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張思德的故事

標籤: 暫無標籤

1 張思德的故事 -基本信息

  出版社: 中國社會出版社; 第1版 (2006年9月1日) 叢書名: 英雄故事叢書 平裝: 179頁 開本: 32開 ISBN: 7508713451...............

2 張思德的故事 -故事

救戰友 嘗百草

  當年紅軍過草地時,由於缺衣少葯,許多戰友病倒了,張思德原本魁梧的身體也一天天消瘦,但他仍堅持為傷病員背槍,在泥水沒踝的荒草灘上,深一腳淺一腳地走著。

  通信營一排的戰士小李不幸陷入泥沼,拚命向上掙扎,眼裡淌著淚痛苦地向戰友們喊著:「救救我,快救救我呀!」有的戰士伸手去拉,也險些被陷進去,眼看著泥沼從小李的大腿沒到胸部,戰友們很著急卻束手無策。這時,張思德著急地對班長杜澤洲說:「班長,我有辦法,我趴在泥沼上,你踩在我身上,拉小李的左手,另外兩人也像咱們一樣拉他的右手,試試看。」說完,他便毫不猶豫地爬在泥沼上。杜澤洲不忍心踩在他身上,立在那兒沒動,張思德急著沖他喊道:「班長,快上呀,否則他會沒命的!」看著張思德那急切的目光,杜澤洲抬起了腳……在另外兩名戰士的協助下,奄奄一息的小李終於得救了。大家都為張思德奮不顧身救戰友的精神所感動,並稱讚他善於動腦筋。

  在進草地二十多天後,戰士們身上帶的乾糧都吃完了。為了能走出草地北上抗日,首長們把馱文件的馬殺了,戰士們把牛皮帶煮了充饑。那時候,張思德還沒有入黨,但他處處按著黨員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在黨組織號召的「嘗百草」活動中,見到一種草,他總是先嘗,發現能吃的,就馬上告訴兄弟單位。

  一天,一名戰士采了一兜小蘑菇,張思德怕它有毒先嘗了嘗,結果,他臉色發青、嘔吐、渾身無力,這蘑菇有毒……張思德慢慢醒來后,模模糊糊地看見戰友端著瓷缸蹲在跟前,他急忙說:「不要管我,快去告訴其他同志。」

千方百計送好信

  1940年春天,張思德被分配到中央軍委警衛營,擔任通訊班長。當時條件很差,沒有交通工具,甚至連雨衣都沒有。

  一天,雞剛叫過頭遍,張思德被叫到營部。營長交給他一封信認真地說:「這是一封很重要的信,你馬上送到南泥灣,明天天黑之前務必帶著收條回來!」張思德答道:「是!」把信揣進懷裡,敬個禮,急步走出窯洞。營長追出窯洞喊:「張思德!把我的鞋換上再走!」張思德一邊走一邊說:「不用啦——」。

  從延安北橋兒溝到南泥灣有九十多里路。張思德一路攀山、爬坡、走小道,沒走多遠,腳上的草鞋就磨飛了。山上滿是石頭、荊棘,腳趾被石頭碰破,腳面也被荊棘劃出幾條血口子。他向周圍看看,跑到一棵老樺樹下,剝下幾層樹皮,疊在一起,又在山坡上找了一些馬蓮草,搓成繩子,把樺樹皮串起來,綁在兩隻腳上。就這樣,張思德穿著「樺皮鞋」出色地完成了任務。

  一次,張思德和小侯一起去送信,走到一條小河邊,雨季河水齊腰,水流湍急,找不到船,鳧水又怕把信弄濕了。最後,還是張思德想出了辦法。他們跑到老鄉家借來兩條繩子,把粗繩子的一頭拴在河邊一棵樹上,細繩子在粗繩子上打個能滑動的結,把信件用樹枝別在細繩結的下面,他讓小侯先握住繩結,自己拿著兩根繩的另一頭游向對岸。上了岸,他把粗繩子拴在一塊高聳的大石頭上,拉動手中的細繩,信件滴水不沾地過了河。

總關心著周圍的同志

  一個冬天的早晨,張思德起床以後,看到啞巴炊事員老王擔水上山很吃力。他到了伙房,搬過來一個榆木疙瘩,扶老王坐下,伸手就給他脫鞋。老王沒攔住,鞋被脫下來了,那一雙腳上裂了好幾條大口子,滲著血。

  張思德燒了一盆熱水,替老王把腳洗乾淨,塗上一些豬油,又把自己的毛襪子給他穿上。第二天,張思德從老鄉那裡打聽到一個土方:把土豆搗成糊糊塗在口子上,可以治凍瘡。於是,他一連幾天,給老王洗腳,塗土豆糊糊,直到口子完全好了為止。

