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廣泛性焦慮障礙

標籤: 暫無標籤

廣泛性焦慮障礙很常見,在1年時間內影響3%~5%的人群.女性兩倍於男性.此障礙通常開始於兒童或青少年期,但也可以在任何年齡開始。癥狀和體征是焦慮和擔心是如此嚴重,以致難以控制.即便所處的處境可能產生焦慮的話,其擔心的嚴重程度,頻率和持續時間仍大大超過所處的處境中應該出現的焦慮程度.擔心的焦點並不如在其他精神障礙(如驚恐發作,在公開場合窘迫,或被污染)中那樣局限.常見的擔心包括工作責任、錢財、健康、安全、汽車修理以及家庭雜務等.。此障礙患者也必須有下列癥狀中的三項以上:不安,異常的疲乏,注意難以集中,易激惹,肌緊張以及睡眠障礙.病程通常波動而且呈慢性,伴有應激時加重。

廣泛性焦慮障礙廣泛性焦慮障礙
 
廣泛性焦慮障礙廣泛性焦慮障礙

1 廣泛性焦慮障礙 -概述

廣泛性焦慮障礙廣泛性焦慮障礙
廣泛性焦慮障礙(generalizedanxietydisorder)簡稱廣泛焦慮症是以持續的顯著緊張不安伴有自主神經功能興奮和過分警覺為特徵的一種慢性焦慮障礙。

廣泛性焦慮障礙(GAD)患者常具有特徵性的外貌如面肌扭曲眉頭緊鎖、姿勢緊張並且坐立不安甚至有顫抖,皮膚蒼白,手心、腳心以及腋窩汗水淋漓。值得注意的是患者雖容易哭泣但為廣泛焦慮狀態的反映,並非提示抑鬱。

GAD是一種慢性障礙。可逐漸發展和波動,病程可表現為穩定不變型,也可表現加重或緩解型大多數患者自發病後在大部分時間有癥狀,但有1/4的GAD患者可有緩解期(3個月或更長時間內沒有癥狀)。GAD的焦慮和擔憂可因應激而加重通常,只有當癥狀持續幾個月後才可以診斷為廣泛性焦慮障礙(如DSM-Ⅳ規定為6個月)如果不加干預大約有80%的患者癥狀可持續3年。如果癥狀較嚴重或者伴有激越、現實感喪失、轉換癥狀以及自殺觀念預后更差一些慢性廣泛性焦慮障礙的患者可有短期的抑鬱發作通常在某次發作中患者會就醫。

2 廣泛性焦慮障礙 -病因

廣泛性焦慮障礙廣泛性焦慮障礙
本病的研究遠不如驚恐障礙深入,但也積累了一些資料。

1.遺傳Noyes等(1987)報告廣泛焦慮障礙患者的親屬中本病的患者風險率為19.5%,而正常對照組的親屬廣泛焦慮障礙患病風險率為3.5%。Torgersen(1983)的雙生子研究未能發現廣泛焦慮障礙的MZ-DZ同病率有顯著差異Kendler等(1992)報告廣泛焦慮障礙的一組女性雙生子本病的遺傳度約為30%一些研究表明,本病的遺傳傾向不如驚恐障礙顯著。

2.生化基於苯二氮類常用於治療廣泛焦慮障礙取得良好的效果,提示腦內苯二氮受體系統異常可能為焦慮的生物學基礎。苯二氮受體的濃度以枕葉為最高,提示廣泛焦慮障礙可能有枕葉功能異常。一些腦功能顯像研究發現本病患者枕葉有異常存在。臨床前和臨床腦顯像表明各種類型焦慮和應激反應還涉及邊緣葉、基底節和前額葉非苯二氮類抗焦慮劑丁螺環酮為5-HT1A激動劑,治療廣泛焦慮障礙有效,表明5-羥色胺系統對廣泛焦慮障礙發病有重要作用。

3.心理弗洛伊德認為焦慮是一種生理的緊張狀態,起源於未獲得解決的無意識衝突。自我不能運用有效的防禦機制,便會導致病理性焦慮AeronBeck的認知理論則認為焦慮是對面臨危險的一種反應。信息加工的持久歪曲導致對危險的誤解和焦慮體驗。病理性焦慮則與對威脅的選擇性信息加工有關焦慮患者還感到他無力對付威脅。對環境不能控制是使焦慮持續下去的重要因素DavidBarlow把焦慮與恐懼區別開來認為廣泛焦慮障礙的特徵在於對失去控制的感受而不是對威脅的恐懼Noyes等(1987)報告,約1/3廣泛焦慮障礙患者伴有人格障礙最常見者為依賴型人格障礙。

