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人物簡介

弦高是春秋時期鄭國的一位行商,經常來往於各國之間做生意。他做出了很大的貢獻。

2弦高犒師智退秦軍

弦高
經過
晉文公打敗了楚國,會合諸侯,連一向歸附楚國的陳、蔡、鄭三國的國君也都來了。鄭國雖然跟晉國訂了盟約,但是因為害怕楚國,暗地裡又跟楚國結了盟。
晉文公知道這件事,打算再一次會合諸侯去征伐鄭國。大臣們說:「會合諸侯已經好幾次了。咱們本國兵馬已足夠對付鄭國,何必去麻煩人家呢?」
晉文公說:「也好,不過秦國跟我們約定,有事一起出兵,可不能不去請他。」
秦穆公正想向東擴張勢力,就親自帶著兵馬到了鄭國。晉國的兵馬駐紮在西邊,秦國的兵駐紮在東邊。聲勢十分浩大。鄭國的國君慌了神,派了個能說會道的燭之武去勸說秦穆公退兵。
燭之武(鄭國)對秦穆公(秦國)說:「秦晉兩國一起攻打鄭國,鄭國准得亡國了。但是鄭國和秦國相隔很遠,鄭國一亡,土地全歸了晉國,晉國的勢力就更大了。晉國今天在東邊滅了鄭國,明天也可能向西侵犯秦國,對您(秦國)有什麼好處呢?再說,要是秦國和我們(鄭國)講和,以後你們有什麼使者來往,經過鄭國,我們(鄭國)還可以當個東道主接待使者,對您也沒有壞處。您瞧著辦吧。」
秦穆公考慮到自己的利害關係,答應跟鄭國單獨講和,還派了3個將軍帶了2000人馬,替鄭國守衛北門,自己帶領其餘的兵馬回國了。
晉國人一瞧秦軍走了,都很生氣。有的主張追上去打一陣子,有的說把留在北門外的2000秦兵消滅掉。
晉文公說:「我要是沒有秦君的幫助,怎麼能回國呢?」他不同意攻打秦軍,卻想辦法把鄭國拉到晉國一邊,訂了盟約,撤兵回去了。
留在鄭國的三個秦國將軍聽到鄭國又投靠了晉國,氣得吹鬍子瞪眼,連忙派人向秦穆公報告,要求再討伐鄭國。秦穆公得到消息,雖然很不痛快,但是他不願跟晉文公扯破臉,只好暫時忍著。
過了兩年,也就是公元前628年,晉文公病死,他的兒子襄公即位。有人再一次勸說秦穆公討伐鄭國。他們說:「晉國國君重耳剛死去,還沒舉行喪禮。趁這個機會攻打鄭國,晉國決不會插手。」
留在鄭國的將軍也送信給秦穆公說:「鄭國北門的防守掌握在我們手裡,要是秘密派兵來偷襲,保管成功。」
秦穆公召集大臣們商量怎樣攻打鄭國。兩個經驗豐富的老臣蹇叔(蹇音jiǎn)和百里奚都反對。蹇叔說:「調動大軍想偷襲這麼遠的國家,我們趕得精疲力乏,對方早就有了準備,怎麼能夠取勝;而且行軍路線這樣長,還能瞞得了誰?」
秦穆公不聽,派百里奚的兒子孟明視為大將,蹇叔的兩個兒子西乞術,白乙丙為副將,率領300輛兵車,偷偷地去打鄭國。
第2年2月,秦國的大軍進入滑國地界(在今河南省)。忽然有人攔住去路,說是鄭國派來的使臣,求見秦國主將。
孟明視大吃一驚,親自接見那個自稱使臣的人,並問他前來幹什麼。
那「使臣」說:「我叫弦高。我們的國君聽到三位將軍要到鄭國來,特地派我送上一份微薄的禮物,慰勞貴軍將士,表示我們一點心意。」接著,他獻上4張熟牛皮和12頭肥牛。
孟明視原來打算在鄭國毫無準備的時候,進行突然襲擊。現在鄭國使臣老遠地跑來犒勞軍隊,這說明鄭國早已有了準備,要偷襲就不可能了。
他收下了弦高送給他們的禮物,對弦高說:「我們並不是到貴國去的,你們何必這麼費心。你就回去吧。」
弦高走了以後,孟明視對他手下的將軍說:「鄭國有了準備,偷襲沒有成功的希望。我們還是回國吧。」說罷,就滅掉滑國,回國了。
原文
秦穆公使孟明舉兵襲鄭,過周以東。鄭之賈人弦高、蹇他相與謀日:「師行數千里,數絕諸侯之地,其勢必襲鄭。凡襲國者,以為無備也。今示以知其情,必不敢進。」乃矯鄭伯之命,以十二牛勞之。三率相與謀曰:「凡襲人者,以為弗知,今已知之矣,守備必固,進必無功。」乃還師而反。《淮南子 .人間訓》)

譯文

秦穆公派孟明發動軍隊襲擊鄭國,經過周地就往東走。鄭國的商人玄高和蹇他一起商量說:「秦國的軍隊行軍千里,又幾次經過各諸侯國的土地,他們的勢頭一定是要襲擊鄭國。大凡偷襲別國的,都認為別人沒有防備。如果讓他們看出我們知道了他們的真情,他們一定不敢前進了。」於是假託鄭伯的命令,用十二頭牛犒勞他們。秦國的三個將領一起商量說:「大凡襲擊別人的,都認為別人不知道情況,現在鄭國已經知道了,防備一定很堅固,進兵一定不會取勝。」於是調轉軍隊返回秦國了。
上一篇[科技文化]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