  因為糧食不足,戰士們飯都吃不飽。通信班大都是年青人,經常走遠路外出送信,飯量都比較大。為了讓大家多吃一些,每次張思德吃到一半就不聲不響撂下飯碗,提起水桶去打水。

  一次、兩次同志們沒有注意,時間一長,張思德的這個秘密就被發現了。

  一個星期天,張思德跑出去幾十里地,從一個水坑裡撈來一些小魚。沒有油,他就用火烤好,讓大家會頓餐。大家吃得正香,他又要去打水,這回水桶讓副班長先拿走了,他只好轉身回來。自己碗里不知道誰給放了幾個黑面饃饃,他明白了,這是同志們想讓他多吃一些。他故意細嚼慢咽,好半天才吃了半個饃饃,剩下的放回盆里,剛要走開,被戰士小韓一把拉住了。「班長,你別再瞞著我們了,我們都知道了。」「我吃飽了。」小韓把張思德拽回來,把那幾個饃饃硬塞給他說:「班長,咱們有福同享,有難同當,你不要一個人餓著肚子,省下讓我們吃。」張思德見實在推不開了,就把幾個饃饃掰成12份,全班每人一份,才平息了這場「風波」。

「控繩拉鈴」

  張思德平常給人的感覺是老實木 ,其實他很內秀,工作肯動腦筋,打仗也很勇敢,有「小老虎」之稱,因此才被挑選當通訊員並擔任中央最高領導的警衛。

  張思德每天都把毛澤東窯洞前的院子打掃得乾乾淨淨,並把常走的土路上的坑坑窪窪墊平。毛澤東有個習慣,寫文章時徹夜不眠,天亮后才睡覺。張思德早早起床,悄悄地把毛主席窯洞附近的雞鴨和牲畜趕得遠遠的,用小石塊把在附近樹上啼叫的鳥兒攆走,好讓毛主席多睡一會兒。

  他還發明了「控繩拉鈴」的通訊方法,在院子的樹上系一根細繩子,繩子的一端通向警衛班宿舍,上面掛一個小鈴鐺,如毛澤東這邊發現情況,只要哨兵一拉繩子,警衛班就可以立即出動,又不會打攪毛主席休息。

為戰友獻出生命

  1944年9月5日一大早,下起了毛毛雨。地里的活兒幹不成了,隊長和張思德商量以後,決定臨時組織一個突擊隊,進山趕挖幾個新炭窯。張思德帶著8個戰士,一路唱著歌到了廟河溝的山林,分散在3個地方挖窯。

  牛毛細雨下大了,張思德給另兩處的幾個戰士送遮雨的麻袋回來繼續挖窯。跟他一起乾的戰士小白請求說:「這回讓我進去挖一會兒吧!」張思德見外面還在下雨,窯里也能容下兩個人了,就說:「好,進去多注意!」小白見他還要進去,勸他歇會兒。張思德說:「我不累。我們得趕緊把炭窯挖成,好多出幾窯炭。現在革命需要炭,領導和同志們需要炭,多出一窯,就是為抗戰多作一份貢獻!」說著,又鑽進了窯里。

  雨漸漸停了下來。快到中午時分,一眼炭窯就要挖成了。為了保證質量,張思德拿著小钁頭開始修整窯面,突然,窯頂上「啪啪」掉下幾片碎土。「快出去,有危險!「張思德大喊一聲,一把將小白推出窯口,就在這時,「轟隆」一聲兩米多厚的窯頂坍塌下來。小白在窯口被壓住半截身子,張思德被整個埋在土裡。張思德為了戰友的安全,獻出了才29歲的生命。

毛澤東參加了追悼會

  張思德身遭不測,消息馬上傳開。毛主席聽了后心情非常難過。他悲痛地說,張思德為我站過崗,你們要在棗園機關里為他舉行一個追悼會,我要去參加。

  9月8日下午,中共中央直屬機關舉行了「追悼張思德同志大會」。毛澤東也參加了大會,並且親自獻上一個花圈擺在大會檯子中央,花圈的輓聯上有他親筆題寫的「向為人民利益而犧牲的張思德同志致敬!」也就是在這個追悼大會上,他作了一個後來在整理時命名為《為人民服務》的著名演講(先在當時延安《解放日報》上發表,1953年正式收入《毛澤東選集》第三卷)。

  當時,警衛團政委張廷楨致悼詞后,毛澤東走到台上開始演講,全場在沉痛的氣氛中鴉雀無聲,聆聽著他的演講。

  毛澤東在主席台上打著手勢說:「我們的共產黨和共產黨所領導的八路軍、新四軍,是革命的隊伍,我們這個隊伍完全是為著解放人民的,是徹底地為人民的利益工作的。張思德同志就是我們這個隊伍中的一個同志。」他還引用司馬遷在《報任安書》一文中的話說:

  「人總是要死的,但死的意義有不同。中國古時候有個文學家叫做司馬遷的說過:"人固有一死,或重於泰山,或輕於鴻毛。"為人民利益而死,就比泰山還重;替法西斯賣力,替剝削人民和壓迫人民的人去死,就比鴻毛還輕。張思德同志是為人民利益而死的,他的死是比泰山還要重的。」

  這些後來人們非常熟悉而又熟記的論述傳遍了家家戶戶,尤其是「為人民利益而死就比泰山還重」這一句,更隨著張思德事迹的傳揚而遐邇聞名,並且成為共產黨人的價值追求,《為人民服務》也成為每個共產黨員和要求政治進步人們的必讀文獻。