發病機制:1.易患因素
(1)遺傳:在焦慮障礙中,遺傳是一個重要的易患因素據研究在單卵雙生子(MZ)中所有焦慮障礙的發病一致性較雙卵雙生子(DZ)高。但大多數的研究沒有發現遺傳在各個焦慮障礙的發病有差別,因此在廣泛性焦慮障礙中遺傳的具體作用並不清楚。

(2)童年經歷:通常被認為是廣泛性焦慮障礙的易患因素之一,然而目前尚無確切的證據。焦慮是兒童常見的情緒障礙,然而大多數的焦慮兒童能長成健康人而焦慮的成人也並非都來自於焦慮的兒童。

(3)人格:焦慮性人格與焦慮障礙相關但其他的人格特徵也可妨礙其對應激事件的有效應對。

2.促發因素廣泛性焦慮障礙的發生常和生活應激事件相關,特別是有威脅性的事件如人際關係問題、軀體疾病以及工作問題。

3.持續因素生活應激事件的持續存在可導致廣泛性焦慮障礙的慢性化;同時思維方式也可使癥狀頑固化,如害怕他人注意到自身的焦慮或者擔心焦慮會影響其工作表現類似的擔心會產生惡性循環,使癥狀嚴重而頑固。

4.神經生物學研究。

(1)腦血流、代謝和半球活動:正常受驗者的功能影像研究提示焦慮主要是腦血流和代謝的增加但在過度換氣和血管緊張性升高導致血管收縮時,則為腦血流量下降誘發焦慮因此焦慮狀態下的腦血流變化並非是直線樣的而是呈「U」形曲線型變化多數腦電圖研究發現在正常焦慮和神經症性焦慮患者中存在α波活動的降低、α波頻率的增加以及β波活動的增加。另外在焦慮狀態中還觀察到δθ和慢α形式的慢波活動。

影響血和腦電圖研究提示額葉右側的皮質可能在對焦慮等負性情緒的感知和反應中扮演較為重要的作用,Davion在正常志願者中發現額葉的左前區比右前區對經典條件反射的厭惡反應消退更快,並且對防禦反射抑制更為有效Carter發現擔憂-焦慮的認知表現與整個皮質的高度活動有關左半球尤甚。擔憂不僅是焦慮的一種表現,而且可以通過言語和邏輯推理來減輕以此可以解釋左半球的高活動作用。

(2)神經解剖區和它們的功能:高警覺性在焦慮中扮演重要角色,它可以導致喚醒和失眠。中度喚醒可以提高注意並因此改善行為表現。而高度喚醒則增強了條件反射,引起複雜的學習和行為表現失常。焦慮的人睡眠淺而少,各種睡眠障礙皆可見於焦慮患者,但一般來說主要為睡眠潛伏時間的延長(睡眠時間減少)、慢波睡眠減少易喚醒和醒來次數增加。

喚醒水平在很大程度上是受到腦幹的控制,它在焦慮的生物學方面有著重要的作用。其中包括去甲腎上腺素能藍斑核5-HT能中縫核和旁巨細胞核。焦慮的早期生物學理論認為藍斑核在焦慮發生中起核心作用。育亨賓(α-2去甲腎上腺素自主受體拮抗劑)能夠增加藍斑核的活動和誘發焦慮可樂定(α-受體的激動劑)能夠降低藍斑核的活動和減輕焦慮。其他藥物的抗焦慮作用也能降低藍斑核的活動如苯二氮類和阿片類。

一些研究者過分簡單地將焦慮與喚醒相等同,並且從強度和趨避衝突的角度來描述所有的行為。喚醒不應等同於焦慮因為喚醒水平的升高同時伴有正性和負性情感反應。焦慮是一種喚醒水平的升高它伴有負性的情感特點然而相對於腦幹核而言情感特性的產生更有可能是來自於邊緣系統和額葉前部。

