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庚桑楚,(生卒年待考),原名亢桑子,一名庚桑子;有說為楚國人,有說為陳國人。傳說為春秋時期思想家。 歷史上有無庚桑楚其人有不同的看法。《漢書·古今人表》中無其人,而《史記·老子列傳》中則有其人。莊子以其人名篇說明實有其人。

1 庚桑楚 -人物簡介

庚桑楚,(生卒年待考),原名亢桑子,一名庚桑子;有說為楚國人,有說為陳國人。傳說為春秋時期思想家。

2 庚桑楚 -史書記載

晉朝史學家司馬彪說:「庚桑,楚人姓名也」。 可以看出,庚桑楚是楚國人。
在史籍《莊子·雜篇·庚桑楚》中記載:「庚桑,楚者,老子弟子,北居畏累之山。」
在中國道教典籍中,確有《洞靈真經》,即《庚桑子》一著,或稱《亢倉子》、《亢桑子》。據傳,在唐玄宗天寶元年(公元742年),李隆基曾詔封庚桑子為「洞靈真人」,並尊《庚桑子》一書為《洞靈真經》。此後道教奉其為「四子」真經之一。
著名隋朝史學家王劭將其記作「庚桑」。晉朝史學家司馬彪說:「庚桑,楚人姓名也」。在史籍《莊子·雜篇·庚桑楚》中記載:老聃有個弟子叫庚桑楚,獨得老聃真傳。

3 庚桑楚 -人物逸事

【原文】  老聃之役有庚桑楚者(1),偏得老聃之道(2),以此居畏壘之山(3),其臣之畫然知者去之(4),其妾之挈然仁者遠之(5);擁仲之與居(6),鞅掌之為使(7)。居三年,畏壘大壤(8)。畏壘之民相與言曰:「庚桑子之始來,吾洒然異之(9)。今吾日計之而不足(10),歲計之而有餘。庶幾其聖人乎!子胡不相與屍而祝之(11),社而稷之乎(12)?」
庚桑子聞之,南面而不釋然(13)。弟子異之。庚桑子曰:「弟子何異於予(14)?夫春氣發而百草生,正得秋而萬寶成(15)。夫春與秋,豈無得而然哉?天道已行矣。吾聞至人,屍居環堵之室(16),而百姓猖狂不知所如往(17)。今以畏壘之細民而竊竊焉欲俎豆予於賢人之間(18),我其杓之人邪(19)!吾是以不釋於老聃之言。」
弟子曰:「不然。夫尋常之溝(20),巨魚無所還其體(21),而鯢為之制(22);步仞之丘陵(23),巨獸無所隱其軀,而狐為之祥(24)。且夫尊賢授能,先善與利(25),自古堯舜以然(26),而況畏壘之民乎!夫子亦聽矣(27)!」庚桑子曰:「小子來!夫函車之獸(28),介而離山(29),則不免於網罟之患;吞舟之魚,碭而失水(30),則蟻能苦之。故鳥獸不厭高,魚鱉不厭深。夫全其形生之人(31),藏其身也,不厭深眇而已矣(32),且夫二子者(33),又何足以稱揚哉!是其於辯也(34),將妄鑿垣牆而殖蓬蒿也(35)。簡發而櫛(36),數米而炊,竊竊乎又何足以濟世哉(37)!舉賢則民相軋(38),任知則民相盜(39)。之數物者(40),不足以厚民。民之於利甚勤,子有殺父,臣有殺君,正晝為盜,日中穴阫(41)。吾語女,大亂之本,必生於堯舜之間,其末存乎千世之後(42)。千世之後,其必有人與人相食者也!」
【題解】 「庚桑楚」是首句里的一個人名,這裡以人名為篇名。全篇涉及許多方面的內容,有討論順應自然倡導無為的,有討論認知的困難和是非難以認定的,但多數段落還是在討論養生。
全文大體可以分為五個部分。第一部分至「其必有人與人相食者也」,寫庚桑楚與弟子的談話,指出一切都有其自然的規律,為政者只能順「天道」而行,至於堯舜的作法,只能使民「相軋」,社會的動亂也就因此而起。第二部分至「惡有人災也」,通過老聃的談話說明養生之道,這就是「與物委蛇,而同其波」,「身若槁木而心若死灰」,「即隨物而應、處之無為的生活態度。第三部分至「心則使之也」,寫保持心境安泰,指出不能讓外物擾亂自己的「靈台」。第四部分至「是蜩與學鳩同於同也」,轉而討論萬物的生成與變化,討論人的認識的局限,說明是與非不是永遠不變的,可以轉移和變化。餘下為第五部分,又轉回來討論修身養性,指出擾亂人心的諸多情況,把養生之道歸納到「平氣」、「順心」的基本要求上來。

上一篇[握固]    下一篇 [握炭流湯]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