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歷史人物追封皇帝

建寧王李倓,唐肅宗李亨第三子,母為張宮人。天寶年間封為建寧王,授太常卿同正員。

1建寧王簡介

安史之亂爆發后,天寶十五載夏,叛軍攻向長安,李倓的祖父唐玄宗率皇族逃往成都。途中,李倓見士民慌亂,便與宦官李輔國進諫其父太子李亨勸他收拾兵馬,領導抵抗叛軍:「逆胡犯闕,四海分崩,不因人情,何以興復!今殿下從至尊入蜀,若賊兵燒絕棧道,則中原之地拱手授賊矣。人情既離,不可複合,雖欲復至此,其可得乎!不如收西北守邊之兵,召郭、李於河北,與之并力東討逆賊,克複二京,削平四海,使社稷危而復安,宗廟毀而更存,掃除宮禁以迎至尊,豈非孝之大者乎!何必區區溫情,為兒女之戀乎!」
李亨於是同意率兵北上。在北上途中,李倓率驍騎數百,每戰在前,在郭子儀、李泌的輔助下,李亨在靈武稱帝,即唐肅宗。
之後,李倓統軍作戰,多次擊潰盤踞關中的叛軍。李倓為人正直,多次向肅宗揭露李輔國、張良娣二人罪惡,李輔國、張良娣誣陷李倓欲謀害其兄廣平王李俶,肅宗聽信讒言,賜李倓死。李俶與李泌多次向肅宗表明李倓無罪,肅宗也頗感後悔。
762年,李豫即位為唐代宗,768年,追封李倓為齊王,不久又追謚為承天皇帝,與興信公主第十四女張氏冥婚,謚曰恭順皇后,備禮改葬於順陵。

2新唐書

承天皇帝倓,始王建寧。英毅有才略。善騎射。祿山亂,典親兵,扈車駕。度渭,百姓遮道留太子,太子使喻曰:「至尊播遷,吾可以違左右乎?」倓進說曰:「逆胡亂常,四海崩分,不因人情圖興復,雖欲從上入蜀,而散關以東非國家有。夫大孝莫若安社稷,殿下當募豪桀,趣河西,收牧馬。今防邊屯士不下十萬,而光弼、子儀全軍在河朔,與謀興復,策之上者。」廣平王亦贊之,於是議定。太子北過渭,兵仗鹽惡,士氣崩沮,日數十戰。倓以驍騎數百從,每接戰,常身先,血殷袂,不告也。太子或過時未食,倓輒涕泗不自勝,三軍皆屬目。至靈武,太子即帝位,議以倓為天下兵馬元帥,左右固請廣平王。帝曰:「廣平既冢嗣,安用元帥?」答曰:「太子從曰撫軍,守曰監國。元帥,撫軍也,莫宜於廣平王。」帝從之,更詔倓典親軍,以李輔國為府司馬。時張良娣有寵,與輔國交構,欲以動皇嗣者。倓忠謇,數為帝言之,由是為良娣、輔國所譖,妄曰:「倓恨不總兵,鬱郁有異志。」帝惑偏語,賜倓死,俄悔悟。明年,廣平王收二京,使李泌獻捷。泌與帝雅素,從容語倓事,帝改容曰:「倓於艱難時實自有力,為細人間鬩,欲害其兄,我計社稷,割愛而為之所。」泌曰:「爾時臣在河西,知其詳。廣平於兄弟篤睦,至今言建寧,則嗚咽不自己。陛下此言得之讒口耳。」帝泣下曰:「事已爾,末耐何!」泌曰:「陛下嘗聞《黃台瓜》乎?高宗有八子,天後所生者四人,自為行,而睿宗最幼。長曰弘,為太子,仁明孝友,後方圖臨朝,鴆鐐之,而立次子賢。賢日憂惕,每侍上,不敢有言,乃作樂章,使工歌之,欲以感悟上及后。其言曰:『種瓜黃台下,瓜熟子離離。一摘使瓜好,再摘令瓜稀。三摘尚雲可,四摘抱蔓歸。』而賢終為後所斥,死黔中。陛下今一摘矣,慎無再!」帝愕然曰:「公安得是言?」是時,廣平有大功,亦為後所構,故泌因對及之,廣平遂安。及即位,追贈倓齊王。大曆三年,有詔以倓當艱難時,首定大謀,排眾議,於中興有功,乃進謚承天皇帝,以興信公主季女張為恭順皇后,冥配焉,葬順陵,祔主奉天皇帝廟,同殿異室雲。初,李泌請加贈倓,代宗曰:「倓性忠孝,而困於讒,追帝之,若何?」答曰:「開元中,上皇兄弟皆贈太子。」帝曰:「是特祖宗友愛耳,豈若倓有功乎?」於是追帝號。遣使迎喪彭原,既至城門,喪輴不動。帝謂泌曰:「豈有恨邪?卿往祭之,以白朕意。且卿及知倓艱難定策者。」泌為輓詞二解,追述倓志,命挽士唱,泌因進輴,乃行,觀者皆為垂泣。

