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廉頗負荊請罪

標籤: 暫無標籤

    秦昭襄王一心要使趙國屈服,接連侵入趙國邊境,佔了一些地方。公元前279年,他又耍了個花招,請趙惠文王到秦地澠池(今河南澠池縣西,澠音miǎn)去會見。趙惠文王開始怕被秦國扣留,不敢去。大將廉頗和藺相如都認為如果不去,反倒向秦國示弱。
    趙惠文王決定硬著頭皮去冒一趟險。他叫藺相如隨同他一塊兒去,讓廉頗留在本國輔助太子留守。
    為了防備意外。趙惠文王又派大將李牧帶兵五千人護送,相國平原君帶兵幾萬人,在邊境接應。
    到了預定會見的日期,秦王和趙王在澠池相會,並且舉行了宴會,高興地喝酒談天。
    秦昭襄王喝了幾盅酒,帶著醉意對趙惠文王說:「聽說趙王彈得一手好瑟。請趙王彈個曲兒,給大伙兒湊個熱鬧。」說罷,真的吩咐左右把瑟拿上來。
    趙惠文王不好推辭,只好勉強彈一個曲兒。
    秦國的史官當場就把這事記了下來,並且念著說:「某年某月某日,秦王和趙王在澠池相會,趙王為秦王鼓瑟。」
    趙惠文王氣得臉都發紫了。正在這時候,藺相如拿了一個缶(音fǒu,一種瓦器,可以打擊配樂),突然跪到秦昭襄王跟前,說:「趙王聽說秦王挺會秦國的樂器。我這裡有個瓦盆,也請大王賞臉敲幾下助興吧。」
    秦昭襄王勃然變色,不去理他。
    藺相如的眼睛射出憤怒的光,說:「大王未免太欺負人了。秦國的兵力雖然強大,可是在這五步之內,我可以把我的血濺到大王身上去!」
    秦昭襄王見藺相如這股勢頭,十分吃驚,只好拿起擊棒在缶上胡亂敲了幾下,一把將槌子扔了。
    藺相如回過頭來叫趙國的史官也把這件事記下來,說:「某年某月某日,趙王和秦王在澠池相會。秦王給趙王擊缶。」
    秦國的大臣見藺相如竟敢這樣傷秦王的體面,很不服氣。
    有人站起來說:「請趙王割讓十五座城給秦王上壽。」
    藺相如也站起來說:「請秦王把咸陽城割讓給趙國,為趙王上壽。」
    秦昭襄王眼看這個局面十分緊張。他事先已探知趙國派大軍駐紮在臨近地方,真的動起武來,恐怕也得不到便宜,就喝住秦國大臣,說:「今天是兩國君王歡會的日子,諸位不必多說。」
    這樣,兩國澠池之會總算圓滿而散。
    藺相如兩次出使,保全趙國不受屈辱,立了大功。趙惠文王十分信任藺相如,拜他為上聊,地位在大將廉頗之上。
    廉頗很不服氣,私下對自己的門客說:「我是趙國大將,有攻城野戰的大功。藺相如有什麼了不起?就憑一張嘴,倒爬到我頭上來了。哼!我見到藺相如,得給他個下不了台!」
    這句話傳到藺相如耳朵里,藺相如就裝病不去上朝。
    有一天,藺相如帶著門客坐車出門,正是冤家路窄,老遠就瞧見廉頗的車馬迎面而來。他叫趕車的退到小巷裡去躲一躲。讓廉頗的車馬先過去。
    這件事可把藺相如手下的門客氣壞了,他們責怪藺相如不該這樣膽小怕事。
    藺相如對他們說:「你們看廉將軍跟秦王比,哪一個更強大?」
    他們說:「當然是秦王勢力大。」
    藺相如說:「對呀!天下的諸侯都怕秦王。為了保衛趙國,我就敢當面責備他。怎麼我見了廉將軍倒反怕了呢。因為我想過,強大的秦國不敢來侵犯趙國,就因為有我和廉將軍兩人在。要是我們兩人不和,秦國知道了,就會趁機來侵犯趙國。就為了這個,我寧願容讓點兒。」
    有人把這件事傳給廉頗聽,廉頗感到十分慚愧。他就裸著上身,背著荊條,跑到藺相如的家裡去請罪。他見了藺相如說:「我是個粗魯人,見識少,氣量窄。哪兒知道您竟這麼容讓我,我實在沒臉來見您。請您責打我吧。」
    藺相如連忙扶起廉頗,說:「咱們兩個人都是趙國的大臣。將軍能體諒我,我已經萬分感激了,怎麼還來給我賠禮呢。」
    兩個人都激動得流了眼淚。打這以後,兩人就做了知心朋友。
上一篇[吸附等溫線]    下一篇 [藺相如列傳]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