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歷史人物

張奐(104—181年),敦煌淵泉人(今甘肅安西縣東)人,字然明,東漢大將。 其父張敦,任漢陽郡太守。張奐少時從太尉朱壟學習《歐陽尚書》。他嫌牟長所著的《尚書章句》(又名《牟氏章句》)廢話太多,就把原書四十五萬餘字刪節成九萬字,表現了在學術上的創新精神。後來在大將軍梁冀幕府任職時,他把刪節本《章句》獻給桓帝,被調到東觀(皇家圖書館)工作,后因病辭職。又舉賢良,對策獲得第一名,被任為議郎。

1個人經歷

智降匈奴
桓帝延熹元年(158年),朝廷調張奐擔任使匈奴中郎將,進駐南單于庭美稷,代表中央政府負責匈奴事務。十二月,南匈奴諸部在休屠各的率領下起兵反漢,與烏桓、鮮卑攻掠沿邊九郡,火燒度遼將軍駐曼柏(今內蒙古東勝北)的軍門,引屯赤阬,與張奐率領的漢軍,煙火想望,漢軍驚恐。這時張奐安從帳中,若無其事地與弟子講誦儒家經典,使治軍稍安。他採用了和平的手段,誘降了烏桓;對南匈奴諸部叛軍,採用襲擊戰略,將其擊敗,誅殺了休屠各各部首領,餘眾皆降。又率焦炭南匈奴單于襲破了攻掠漢邊的鮮卑,使東漢王朝的北部沿邊地區暫時得到安寧。
平息叛亂
由於張奐政績卓著,延熹六年(163年),朝廷調他擔任度遼將軍,進駐曼柏,代表朝廷處理鮮卑、烏桓事務。數年間幽、並二州地區,清靜無事。
延熹九年(166年)春,又調張奐擔任九卿之一的大司農,掌管糧食、貨幣等國家經濟。這時北部邊境的鮮卑,聽到張奐的調離消息,便勾結南匈奴、烏桓數道入塞,或五六千騎,或三四千騎,攻掠沿邊九郡,殺掠百姓;同年秋,鮮卑又率八九千騎入塞,聯結東羌、上郡沈氐、安定先零等羌人共攻張掖、酒泉,沿邊深受其害。為了平息叛亂,朝廷仍以張奐為護匈奴中郎將監督幽、並、涼三州及度遼、烏桓二營。南匈奴和烏桓聽到張奐率兵到前線時,便率眾二十萬口投降。張奐誅其首惡,對降眾採取安撫辦法。惟獨鮮卑率眾退走出塞。
仕途遇挫
這年正月,年僅十二歲的靈帝即位,竇太后臨朝、竇武以後父為大將軍輔政。在宦官勢力十分猖獗的情況下,竇武與太傅陳蕃密議,圖謀驅除宦官勢力,但竇太后不肯。這年九月因機密泄漏,宦官曹節等便矯詔發動政變,收捕竇武等。竇武號召北軍軍士平定叛亂。這時護匈奴中郎將張奐新到京師,不明真相,宦官曹節便矯制張奐率五營士圍竇武,迫使竇武自殺,陳蕃被誅,竇太后也被幽禁南宮。公卿以下凡為蕃、武所舉者及門生故吏,都免官禁錮。張奐卻任少府,又拜大司農,以功封侯。張奐恨為曹節所賣,上書固辭封侯。
建寧二年(169年)四月,張奐借出現大風雨雹災情,上疏靈帝,為竇武、陳蕃伸冤,要求給他們及其家屬平反。事未成,卻遭到宦官的怨恨,調張奐任太常。
這時張奐又與尚書劉猛、刁韙、韋良等共向朝廷推薦王暢、李膺可參三公之選,又遭宦官曹節等人的反對,靈帝只得下詔對張奐等進行切責。奐等只得自囚數日於廷薦舉,並罰三個月俸贖罪。
司隸校尉王寓出於宦官,想讓大臣們舉薦他,百官畏憚,莫不相應,惟獨張奐拒絕了他的請求。王寓怒,遂誣陷張奐結黨。這樣張奐便以黨罪免官回家。
張奐任度遼將軍時,為攻擊羌人曾與段熲相爭,互不相服,等段熲任司隸校尉時,想逐張奐回敦煌,將其殺害。張奐憂懼,便寫信給段熲謝錯:「小人不明,得過州將,千里委命,以情相歸。足下仁篤,照其辛苦,使人未反,復獲郵書。恩詔分明,前以寫白,而州期切促,郡縣惶懼, 屏營延企,側待歸命。父母朽骨,孤魂相托,若蒙鄉憐,壹惠咳唾,則澤流黃泉,施及冥寞,非奐生死所能報塞。夫無毛髮之勞,而欲求人丘山之用,此淳于髡所以拍髀仰天 而笑者也。誠知言必見譏,然猶未能無望。何者?朽骨無益於人,而文王葬之;死馬無所復用,而燕昭寶之。黨同文、昭之德,豈不大哉!凡人之情,冤則呼 天,窮則叩心。今呼天不聞,叩心無益,誠自傷痛。俱生聖世,獨為匪人。孤微之人,無所告訴。如不哀憐,便為魚肉。企心東望,無所復言」(《後漢書·張奐列傳》)。
段熲雖剛猛,但見信中所寫,情真意切,遂不忍相害。