3舊唐書

承天皇帝倓,肅宗第三子也。天寶中,封建寧郡王,授太常卿同正員。英毅有才略,善射。祿山之亂,玄宗幸蜀,倓兄弟典親兵扈從。車駕渡渭,百姓遮道乞留太子,太子諭之曰:「至尊奔播,吾不忍違離左右,俟吾見上奏聞。」倓於行宮謂太子曰:「逆胡犯順,四海分崩,不因人情,何以興復?夫有國家者,大孝莫若存社稷。今從至尊入蜀,則散關已東,非皇家所有,何以維屬人情?殿下宜購募豪傑,暫往河西,收拾戎馬,點集防邊將卒,不下十萬人,光弼、子儀,全軍河朔,謀為興復,計之上也。」廣平王亦贊成之,於是令李輔國奏聞。玄宗欣然聽納,乃分從官、士卒以遣之。時敗卒膽破,兵仗不完,太子既北上,渡渭,一日百戰。倓自選驍騎數百衛從,每蒼黃顛沛之際,血戰在前。太子或過時不得食,倓涕泗不自勝,上尤憐之,軍士屬目歸於倓。至靈武,太子即帝位。廣平既為元子,欲以倓為天下兵馬元帥。侍臣曰:「廣平王冢嗣,有君人之量。」上曰:「廣平地當儲貳,何假更為元帥?」左右曰:「廣平今未冊立,艱難時人尤屬望於元帥。況太子從曰撫軍,守曰監國。今之元帥,撫軍也,廣平為宜。」遂以廣平為元帥,倓典親軍,李輔國為元帥府司馬。
時張良娣有寵,倓性忠謇,因侍上屢言良娣頗自恣,輔國連結內外,欲傾動皇嗣。自是,日為良娣、輔國所構,雲「建寧恨不得兵權,頗畜異志。」肅宗怒,賜倓死。既而省悟,悔之。
明年冬,廣平王收復兩京,遣判官李泌入朝獻捷。泌與上有東宮之舊,從容語及建寧事,肅宗改容謂泌曰:「倓於艱難時實得氣力,無故為下人之所間,欲圖害其兄,朕以社稷大計,割愛而為之所也。」泌對曰:「爾時臣在河西,豈不知其故。廣平兄弟,天倫篤睦,至今廣平言及建寧,則嗚咽不已。陛下之言,出於讒口也。」帝因泣下曰:「事已及此,無如之何!」泌因奏曰:「臣幼稚時念《黃台瓜辭》,陛下嘗聞其說乎?高宗大帝有八子,睿宗最幼。天後所生四子,自為行第,故睿宗第四。長曰孝敬皇帝,為太子監國,而仁明孝悌。天後方圖臨朝,乃鴆殺孝敬,立雍王賢為太子。賢每日憂惕,知必不保全,與二弟同侍於父母之側,無由敢言。乃作《黃台瓜辭》,令樂工歌之,冀天後聞之省悟,即生哀愍。辭云:『種瓜黃台下,瓜熟子離離。一摘使瓜好,再摘令瓜稀,三摘猶尚可,四摘抱蔓歸。』而太子賢終為天後所逐,死於黔中。陛下有今日運祚,已一摘矣,慎無再摘。」上愕然曰:
「公安得有是言!」時廣平王立大功,亦為張皇后所忌,潛構流言,泌因事諷動之。
及代宗即位,深思建寧之冤,追贈齊王。大曆三年五月,詔曰:「故齊王倓,承天祚之慶,保鴻名之光。降志尊賢,高才好學,藝文博洽,智略宏通。斷必知來,謀皆先事,識無不達,理至逾精。乃者寇盜橫流,鑾輿南幸。先聖以宸扆之戀,將侍君親;惟王以宗廟之重,誓寧家國。克協朕志,載符天時,立辨群議之非,同獻五原之計。中興之盛,實藉奇功。景命不融,早從厚穸,天倫之愛,震惕良深。流涕追封,胙於東海,頃加表飾,未極哀榮。夫以參舊邦再造之勤,成天下一家之業,而存未峻其等,歿未尊其稱,非所以旌徽烈,明至公也。朕以眇身,纘膺大寶,不及讓王之禮,莫申太弟之嗣,所懷靡殫,邈想逾切,非常之命,寵錫攸宜。敬用追謚曰承天皇帝,與興信公主第十四女張氏冥婚,謚曰恭順皇后。有司準式,擇日冊命,改葬於順陵,仍祔於奉天皇帝廟,同殿異室焉。」

4贊建寧王詩

故齊王贈承天皇帝輓歌
(唐)皇甫冉
禮盛追崇日,人知友悌恩。舊居從代邸,新隴入文園。
鴻寶仙書秘,龍旂帝服尊。蒼蒼松里月,萬古此高原。
無題
信讒殺其子,作源自上皇。肅宗心忍父,可憐建寧王。
不記在東宮,時恐罹禍殃。何個循故轍,讒口任翕張。
君子聽不聰,佳兒被摧戕。遺恨彼婦寺,寸牒寧足償!
上一篇[正員]    下一篇 [《送孟東野序》]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