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概要

西周時周成王任命康叔治理殷商舊地民眾的命令。

2內容來源

《周書·康誥》
成王既伐管叔、蔡叔,以殷余民封康叔,作《康誥》、《酒誥》、《梓材》。惟三月哉生魄,周公初基作新大邑於東國洛,四方民大和會。侯、甸、男邦、采、衛百工、播民,和見士於周。周公咸勤,乃洪大誥治:
王若曰:「孟侯,朕其弟,小子封。惟乃丕顯考文王,克明德慎罰;不敢侮鰥寡,庸庸,祗祗,威威,顯民,用肇造我區夏,越我一、二邦以修我西土。惟時怙冒,聞於上帝,帝休,天乃大命文王。殪戎殷,誕受厥命越厥邦民,惟時敘,乃寡兄勖。肆汝小子封在茲東土。
王曰:「嗚呼!封,汝念哉!今民將在祗遹乃文考,紹聞衣德言。往敷求於殷先哲王用保乂民,汝丕遠惟商者成人宅心知訓。別求聞由古先哲王用康保民。宏於天,若德,裕乃身不廢在王命!」
王曰:「嗚呼!小子封,恫瘝乃身,敬哉!天畏棐忱;民情大可見,小人難保。往盡乃心,無康好逸,乃其乂民。我聞曰:『怨不在大,亦不在小;惠不惠,懋不懋。』
已!汝惟小子,乃服惟弘王應保殷民,亦惟助王宅天命,作新民。」
王曰:「嗚呼!封,敬明乃罰。人有小罪,非眚,乃惟終自作不典;式爾,有厥罪小,乃不可不殺。乃有大罪,非終,乃惟眚災:適爾,既道極厥辜,時乃不可殺。」
王曰:「嗚呼!封,有敘時,乃大明服,惟民其敕懋和。若有疾,惟民其畢棄咎。若保赤子,惟民其康乂。非汝封刑人殺人,無或刑人殺人。非汝封又曰劓刵人,無或劓刵人。」
王曰:「外事,汝陳時臬司師,茲殷罰有倫。」又曰:「要囚,服念五、六日至於旬時,丕蔽要囚。」
王曰:「汝陳時臬事罰。蔽殷彝,用其義刑義殺,勿庸以次汝封。乃汝盡遜曰時敘,惟曰未有遜事。
已!汝惟小子,未其有若汝封之心。朕心朕德,惟乃知。
凡民自得罪:寇攘姦宄,殺越人於貨,[B139]不畏死,罔弗憝。
王曰:「封,元惡大憝,矧惟不孝不友。子弗祗服厥父事,大傷厥考心;於父不能字厥子,乃疾厥子。於弟弗念天顯,乃弗克恭厥兄;兄亦不念鞠子哀,大不友於弟。惟吊茲,不於我政人得罪,天惟與我民彝大泯亂,曰:乃其速由文王作罰,刑茲無赦。
不率大戛,矧惟外庶子、訓人惟厥正人越小臣、諸節。乃別播敷,造民大譽,弗念弗庸,瘝厥君,時乃引惡,惟朕憝。已!汝乃其速由茲義率殺。亦惟君惟長,不能厥家人越厥小臣、外正;惟威惟虐,大放王命;乃非德用乂。汝亦罔不克敬典,乃由裕民,惟文王之敬忌;乃裕民曰:『我惟有及。』則予一人以懌。」
王曰:「封,爽惟民迪吉康,我時其惟殷先哲王德,用康乂民作求。矧今民罔迪,不適;不迪,則罔政在厥邦。」
王曰:「封,予惟不可不監,告汝德之說於罰之行。今惟民不靜,未戾厥心,迪屢未同,爽惟天其罰殛我,我其不怨。惟厥罪無在大,亦無在多,矧曰其尚顯聞於天。」
王曰:「嗚呼!封,敬哉!無作怨,勿用非謀非彝蔽時忱。丕則敏德,用康乃心,顧乃德,遠乃猷,裕乃以;民寧,不汝瑕殄。」
王曰:「嗚呼!肆汝小子封。惟命不於常,汝念哉!無我殄享,明乃服命,高乃聽,用康乂民。」
王若曰:「往哉!封,勿替敬,典聽朕告,汝乃以殷民世享。」

