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庫里科沃戰役

標籤: 暫無標籤

庫里科沃戰役

1 庫里科沃戰役 -簡介

  此戰也叫頓河之戰,1380年9月8日,弗拉基米爾和莫斯科大公德米特里·伊萬諾維奇率羅斯軍隊同蒙古軍隊於在庫里科沃原野進行的一次戰役,是中世紀最大的會戰之一,是俄羅斯人民反抗蒙古壓迫的鬥爭的轉折點!

2 庫里科沃戰役 -背景

  蒙古人對俄羅斯的進攻始於1223年,蒙古西征軍的一支由速不台率領攻入南俄羅斯地區。基輔大公穆斯提斯拉夫·羅曼諾維奇組織南俄聯軍迎戰,在卡爾卡河畔遭蒙古人突襲,幾乎全軍覆沒。十多年後蒙古大軍再次西征,此次遠征作了周密準備。1235年蒙古庫里爾台決定西征,窩闊台盡遣各王公和千戶長,百戶長的長子出征,「長子出征呵,則人馬眾多,威勢盛大,聞說那敵人好生剛硬,我兄察阿歹謹慎的上頭,所以教長子出征,其緣由是這般」。
  這次西征共出動蒙古和突厥軍隊約十二萬,由拔都任總指揮,實際的統帥是速不台。1237年秋蒙古大軍攻入俄羅斯境內,首先圍攻大城梁贊,梁贊堅守數月,於12月21日陷落,蒙古人大肆屠城。1238年蒙古人繼續進攻,相繼攻陷莫斯科,弗拉基米爾等城市。此次蒙古人由北翼進攻俄羅斯,最終目標是征服北方最強大的諾夫哥羅德共和國,但這一目標沒有達到。蒙古大軍雖一路攻城略地,但遭到的抵抗非常激烈,每一步進展都要蒙受損失,光是小城科澤爾斯克就抵擋了蒙古人五十天才陷落。俄羅斯人的英勇抵抗終於贏得了時間,隨著冬季臨近,軍旅疲憊,道路日漸泥濘,繼續進攻已不可能,拔都只得命大軍退回頓草原休整。
  1240年初蒙古大軍再次進攻,這次的進攻目標是南俄,蒙古人勢如破竹,大城基輔於年底陷落。1241年拔都分兵進攻,北路大軍深入中歐,攻掠加利西亞和波蘭,在捷克受挫后南下與南路大軍匯合。南路蒙古軍大敗匈牙利人,在多瑙河草原上大肆劫掠,遠達亞德里亞海岸,最後於年底開始撤離歐洲。北路蒙古軍隊依然在活動,直到1242年夏被捷克人擊敗后才退回伏爾加河草原。1243年,拔都在伏爾加河下游薩萊建立汗庭,金帳汗國的統治正式開始
  雖然蒙古人在俄羅斯取得了輝煌勝利,但公正地說:他們沒能完全摧毀俄羅斯人的實力。俄羅斯跟東方專制國家不同,那些東方帝國雖然強大,但只要擊敗其主力軍,攻佔其重要城市,整個國家即行瓦解崩潰,民眾亦成為征服者的奴僕。俄羅斯由眾多分立的城市和鄉村構成,要徹底征服他們,除了逐個攻陷這些設防的城市和堡壘並派兵駐守之外沒有其他辦法,要做到這點,即便是強大的蒙古人也是不可能的。比如諾夫哥羅德就毫髮無損倖存下來,當時諾夫哥羅德擁有強大軍力,如果認真抵抗蒙古人未必會失敗。可諾夫哥羅德寧願向蒙古人稱臣,是因為必須對付更急迫的威脅----來自西北方向的瑞典人和德意志騎士團。蒙古人如同風暴一般,席捲大地之後自然會退去,而瑞典人和德國騎士不同,他們的目的在於開拓疆土,而且此前已經取得了巨大成功,因此瑞典和德意志對俄羅斯的威脅比蒙古人大得多,諾夫哥羅德必須全力抵擋其東擴。