邊緣系統由杏仁核海馬隔核和下丘腦組成,它可能是主司情緒的位點。在學習和記憶中也扮演著重要角色Gray根據動物研究的數據建立了一個理論,認為隔海馬系統對焦慮具有核心作用。即該系統對焦慮的誘導和調節都很重要,它通過去甲腎上腺素和5-HT的輸入產生效應。來自額葉前部和腦皮質扣帶區的刺激向隔海馬系統提供信息而產生對期望事件的預測然後這些預測又與真實事件互相比較厭惡事件或內源性預測與事件的失協可以激活一個假定的行為抑制系統來對喚醒、注意和焦慮做出反應。但LeDoux發現杏仁核比海馬可能更多地參與恐懼反應即杏仁核與情緒性(包括焦慮相關的)記憶的獲得有關。如有研究發現手術切除杏仁核的患者可以確認面容,但無法識別所表達的情緒。

右側額葉前部皮質比左側更多地從事情緒反應左側額葉前部皮質專司語言和文字按順序處理信息,並且抑制杏仁核的作用腦電圖和影像學研究提示至少當知覺成分存在時,焦慮可以激活右側額葉前部的皮質最近的研究提示小腦參與了額葉的功能,並調節焦慮反應在動物實驗中可以觀察到中層小腦損傷后恐懼反應消失侵犯性行為減少在影像學研究中,焦慮狀態和強迫障礙的患者有小腦蚓部和蚓旁部代謝活動的增加。

(3)神經遞質:目前研究發現神經系統中存在各種神經遞質其中苯二氮-GABA能去甲腎上腺素和5-HT神經遞質系統和促腎上腺皮質激素釋放激素通路與焦慮的生物學直接有關這些遞質不僅在焦慮的發生維持和消除中有重要的意義而且通過神經內分泌反應可以引起一定的生理變化通過這些生理變化對焦慮這種情緒產生一定的作用,從而改變焦慮對個體的影響。

3 廣泛性焦慮障礙 -癥狀

廣泛性焦慮障礙廣泛性焦慮障礙
臨床表現
廣泛性焦慮障礙是以經常或持續的、全面的無明確對象或固定內容的緊張不安及過度焦慮感為特徵這種焦慮與周圍任何特定的情境沒有關係,而一般是由過度的擔憂引起典型的表現常常是對現實生活中的某些問題過分擔心或煩惱,如為擔心自己或親戚患病或發生意外異常擔心經濟狀況過分擔心工作或社會能力。這種緊張不安、擔心或煩惱與現實很不相稱使患者感到難以忍受,但又無法擺脫;常伴有自主神經功能亢進運動性緊張和過分警惕一般來說GAD患者的焦慮癥狀是多變的可出現一系列生理和心理癥狀。

1.焦慮和煩惱表現為對未來可能發生的、難以預料的某種危險或不幸事件的經常擔心。害怕性期待(fearfulanticipation)、易激惹、對雜訊敏感、坐立不安、注意力下降擔心如果患者不能明確意識到他擔心的對象或內容而只是一種提心弔膽惶恐不安的強烈內心體驗者,稱為自由浮動性焦慮(free-floatinganxiety)但經常擔心的也可能是某一兩件非現實的威脅或生活中可能發生於他自身或親友的不幸事件。例如,擔心子女出門發生車禍等。這類焦慮和煩惱其程度與現實很不相稱者,稱為擔心的等待(apprehensiveexpectation),是廣泛焦慮的核心癥狀這類患者常有恐慌的預感,終日心煩意亂坐卧不寧憂心忡忡好像不幸即將降臨在自己或親人的頭上。注意力難以集中對其日常生活中的事物失去興趣,以致學習和工作受到嚴重影響。

這類焦慮和煩惱有別於所謂「預期焦慮」(anticipatoryanxiety)如驚恐障礙患者對驚恐再次發作的擔心社交恐懼症患者對當眾發言感到的困擾,反覆洗手的強迫症患者對受到污染的恐懼,以及神經性厭食患者對體重增加感到苦惱等。

需要解釋的是患者因注意力不集中而抱怨記憶力下降,但在焦慮障礙中並不存在真正的記憶力損害如果發現其存在必須進行仔細的檢查以排除器質性病變廣泛性焦慮障礙的特徵性表現是反覆擔心其內容包括對疾病的關注他人安全的牽挂以及社交焦慮。

2.運動性不安表現為搓手頓足來回走動緊張不安,不能靜坐,可見眼瞼、面肌或手指震顫,或患者自感戰慄有的患者雙眉緊鎖,面肌和肢體肌肉緊張疼痛或感到肌肉抽動,經常感到疲乏無力等。