3註釋

康誥:是《尚書》中的一篇,《尚書》是中國上古歷史文件的彙編。「尚」即「上」,《尚書》意即上古之書。相傳由孔丘編選而成,傳本有些篇是後人追述補充進去的,如《堯典》、《皋陶謨》、《禹貢》等。西漢初存二十八篇,用當時通行文字書寫,即《今文尚書》。另有相傳漢武帝時在孔丘住屋壁中發現的《古文尚書》,已佚。東晉梅賾(一作梅頤、枚頤)又偽造《古文尚書》。後來《十三經》中的通行本,即《今文尚書》,與梅氏偽書的合編,宋人開始懷疑梅氏偽書,至清漸成定論。今文各篇內容包含商周等代的一些重要史料,如《盤庚》反映商代奴隸社會的情況、《禹貢》記述戰國時黃河、長江兩流域的地理等。《康誥》是周公封康叔時作的文告。周公在平定三監(管叔、蔡叔、霍叔)武庚所發動的叛亂后,便封康叔於殷地。這個文告就是康叔上任之前,周公對他所作的訓辭。原文是「惟乃丕顯考文王,克明德慎罰;不敢侮鰥寡。」
克:《詩·大雅·盪》:「靡不有初,鮮克有終。」鄭玄箋:「克,能也。」《書·洪範》:「二曰剛克,三曰柔克。」《爾雅》:「克,能也。」這裡用為「能」之意。
閔:通「暋」(min閔)。《書·康誥》:「殺越人於貨,暋不畏死,罔弗憝。」傳:「暋,強也。自強為惡,而不畏死。」《爾雅·釋詁上》:「暋,強也。」這裡用為強悍之意。
譈:(dui對)《尚書·康誥》:「凡民自得罪:寇攘姦宄,殺越人於貨,暋不畏死,罔弗憝。」今本「憝」作「譈」。《孟子·萬章下》:「《康誥》曰:『殺越人於貨,閔不畏死,凡民罔弗譈。』」《玉篇·言部》:「譈,《字書》或憝字也。,憝,怨也,惡也,在《心部》。」這裡用為憎惡、怨恨之意。
敘:《尚書·康誥》:「有敘時,乃大明服,惟民其敕懋和。若有疾,惟民其畢棄咎。」《虞書》:「百揆時敘。」《周禮·宮伯》:「行其秩敘。」《周禮·天官》:「以官府之六敘正群吏。」《淮南子·本經訓》:「四時不失其敘。」《說文》:「敘,次弟也。」這裡用為秩序,次序之意。
明:《易·隨·九四》:「隨,有獲;貞,凶。有孚,在道,以明何咎。」《書·堯典》:「明明揚仄陋。」《老子·三十三章》:「知人者智,自知者明。」《易·繫辭下》:「因貳以濟民行,以明失得之報。」《左傳·隱公五年》:「昭文章,明貴賤,辨等列,順少長,習威儀也。」這裡用為明了、通曉事理之意。
服:《書·盤庚上》:「若農服田力穡。」《老子·五十九章》:「是謂早服;早服謂之重積德。」《鹽鐵論·未通》:「今五十已上至六十,與子孫服挽輸,並給徭役,非養老之意也。」這裡用為擔任、承當之意。
勑:(lai賴)同「敕」。《詩·魏風·碩鼠》:「莫我肯勑。」《尚書·康誥》:「乃大明服,惟民其敕懋和。」《爾雅·釋詁上》:「勑,勤也。」這裡用為勤勞之意。
懋:(mao冒)《尚書·盤庚》:「懋建大命。」《尚書·康誥》:「乃大明服,惟民其敕懋和。」《國語·晉語四》:「懋穡勸分,省用足財。」《說文》:「懋,勉也。」這裡用為勉勵之意。