  1240年,諾夫哥羅德大公亞歷山大·雅羅斯拉維奇在涅瓦河畔擊敗瑞典人,同時立沃尼亞騎士團趁虛攻佔臨近大城普斯科夫,給諾夫哥羅德造成更大威脅。雅羅斯拉維奇傾全力以戰,於1242年初收復普斯科夫,隨後在4月5日爆發了著名的楚德河冰湖血戰,俄羅斯人大敗立沃尼亞騎士團,終於遏制了德意志騎士團的東進勢頭。這幾場大戰都發生在蒙古人西征的高潮時期,這至少證明俄羅斯人跟其他被蒙古人征服的民族不同,其實力並沒有被蒙古人完全摧毀。
  金帳汗國如果要徹底降伏俄羅斯,最佳時機在十三世紀後半葉,那時蒙古人軍威盛大,俄羅斯地區則分崩離析,而且大部分地區殘破不堪,可蒙古人直接統治俄羅斯的種種嘗試均以失敗告終。開始俄羅斯人和金帳汗國之間維持朝貢關係,可這種鬆散的間接統治獲得的利益畢竟有限。這時蒙古人在華北和中亞等地開始模仿各國舊制,派達魯花赤對民眾直接管理徵稅,獲利巨大,這促使金帳汗國統治者也試圖把這套制度移植入俄羅斯。1257年,敵視基督教的別兒哥繼位后開始在俄羅斯推行類似其他征服地區的「八思哈」制度,往每一個城市派駐蒙古人達魯花赤;同時清點戶口,準備派遣蒙古人和突厥人擔任由萬戶長,千戶長,百戶長和十戶長,以期對俄羅斯人嚴密控制;另外還計劃在重要地點以蒙古人和突厥人進行殖民。這些措施遭到俄羅斯貴族和平民的一致反對,比如諾夫哥羅德大公雖然鎮壓了反蒙古的暴亂向金帳汗示好,但嚴拒蒙古官員入城。由於反抗風起雲湧,難以遏止,十三世紀末,金帳汗只得放棄「八思哈」制度,也不再用蒙古官員征取貢賦,貢賦改為委託俄羅斯王公代為徵收。十四世紀初,「八思哈」制度被正式廢除,此後蒙古人對俄羅斯的控制能力已經非常微弱,俄羅斯諸邦事實上只是金帳汗國的屬國,蒙古人主要靠挑撥各邦的不和來維持自己的宗主地位。

3 庫里科沃戰役 -經過

一代強人

  季米特里.伊凡諾維奇與1359年繼承莫斯科大公,這一年他只有10歲。而年幼的他立下大志,一定要讓俄
季米特里·伊萬諾維奇
羅斯擺脫蒙古人的統治,使自己成為全俄羅斯的最高統治者。他開始積蓄力量,四處張榜,以高官厚祿廣納賢士,吸引一些強大、富有的領主帶著眾多的僕役、家丁聚集到莫斯科。他同時命名馬不停蹄地建造「莫斯科石頭城」莫斯科內城(即克里姆林宮)四周很快就築起了高大的石牆,並建有塔樓、碉堡、炮門和鐵門。
  為了迷惑金帳汗國,季米特里繼續採用「錢袋加枕頭」的戰術。1371年,他前往金帳汗的駐地,用豐厚的禮物向當時金帳汗國的實際統治者馬麥汗和他的妻妾以及韃靼萬人長門獻殷勤,取得了冊封為「全俄羅斯大公」的敕令。在取得權力后季米特里加快兼并俄羅斯其他公國和部落的步伐。
  德米特里大公 對於強人的心理需求至今仍然籠罩在每個俄羅斯人心頭