3.軀體表現
(1)消化系統:口乾吞咽困難有梗死感、食管內異物感過度排氣、腸蠕動增多或減少,胃部不適噁心腹疼腹瀉。

(2)呼吸系統:胸部壓迫感、吸氣困難、氣促和窒息感過度呼吸。

(3)心血管系統:心悸心前區不適、心律不齊。

(4)泌尿生殖系統:尿頻尿急勃起障礙、痛經閉經。

(5)神經系統:震顫刺痛耳鳴眩暈頭痛、肌肉疼痛。

(6)睡眠障礙:失眠、夜驚。

(7)其他癥狀:抑鬱強迫思維、人格解體。

(8)自主神經功能興奮:多汗,面部發紅或蒼白等癥狀。

廣泛性焦慮障礙的軀體癥狀來源於交感神經系統的過度活動和骨骼肌的緊張性增加其具體癥狀較豐富,可根據各系統分門別類如過度換氣來源於吞咽空氣;焦慮引起的吸氣困難可與哮喘的呼氣困難相鑒別;過度呼吸引起的一系列軀體癥狀在神經系統的癥狀中,眩暈呈一種不穩感而非天旋地轉。另外,有些患者反映有視力模糊,但體格檢查發現視力正常頭痛常呈脹痛或緊縮感,多為雙側性,枕葉和額葉多見。疼痛也較常見多在肩背部。

值得注意的是患者常以軀體癥狀為主訴而非焦慮,而這些軀體癥狀同樣也可由軀體疾病引起因此,以上情況在鑒別診斷中必須充分考慮。

4.過分警覺表現為惶恐易驚嚇對外界刺激易出現驚跳反應;注意力難於集中;有時感到腦子一片空白;難以入睡和易驚醒;以及易激惹等。

併發症:廣泛焦慮障礙患者常同時合併其他焦慮性或情感性障礙。據Sanderson和Barlow(1990)對22例符合DSM-Ⅲ診斷標準的廣泛性焦慮患者癥狀的分析有20例(91%)至少可同時下兩個診斷。13例(59%)同時患有社交恐懼症;6例(27%)同時診斷為驚恐障礙;另有6例同時診斷為心境惡劣(抑鬱性神經症);還有一些病例同時患有單純恐懼症(23%),強迫症(9%)和重型抑鬱症(14%),在病程中有驚恐發作癥狀者佔73%。Wittchen等(1991)也觀察到焦慮性障礙患者中,69%的流行病學調查病例,和95%的臨床病例有兩種或兩種以上焦慮或抑鬱性疾病並存(comorbidity)

4 廣泛性焦慮障礙 -診斷

根據ICD-10診斷GAD必須是至少幾周內的大部分時間有焦慮癥狀,通常已持續6個月以上其焦慮癥狀包括:①憂慮:如擔心未來、感到「緊張不安」、注意力集中困難經常過分擔心,且有緊張不安易激惹等;②運動緊張,易疲勞睡眠不佳、不安頭痛、震顫、不能放鬆;③其他高警覺癥狀:如出汗心率加快、口乾、胃不適、眩暈頭暈之類癥狀者即可診斷本病。

主要的診斷要點是符合GAD標準的患者總是把自己看作是易煩惱的人,求醫與其說是為了治療疑慮毋寧說是為使他們對擔心的事消除疑慮比如孩子們的健康,某個癥狀的意義對因這些主訴或緊張性頭痛或其他焦慮表現而反覆去醫院就診檢查的患者,醫生應考慮是否存在過度擔憂。

以上兩類焦慮症均為原發性而非繼發於器質性疾病、精神分裂症情感障礙和其他類型神經征。

5 廣泛性焦慮障礙 -鑒別診斷

廣泛性焦慮障礙廣泛性焦慮障礙
根據臨床表現及癥狀特徵一般診斷並不困難在驚恐障礙的診斷上應注意排除軀體器質性問題如發作頻繁加上預期性焦慮,有可能會誤診為廣泛焦慮障礙;某些軀體疾病如二尖瓣脫垂可有類似驚恐發作的癥狀,應注意鑒別。在廣泛性焦慮的診斷上,應排除甲狀腺功能亢進、高血壓冠心病等軀體疾病或成癮藥物的戒斷反應所引起的繼發性焦慮。