疾:《易·豐·六二》:「豐,其蔀日中,見斗,往得疑,疾有孚,發若,吉。」《論語·衛靈公》:「君子疾沒世而名不稱焉。」《莊子·田子方》:「草食之獸,不疾易藪;水生之蟲,不疾易水。」成玄英疏:「疾,患也。」《玉篇·疒部》:「疾,患也。」這裡用為擔憂之意。
咎:《易·乾·九三》:「君子終日乾乾,夕惕若,厲,無咎。」《詩·小雅·伐木》:「寧適不來,微我有咎。」毛傳:「咎,過也。」《說文·人部》:「咎,災也。」《爾雅·釋詁上》:「咎,病也。」《廣韻·有韻》:「咎,愆也。」還里泛指災禍、凶難、過失、錯誤之意。
乂:(yi義)《尚書·堯典》:「有能俾乂。」《尚書·康誥》:「若保赤子,惟民其康乂。」《爾雅》:「乂,治也。」《漢書·武五子傳》:「保國乂民。」這裡用為治理安定之意。
忌:《尚書·康誥》:「惟文王敬忌,一人以擇。」《左傳·昭公六年》:「民知有辟,則不忌於上。」《廣雅·釋詁四》:「忌,恐也。」《玉篇·心部》:「忌,畏也。」這裡用為畏懼、顧忌之意。
懌:(yi義)《尚書·康誥》:「惟文王之敬忌,……則予一人以懌。」《詩·邶風·靜女》:「說懌女美。」《詩·大雅·板》:「辭之懌矣。」《禮記·文王世子》:「是故其成也懌。」《廣韻》:「懌,悅也,樂也。」這裡用為高興之意。
裕:《易·蠱·六四》:「裕父之蠱,往見,吝。」《詩·小雅·角弓》:「此令兄弟,綽綽有裕。」《法言·孝至》:「天地裕於萬物乎!萬物裕於天地乎!」李軌註:「裕,足也。」《說文·衣部》:「裕,衣物饒也。」段玉裁註:「引申為凡寬足之稱。」這裡用為充足、豐富之意。
刑:《詩·周頌·我將》:「儀式刑文王之典,日靖四方。」《管子·侈靡》:「賤有實,敬無用,則人可刑也。」《孟子·梁惠王上》:「刑於寡妻。」這裡用為典範、榜樣之意。
殺:《論語·鄉黨》:「非帷裳,必殺之。」清陳澧《聲律通考》卷六:「《補筆談》所謂殺聲,《詞源》所謂結聲,皆為曲終之聲,即蔡季通所謂畢曲也。」這裡用為收束之意,又為縛緊,勒緊之意。如:殺緊腰帶,殺擔。
次:《荀子·王制》:「賢能不待次而舉。」《史記·陳涉世家》:「陳勝、吳廣皆次當行,為屯長。」《資治通鑒》:「蓋以十艦最著前,中江舉帆,余船以次俱進。」這裡用為順序,等第之意。
女:《詩·魏風·碩鼠》:「三歲貫女。」《論語·八佾》:「季氏旅於泰山。子謂冉有曰:『女弗能救與?』對曰:『不能。』」《集韻·語韻》:「女,爾也。通作汝。」這裡用為代詞,表示第二人稱「你」之意。
順:通「訓」。《管子·牧民》:「順民之經。」《禮記·中庸》:「父母其順矣乎。」《孝經·開宗明義章》:「先王有至德要道,以順天下。」《莊子·天運》:「民有心而兵有順。」《史記·宋世家》:「是夷是訓,於帝其順。」這裡用為教誨之意。