  而此時的金帳汗國已今非昔比,大批的地區脫離了他的統治,在金帳汗國內部不斷發生政變。1360~1380年,金帳汗國內部發生權力爭鬥,20年內,金帳汗像走馬燈一樣換了14個,季米特里開始準備組織對蒙古統治者的鬥爭。
  1378年8月11日,俄羅斯軍隊與蒙古軍隊在梁贊的沃扎河河岸相遇。蒙古騎兵渡過河,大汗大叫地向俄羅斯人衝來。雙方開戰,季米特里大公在前方指揮作戰,蒙古軍隊最後擋不住俄羅斯軍隊的進攻,在濃密的大霧中撤退。蒙古軍將領別基奇被當場打死。這一戰讓俄羅斯人看到了自己的力量,振奮了精神。
  金帳汗國的軍事統帥馬麥汗勃然大怒,發誓要親率大軍討伐俄羅斯人,於莫斯科大公決一死戰。馬麥汗
馬麥汗
說到:「我要處死那固執而任性的俄羅斯奴隸!金帳汗大軍所到之處,要把俄羅斯的城市,所有的教堂化為灰燼!我們要靠俄羅斯的金子發財。我們要向拔都時代那樣向俄羅斯王公進軍,全力進攻俄羅斯。我們再也看不到----,我們將焚毀上帝的教堂。俄羅斯人將為之流血,他們的法律將被徹底毀滅」。
  1380年夏,馬麥汗率領20萬大軍越過伏爾加河,同時派出使節遊說俄羅斯的敵人——立陶宛與金帳汗國結盟,聯合出兵。兩國軍隊商定於9月1日會師,共同進擊莫斯科,瓜分莫斯科公國。 (還包括切爾克斯人、奧塞梯人、亞美尼亞人、伏爾加河流域各民族的武裝和克里木熱那亞人雇傭軍,總兵力約10—15萬人),在金帳汗國實際統治者馬邁率領下向羅斯推進,企圖削弱羅斯各公國(尤其是莫斯科公國)日益增長的勢力,扼殺他們渴求獨立的願望。立陶宛大公亞蓋沃,據一些史料記載,還有梁贊大公奧列格,都是馬邁的盟國。
  於莫斯科大公有舊怨的梁贊大公奧列格.伊萬諾維奇採取了兩面派的做法,他火速派兩個信使分別到馬麥汗和莫斯科大公處。在給馬麥汗的信中寫道:我聽說君主你想去威脅你的臣屬莫斯科大公季米特里。如今,最英明的君王,你取得黃金和大量財富的時間到了。大公季米特里一聽到你的盛怒的名字,就躲到遠處去了,躲到諾夫哥羅德或德維納去了,莫斯科的財富將自然而然地落到你的手中。而你的奴隸——我,將有幸得到您的恩典。 然而在給季米特里的信中寫道:馬麥汗傾國出動,將要進軍梁贊地區和莫斯科公國,目的在於反對您和我。不要睡覺,季米特里大公,我們聯合起來。 奧列格的如意算盤中,在馬麥汗獲勝后,能從金帳汗國那裡取代莫斯科領地的一部分以及取代季米特里,成為新的「全俄羅斯大公」。而季米特里獲勝,也可以得季米特里的感謝。
  德米特里·伊萬諾維奇獲悉馬邁出兵后,便向羅斯各公國派出急使,號召全力以赴保衛羅斯領土。命令8月15日在科洛姆納集結軍隊。羅斯各處兵力集結在科洛姆納和謝爾普霍夫兩地通往莫斯科的道路上,以防馬邁搶先進攻。莫斯科人、承認莫斯科大公政權的各公國士兵,以及烏克蘭和白俄羅斯的武裝(諾夫哥羅德、特維爾、下諾夫哥羅德、梁贊及斯摩棱斯克等公國的軍隊均未參加),是羅斯軍隊的主要骨幹。莫斯科大公準備以積極進攻,首先阻止敵人會合併向最強大最危險的蒙古軍隊猛攻,然後在馬邁軍隊侵入羅斯各公國之前將其消滅。