1.與正常人在應激時的焦慮反應相鑒別焦慮症即有強烈的情感體驗,有自主神經癥狀和運動性不安,同時其焦慮程度及持續時間和現實「刺激」極不相稱正常人的焦慮反應不會完全具備上述特徵。

2.特定軀體疾病可表現為相似的癥狀在任何情況下必須充分考慮這種可能性特別是在其焦慮癥狀無合理的心理解釋時。甲狀腺功能亢進可導致易激惹坐立不安、震顫及心動過速。此時體格檢查可發現甲狀腺腫大細微震顫以及眼球突出,必要時可行甲狀腺功能檢測嗜鉻細胞瘤和低血糖可致發作性的焦慮。

其他的軀體疾病更多的是通過心理機制導致焦慮,如患者害怕疾病的致命後果。當患者有特殊理由害怕某種嚴重後果時常發生這類情況如患者親戚因有相似的臨床癥狀及病程發展而死亡因此在臨床工作中有必要詢問患者是否認識有類似癥狀的其他人。

當廣泛性焦慮障礙以軀體癥狀為主要表現時很容易被誤診為其他疾病此時,陰性的實驗室檢查結果加重了患者的焦慮而非減輕,因為這些結果無法解釋嚴重的臨床癥狀。如果臨床醫師考慮到焦慮癥狀的多樣性,認識到心悸、頭痛、尿頻、腹部不適以及其他在表2中列舉的癥狀可能是廣泛性焦慮障礙臨床表現就能大大減少類似的誤診。

3.精神分裂症患者有時會以焦慮為主訴而無明顯的精神病性癥狀,甚至在直接詢問下也予以否認。但仔細詢問癥狀產生的原因即可減少誤診,因為患者會暴露一些奇特的想法如認為周圍有威脅性的影響。焦慮癥狀可見於多種精神疾病但並非是這類精神疾病的主要臨床相其焦慮內容與其他精神疾病的主要癥狀無內在聯繫。需要注意的是和抑鬱症相鑒別焦慮和抑鬱可伴隨存在在診斷上常依靠兩者在發生上的先後順序的分析及嚴重程度的比較來確定。故在這兩種疾病的診斷上要十分重視病史的收集和對其癥狀的觀察。

4.抑鬱障礙相對於焦慮癥狀其抑鬱癥狀更為嚴重同時癥狀出現的先後順序和不同,在廣泛性焦慮障礙中焦慮癥狀先出現。因此在詢問病史時應同時詢問患者和其家屬以明確診斷。有時伴有激越的抑鬱發作會誤診為焦慮但仔細詢問其抑鬱癥狀即可減少誤診抑鬱症常有明顯焦慮或激動不安而廣泛性焦慮患者由於長期緊張不安生活往往也不愉快,其鑒別要點在於:廣泛焦慮障礙患者通常先有焦慮癥狀,病了較長時間才逐漸覺得生活不幸福;無晝重夜輕的情緒變化;常難於入睡和睡眠不穩而早醒少見;自主神經癥狀不如抑鬱症豐富;食慾常不受影響;更為重要的是本病患者並不像抑鬱症那樣對事物缺乏興趣或高興不起來。但不典型抑鬱症的鑒別診斷可能更困難。當抑鬱和焦慮癥狀都很明顯,且分別符合兩種疾病的診斷標準時,則同時下兩個診斷。此外值得注意與本病鑒別的精神障礙還有:軀體化障礙,人格解體障礙等。

在神經症的癥狀中混合情況很常見此時應識別以哪類癥狀為主,可做出相應的診斷。但應注意抑鬱癥狀比較危險會導致自殺故要掌握優先考慮抑鬱診斷的原則。

5.早老痴獃和老年痴獃有時這類患者會以焦慮為主訴,臨床醫師常常會忽略其伴隨的記憶障礙或將之歸咎於注意力不集中因此,當老年患者伴有焦慮癥狀時應仔細評估其記憶功能。

6.精神活性物質、酒精的撤葯反應或者咖啡因的濫用均可導致焦慮如果患者隱瞞病史常可導致誤診如果患者報告晨起時焦慮特別嚴重提示酒精依賴(撤葯反應常在此時明顯)但有時繼發於抑鬱障礙的焦慮也在晨起時明顯。