4譯文

成王平定管叔、蔡叔之後,把原商國的地盤和人民封給康叔管理,擬了三篇發言稿:《康誥》、《酒誥》、《梓材》。那是三月,萬物生長。周公在東國洛汭舉行新建都城的奠基儀式,四方人民都有幸參加了這個盛會,由近致遠各大小斑竹、工人、農民,都榮幸地表達了願意服從周國的管理,周公一一答謝,接著大聲公布了成王的命令:
王如是說:孟侯(這個最高的爵位),我要封給你了,年輕的封,希望你光大你逝去的父親文王(的功德),能彰顯仁德、慎用刑罰;不能欺侮孤老、寡母,在人民面前平易、恭敬、謙虛,以創造我小小華夏,讓我們的大邦、小國都井井有條。我們西岐的繁盛,仰賴先帝的名望,先帝去后,上天把偉大的使命交給了文王;滅亡強大的殷國、光榮地繼承這個使命、讓國家和人民有條不紊,是你的王兄(武王)盡的力。要效法(先王),你年輕的封,在這東邊的國土上。(你年輕的封,在東邊,要效法先王)
王說:啊,封,你要記著,如今民眾信奉的是一心追隨你的父親(文王)、繼續聆聽、依賴他偉大的教導。此去施政要像偉大的先知聖王那樣,讓人民安定和睦(善良、美好)。你要永遠銘記一直到老也是完善仁德,寬容管理訓教(人民)。另外要聽從古代的先知聖王的教誨,讓人民安居樂業。像天空那麼博大寬容,以德服人,你呢,就算沒有辜負我對你的期望。
王說:啊,年輕的封,(民眾的)疾苦,你要重視喲!上天將懲罰不誠實的人(啰)。民情很容易知道-------百姓(還)沒有安居。去了所有的心思,不是(怎樣)舒服好玩,而是安民。我聽說:「恨,不存在大,也不存在小;愛不愛,(就存在)大不大」(恨不論大小,都是恨;愛就圖個大,小了就不叫愛),好了,你是年輕人,應該弘揚我(的期望),應該讓眾民安樂,也算是幫我順應天命、讓百姓振作。
王說,啊,封,先仁后罰。人有小錯,不是災難(不是大問題),就改掉它,從來,就不按制度辦;繼續犯小錯,就不得不處罰。有大錯誤,不改,那就是大災難來臨了(沒救了),甚至還說是很小很小的錯誤,這就要加大力度處罰。(這兒的不,就是丕:大)
王說:啊,封,有句話說得好啊,就是以德(治)為首(首先以德服人):希望人民正直、昌盛、和睦;像厭惡疾病那樣,希望人們全部厭惡罪過;像保護寶寶那樣,希望人民安定美滿。不是你封叔要懲人罰人,是國法難容(是國家懲人罰人);不是你要批評人,是國家批評人。
王說:首先要做的, 你頒布完善的法律使眾人信服,這樣所有的處罰就公正了。又說:複審犯人,斟酌五六天,到了巡視的時候,好好斷理、複審犯人。
王說:你頒布完善的法律進行處罰,所有的斷案都用(與其罪過)相應的刑罰,不能草率。你封,你要竭力謙遜,要彬彬有禮,(又)希望沒有逃避的現象。好了,你是年輕人,沒得有如你封的意的(如果有讓你不滿意的話),我的心我的真(我的真心),你懂的。凡是人因有罪,如:搶劫偷盜,殺人為財,不怕死的;無不恨。(這句話是引出下文的過渡語,與上文沒得聯繫)
王說:封,最壞的人大家都恨,何況是不孝無情。兒子不敬聽老子的話,大傷老子的心;作為父親不願養兒子,因此恨兒子;作為弟弟不知天高(地厚),不能恭敬兄長;哥哥也不講慈愛,對弟弟很不友好。就悲哀了這,不是我們管人的沒管得好(有罪的話),就是上天要我們人倫大混亂。那就快快引用文王創製的法律,上刑罰、不要赦免。不守規矩的人大家都要指責,何況是疏遠(背離)百姓?宣揚仁德就是親近正人君子,對小人就打住(遠小人、短君子)。你另外要獲得(播撒、種下)「為民」的好名聲。不記著、不用著(我給你說的),回來找我叫苦,那時候,你就招人厭了,我就看不起你了喲。(好了)你就快去尊義重賢(吧),也想著我、想著長輩。不能親仁,對親近小人特有興緻,威厲暴虐,完全沒聽我的勸告,你就違德而治了。你也不能不慎用刑罰,因為寬容人民,是文王的告誡。寬容人民,你說:「我想得到。」那麼,我無比欣慰(就把快樂給了我。)
王說:封,多麼希望人民走向幸福安康,我們時常要惦記弘揚先王的聖德,把讓人民安居樂業作為追求。何況如今人民還沒有步入正軌,不去引導,就跟沒管理這個國家一樣。
王說:封,我不得不借句話來告訴你:「愛失去了比懲罰還要痛苦。」如今人民不安寧,民心還沒穩定,國家仍然沒有統一,多麼希望上天懲罰我,我也沒有怨言,因為罪不在大小、也不在多少(都是罪過),何況我的罪過又大又明顯、天(肯定)曉得了。
王說:啊,封,要注意呀,不要有怨言,不要用、不要想、不要經常掩藏(自己的)善良真誠,大顯仁德,用來安你的心、呵護你的德、增長你的智慧、光大你的作為,人民安寧,你的瑕疵就消失了。
王說:啊,要效法(先王),你年輕的封,生命不是永恆的,你要記住啊!我們要努力奉獻,仁就是使命(使用生命),德就是(生命的)快樂,讓人民安居樂業。
王如是說:去吧,封,不要放棄慎用刑罰,聽從我的勸告,你就會被萬民永遠愛戴。
上一篇[酒誥]    下一篇 [樂制]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