滕二王被誅。再一年,隋代周。不久之後,庾信就死了,終於在野沒有回到家鄉。
  ------------------------------------------------------------------------------------------------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