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庾肩吾,中國南朝梁代文學家、書法理論家。字子慎。原籍南陽新野(今屬河南)人。《隋書·經籍志》載有《梁度支尚書庾肩吾集》10卷,但李賀已經感嘆不得見其遺文(李賀《還自會稽歌序》)。明代張溥輯有《庾度支集》,收入《漢魏六朝百三家集》中。

 

1 庾肩吾 - 簡介

庾肩吾(487-551),字子慎,一作慎之。南陽新野(今屬河南省)人。世居江陵。初為晉安王國常侍,同劉孝威、徐攡諸人號稱「高齋學士」。歷仕太子中庶子、進度支尚書、江州剌史等職,封武康縣侯。工詩,其詩雕琢辭采,講究聲律。胡 應麟稱其詩「風神秀相,洞合唐規」。《書品》為其重要的書法論著,文中挑選了以東漢張芝居首的草、隸書家共128人,按品位分高、中、低三等,每等再分上、中、下三級。此書的特點在於不是就每件作品加以品評,而是就每一級集中綜合品評,區分優劣。以下為《書品》節錄:

庾肩吾《書品》

初,書名起於洛,字勢發於倉史,故遺結繩,取諸文,象諸形,會諸人事,未有廣此緘深茲。文契是以一畫加大,天尊可知,二力增土,地卑可審;日以君道,則字勢圓,月以臣輔,則文體缺,及其轉注假借之流,指事會意之類,莫不狀范毫端,形呈字表。開篇玩古,則千載共朝,削簡傳今,則萬里對面;記善則惡自削。書賢則過必改;玉曆頒正而化俗,帝教陳言而設教,變通不極日用,無窮與聖同功,參神並運,愛洎中巾,舍繁從省,漸失潁川之言,竟逐雲陽之字。若乃鳥跡孕於古文,壁書存於科斗,符陳帝璽,摹調楚漆,署表宮門,銘題禮器,魚游舍鳳鳥已分蟲,仁義起於麒麟,威形發於龍虎,雲氣時飄五色,仙人還作兩童,龜若浮溪,蛇若赴穴,流星疑燭,垂露似珠,芝英時車,飛白掩素,參差倒薤,既思種柳之謠,長短懸針,復想定情之制,蚊腳俯低,鵠頭仰立,填飄板上,謬起印中,波回墮鏡之鸞,楷顧雕陵之鵲,並以篆籀重複,見重昔時,或巧能售酒,或妙令鬼哭,信無味之奇珍,非趨時之急務,且具錄前訓,今不復兼論。

惟草正疏通,專行於世,其或繼之者,雖百代可知,尋隸體發源,秦時隸人下邳程邈所作,始皇見而重之,以奏事繁多,篆字難制,遂作此法,故曰隸書,今時正書是也。草聖起於漢時,解散隸法,用以赴急,因草創之意,故曰草書。建初中,京兆杜操始以善書知名,今之草書是也。余自少迄長,留心茲藝,敏手謝於臨池,銳意同於削板,而蕺山之扇,意未增錢,凌雲之台,無因誡子,求諸故跡,或有淺深。

隸既發源秦始,草乃激流齊,,跨七伐而彌遵,將於載而無草,誠開博者也,均其文,總六書之要指,其事簡八體之奇,能拔篆籀於繁蕪,移偕真於重密。分行紙上,類出螢之蛾,結畫篇中,似聞琴之鶴;峰岩間起,瓊山慚其斂霧,漪瀾遞振,碧海愧其下風,抽絲散水,定其下筆,倚刀較尺,驗於成字,真草既分於星芝,烈火復成於珠佩,或橫牽豎掣,或濃點輕拂……

2 庾肩吾 - 生平

梁簡文帝蕭綱初封晉安王,庾肩吾為晉安國常侍。蕭綱遷鎮,庾肩吾也隨同遷轉,歷任雲麾參軍,併兼記室參軍。蕭綱喜好文學,招納文士,庾肩吾和徐□、劉孝威等同被賞接,又受命抄撰書籍,當時號為高齋學士。簡文帝蕭綱繼位后,以庾肩吾為度支尚書。后侯景至建康,矯詔遣庾肩吾使江州招降蕭大心,他乘機逃至會稽,轉赴江陵,投奔蕭繹,封武康縣侯,《梁書》及《南史》庾肩吾傳都未明記其生卒年和年歲。

庾肩吾草書書法

梁元帝27歲時所作《法寶聯璧序》,記庾肩吾為48歲,可以推知其生年。庾信於承聖二年(553)封武康縣侯,襲父爵,則庾肩吾當卒於此年。元帝蕭繹為作墓誌。

庾肩吾歷任蕭綱府中屬官,當時盛行的宮體詩,他是推波助瀾者之一。現存的詩文,多為應制、奉和、侍宴、謝啟這一類酬應之作,但象「路高村反出,林長鳥更稀。寒雲間石起,秋葉下山飛」(《游甑山》),「泉飛疑度雨,雲積似重樓」(《尋周處士弘讓》)等句寫景還很生動。他的《亂後行經吳郵亭》一詩,對侯景之亂也頗有悲憤之情。由於他講求聲律,有一些五言詩已經具備了五言律詩的雛形。