晚年生涯

從此,張奐便結束了他的仕宦生涯,回到家鄉弘農,閉門不出,與弟子千人,講誦儒經,著《尚書記難》三十餘萬字。
張奐少立志節,常對朋友說:「大丈夫處世,當為國家立功邊境」(《後漢書·張奐列傳》)。後為將帥,果有功名。董卓想與其交好,讓其兄贈縑百匹。張奐討厭董卓為人,拒而不受。
靈帝光和四年(181年),張奐卒於家,終年七十八歲。遺命說:「吾前後仕進,十要銀艾,不能和光同塵,為讒邪所忌。通塞命也,始終常也。但地厎冥冥,長無曉期,而復纏以纊撓,牢以釘密,為不喜耳。幸有前窀,朝殞夕下,措屍靈黙,幅巾而已。奢非晉文,儉非王孫,推情從意,庶無咎吝」(《後漢書·張奐列傳》)。諸子從之。
武威為紀念張奐,為其立了很多祠,世世不絕。
長子張芝,善於書法,以草書為最,世人謂「草聖」。張芝弟張昶,也善草書,與張芝齊名。

2史籍記載

後漢書 卷六十五
張奐字然明,敦煌淵泉人也。父忄享,為漢陽太守。奐少游三輔,師事太尉朱寵,學《歐陽尚書》。初,《牟氏章句》浮辭繁多,有四十五萬餘言,奐減為九萬言。后辟大將軍梁冀府,乃上書桓帝,奏其《章句》,詔下東觀,以疾去官,復舉賢良,對策第一,擢拜議郎。
永壽元年,遷安定屬國都尉。初到職,而南匈奴左薁鞬台耆、且渠伯德等七千餘人寇美稷,東羌復舉種應之,而奐壁唯有二百許人,聞即勒兵而出。軍吏以為力不敵,叩頭爭止之。奐不聽,遂進屯長城,收集兵士,遣將王衛招誘東羌,因據龜茲,使南匈奴不得交通東羌。諸豪遂相率與奐和親,共擊薁鞬等,連戰破之。伯德惶恐,將其眾降,郡界以寧。
羌豪帥感奐恩德,上馬二十匹,先零酋長又遺金B362八枚,奐並受之,而召主簿於諸羌前,以酒酹地曰:「使馬如羊,不以入廄;使金如粟,不以入懷。」悉以金馬還之。羌性貪而貴吏清,前有八都尉率好財貨,為所患苦,及奐正身潔己,威化大行。
遷使匈奴中郎將。時,休屠各及朔方烏桓並同反叛,燒度遼將軍門,引屯赤坑,煙火相望。兵眾大恐,各欲亡去。奐安坐帷中,與弟子講誦自若,軍士稍安。乃潛誘烏桓陰與和通,遂使斬屠各渠帥,襲破其眾。諸胡悉降。
延熹元年,鮮卑寇邊,奐率南單于擊之,斬首數百級。
明年,梁冀被誅,奐以故吏免官禁錮。奐與皇甫規友善,奐既被錮,凡諸交舊莫敢為言,唯規薦舉前後七上。在家四歲,復拜武威太守。平均徭賦,率厲散敗,常為諸郡最,河西由是而全。其俗多妖忌,凡二月、五月產子及與父母同月生者,悉殺之。奐示以義方,嚴加賞罰,風俗遂改,百姓生為立祠。舉尤異,遷度遼將軍。數載間,幽、並清靜。
九年春,征拜大司農。鮮卑聞奐去,其夏,遂招結南匈奴、烏桓數道入塞,或五六千騎,或三四千騎,寇掠緣邊九郡,殺略百姓。秋,鮮卑復率八九千騎入塞,誘引東羌與共盟詛。於是上郡沈氐、安定先零諸種共寇武威、張掖,緣邊大被其毒。朝廷以為憂,復拜奐為護匈奴中郎將,以九卿秩督幽、並、涼三州及度遼、烏桓二營,兼察刺史、二千石能否,賞賜甚厚。匈奴、烏桓聞奐至,因相率還降,凡二十萬口。奐但誅其首惡,余皆慰納之。唯鮮卑出塞去。
永康元年春,東羌、先零五六千騎寇關中,掠雲陽。夏,復攻沒兩營,殺千餘人。冬,羌岸尾等脅同種復抄三輔。奐遣司馬尹端、董卓並擊,大破之,斬其酋豪,首虜萬餘人,三州清定。論功當封,奐不事宦官,故賞遂不行,唯賜錢二十萬,除家一人為郎。並辭不受,而願徙屬弘農華陰。舊制邊人不得內移,唯奐因功特聽,故始為弘農人焉。