  季米特里大公騎著自己的高頭大馬上,左手持「弗拉基米爾大公權杖」,右手去其閃閃發光的長劍,向在場的15萬人喊道:「俄羅斯的兄弟們!馬麥汗的大軍正在逼近我們,他們要搶去俄羅斯王宮的稱號,他們要焚燒我們的城市,他們要搶走我們的糧食,他們要搶走你們的妻子和女兒。讓我們衝上去吧!為家鄉的土地而戰,為自己的遼闊的牧場、為我們的家庭、女人和田地,為了自己的榮譽而不惜流血犧牲吧!」話音剛落,15萬將士齊聲高呼:「烏拉!烏拉!」聲音響徹雲霄。隨後,俄羅斯大軍開始進發,王公們率領自己的武士隊、士兵進行在最前面。俄羅斯的常見、寬大矛頭、阿拉伯的彎道和致命的毒箭在陽光的照耀下閃爍著可怕的青光。沉重的圓錘和六頁錘懸挂在皮帶上,民兵身上穿者非有鐵塊、銅塊的襯衣、皮襖和永生自己木板鎧甲製成的環加的服飾,手中拿著斧子、獵熊矛、長木棒和短錘。
  記載庫利科沃大決戰的古老敘事詩《頓河左岸故事》中唱到:「馬在莫斯科嘶叫,榮譽響徹了整個俄羅斯國土。喇叭在科洛姆納吹響,板鼓在謝爾普霍夫敲起,旗幟豎立在大頓河的河岸上。大諾夫哥羅德的永恆的鐘敲響了。」 宣詔官跑遍了各個城市和村莊,並在教堂旁的的廣場上高聲宣讀大公季米特里.伊萬諾維奇關於同金帳汗國作戰的詔書。
  雖然的俄羅斯軍民群情激奮,但最高統帥季米特里大公並不貿然行事,他首先派出多路前哨收集敵人的有關情報。他派出忠實可靠的親兵羅季翁.勒熱夫斯基、安德烈.沃羅薩特和瓦西里.圖皮克為首的偵察兵深入草原向南到金帳汗國刺探,然而這些人都被抓獲,沒有一個叛變,也沒有一個生還。接著以克利門特.波利亞寧、格力高利.蘇達科和伊凡.斯維亞托斯拉夫為首的第二批偵察兵動身了,他們抓獲了蒙古軍的「舌頭」,從中得知,馬麥汗在秋天到來前部準備向莫斯科公國發動進攻,他要在秋天的時候等待與立陶宛軍隊會師,因為沒有立陶宛人的幫助他不敢進攻莫斯科。
  偵察小分隊順利完成了任務,季米特里大公給他們以重賞。現在的問題已經清楚,蒙古軍隊和馬麥汗的計劃禁止,必須採取措施並制定軍事行動計劃。在莫斯科,王公和將軍會議作出決定:既是紡織立陶宛王公雅蓋洛的軍隊與馬麥汗的軍隊回合。必須出其不意,攻其不備,將立陶宛軍隊和蒙古軍隊各個擊破。從而把主動權掌握在自己的手中,使俄羅斯國土免遭由於大規模軍事行動而造成的大破壞。為了實現這個計劃,必須立即出兵迎擊蒙古人。
  季米特里大公在科洛姆納營地檢閱了俄羅斯軍隊、15萬人做好了準備,隨時可以出戰。馬麥汗在聽到莫斯科大公的行動后,急忙派出信使到科洛姆納,面見季米特里大公,提出議和條件:只要莫斯科公國重新向金帳汗國繳納貢賦,以前雙方的不快可以一筆勾銷,否則蒙古大軍將踏平莫斯科。季米特里大公堅決地拒絕了馬麥汗的建議,並將金帳汗國的使節驅逐出去。