庾肩吾還是一位書法家,著有《書品》,敘述書法的源流演變,評論歷代書法家的特色,頗受後人的重視。

3 庾肩吾 - 成就

庾肩吾,南朝梁文學家。字子慎,一作慎之。原籍南陽新野(今屬河南)。八歲能賦詩。初為晉安王蕭綱國常侍,歷任雲麾參軍、兼記室參軍。王好文學,為太子,開文德省,招納文士,與劉孝威、江伯搖、孔敬通、申子悅、徐昉、徐摛、王囿、孔鑠、鮑至等十人同被賞接,又受命抄撰眾籍,豐其果饌,號為「高齋學士」。

庾肩吾南朝

蕭綱即帝位(簡文帝),任度支尚書。侯景至建康,矯詔遣肩吾使江州招降蕭大心,他乘機逃至會稽,間道奔江陵投蕭繹,任江州刺史,領義陽太守,封武康縣侯。卒贈散騎常侍、中書令。工詩賦。詩與徐摛齊名,早期多為奉和應制、侍宴、謝啟一類酬應之作,風格靡麗,為「宮體詩」創始人之一。但某些詩句如「路高村反出,林長鳥更稀。寒雲間石起,秋葉下山飛」(《游甑山》),「泉飛疑度雨,雲積似重樓」(《尋周處士弘讓》)等,寫景較生動。詩歌形式上講求對仗,注重聲律,對後來律詩的形成有所貢獻。

明胡應麟《詩藪》稱其「風神秀相,洞合唐規」,王夫之《古詩品選》推為「近體之宗祊」。晚年經亂,詩風有所轉變,如《亂後行經吳郵亭》等詩,抒發對時代動亂的感慨,情辭慷慨,筆力較為雄健。又善書法,著有《書品》傳世,敘述書法源流演變,評論歷代書法家之特色,頗受後人重視。《隋書·經籍志》載其有集十卷,但唐李賀已經感嘆不得見其遺文(《還自會稽歌序》)。明張溥輯有《庾度支集》,收入《漢魏六朝百三名家集》。

4 庾肩吾 - 背景

漢代末年在察舉制度下,士族中已經流行著鄉黨評議的風氣,如許劭與從兄許靖「俱有高名,好共核論鄉黨人物,每月輒更其品題,故汝南俗有月旦評焉」。此外,郭太也以關於鑒人而名聞天下。魏文帝曹丕實行九品中正制以後,人物品評的風氣更加興盛。(魏)劉卲(或作「劭」、「邵」)的《人物誌》總結了鑒察人物的理論和方法,特別重視人的材質,形成才性之學。(宋)劉義慶《世說新語》的《識鑒》、《賞譽》、《品藻》、《容止》等門,記載了許多品評人物的生動事例。

庾肩吾《魏晉南北朝文學史》

人物品評在漢末多帶有預言成敗的意味,偏重在識鑒人才、拔擢俊彥,所以品評的重點在政治、道德方面。魏晉以後的人物品評有一個新的趨勢,就是在預言性和政治、道德的評議外,增加了許多審美的成分,為已經享名的人物用形象的語言、比喻象徵的手法加以品題。如《世說新語》中的這些品題:「公孫度目邴原:『所謂雲中白鶴,非燕雀之網所能羅也。』」(《賞譽》)「王戎云:『太尉神姿高徹,如瑤林瓊樹,自然是風塵外物。』」(《賞譽》)「時人道阮思曠:『骨氣不及右軍,簡秀不如真長,韶潤不如仲祖,思致不如淵源,而兼有諸人之美。』」(《品藻》)「有人嘆王恭形茂者,云:『濯濯如春月柳。』」(《容止》)《世說新語》中品題人物常見的審美概念有:清、神、朗、率、達、雅、通、簡、真、暢、俊、曠、遠、高、深、虛、逸、超等,其中最常見的是:真、深、朗三者。而用作比喻的又不乏自然物象,如:千丈松、松下風、玉樹、玉山、雲中白鶴、龍躍雲津、鳳鳴朝陽。人物審美的興盛,對文藝審美起了催化的作用。有的文學審美範疇來自人物審美,如「風骨」、「骨氣」、「風神」、「清虛」、「清通」、「高遠」、「情致」、「才情」等。而人物流品的劃分,也直接影響著文藝批評,鍾嶸《詩品》、庾肩吾《書品》、謝赫《古畫品錄》,就是明證。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