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明朝代州人,永樂九年中進士,歷官監察御史、大理寺少卿、副都御史、交趾右布政使等。性直敢言,仁宗曾嘉其清直。

1人物軼事

仁宗即位后,劉觀兼任太子賓客,隨即又加太子太保銜,給兩份俸祿。當時大理寺少卿弋謙多次上書奏事,仁宗對弋謙繁瑣言事感到厭煩。禮部尚書呂震、大理寺卿虞謙按照仁宗心思彈劾弋謙,劉觀又讓十四道監察御史上疏劾論弋謙所言為誣妄之詞,他因此被上大夫中輿論所鄙視。1425年,仁宗朱高熾剛當皇帝,弋謙就上了一篇言辭激烈的摺子批評時政。皇上知道弋謙這人骨鯁,也不怪罪他,可是忍不住厭惡,見了他就沒好臉。眾臣看出皇帝的心思,便聯合起來攻擊弋謙「賣直」,要求皇帝法辦他。皇上寬宏大度,僅僅剝奪了弋謙上朝的權利。沒想到,消息傳開,眾臣紛紛閉嘴,一個多月沒人上疏言事。皇帝急了,他剛剛登基,很想做好工作,眾人自我保全,默不作聲,這工作如何開展?於是皇帝下詔做自我批評,讓眾臣直言無諱,並恢復了弋謙上朝的權利。

2人物傳記

譯文
弋謙,代州人,永樂九年進士,任監察御史。出京巡察江西,上奏言事違逆了皇帝的旨意,被貶出峽山知縣。又因事獲罪被免除官職遣送回鄉。 仁宗做太子時,一向知道弋謙剛直。等到繼位,仁宗徵召其任大理少卿。弋謙直言陳述時政,說官吏貪婪兇殘,政事大多不合洪武時的舊制,以及有關官員索求沒有限度。皇帝大都採納了。不久弋謙又對五件事發表意見,言詞過於激烈,皇帝就不高興了。尚書呂震、吳中,侍郎吳廷用,大理卿虞謙等人因而彈劾弋謙,說他誣陷毀謗,都御史劉觀令眾御史聯合檢舉弋謙。皇帝召見楊士奇等談論這件事,楊士奇回答說:「弋謙不熟悉大體,這樣做只是內心感激皇上破格提拔的恩典,想要報告罷了。主上聖明則大臣正直,希望陛下寬容他。」皇帝於是沒有懲罰弋謙,然而每次見到弋謙,言語神態非常嚴厲。楊士奇很從容地進言說:「陛下下詔求直言,弋謙言詞不恰當,觸怒了皇上。朝廷外的臣子都害怕,以弋謙進言之事為鑒戒。現在四方朝覲的臣子都聚集在宮闕下,看到弋謙這樣,將會說陛下不能容納直言。」皇帝警覺省悟,說:「這固然是不能包容,也是呂震之流迎合我而加重了我的過失,從今應當赦免他。」於是(只是)不讓弋謙上朝參拜。 不久,皇帝因為上奏章論事的人越來越少,又召見楊士奇說;「朕不過是惱怒弋謙過於偏激言過其實罷了,朝中大臣就一個多月沒有進言。你和眾臣說說,向他們表明朕的心意。」楊士奇說:「我空說話不足以讓他們相信,請求皇上親自下旨。」於是下令在床塌前書寫敕令承認過失說:「朕自即位以來,臣子百姓上奏章有數百份,沒有不欣然聽取採納的。如果有不恰當的,不加以譴責呵叱,這是群臣都知道的。近來,大理少卿弋謙所上奏的事,大多不是實事,群臣迎合我的心意,相繼上奏章說他故意表示正直以沽名釣譽,請示依法懲處他。朕都拒絕而沒有聽從,只是不讓弋謙上朝參拜。但從此以後,進言的人更少了。現在從去年冬天沒有下雪,春天也少雨水,陰陽不合,必定有人的過錯,怎能沒有可上奏的事?而做臣子的,懷著自我保全的想法,退縮而不進言,用什麼來表示忠誠?朕對弋謙一時不能容忍,未嘗不自覺愧疚。你們這些大臣不要以先前的事為鑒戒,對國家的利弊、政令的不妥當之處,直率地說不要忌諱。弋謙上朝參拜像往常一樣。」當時中官在四川采木,貪婪蠻橫。皇帝因為弋謙清廉耿直,命令他去治理。朝廷提拔弋謙為副都御史,也因此廢除了采木之役。 宣德初年,交阯右布政戚遜因貪財好色被罷免,朝廷命弋謙去代替他。王通放棄了交阯,弋謙也被判死罪。正統初年,被赦免為平民。土木事變發生后,弋謙以平民身份到京都,舉薦王通和甯懋、阮遷等十三人,說他們都是奇才可以任用。眾臣商議任命王通為石亨的副將,弋謙請求專門任用王通,事情就擱置了。朝廷眾臣認為弋謙有顯赫的名聲,便上奏請求留下他,朝廷也沒有回應。景泰二年,弋謙又到京城,上奏章推薦王通等人,朝廷沒有採納。回家后,沒多久就去世了。仁宗胸懷寬大,包容直言,弋謙因此得以無罪,仁宗反而責備呂震等。
上一篇[顧興祖]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