6 廣泛性焦慮障礙 -檢查

實驗室檢查:
本病目前尚無特異性實驗室檢查指標。

其它輔助檢查:
焦慮狀態下的腦血流變化並非是直線樣的而是呈「U」形曲線型變化多數腦電圖研究發現在正常焦慮和神經症性焦慮患者中存在α波活動的降低、α波頻率的增加以及β波活動的增加另外在焦慮狀態中還觀察到δθ和慢α形式的慢波活動。

7 廣泛性焦慮障礙 -治療

廣泛性焦慮障礙廣泛性焦慮障礙
首先要排除抑鬱障礙,因為就診的慢性患者常伴有抑鬱障礙而抑鬱障礙的患者也可表現出焦慮癥狀包括藥物治療和心理治療兩部分。

1.藥物治療由於本病容易複發各種治療期一般不宜短於半年;有的病例需維持用藥3~5年才能充分緩解常用的藥物有以下幾類。

(1)抗焦慮葯:目前臨床主要應用苯二氮卓類藥物與丁螺環酮等驚恐發作宜選用前者;廣泛性焦慮症可選用其中一種。兩類藥物均有抗焦慮作用。

常用量:
①苯二氮卓類藥物:如阿普唑侖(佳靜安定)、勞拉西泮、氯硝西泮(氯硝安定)口服具有緩解焦慮、鎮靜和增強睡眠的作用,該類藥物可很快地控制焦慮癥狀但由於藥物依賴問題不能長期使用,一般於癥狀惡化時才用。有多種藥物可供選擇,一般來說可用艾司唑侖阿普唑侖(1.2~4mg/d或0.4~0.8mg3~4次/d)地西泮(10~30mg/d)勞拉西泮(羅拉)(2~4mg/d或0.5~1mg,3~4次/d),氯硝西泮(3~8mg/d)等。對廣泛焦慮障礙的軀體癥狀的效果較其他藥物為佳。長期大劑量可引起藥物依賴和突然撤葯時出現戒斷癥狀,是這類藥物的主要缺點。

驚恐發作時,立即肌注或舌下含化勞拉西泮(氯羥安定)2~4mg,或地西泮(安定)10mg靜脈緩慢注射
②丁螺環酮:是一種非苯二氮卓類的抗焦慮葯,但起效較苯二氮卓類慢,較少產生藥物依賴和戒斷癥狀。不易引起藥物依賴因而也較適合長期使用。對廣泛焦慮障礙有效劑量為15~60mg/d分2~3次口服或5~10mg,3次/d。

(2)抗抑鬱葯:抗抑鬱葯不僅有抗抑鬱作用也有抗焦慮作用,且無依賴性;可作為苯二氮卓類的替代藥物長期使用,其中包括三環類(TCA)、SSRISNRI、NaSSA等。三環類對負性情緒和認知癥狀較苯二氮卓類為佳,但對軀體癥狀效果不佳常用藥物為丙米嗪劑量50~150mg/d。值得注意的是,SSRI和SNRI初期使用時會一過性加重焦慮因此開始使用時需謹慎或前幾天與苯二氮卓類藥物合併使用臨床上除文拉法辛緩釋劑(怡諾思)已證明能有效治療GAD外,並未發現其他哪一種藥物特別有效因此可根據患者的藥物耐受性和禁忌證而靈活用藥。氯米帕明(氯丙咪嗪)丙米嗪地昔帕明(去甲咪嗪)效果較好,用於所有焦慮症其劑量從小劑量開始逐漸遞增。丙米嗪開始用12.5mg1~2次/d隔天可增加12.5mg一般日劑量150mg,個別病人每天需用藥300mg以上視其癥狀改善程度而定氯米帕明(氯丙咪嗪)用量與丙米嗪相仿此外副反應較小的SSRI類如氟西汀、帕羅西汀多塞平(多慮平)等二環或其他新型藥物如曲唑酮劑量(150~300mg/d副反應也較苯二氮卓類和丁螺環酮類多)、文法拉辛(萬拉法新)噻奈普汀等效果較好,同時還能緩解病人的抑鬱心境也可選用。

阿米替林多塞平是一種價廉物美的藥物因其產生抗焦慮作用時的劑量較抗抑鬱作用時的小故相應的抗膽鹼能不良反應很少引起明顯不適。如不良反應較明顯或患者有自傷傾嚮應使用不良反應較小即使過量服用也無明顯不良反應的新型抗抑鬱藥物。