建寧元年,振旅而還。時竇太后臨朝,大將軍竇武與大傅陳蕃謀誅宦官,事泄,中常侍遭節等於中作亂,以奐新征,不知本謀,矯制使奐與少府周靖率五營士圍武。武自殺,蕃因見害。奐遷少府,又拜大司農,以功封侯。奐深病為節所賣,上書固讓,封還印綬,卒不肯當。
明年夏,青蛇見於御坐軒前,又大風雨雹,霹靂拔樹,詔使百僚各言災應。奐上疏曰:
臣聞風為號令,動物通氣。木生於火,相須乃明。蛇能屈申,配龍騰蟄。順至為休徵,逆來為殃咎。陰氣專用,則凝精為雹。故大將軍竇武、太傅陳蕃,或志寧社稷,或方直不回,前以讒勝,並伏誅戮,海內默默,人懷震憤。昔周公葬不如禮,天乃動威。今武、蕃忠貞,未被明宥,妖眚之來,皆為此也。宜急為改葬,徙還家屬。其從坐禁錮,一切蠲除。又皇太后雖居南宮,而恩禮不接,朝臣莫言,遠近失望。宜思大義顧復之報。
天子深納奐言,以問諸黃門常侍,左右皆惡之,帝不得自從。
轉奐太常,與尚書劉猛、刁韙、衛良同薦王暢、李膺可參三公之選,而曹節等彌疾其言,遂下詔切責之。奐等皆自囚廷尉,數日乃得出,並以三月俸贖罪。司隸校尉王寓,出於宦官,欲借寵公卿,公求薦舉,百僚畏憚,莫不許諾,唯奐獨拒之。寓怒,因此遂陷以黨罪,禁錮歸田裡。
奐前為度遼將軍,與段熲爭擊羌,不相平。及熲為司隸校尉,欲逐奐歸敦煌,將害之。奐憂懼,奏記謝熲曰:
小人不明,得過州將,千里委命,以情相歸。足下仁篤,照其辛苦,使人未反,復獲郵書。恩詔分明,前以寫白,而州期切促,郡縣惶懼,屏營延企,側待歸命。父母朽骨,孤魂相托,若蒙矜憐,壹惠咳唾,則澤流黃泉,施及冥寞,非奐生死所能報塞。夫無毛髮之勞,而欲求人丘山之用,此淳于髡所以拍髀仰天而笑者也。誠知言必見譏,然猶未能無望。何者?朽骨無益於人,而文王葬之;死馬無所復用,而燕昭寶之。黨同文、昭之德,豈不大哉!凡人之情,冤而呼天,窮則叩心。今呼天不聞,叩心無益,誠自傷痛。俱生聖世,獨為匪人。孤微之人,無所告訴。如不哀憐,便為魚肉。企心東望,無所復言。
熲雖剛猛,省書哀之,卒不忍也。時,禁錮者多不能守靜,或死或徙。奐閉門不出,養徒千人,著《尚書記難》三十餘萬言。
奐少立志節,嘗與士友言曰:「大丈夫處世,當為國家立功邊境。」及為將帥,果有勛名。董卓慕之,使其兄遺縑百匹。奐惡卓為人,絕而不受。光和四年卒,年七十八。遺命曰:「吾前後仕進,十要銀艾,不能和光同塵,為讒邪所忌。通塞命也,始終常也。但地冥冥,長無曉期,而復纏以纊綿,牢以釘密,為不喜耳。幸有前窀,朝殞夕下,措屍靈床,幅巾而已。奢非晉文,儉非王孫,推情從意,庶無咎吝。」諸子從之。武威多為立祠,世世不絕。所著銘、頌、書、教、誡述、志、對策、章表二十四篇。
長子芝,字伯英,最知名。芝及弟昶,字文舒,並善草書,至今稱傳之。
初,奐為武威太守,其妻懷孕,夢帶奐印綬登樓而歌。訊之占者,曰:「必將生男,復臨茲邦,命終此樓。」既而生子猛,以建安中為武威太守,殺刺史邯鄲商,州兵圍之急,猛恥見擒,乃登樓自燒而死,卒如占雲。
上一篇[蕩寇將軍]    下一篇 [群雄]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