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弗拉潘(P.FRAPIN)

  弗拉潘家族已經20代從事制酒和蒸餾干邑的生產了。他們在夏朗德的基業可以上溯到1270年。他們的祖先中,有16世紀的作家弗朗索瓦·拉伯雷(FrancoisRabelais),即安托萬·拉伯雷和凱瑟琳·弗拉潘(CatherineFrapin)之子。

  弗拉潘的CuveeRabelais(拉伯雷酒桶)干邑是紀念這對原獨身主義的修女和解剖學教授的姻緣的。

  17世紀90年代,皮埃爾·弗拉潘成為法王路易十四的宮廷藥劑師,並得到了使用徽飾之榮。他的後繼人熱納維耶(Genevieve),如今是公司的總裁。馬克斯·寬特羅(MaxCointreau)35年來都是制酒的指導人——擔任主席,他自是適當人選,因為從1942年第一次蒸餾起就監察著製作過程,今天仍和調校師奧利弗·保爾特(OlivierPaultes)正規地試酒。貝亞特麗斯·寬特羅(BeatriceCointreau)受教育於巴黎和康奈爾,是位精力充沛的總裁,並主管哥西(Gosset)香檳。

  在貝亞特麗斯·寬特羅的主理下,藏酒管理實施電腦化、葡萄壓榨用氣動、質量監控用層析法。不過干邑和弗拉潘的傳統專門地保存下來,以保證自然發酵和傳統的有渣滓酒蒸餾法,以及長的藏釀期。

  弗拉潘在大香檳區有自己的大型單戶的莊園,廣袤741公頃,其中494公頃種植葡萄。而平均單戶葡萄園只有29.6公頃。

  最好的種植園在鄰近芳品諾城堡(ChateaudeFontpinot)的358公頃地上。弗拉潘公司總部在鄰近的錫干澤鎮,大香檳區的中心。

  易碎石灰土壤,在夏季能保持濕潤和發揮香氣。嫩葡萄藤只用牛肥,每公頃撒20噸。弗拉潘使用雙藤雙枝技術培育葡萄,而不用兩側換枝的方法。後者雖然可省人工,但葉子過多,有腐爛之虞。

  葡萄園可收穫662500加侖的烏藝布朗的酒液。他也種了佛爾布朗什,只佔5%,也不全用到。

  馬克斯·寬特羅說發生蚜蟲災害之前是用佛爾布朗什,因其香氣品質之故,但其後重要性大減,因為10年中有8年是會爛掉的。

  弗拉潘每年10月採摘,比其他人早1周,以保證足夠酸量,達到自然的每品脫四分之一盎士的酸。經過2小時的壓榨,用濾網濾去葉和仁,以避免過分的澀味。使用壓縮空氣來加快壓榨,不採用培殖發酵。成酒不濾渣,以保存特別的果香。

  酒液然後連渣在弗拉潘的4個銅蒸餾壺之一進行蒸餾,每個蒸餾壺盛663加侖。他們用熱交換預熱酒,以免冷酒輸入蒸餾壺中。

  經過兩次蒸餾,酒液以其原有度數保存1年,然後每年減8度,減2年,使用蒸餾水和干邑的混合來調校。如果幹邑降度數太速,馬克斯·寬特羅說會有泡味。

  干邑用利穆贊木桶貯藏,它會釋放出丹寧芳香和醉人的香氣,如同椰子般。

  寬特羅認為阿利亞和托朗賽偏於中性,所以不用。三分之一到四分之一使用新桶,由地方木桶商供應。

  弗拉潘喜歡桶內略微烤一下,這不同於其他的釀酒商。

  當十足的丹寧酸已釋放得差不多,干邑酒便轉往舊的桶。在釀成過程中,酒桶會由地面(那裡空氣較濕潤)搬往閣樓(那裡空氣較干),然後再根據它們的程度而搬回去。弗拉潘有道理為他們充足的庫存自豪,這保證了一流的品級。

  貝亞特麗斯·寬特羅強調弗拉潘有個很長的藏釀期,應該想到我們的子孫後代(為孫子或曾孫釀好酒),而不僅僅著眼每年的農業周期。

  弗拉潘酒由合夥的公司保利城堡(ChateauPaulet)裝瓶,有很多別具心裁的設計。V.I.P.XO使用的是優雅的16世紀風格的矮瓶,豪華地安置在24K金的底上,並有相應的瓶塞。CuveeRabelais(拉伯雷酒桶)則使用巴卡萊(baccarat)的精緻水晶矮瓶,飾以24K金的刻有文藝復興圖案(有孔雀、書和號角)徽章。

  世界上55個國家和地區買弗拉潘的酒。歐洲佔55%,亞洲佔35%,美洲佔10%。主要市場在德國、比利時、芬蘭、法國、冰島、瑞典、朝國、日本、菲律賓、中國台灣和美國。

  獲得國際獎項包括國際名酒大賽獎賞(1993年DomaineFrapin得銅獎、1996年V.I.P.XO得銀獎),以及芝加哥的飲料檢定研究院的獎賞(1996年Extra獲白金獎、ChateauFontpinot獲銀獎)。

  弗拉潘干邑中唯一原產品種的大香檳是VS/三星,那是用芬貝華制的,主要銷往斯堪的納維亞。
上一篇[火山沉積]    下一篇 [排他許可]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