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弗朗茲·約瑟夫·海頓

標籤: 暫無標籤

弗朗茲·約瑟夫·海頓(Franz Joseph Haydn, 1732-1809),奧地利著名作曲家,維也納古典派奠基者之一,他出身貧困,從小在很艱苦的條件下學習音樂,作曲主要靠自學,成年後長期任樂隊隊長,至九十年代初,成為當時首屆一指的音樂家。1971-1794年他曾兩度赴英、備受歡迎,他主要從事主調音樂的創作。他確立了「弦樂四重奏」和古典「交響曲」的結構形式,把交響曲固定為四個樂章形式,以完整的交響樂隊編製進行配器,為近代交響樂的發展奠定了基礎。2008年是海頓逝世200周年,為了紀念這位偉大的維也納古典樂派作曲家,DECCA公司在其新推出的《極致》系列中包含了此合集,選錄了海頓最著名的一些作品。

1 弗朗茲·約瑟夫·海頓 -基本簡介

弗朗茲·約瑟夫·海頓弗朗茨·約瑟夫·海頓

弗朗茨·約瑟夫·海頓(1732年3月31日-1809年5月31日),奧地利音樂家。海頓是繼巴赫之後的第一位偉大的器樂作曲家,是古典音樂風格的傑出代表。

海頓出生於奧地利和匈牙利邊境的一個貧窮的車匠家庭,27歲時受聘擔任匈牙利艾斯台爾哈奇親王的樂長,任職達30年之久,他一生寫作了96首交響曲,兩部清唱劇「創世紀」和「四季」,同時也寫作了大量的弦樂四重奏,鋼琴奏鳴曲,以及一些歌劇、輕歌劇、12部彌撒曲和聲樂作品。

海頓的音樂幽默、明快,含有宗教式的超脫,他將奏鳴曲式從鋼琴發展到弦樂重奏上,他是器樂主調的創始人,將傳統對位法的獨立聲部完全同化了,將主題發展自行展開。後期他訪問英國,接受牛津大學授予的音樂博士頭銜,受到了亨德爾的影響,也受莫扎特的影響,產生旋律優美的抒情色彩,出現類似巴洛克的風格。他用弦樂四重奏代替鋼琴,用管弦樂代替管風琴,創造了兩種新型的和聲演奏形式。

他同莫扎特和貝多芬三人為維也納古典樂派的傑出代表,綽號為「海頓老爹」。

2 弗朗茲·約瑟夫·海頓 -人物履歷

弗朗茲·約瑟夫·海頓弗朗茨·約瑟夫·海頓

1732年3月31日海頓出生在當時奧匈邊境的一個叫做Rohrau的村子,父親是車匠。

1737或1738年,被送到Hainburg an der Donau附近的親戚家,在那裡接受教堂唱詩班的訓練。

1740年,在當時維也納的斯蒂芬大教堂音樂總監Georg von Reutter下鄉選苗子的時候被相約瑟夫·海頓中。Reutter把海頓帶到了維也納,在其後的九年裡,海頓一直在兒童合唱團唱歌。

