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1 康納 -資料簡介

  康納是終結者系列電影里的角色。
  1984-2032
  人類聯盟反抗軍最高統帥。
  1984年出生於美國蒙大拿州一單親家庭中,其母親1991年因精神病被入院
  由繼任養父母撫養
  2006年9月2日,美國五角大樓啟動「天網」自動防禦系統
  天網系統以幾何速度學習,並利用互聯網入侵了所有個人計算機,商用電腦,伺服器終端
  2012年12月22日下午5時12分,天網系統有了自我意識,並中斷了美國蒙大拿州電力運輸3小時22分鐘
  2012年12月27日下午6時30分,天網系統在五角大樓毫不知情的情況下向俄羅斯發射了7枚核彈,天網的自我意識瞬間決定了人類的前路,毀滅。
  2012年12月27日下午6時34分,第一枚核彈擊中俄羅斯東部的符拉迪沃斯托克,隨後
  俄羅斯向美國投放了12枚核彈。
  2012年12月27日下午7時11分,全球核戰爭爆發,這場戰爭出乎意料,完全為計算機控制
  的防禦系統所為
  截止2013年1月,全球30億人死亡,因為核爆沉埃,引起了長達8個月的「核冬天」
  生還的人稱2012年12月27日為審判日,他們在天網的機械追捕與核冬天中苟延殘喘,康納在城市的廢墟中教會了人們反抗,他教會人們如何對付天網派出的機械,他帶領自己的小隊炸軍工廠,挖壕溝,建立地下城
  許多生還的人都去找康納尋求庇護
  2014年11月26日,人類聯盟反抗軍成立,康納任反抗軍最高統帥,反抗軍人數達4萬餘人
  2020-2030年,反抗軍抵抗天網打擊打數千次,並在蒙大拿州建立了數百個據點
  2032年7月15日,康納在納塔薩爾保衛戰中英勇犧牲。

2 康納 -盤點康納

  如果說終結者系列的主角是不僅僅是終結者的話,唯有一個人類角色的名字是可與之匹敵的,那便是約翰·康納。事實上,終結者系列的諸多角色都是緊緊圍繞約翰而展開的,所以到了《終結者2018》,沒有了盤踞整整三代終結者的施瓦辛格,約翰·康納理所當然地成為了不折不扣的男一號。 和終結者可以一成不變的外觀不同,約翰·康納這個角色在跨度極大的幾代故事中不斷成長著,從童星的精彩演繹到貝爾的最新詮釋,這些約翰究竟有著怎樣的一脈相承。這裡我們將終結者系列中曾經出現的四代康納的形象作一番梳理,一起來看看這位未來的人類精神領袖的成長之旅。 少年約翰 《終結者2》愛德華·福隆飾

在《終結者2》中

  10歲的約翰·康納還是一個陽光小男生,儘管從小就被母親莎拉當成人類救世主來培養,但是當莎拉被關進精神病院、而自己被領養后,約翰只能用一切叛逆行為來掩蓋自己的無助與迷茫。他總是逃課和好友騎著電單車去打電動,偶爾還會利用自己的電腦天才去ATM機上弄點現鈔花花。直到一個戴著墨鏡騎著哈雷的大個子的出現,才讓他明白了自己的未來不是夢。也是直到這個時候,他才明白了自己姓氏的重要,也想起了他從不願多提的母親莎拉·康納。彼時只有14歲的愛德華·福隆恰到好處地展現出了少年約翰的反叛與早熟,成功塑造了一個經典形象。 貪玩是每個這個時期少年的天性,但有時電子遊戲也能激發人的潛能。 和終結者的相遇,讓這個10歲少年的人生從此徹底改變,不過他顯得並不吃驚,也許男孩就是這麼容易相信科幻故事。 在逃亡的道路上,約翰表現出了比母親更堅強的一面,母子之情漸漸深厚。 不羈的經歷讓約翰顯得頗為少年老成,未來領袖的風範已經開始顯現。 約翰教會了終結者許多人類的交流方式:打手勢、爆粗口、笑……他與T-800之間發展出的友誼讓母親莎拉都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和T-800的訣別讓我們真正看到了少年純真的一面,這個機器人在成長缺乏父愛的約翰心中種下的影子是什麼呢? 在《終結者外傳》中

《終結者外傳》中的飾演者托馬斯·戴克

  《終結者2》過去的4年後,已經漸漸習慣了逃亡生活的少年約翰,發展出了極強的勇氣,但是性格依然非常叛逆。在生活中,為了不暴露自己,他必須隱匿自己的真實身份,要象普通高中生一樣上課,而且還要聽從母親莎拉的管教。已經從4年前事件中平復過來的約翰又遇到了自己派來的新機器保鏢--更強大的終結者「卡梅隆」,為了阻止天網誕生,卡梅隆帶著莎拉母子來到2007年。之後,陸續有反抗軍戰士被送到2007年,這些「不速之客」闖進約翰的生活,告訴他:未來的戰役已就此打響!這樣的重擔對於一個14歲的少年,要如何去承擔呢?22歲的托馬斯·戴克外形與氣質可以說跟當年的愛德華·福隆一脈相承,他演繹的約翰顯得更為靦腆和內斂。 莎拉過分的母愛讓約翰有時覺得喘不過氣來,母子關係看似和平,卻潛伏著危機。 面對這個和自己年齡相仿的少女終結者,約翰顯得有些無所適從,平時在學校兩人還要扮作兄妹。 面對終結者卡梅隆,約翰漸漸萌生出說不清道不明的感覺,這之間不僅僅是信任。 擺弄電腦依然是約翰的強項,身為高端科技產品的終結者也只能袖手旁觀。 約翰與伯父德里克發展出不錯的友誼,從對方口中了解到更多關於自己親生父親凱爾·里斯的故事。 在德瑞克的安排下,16歲生日那天,約翰在公園裡與5歲的父親相遇了。 渴望成為一名戰士、男子漢的約翰在遇見自己未來部下時,感受到了身上的重擔。 雖然已經具備足夠的勇氣,但約翰時刻明白自己應該處於什麼位置,不讓別人擔心,照顧好自己,這是他生活的原則。 在《終結者3》中

