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廣濟寺[天津寶坻]

標籤: 暫無標籤

寶坻廣濟寺俗稱西大寺,位於寶坻城內西街。廣濟寺坐北朝南,佔地面積約三千多平方米。著名建築學家梁思成先生曾於民國二十一年(公元1932年)來寶坻勘察廣濟寺,詳細記載了寺內天王門、鐘樓、鼓樓、東西配房和三大士殿等建築。   廣濟寺建於遼代。據寺內碑文記載,該寺於聖宗統和二十三年(公元1005年)由弘演法師開山立業,直到他圓寂,可算廣濟寺的創始時期。這時期陸續建置了甘井、華亭、法堂、香廚、浴堂等建築。弘演之後,道廣、一弘二師,秉師遺志,將大殿與山門修完,直至遼聖宗太平五年(公元1025年)竣工。從大寺破土動工至今,正好一千年。
  茲將廣濟寺主體建築三大士殿有關資料整理如下。   一、三大士殿的平面   三大士殿的平面間架,為五間八架。平面長方形。由柱中算,東西長24.50米,南北寬18.00米。內圍前面二柱與左右柱不成列,而向後移一架之遠,所以內圍所包括的並非一個長方形。因這柱位之特殊,上部梁架也因之而成一奇特的「凹」字型結構。   外圍各柱之間,正面當心間、東西次間及後面當心間皆為木製門窗,其餘全用磚牆壘砌。內圍北面當心間及東西次間,亦有扇面牆。牆前設有磚壇,上供三大士像。三大士像前有協侍菩薩八尊及朝服坐像一尊。壇下左右各有協侍菩薩三尊。衛法神二尊。扇后牆後有五大師像。大殿東西兩側列十八羅漢。內圍前四柱之下,多有碑碣圍立。   殿內用方磚墁地。但當心間最南一間,有類似檻墊石塊,外皮與檐柱中線取齊,長1.40米,寬0.60米。稍北有大理石「拜石」一塊,長2.00米,寬0.96米。   三大士殿立在高於地面0.20米的台基上。台基前後出約2.47米,自檐牆外皮計出1.62米;兩山台出2.54米,自山牆外皮計出1.70米。   台基之前為月台,長16.50米,寬7.67米。月台正中有一鐵香爐座,已無香爐。   二、三大士殿的立面   三大士殿的立面外形是一座東西五間、南北四間、單層、單檐、四阿(即廡殿)的建築物。斗供雄大,出檐深遠。屋頂舉折緩和,進深甚大。正脊比當心間略長。脊頂有碩大的正吻。全部權衡與薊縣獨樂寺山門略同且大。   前面正中檐下有兩塊匾,上一塊是「三大士殿」 ,下一塊是「阿彌陀佛」。   三、三大士殿頂蓋   三大士殿的屋頂蓋構造法,是在椽子上放磚,以代望板(即徹上露名造)。但這種做法,只限於周承椽枋以外,一直到檐邊,還是用木質做望板。望板之上是苫背,苫背之上是墊瓦的草泥,再上是板瓦,板瓦之上覆簡瓦。簡瓦東西九十壟,南北七十壟,每塊簡瓦長0.44米,徑0.21米。   瓦上的正脊、垂脊、邸尾、垂獸、走獸,形制特殊。   正脊尺寸,由瓦溝到脊上皮,計高1.53米。一般人,在脊的這一面看不見那一面。正脊之兩端有龐大的邸尾,尾之上斜插寶劍一把,邸尾的下端是龍頭,張著大嘴銜住正脊。   垂脊由素磚砌起。垂脊獸做法似邸尾,張著大嘴咬住垂脊。垂脊以下,計有走獸九件,形制與後世不同。其中有清秀的天馬和風,倒立的魚,都是罕有的古例。瓦角上是一甲胄武士,名為「檳伽」 ,不似清式帶有濃厚道教色彩的仙人指路。   四、三大士殿內的塑像   殿的主人翁就是殿名所稱的「三大士」 ,即觀音、文殊、普賢。壇上有朝服像一尊,協侍八尊,壇下有侍立菩薩像六尊,衛法神(金剛、韋馱)像兩尊。稍間沿東西山牆下有十八羅漢像。扇面牆北面有五師菩薩並脅侍共七尊。共計像四十五尊,三大士菩薩高約4.20米,脅侍像高約3.10米。   五、三大士殿內的碑   三大士殿內共有碑九通,其中最重要最古的一通,為遼代太平五年(公元1025年)碑,俗稱透日碑。舊時為寶坻八大景之一,稱「珉碣銀溝」 ,亦稱「文燦靈碑」。乾隆十年《寶坻縣誌》載,「其碑光瑩澄澈,對面可鑒,叩之有聲鏗然」   。此碑敘述了寺的原始殿之建立。   次古的是明嘉靖十三年(公元1534年)碑,敘述了圓成和尚發起募捐修葺並抽梁換柱往事,亦周圍侍神羅漢之塑立。   再古為明萬曆九年(公元1581年)碑。《佛閣雙城記》述殿後寶祥閣之建立,以代遼代原有的木塔,惜寶祥閣已無跡可考。   此外還有清碑六通,或記殿宇之修葺,或記檀越之施捨。計:乾隆三十一年(公元1766年)碑;嘉慶二十年(公元1815年)碑,記寺退還香火地與某施主;道光九年碑及十九年二碑,記軒成之修理大殿;同治十一年碑,住持禮吉建,述三大士殿之修葺。   廣濟寺三大士殿,青灰瓦頂,磚木斗拱建築。內部梁枋結構精巧,似繁實簡,極用木之能事,為後世所罕見。三大士殿是中國古木建築已發現中之最古者,為中國稀有單層而高大建築,獨具風格,雄偉壯觀。   寶坻解放后,廣濟寺於1947年被縣長於生下令拆除,原因是:需要木料修橋,拆除後用其木料去修橋還能為人民服務。偌大的寶坻,河北(當時寶坻屬河北),華北,中國,找不到木頭去修橋?!竟然要拆一座極具建築價值的遼代寺廟?這種邏輯,佩服得無話可說!修的橋,好像是白龍港大橋,此橋今何在?反正原廣濟寺已經不存在了,遼代古建傑作毀於一旦,實乃文保歷史上的一大教訓,也是中國和世界歷史文化的一大損失。

 如今廣濟寺重現,在寶坻也算是一個景點。不僅恢復了當年的古香古色,更值得一提的是所有的建築也是按照原資料復原的,這可謂是對古老歷史的一個補救,它的存不僅讓今後的人們更多的了解中國歷史,另一方面在如今飛速發展的局面下讓大家不能忘掉中國自己的文化,讓人們重新的認識中國深厚的歷史底蘊,讓中國今後的發展更加具有中國的特色。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