1749年,海頓身體已經成熟,已經無法唱齣兒童合唱團要求的童聲,於是被找了個借口趕出合唱團。

從1754年海頓開始擔任維也納出生的當時10歲的Marianna Martines 的鋼琴教師。

1757年,海頓得到了他的第一個重要職位, 即擔任在Pilsen的Lukavec城堡的公爵Karl von Morzin的樂長。

1761年在Esterházy家族找到了一個類似的副樂長職位。

1760年,在擁有一份穩定樂長工作后,海頓與Maria Anna Keller結婚,但婚後感情不好。Maria Anna不生育,這讓海頓很失望。

1781年海頓和莫扎特成為好朋友,並從那時起對他以後的作品有了很深的影響。兩人經常喜歡一起演奏弦樂四重奏。

1785年2月11日加入共濟會所Zur wahren Eintracht。莫扎特未能參加他的入會儀式,因為當天他必須出席他父親列奧波德·莫扎特的音樂會。

1802年,海頓感覺到一種多年困擾他的疾病開始惡化,以至於他身體上已經不能繼續作曲創作。

1809年5月31日去世。

3 弗朗茲·約瑟夫·海頓 -人物風格

弗朗茲·約瑟夫·海頓弗朗茨·約瑟夫·海頓

海頓的創作涉及面很廣,作品遍及音樂的各種體裁和形式,早期作品處於從巴洛克向古典風格的轉換,此後大量的音樂實踐,逐步形成了近代交響曲和四重奏曲的曲式、以弦樂四聲部為基礎的雙管制管弦樂隊體制。90年代后,他的創作達到了爐火純青的境地。音樂結構嚴謹、節奏富於活力,具有典型的古典樂派的風格特徵,其中以交響樂和弦樂四重奏最為傑出。

後人尊稱海頓為「交響樂之父」,其交響曲的最高成就,是他十八世紀九十年代旅居倫敦時創作的《倫敦》交響曲。海頓的交響曲很早就定為四個樂章:第一樂章採用奏鳴曲式,最富有戲劇性。第二樂章慢板,表達內心體驗。第三樂章叫小步舞曲,時常有農村舞曲的性質,第四樂章往往是民間風俗畫面的寫照。

這些交響曲在配器上形成了一套完整的交響樂隊編製,為現代交響樂的發展奠定了基礎。弦樂四重奏在海頓的藝術中佔據了中心位置,他留下了83首弦樂四重奏是這類樂曲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他的中期和後期四重奏作品包含了音響和形式方面值得注意的試驗。海頓還是一個多產的教堂音樂作曲家。他的清唱劇《創世紀》獲得了僅次於亨德爾《彌賽亞》的聲望。

海頓個人性格純樸開朗、親切幽默、生活情趣濃郁,故其音樂旋律豐富,經常流露出純樸開朗的鄉間氣息。在四重奏創作中,常用「說話的原則」,即把各部的主題彼此象交談般地呼應,既有清晰的旋律,又有復調的美。此外,他在樂曲的發展中常用「主題活用的原則」,這直接啟示了貝多芬「動機發展」的靈感。海頓還是現德國國歌的作者。

4 弗朗茲·約瑟夫·海頓 -重大貢獻

弗朗茲·約瑟夫·海頓弗朗茨·約瑟夫·海頓

海頓被公認為交響曲和弦樂四重奏之父,並且是鋼琴協奏曲和鋼琴三重奏的開創者。儘管一些早期古典派如卡爾·菲利普·埃曼努埃爾·巴赫(約翰·塞巴斯蒂安·巴赫的兒子)之於鋼琴協奏曲,以及約翰·克里斯蒂安·巴赫(同是約翰·塞巴斯蒂安·巴赫的兒子)和雷歐波得·莫札特(莫扎特的父親)之於交響曲,都有重要的貢獻,但海頓的地位是無人可及的。

另外海頓將奏鳴曲式從原來的簡單的「兩步式」改進成為一種精巧靈活的風格。海頓還發明了奏鳴迴旋曲式,一種帶有兩個主題的曲式。他還是第一個將賦格和對位法引進古典音樂的傑出作曲家。

在音樂特點和結構方面,海頓音樂的最主要的特點是把細微簡單的音樂主題擴展成宏大的結構。他的音樂通常濃烈飽滿,在一個樂章中的關鍵情節經常迅速展開。

他的很多作品的結構原理遵循奏鳴曲式, 它的主要組成部分 - 在海頓的作品里 - 如下:

呈示: 音樂內容開始部分的呈現,緊接著向屬音的轉調(音樂的緊張程度開始升級),然後是屬音的終止。海頓風格的呈現部分與莫扎特和貝多芬的不同之處在於,他常常不需要一個對比的「第二主題」來達到屬音,而是重複已展開的主題(或其變奏)。

