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蒲松齡

這是《聊齋志異》中的一篇故事,字數不多,文風沉鬱,充滿驚險,寓意深刻。本文選自原書卷二第四篇,講述了城隍廟的廟鬼,不為人造福,卻去禍害正直的醜惡事實,表現了社會巫蠱勢力無以復加,只有借之於神人之手。本書為清代文學家、小說家蒲松齡(1640~1715)所著,是我國文學寶庫的一朵奇葩。

1簡介

這個選自《聊齋志異》的短篇講述了一個人被城隍廟的廟鬼所纏身後發生的種種事情。王啟后雖然意志堅定,樸實誠篤,但遇到了廟鬼之後,他也就變的瘋癲起來了。好在神人將廟鬼收服,這才轉危為安。

2原文

新城諸生王啟後者,方伯中宇公象坤曾孫。見一婦人入室,貌肥黑不揚。笑近坐榻,意甚褻。王拒之,不去。由此坐卧輒見之。而意堅定,終不搖。婦怒,批其頰,有聲,而亦不甚痛。婦以帶懸樑上,捽與並縊。王不覺自投梁下,引頸作縊狀。人見其足不履地,挺然立空中,即亦不能死。自是病顛,忽曰:「彼將與我投河矣。」望河狂奔,曳之乃止,如此百端,日常數作,術葯罔效。
一日,忽見有武士綰鎖而入,怒叱曰:「朴誠者汝何敢擾!」即縶婦項,自欞中出。才至窗外,婦不復人形,目電閃,口血赤如盆。憶城隍廟中有泥鬼四,絕類其一焉。於是病若失。

3譯文

新城的生員王啟后,是大員中宇公象坤的曾孫,看見一個婦人進入房間,長的又肥又黑其貌不揚。她笑著靠近王生坐著的短床,神態很是猥褻。王生拒絕她,也不離開,由此他坐睡都會看見她。不過他意志堅定,最後都沒動搖。婦人發怒,扇他的臉,都有聲音,只是也不覺得很痛。婦人把衣帶懸在房樑上,抓他一起上吊。王生不自覺就自己到房梁下,伸著脖頸作出上吊的樣子。人們看見他腳不沾地,直挺挺的樣子站在空中,不過也不能死,從這開始就瘋癲了。忽然說:「她要和我去跳河啊。」就看著河狂奔,拉住他才停止,這樣百般狀態,每天都發作幾次,巫術醫藥都沒有效果。
一天,他忽然看見有個武士繞著鎖鏈進來,怒喝說:「這樣樸實誠篤的人你怎麼敢攪擾?」就馬上綁上婦人的脖頸,從窗欞中出去了。他們才到了窗外,婦人就不再是人的樣子,眼睛發出電閃一樣的光芒,口血紅的就像盆一樣。他記得城隍廟門裡面有四個泥鬼,這個極像其中的一個。於是病就像沒有了似的。
上一篇[義鼠]    下一篇 [僧孽]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