  動身前,季米特里大公又召開了最後一次會議。季米特里大公指派季莫費.瓦西里耶維奇.維利亞米諾夫和尼古拉.瓦西里耶維奇.維利亞米諾夫兄弟,季莫費.瓦盧耶維奇、伊凡.羅季奧諾維奇和安德烈.謝爾尼佐夫為各部的將軍,統率所部。1380年8月26日,季米特里大公率領俄羅斯軍隊出發,奔向奧卡河。季米特里大公在軍隊前派出前哨部隊,負責偵察和警戒,還派出了10名經常往來於大大地區的蘇羅日商人擔任嚮導。在羅帕斯納河流入奧卡河的匯流點附近,軍隊停下來休息一天。韋利亞米諾夫將軍率領步兵開到這裡預先出動的軍隊會合。過了一天,親兵騎兵隊渡過奧卡河前進,派出謝苗.梅里克指揮偵察隊先行。韋利亞米諾夫的步兵對停留了一些時候,保護渡河部隊和等待落後者。歸附莫斯科大公的兩支立陶宛王公部隊不久也與季米特里大公的部隊會師。
  馬麥汗聽到俄羅斯軍隊出動后,急忙撲向頓河。
  9月7日,羅斯軍隊(10—15萬人)進至涅普里亞德瓦河與頓河匯合處。當日舉行軍事會議。季米特里在會議中討論是否渡河作戰。一部分將領認為:「如果渡過河,我們將難於行動,應該給自己留條後路。」而有經驗和勇敢者的將軍們要求:「如果想打硬仗,今天就渡河吧,以使任何人沒有向後轉的想法。只有置之死地,才能後生。讓所有的人作戰都不要耍滑頭,誰也休想倖免,因為死神隨時都在等待我們。至於說蒙古人的力量強大,那我們倒要見識一下。」 季米特里冷靜地分析了敵我雙方的實力和險境,他抬起手,示意人們安靜下來。他說:「我們來到這裡不是為了觀看奧列格和雅蓋洛或頓河,而是為了解救俄羅斯國土免於被奴役和被完全破壞,是為了俄羅斯獻出自己的生命。我認為,光榮地犧牲比恥辱的活著好上千百倍,我的軍隊從來就沒有投降和退卻的習慣,我們出征后就沒有打算回去,如果出來后什麼也沒有做就返回,還不如根本不來。」於是他決定:渡過頓河,在庫利科沃與蒙古軍隊決戰。
  於是根據德米特里·伊萬諾維奇提議,會議決定渡過頓河進軍庫利科沃原野。羅斯軍隊渡過頓河,使已抵達奧多耶夫城的立陶宛軍隊無法進擊,並造成了有利於羅斯軍隊而不利於蒙古軍隊的作戰條件:庫利科沃原野容量雖大,但環繞原野的河道沿岸叢林密布,這就限制了蒙古騎兵的迂迴機動。庫利科沃原野位於頓河左岸,是一片沼澤地,方圓百里叢林密布、溝壑縱橫,流入頓河的涅普里亞德瓦河、斯莫爾卡河、庫爾察河、夏杜比亞克河流經庫利科沃。這下狹小和特殊的地形是關於使用大批騎兵從兩側迂迴包抄戰術的蒙古軍隊難以施展拳腳,迫使他們必須使用他們所不習慣的正面進攻,從而為小股的俄羅斯軍隊實行伏擊戰術提供了極大的便利。
  9月7日夜晚,風緊月黑,俄羅斯軍隊準備趁著黑暗和大霧渡過頓河。渡河剛開始,謝苗.梅里克賓士來報:前哨已經與蒙古騎兵發生正面衝突。馬麥汗極力想阻止俄羅斯軍隊渡河,派出大批軍隊接近頓河。但為時已晚,蒙古的大部分軍隊位置距頓河七、八里遠。俄羅斯軍隊利用蒙古軍隊來不及大規模調動,已經強行渡過了頓河。
