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弗朗西斯·哈里·康普頓·克里克

標籤: 暫無標籤

1個人履歷

弗朗西斯·哈里·康普頓·克里克
弗朗西斯·哈里·康普頓·克里克(Francis Harry Compton Crick 1916.6.8——2004.7.28)
生於英格蘭中南部一個郡的首府北安普敦。小時酷愛物理學。1934年中學畢業后,他考入倫敦大學物理系,3年後大學畢業,隨即攻讀博士學位。然而,1939年爆發的第二次世界大戰中斷了他的學業,他進入海軍部門研究魚雷,也沒有什麼成就。待戰爭結束,步入"而立之年"的克里克在事業上仍一事無成。1950年,也就是他34歲時考入劍橋大學物理系攻讀研究生學位,想在著名的卡文迪什實驗室研究基本粒子。
這時,克里克讀到著名物理學家薛定諤的一本書《生命是什麼》,書中預言一個生物學研究的新紀元即將開始,並指出生物問題最終要靠物理學和化學去說明,而且很可能從生物學研究中發現新的物理學定律。克里克深信自己的物理學知識有助於生物學的研究,但化學知識缺乏,於是開始發憤攻讀有機化學、X射線衍射理論和技術,準備探索蛋白質結構問題。

2成就榮譽

1951年,美國一位23歲的生物學博士沃森來到卡文迪什實驗室,他也受到薛定諤《生命是什麼》的影響。克里克同他一見如故,開始了對遺傳物質脫氧核糖核酸DNA分子結構的合作研究。他們雖然性格相左,但在事業上志同道合。沃森生物學基礎紮實,訓練有素;克里克則憑藉物理學優勢,又不受傳統生物學觀念束縛,常以一種全新的視角思考問題。他們二人優勢互補,取長補短,並善予吸收和借鑒當時也在研究DNA分子結構的鮑林、威爾金斯和弗蘭克林等人的成果,結果經不足兩年時間的努力便完成了DNA分子的雙螺旋結構模型。而且,克里克以其深邃的科學洞察力,不顧沃森的猶豫態度,堅持在他們合作的第一篇論文中加上「DNA的特定配對原則,立即使人聯想到遺傳物質可能有的複製機制」這句話,使他們不僅發現了DNA的分子結構,而且叢結構與功能的角度作出了解釋。
1962年,46歲的克里克同沃森、威爾金斯一道榮獲諾貝爾生物學或醫學獎。
後來,克里克又單獨首次提出蛋白質合成的中心法則,即遺傳密碼的走向是:DNA→RNA→蛋白質。他在遺傳密碼的比例和翻譯機制的研究方面也做出了貢獻。1977年,克里克離開了劍橋,前往加州聖地亞哥的索爾克研究院擔任教授。
2004年7月28日深夜,弗朗西斯·克里克在與結腸癌進行了長時間的搏鬥之後,在加州聖地亞哥的桑頓醫院裡逝世,享年88歲。
克里克對生物上的兩個問題很感興趣:一,分子是如何從沒有生命的物質變成有生命的生物的;二,大腦是如何產生思想的。他後來意識到他所受到的教育很適合他成為一名生物物理學家。當時,他受到了很多來自一些著名物理學家,如鮑林和薛定諤等人,的影響。理論上,共價鍵可以將生物分子連接起來,成為基因的基礎。但是,實際上,生物學家們仍然需要知道到底是哪個分子使得整個結構具有生命。對於克里克來說,只要將達爾文從自然選擇所得出的進化論和孟德爾在基因方面所做的研究加起來,就能得到生命的秘密。不過當他意識到自然地形成生命有多麼困難時,他說:「一個誠實的人,不管知道多少,也只能說生命的起源幾乎是一個奇迹,因為有多少條件需要被達到啊!」總之,他稱自己為「強烈傾向於無神論的懷疑論者」("a strong inclination towards atheism")。

3社會評價

當時,許多生物學家已經意識到,像蛋白質這樣的高分子很有可能是基因的根本。但是,蛋白質只是結構性和功能性的高分子,並且很多又是酶。1940年代中,生物學家們已經開始發現另一種高分子,脫氧核糖核酸(DNA),染色體的另一個重要組件,也有可能是基因的根本。埃弗里和他的同事發現,細菌可以給基因添加DNA分子而造成基因表現型的不同。可是,也有證據說明DNA和生物學家的目標無關;DNA可能只是給更重要的蛋白質分子提供基本的框架而已。正在這時,克里克,在1949年,參加了劍橋大學佩魯茨的研究小組,並開始用X射線來研究蛋白質結晶。此種研究,在理論上,提供了徹底明白較大的分子的結構的極好機會,可是,實際上又有太多的技術問題,在當時使得利用X射線並不適合研究分子結晶。
上一篇[蔬果減肥]    下一篇 [馮·克里津]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