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這首詩抒寫了曹操的政治理想。《度關山》是樂府舊題,郭茂倩將其收入《樂府詩集 相和歌辭 相和曲》。其云:「《樂府解題》曰:魏樂奏武帝辭,言人君當自勤苦,省方黜陟,省刑薄賦也」。

1原文

天地間,人為貴。
立君牧民,為之軌則。
車轍馬跡,經緯四極。
黜陟幽明,黎庶繁息。
於鑠賢聖,總統邦域。
封建五爵,井田刑獄。
有燔丹書,無普赦贖。
皋陶甫侯,何有失職?
嗟哉後世,改制易律。
勞民為君,役賦其力。
舜漆食器,畔者十國,
不及唐堯,采椽不斫。
世嘆伯夷,欲以厲俗。
侈惡之大,儉為共德。
許由推讓,豈有訟曲?
兼愛尚同,疏者為戚。
皋陶甫侯!虞舜時代的獄官之長,以秉公執法著稱。伯夷!就是「不食周粟」的伯夷。許由!傳說中的高人,堯讓帝位於他,許由認為這是對他的一種侮辱,遂隱於箕山。

3譯文

自從造物主鑿開混沌,辟出天地,就選定了人做為其間億萬生物中的靈長。又依照星辰隨從日月的道理在靈長中設立君王,牧養從庶。維繫人間秩序的方軌 也由他劃定 帝王大駕的馬跡轍痕在他巡幸所至的四方八極,留下了經天緯地、至大無匹的一幅藍圖,這神明莫測,天工鬼斧的圖畫,就是在天地之子宏偉的胸臆中運作籌謀的社稷山河的絕妙遠景。在這煌煌日新的淳美藍圖上,譾劣鄙惡受到斥逐,良智懿德得到遷賞。蒸蒸黎民,山澤江河,飛潛動植都在繁衍生息,蓬勃滋長。
讚美你!古之賢君聖,主囊括寰宇,統攝萬幫!封土建國,五等諸侯各轄其域,撫其民,地置井田,為公為私俱安其分,守其職。刑法之立,是國家的要務,寧可焚棄丹書,盡廢成法,也不可輕赦濫贖,讓國家律令成為空文一紙。倘若立法者和執法人都具有上古時皋陶的耿直,甫侯的峻歷,這種品格的本身,不就己是對法律的最完美的盡職?
感慨你!可悲的後繼者,上古治世的善政良法,已在你們的手中盡行改易。你們的足跡只嵌在征斂和虐使子民的道途中,百姓們生命的汁液都在徭役和稅賦的絞榨下,涔涔流出,以滋養非分的奢侈和淫糜。難道你們會不明白:勞瘁枯槁的唐堯,用土碗進食而天下安泰;虞舜只是改用木碗並加以漆飾,並招十三個諸侯的反叛,是出於什麼樣的簡單道理?你們是否還能記起前人對伯夷由衷讚歎,他的博愛和遜讓,苛於待己;是否願意重溫「儉,德之共,侈,惡之大」的古訓是否還能以這些懿範和典則自我砥礪?假如人們能如許由那樣毅然推讓掉一個國家————世間的一切訴訟紛爭豈不都成了笑話?!兼愛天下每一個同類;一介平民同一國君主之間並沒有等差。墨子所倡揚的這一真諦如能滲化每一個心靈,那時天下億兆必將互為姐妹父兄--------儘管遠隔天涯。

4賞析

詩從「人為貴」入筆,表達了詩人以「讓」與「兼愛」為基礎的大同思想,為了充分表達這一思想,詩人並寫兩面,一是從「立君牧民」寫起,通過敘述古代君主治民的法則,認為退小人任用德才兼備者是國家昌盛的基本保證;二是通過堯舜之間的對比,怎樣才能糾正「侈惡之大」呢?詩人主張「儉為共德」,在此基礎上,提出「讓」與「兼愛」,即國君賢明,君民平等,執法公正,訟獄不興的大同思想。通過言語,可見詩人渴望國家統一,天下安定的願望。
上一篇[山不厭高]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