  9月8日晨,已經渡過頓河的羅斯軍隊,在警戒團掩護下在庫利科沃原野展開成戰鬥隊形,當的馬邁軍隊也已經接近這裡。德米特里·伊萬諾維奇根據敵軍戰術(進行合圍作戰)和地形特點,將軍隊布成縱深的戰鬥隊形:中間為大團(大公親自統率),兩翼為左、右翼團,其兩翼在蒙古騎兵難以通行的地形上憑險據守。主力之前配有警戒團和先遣團。警戒團的任務是與蒙古首先接戰,發起戰役,先遣團的任務是抵禦蒙古騎兵的首次突擊並打亂其戰鬥隊形。上述兩團應削弱蒙古向主力實施突擊的力量。大團之後配有局部預備隊(騎兵)。此外,還抽調精銳騎兵臨時組建了一個強大的伏擊團,由經驗豐富的軍事首領德米特里·布羅克—沃倫斯基將軍和謝爾普霍夫公爵弗拉基米爾,安德烈耶維奇將軍統率。該團擔任總預備隊,隱蔽地配置在主力左翼側后的叢林中。總的看來,羅斯軍隊的戰鬥隊形可以保障軍隊具有足夠的穩定性抗擊正面和側翼的突擊,不斷增強縱深的突擊力量,並使戰鬥隊形各要素之間便於保持協同作戰。
  整個俄羅斯陣線延綿不過5俄里。俄羅斯軍隊的這種布陣,使得在戰爭爆發后,蒙古騎兵不僅不能從兩側包抄迂迴,而且不能前進和不能曲折繞行。此外,擔任總後備隊的「西團」還擋住了頓河的渡口,切斷了蒙古軍的最後退路。
  馬邁軍隊分為:先遣支隊(輕騎兵)、中軍(熱那亞雇傭步兵)、強大的左、右兩支側軍(由重騎兵組成,成兩列橫隊展開,並各有自己的先遣支隊)和預備隊。馬邁企圖以騎兵合圍羅斯軍隊,爾後從正面和側后實施突擊將其殲滅。
  中午12時左右蒙古軍隊的先頭部隊出現在頓河邊上,戰役開始。源源不斷的蒙古大軍兩側行進的是馬麥汗的「王牌軍」,肩背蒙古彎刀和弓箭的騎兵隊。蒙古人穿著深色的衣服和帶有鐵鱗片的格致頭盔和甲胄。他們是驃悍的騎兵,能在疾馳的馬上準確的使用弓箭,他們是最危險的敵人。他們訓練有素,在作戰時可以迅速變換集中隊列,分成前鋒、主力和側翼。中間的則是海量步兵包括不少卡法來的熱那亞雇傭軍。遠遠望去,蒙古大軍的長矛連成一片。士兵的沉重步伐、隆隆的車輪聲和馬蹄聲彙集成一片不祥的強大響聲,由遠及近,向俄羅斯軍隊逼來。蒙古軍隊走到距俄羅斯軍隊一箭之遠的地方停了下來。
  按照常規,雙方的勇士先行比武,諾夫哥羅德人佩列斯韋特和蒙古軍一方的率勇士帖木兒進行單兵決鬥2人同歸於盡。隨後,陣地上響起了喇叭聲、叫喊聲和馬蹄聲,而後就是刀槍的清脆撞擊聲。方圓數里成了一個大戰場
  馬麥汗指揮蒙古騎兵進攻俄羅斯的「先鋒團隊」,由於蒙古騎兵在人數和裝備上有很大優勢,結果,「先鋒團隊」的士兵幾乎全部戰死。接著,蒙古騎兵開始攻擊季米特里大公親自指揮的「大團隊」,騎兵衝進俄羅斯軍隊的陣中,驚天動地的肉搏戰開始了。狹小的場地里,蒙古騎兵與俄羅斯士兵擠在一起,不少俄羅斯人被馬踏死,被殺死的人甚至倒不下來,四濺的鮮血擋住了雙方士兵的眼睛,血腥味讓人難以喘過氣來。 羅斯各團損失慘重:身披大公盔甲、居於大公戰旗下的貴族米哈伊爾·布列諾克在大團戰死,而身披列兵盔甲的德米特里大公本人也在大團負傷。蒙古軍還是衝破了「大團隊」的中心部分,來到了大公旗幟處,把俄羅斯軍旗撕碎,守護軍旗的俄軍將領布連克英勇戰死。但是在季莫費.韋利亞米諾夫和格列布.布良斯克指揮下,弗拉基米爾、蘇茲達爾和布良斯克的親兵武士隊投入戰鬥,迫使蒙古軍隊後退,將局勢恢復過來,。終於,「大團隊」頂住了蒙古人的進攻。不過羅斯步兵在質量上不佔優勢,數量上也是劣勢,只能一味的後撤。
