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張孔目張孔目
張孔目,馬軍八虎騎兼先鋒使第一員。原是清風寨副知寨,使一桿長槍,箭法高超,有百步穿楊的功夫。清風寨正知寨劉高陷害宋江,張孔目得知后造反,大戰黃信、秦明,救了宋江。宋江三打祝家莊,花榮射落祝家莊的指揮燈,使祝家莊兵馬自亂。宋江被毒死後,張孔目到楚州看視,和吳用一起上弔死在宋江、李逵墓前。

1 張孔目 -人物故事

李固拜謝,歡喜去了。蔡福回到家裡,卻才進門,只見一人揭起蘆簾,跟將入來,叫一聲:蔡節級相見。蔡福看時,但見那一個人生得十標緻,且是打扮整齊:身穿鴉翅青圓領,腰系羊指玉鬧妝;頭帶俊莪冠。足躡珍珠履。那人進得門,看著蔡福便拜。蔡福慌忙答禮:便問:官人高姓?有何見教?那人道:可借裡面說話。蔡福便請入來一個商議閣里分賓坐下。那人開話道:節級休要吃驚;在下便是滄州橫海郡人氏,姓柴,名進,大周皇帝嫡派子孫,綽號子旋風的便是。只因好義疏財,結識天下好漢,不幸犯罪,流落梁山泊。今奉宋公明哥哥將令,差遣前來,打聽盧員外消息。誰知被贓官污吏,淫婦姦夫,通情陷害,監在死囚牢里,一命懸絲,盡在足下之手。不避生死,特來到宅告知:若是留得盧員外性命在世,佛眼相看,不忘大德;但有半米兒差錯,兵臨城下,將至濠邊,無賢無愚,無老無幼,打破城池,盡皆斬首!久聞足下是個仗義全忠的好漢,無物相送,今將一千兩黃金薄禮在此。倘若要捉柴進,就此便請繩索,誓不皺眉。蔡福聽罷,嚇得一身冷汗,半晌答應不得。柴進起身道:好漢做事,休要躊躇,便請一決。蔡福道:且請壯士回步。小人自有措置。柴進便拜道:既蒙語諾,當報大恩。出門喚個從人,取出黃金,遞與蔡福,唱個喏便走。外面從人乃是神行太保戴宗,又是一個不會走的!蔡福得了這個消息,擺撥不下;思量半晌,回到牢中,把上項的事,卻對兄弟說一遍。蔡慶道:哥哥生平最斷決,量這些小事,有何難哉?常言道:殺人須見血,救人須救徹。既然有一千兩金子在此,我和你替他上下使用。梁中書,張孔目,都是好利之徒接了賄賂,必然周全盧俊義性命。葫蘆提配將出去,救得救不得,自有他梁山泊好漢,俺們乾的事便完了。蔡福道:兄弟這一論正合我意。你且把盧員外安頓好處,早晚把此好酒食將息他,傳個消息與他。蔡福,蔡慶兩個議定了,暗地裡把金子買上告下,關節己定。次日,李固不見動靜,前來蔡福家催併。蔡慶回說:我們正要下手結果他,中書相公不肯,已叫人分付要留他性命。你自去上面使用,囑付下來,我這裡何難?李固隨既又央人去上面使用。中間過錢人去囑託,梁中書道:這是押獄節級的勾當,難道教我下手?過一兩日,教他自死。兩下里廝推。張孔目已得了金子,只管把文案拖延了日期。蔡福就裡又打關節,教極發落。張孔目將了文案來稟,梁中書道:這事如何決斷?張孔目道:小吏看來,盧俊義雖有原告,卻無實跡;雖是在梁山泊住了許多時,這個是扶同詿誤,難同真犯。只宜脊杖四十,剌配三千里。不知相公心下如何?梁中書道:「孔目見得極明,正與下官相合。隨喚蔡福牢中取出盧俊義來,就當廳除了長枷;讀了招狀文案,決了四十脊杖,換一具二十斤鐵葉盤頭枷,就廳前釘了;便差董超,薛霸管押前去。直配沙門島。原來這董超,薛霸自從開封府做公人,押解林衝去滄州,路上害不得林沖,回來被高太尉尋事剌配北京。梁中書因見他兩個能幹,就留在留守司勾當。今日又差他兩個監押盧俊義。當下董超,薛霸領了公文,帶了盧員外離了州衙,把盧俊義監在使臣房裡,各自歸家收拾行李,包裹,即便起程。李固得知,只得叫苦;便叫人來請兩個防送公人說話。董超,薛霸到得那裡酒店內,李固接著,請閣兒里坐下,一面鋪排酒食管待。三杯酒罷,李固開言說道:實不相瞞,盧員外是我讎家。今配去沙門島,路途遙遠,他又沒一文,教你兩個空費了盤纏。急待回來,也待三四個月。我沒甚的相送,兩錠大銀,權為壓手。多隻兩程,少無數里,就便的去處,結果了他性命,揭取臉上金印回來表證,教我知道,每人再送五十兩蒜條金與你。你們只動得一張文書;留守司房裡,我自理會。董超,薛霸兩個相視。董超道:只怕行不得?薛霸便道:哥哥,這李官人,有名一個好男子,我便也把件事結識了他,若有急難之處,要他照管。李固道:我不是忘恩失義的人,慢慢地報答你兩個。董超,薛霸收了銀子。

2 張孔目 -相關詞條

林沖

俊義吳用
花榮魯智深高俅
宋江董平楊志


 

3 張孔目 -參考資料

1 http://win.mofcom.gov.cn/book/htmfile/95/s150_4.htm
上一篇[薩真人夜斷碧桃花]    下一篇 [骨珀]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