《終結者3》中由尼克·斯塔爾飾演

  《終結者2》的故事過去9年,當年的小約翰已長大成為一名青年。母親莎拉·康納因患白血病去世,剩下約翰一人繼續孤獨的活著。9年前他們毀掉賽博汀電腦公司的舉動似乎讓未來的一切不再可能發生,但是約翰卻不這麼想,他整天逃亡、逃亡、再逃亡……沒有固定電話號碼、沒有手機、沒有固定的住址、沒有信用卡……約翰試圖盡量掩蓋他的一切生活痕迹,以逃避噩夢中的再次追殺。尼克·斯塔爾扮演的青年約翰怎麼看怎麼頹廢,再加上外形實在缺乏陽剛之氣,也難怪凱特聽說今後要嫁給他就一臉的不情願。 一副癮君子相的約翰在獸醫醫院偷葯被誤困進籠里,在這裡卻撞見了自己的發小凱特·布魯斯特。 T-X的出現,讓約翰知道了噩夢果真沒有結束。 在莎拉·康納的墓前,T-850用非常手段喚醒約翰的鬥志。 T-850的任務不光是要保護康納,還有凱特,誰能想到凱特就是約翰未來的妻子呢? 在得知「審判日」就是當天時,約翰不甘做縮頭烏龜,以死相逼讓T-850帶他們前往CRS營救凱特父親,阻止天網啟動。 在途中,約翰發現T-850不聽他的命令,T-850告訴約翰:在未來,約翰就是被他殺死的,他被接任約翰成為反抗軍領袖的凱特改造派回來,所以他只聽凱特的命令。 逃亡路上的約翰和凱特相扶相持,為之後二人的感情發展奠定了基石。不管怎麼說,這兩人確實很有夫妻相,驚恐的神情都是一樣一樣的。 面對敵人,不光是要有拿起武器的勇氣,決定何時應該逃跑也是必須的,而約翰最不缺乏這方面的經驗。 T-850被T-X控制來殺約翰,差點活活掐死約翰,最後T-850砸車「發泄」,強迫自己關機然後重啟。T-850為何能做到這點,只能用詭異來形容,這或許就是吉人自有天相吧。 最後躲進「水晶峰」地下基地的約翰和凱特在「審判日」核爆中倖存了下來,成為人類未來的希望。 在《終結者2018》中

2018中的康納,由克里斯蒂安·貝爾飾演

  2018年,33歲的約翰·康納已從一名普通士兵當上了前哨隊隊長。身經百戰的約翰多次與終結者面對面交鋒,均化險為夷。他克服反抗軍統帥阿斯頓將軍的排擠,逐漸在反抗軍戰友中獲得了聲望。膽識過人的約翰還通過研究捕獲的終結者將其改寫系統為己所用,並派遣這些機器侵入天網查探機密,因而被天網視作「終結者殺手」。今時今日身價堪比阿諾的貝爾飾演的約翰·康納頗有大將之風,短髮形象幹練精神,再加上磁性的嗓音,一個偶像級的領袖形象已然先聲動人。 約翰在母親所警告他的殘酷未來里領導著人類艱難抵抗機器的屠殺。 約翰的妻子凱特已懷有身孕,但仍然協助丈夫打點反抗軍內的事務。 約翰關於天網的種種警告總是得不到統帥階層的重視。 戰場上的約翰總是身先士卒,出生入死,贏得了部下的敬重和愛戴。 天網每開發出一個新型殺手,約翰總會想法將其捕獲回反抗軍營地進行研究。 沒有了終結者的保護,戰友成了約翰最忠實的夥伴。 約翰和比自己年輕的父親凱爾·里斯並肩作戰,這便是時空穿梭帶來的後果,但不管怎麼說,父子總算相遇了。 名叫馬庫斯·懷特的失憶男子的到來會給約翰的命運帶來怎樣的改變,是《終結者2018》留給我們最大的懸念。 在《終結者2》中,其實已經有對成年約翰的驚鴻一瞥。這個臉上有著幾道深疤的男子就是約翰。雖然只是短暫的亮相,但那冷酷、堅毅的目光給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也許在原尊卡梅隆心目中,能在浩劫餘生后統領人類的領袖就應該是這個樣子吧。

3 康納 -遊戲人物

  遊戲《國土防線》(HomeFront)玩家所在抵抗軍小隊的隊長——Conner康納

《刺客信條3》 康納

  遊戲《刺客信條3》主角——康納,《刺客信條3》英雄主角自稱「Connor」(康納),真名叫「Ratohnhake:ton」,拼作「Ra-doon-ha-gay-doo」,父親是英國人,母親是北美原著民,即印第安人。他在文明修養國度的之外的莫霍克村落長大。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