  當馬邁將主要突擊轉向左翼蒙古騎兵又像海浪般地急速轉向左翼,迫使羅斯各團退卻時,別洛奧澤羅王公們追「左翼團隊」的陣地被攻破,「左翼團隊」開始退卻至涅普里亞德瓦河。下午3時,蒙古人又突破了俄羅斯軍隊的防線,衝到了「大團隊」的後面,也就是說蒙古已經突破了羅斯軍隊的左翼並插到主力後方。米庫拉.瓦西里耶維奇和王**德烈.奧爾格爾多維奇、謝苗.伊萬諾維奇指揮的「右翼團隊」擔心被蒙古騎兵包圍,因此遲遲不動,使得「大團隊」處於孤立無援的境地。最後,「大團隊」被迫後退。蒙古騎兵長驅直入。而久已埋伏的伏擊團士兵見勢準備出擊,但是有經驗的德米特里.博布洛克——沃倫涅茨將軍制止了躁動士兵,他說:還不到時候。
  在戰鬥的關鍵時刻,伏擊團對突入之蒙古騎兵側后實施突擊。伏擊團在其他各團支援下突然出擊,決定了羅斯軍隊會戰的勝利結局。「大團隊」趁勢轉入反攻,蒙古軍隊本已傷亡慘重,無法重新進攻,加之剛剛的敗退,致使全線崩潰。羅斯軍隊佔領可汗大本營,追擊了將近50公里(至克拉西瓦亞梅恰河),沿途殲滅馬邁軍隊殘部。雙方損失慘重(死傷約20萬人)。 其中,俄羅斯戰死6萬人,金帳汗國戰死7萬人。
  庫里科沃大決戰結束了。

4 庫里科沃戰役 -戰爭結果及後續影響

  戰後不久,莫斯科大公季米特里被元老會議授予「頓斯科依」的稱號。(就是頓河的主人)
  庫里科沃會戰對羅斯和東歐其他民族擺脫蒙古壓迫的鬥爭具有重大歷史意義。這次會戰表明羅斯各公國渴求獨立的願望日益增長,並提高了莫斯科作為各公國聯合中心的作用。庫利科沃會戰雖未結束蒙古統治,但卻使金帳汗國遭到毀滅性打擊,從而加速了金帳汗國的崩潰。庫利科沃會戰顯示了羅斯人民高度的愛國主義精神。德米特里·伊萬諾維奇依靠為解放而戰的羅斯士兵的高昂鬥志,指揮主動果斷。馬邁也因此失去了自己的優勢,被脫脫迷失所殺。
  兩年後脫脫迷失汗雖然再次攻陷莫斯科,蹂躪俄羅斯國土,但這不過是金帳汗國勢力的迴光返照而已。蒙古人和俄羅斯之間的朝貢關係只再維持了十年,1388年,脫脫迷失和帖木兒之間爆發戰爭,俄羅斯人站在帖木兒一邊,脫脫迷失戰敗后,俄羅斯人於1495年趁機正式廢除朝貢。十五世紀莫斯科持續擴張,兼并眾多城邦,於1478年吞併諾夫哥羅德。阿合馬汗做了最後努力試圖恢復俄羅斯的貢賦,於1472年率軍入侵,但莫斯科大公伊凡三世陳大軍於奧卡河畔,阿合馬不敢接戰,只得退兵。1480年阿合馬再率大軍聯合立陶宛夾擊莫斯科,但莫斯科早有防備,蒙古大軍苦等立陶宛軍不致,最後只得退兵。這支大軍在歸途中瓦解,阿合馬被諾蓋人擊殺。
下一篇[坪寨村]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