單胺氧化酶抑製劑(MAOI)現已用於治療慢性焦慮障礙可在上述藥物治療不佳時選用因該葯與其他藥物的相互作用以及必須禁用某些食物,現已較少使用或需在專家指導下應用同時應嚴格遵守商品說明書的內容。

(3)β-受體阻滯劑:通常用於控制嚴重持續的心悸而該癥狀通常對其他抗焦慮藥物無效。在使用時必須注意商品說明書中的注意事項及禁忌證。

(4)其他:丙戊酸鈉也能有效地治療驚恐發作200~600mg/d,分2~3次口服。

2.心理治療可應用解釋性心理治療放鬆治療、行為療法和催眠療法等。

(1)心理教育:將本病的性質告之患者,讓患者對疾病有正確的認識對疾病具有一定的自知力即雖然自覺癥狀嚴重,倍感痛苦,但只是心理上的問題不會影響身體健康暫時不見好轉也不要擔心讓患者放下思想負擔可降低患者對健康的焦慮,增進在治療中的合作。同時幫助解決或使其適應生活應激事件。

(2)認知行為療法:採用想象或現場誘發焦慮,然後進行放鬆訓練可減輕緊張和焦慮時的軀體癥狀對導致焦慮的認知成分,則運用認知重建矯正患者的歪曲認知,包括糾正這些癥狀的出現和對發病時的軀體感覺和情感體驗的不合理解釋讓患者意識到這類感覺和體驗並非對身體健康有嚴重損害,以減少焦慮、恐懼和迴避。

(3)生物反饋療法:利用生物反饋信息訓練患者放鬆以減輕焦慮對治療廣泛焦慮障礙有效。放鬆訓練如有過度通氣則行呼吸控制。指導進行焦慮控制訓練。

(4)其他療法:如催眠療法生物反饋療法、音樂治療等,均可發揮輔助治療作用。如果病人出現過度換氣可用紙袋罩住病人的口和鼻,讓病人吸入較多的二氧化碳,以減輕驚恐發作時過度換氣引起的鹼血症。

(5)支持措施和社會措施:在患者的癥狀持續時間達到診斷標準前一般已在普通臨床醫生處就診在疾病的早期許多患者對醫師的討論和保證有效會談時間不一定很長,但必須讓患者感到被全神貫注地傾聽問題被設身處地的被理解對於焦慮產生的軀體癥狀應予以準確清晰的解釋如心悸是患者對應激事件正常反應的過度注意而非提示心臟疾病。另外,幫助患者學會處理或者適應維持並加重焦慮癥狀的社會問題。如焦慮十分嚴重,可短期服用苯二氮卓類藥物,但應注意短於3周以防藥物依賴的產生。

8 廣泛性焦慮障礙 -預后

驚恐發作起病突然呈間歇發作廣泛性焦慮症起病緩慢病程多遷延數年之久。往往無明顯誘因許多患者常記不起何時開始出現癥狀,認為從小就是如此;在其一生中從來就沒有不焦慮的時候較驚恐障礙的病程更為漫長且較少自發緩解。起病年齡越早,焦慮癥狀越重社會功能也較多受到損害有關預后的研究結論大相徑庭可能是樣本不同之故有的認為痊癒和好轉率佔75%有的認為佔50%以下但是儘管病人癥狀遷延不愈但不會導致精神殘疾和社會功能喪失值得注意的是,焦慮症的自殺要予以關注,有的學者認為焦慮症的自殺並非是個別現象。

9 廣泛性焦慮障礙 -預防

由於精神病學在整個醫學中發展較晚,也由於本專業自身基礎理論的複雜性,有相當多的常見精神疾病的病因和發病機制至今尚未闡明。再加上舊觀念的影響,精神病的病因長時期地被認為是神秘莫測的而受到忽視從而妨礙了精神病預防工作的開展目前精神病預防工作在一些國家中正以不同的組織形式採取不同的措施結合不同的社會制度和文化以及民族特點,朝著預防精神疾病這一目標前進著

10 廣泛性焦慮障礙 -相關詞條

性虐待症驚恐障礙廣泛性焦慮障礙
軀體形式障礙性幻症恐怖性焦慮障礙

11 廣泛性焦慮障礙 -參考資料

火罐網http://www.huoguan.com/disease/d10_d0/39333/prevent.html

上一篇[粟米草科]    下一篇 [《中國翻譯》]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