展開:音樂內容通過迥然不同調式的轉變被重組,轉換以及分解。通常會在短音階平行調達到一個高潮。

再現:呈示部的內容被重新呈現,但主要在主音調上。通常這種重複包含著一個「二次展開」,以此達到變調到屬音的效果。這個二次展開通常在下屬音發展。與莫扎特和貝多芬不同,海頓經常在再現部將主題的順序打亂。海頓的作曲實踐也影響了莫扎特和貝多芬。 貝多芬的初期作品經常是以冗長鬆散的奏鳴式展開,但緊接著在他所謂的「中期」運用了海頓的方法,這就是在十分簡單的基調上逐漸發展出高度有機的音樂結構。

也許海頓不同於其他作曲家的另一個特點就是他在曲子里加入的幽默。最有名的例子是第94號交響曲《mit dem Paukenschlag》突然響起的和音。還有更有意思的:在四重奏Op. 33 Nr. 2 和 Op. 50 Nr. 3 的假結束以及他在Op. 50 Nr. 1 platzierte故意放進的那些古怪的周期性的幻覺。

他創作管理和指揮樂隊,對歌唱者進行訓練,以至保管樂器,抄寫分譜。宮廷的藝術趣味和繁雜的行政事務限制了他豐富的想象力和創造力;但另一方面,宮廷的管弦樂隊、合唱隊、歌劇院、木偶劇場等又為他的藝術發展提供了多樣的寫作機會,並能直接檢驗自己的作品,從而增刪修改,臻於完善。海頓大部分的佳作是在埃斯泰爾哈濟宮廷中寫成的,包括約60部交響曲,40首弦樂四重奏,約30首鋼琴奏鳴曲,5首彌撒曲和11部歌劇等。

80年代的梅頓達到了創作上的成熟時期,1784年,他接受巴黎宗教音樂會之約寫交響曲;1785年為西班牙卡迪斯大教堂寫了管弦樂曲《基督在十字架上的最後七句話》;1786年他為巴黎奧林匹克音樂會寫了6部交響曲。同一年他又為那不勒斯國王斐迪南四世寫了一些夜曲和協奏曲。

海頓的音樂之所以具有不朽的價值,因為它面向現實,面向人生,氣息清新,朝氣蓬勃,令人受到鼓舞;也因為它在作曲技術上奠定了歐洲古典時期的交響曲和室內樂的規範,從而形成了德奧音樂經久不衰的優良傳統。

5 弗朗茲·約瑟夫·海頓 -主要作品

《第一大提琴協奏曲》作於1765-1767年之間,當時正在艾斯特哈薩城堡供職的海頓正是三十多歲風華正茂的年紀,並且剛剛成為尼古拉親王艾斯特哈吉宮廷樂隊的樂長。因此,這部協奏曲既帶有青年海頓明快、優雅、幽默的風格特徵,在藝術上也是比較成熟的。同代人莫扎特和貝多芬都沒有寫過大提琴協奏曲,所以海頓的這部作品堪稱當時大提琴協奏曲中的代表作品。

海頓的作品數量是驚人的:交響曲104部;弦樂四重奏77部;各類三重奏180部;鋼琴奏鳴曲50部;歌劇14部;清唱劇兩部;還有大量小型的聲樂與器樂作品。其中,較名的代表作有:《第四十五交響曲》(告別Abschied)、《第九十二交響曲》(牛津Oxford)、《第九十四交響曲》(驚愕Surprise)、《第一百交響曲》(軍隊Military)、《第一百零一交響曲》(時鐘Clock)、《第一百零三交響曲》(鼓聲Drum-roll)、《第一百零四交響曲》(倫敦London);弦樂四重奏第三、十七、二十、六十四、七十六、七十七號;清唱劇《創世紀》(The Creation)、《四季》(The Seasons)。

其他作品,海頓沒有寫出什麼著名的戲劇音樂,他的18部歌劇多數是小型喜歌劇,包括《月中世界》(1777)《天長日久》(1780)、《荒島》(1779)、《奧蘭多·帕拉迪諾》(1782)、《阿爾米達》(1783)等。這些歌劇早已被人遺忘,有若干部連曲譜也找不到了。目前已有人對它們進行挖掘和研究。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