目錄

  苦難的童年

  這是我家的魚

  迎紅軍去

  紅纓閃閃

  智擒陳自軒

  當紅軍

  活捉匪首鬍子貞

  大石坎反擊戰

  夜間偵察

  奪關報仇

  勇奪機槍

  當敵人搜查時

  「盜」船

  「我先過!」

  帶頭嘗百草

  「陝北見!」

  泥潭救戰友

  敢死隊員

  翻越夾金山

  草鞋師傅

  借驢

  口吞信件

  護送軍用物資

  絕不放第一槍

  「再放近點兒!」

  「謝謝你,通信員同志!」

  保衛延安

  趕豬

  狼嘴裡奪羊

  一項政治業務

  趕錯了老鄉的豬之後

  學紡線

  帶血的钁頭

  自製鋤頭和獨輪車

  編外指導員

  傳幫帶

  啞巴老王

  樺樹皮鞋

  百寶箱

  勤奮學習

  三件寶

  魚水情深

  兩套乾衣服

  為他人著想

  永不褪色

  棗園哨兵

  捨身救戰友

  毛主席參加追悼會

文摘

  書摘

  智擒陳自軒

  六合場的地主老財們在紅軍到來前幾乎全跑了,大都跑到嘉陵江那邊去了。但有人向鄉蘇維埃政府報告說近日在雨台山一帶發現過地主陳自軒,他裝作拾柴的鬼鬼祟祟地出沒。鄉蘇維埃政府對這一情況非常重視,通知各路口、關卡嚴加盤查,要求各村民眾發現情況立即上報。還專門組織少先隊員到荒僻的溝梁山澗偵察。

  一天,一村民反映,在倉梁山見到過陳自軒。張思德聽說後主動請纓,領著登貴、大山、二虎三個小夥伴來到倉梁山偵察。當太陽快下山的時候,登貴忽然發現情況,說:「思德哥,你看對面山洞口的草窩子里好像有人在動。」

  張思德說:「別著急,再看看,千萬不能打草驚蛇。」

  過了一會兒,還不見動靜,張思德便對小夥伴們說:「天快黑了,我們去那山洞邊看看」。當他們來到山洞時,發現一溜有四五個洞子,洞邊長滿茅草,洞里黑乎乎的。他們在洞四周巡查一遍,細心的張思德發現一處洞口邊的茅草好像被人踩過,斷定這洞里就藏著人。張思德提議到洞里偵察一下。他讓大山留在洞外觀察,自己領著登貴、二虎舉著扎的柏樹皮火把,端著紅纓槍向洞內走去。

  進去一看,幾個洞都是通著的。張思德見狀簡單作了分工,一人搜一個。剛剛分完工洞外就傳來二虎的叫聲:「有人跑了,快來追啊!」張思德他們衝出洞口,就見一個人已順著山坡跑出幾十丈開外,二虎正在拚命地追著。待張思德他們趕上二虎時,那人影轉瞬間就消失在樹林里。

  「是不是陳自軒?」張思德問。

  「沒看清楚。」二虎回答。

  張思德一聽急了:「他的畫像都給你看幾遍了,還看不出來!」

  「他頭上戴著個東西,只露兩隻眼,哪個看得出來嘛。」二虎委屈地爭辯道。 

  張思德心想也是,天又黑,他又化了妝,也不能全怪二虎。他肯定地對夥伴說:「不是陳自軒也是個逃亡地主,要不藏在洞里幹啥!可惜讓他跑了。」

  跑掉的就是陳自軒。原來,川軍劉仁安要帶一個營的兵力進攻六合場,派他回來探聽紅軍情況的。陳智軒起先沒敢直接進六合場,想先觀察一下動靜。他便藏在洞子里,見洞口有火光,就知道情況不妙,繞到另一個洞的出口,衝出去了。

  他乘著夜色跑到了原來自己的打手鄧竹珍家。陳自軒向鄧竹珍講了潛回來的目的,並希望他幫助探聽情況。鄧竹珍不敢真探,出去兜個圈就回來說沒什麼情況,應付他。一連兩天都是這樣,陳自軒看沒啥結果,只好自己出去打探。這天,他剛出去不久,正巧碰上了張思德帶的巡查隊。

  張思德帶的巡查隊原本是去悅來場執行別的任務的,正從六合場往悅來場的方向走。陳自軒見到前面來了一隊紅纓槍,心想一幫小孩子好糊弄,其實躲避也來不及了,怕一躲反而引起懷疑,就硬著頭皮迎上去。張思德老遠就看到這是個典型的山貨客:一件半新不舊的藍布長衫,腰系雞腸帶,前後衣角都提起倒扎在腰問,褲管緊扎著,背上還背著三張羊皮。這種模樣是山裡常見的山貨客模樣。但走近一看,細心的張思德還是發現有點不同:頭上纏的那塊帕子,壓得很低,都快壓眉了,右眼還糊著塊黑膏藥。張思德本來的警惕性就高,發現有點不同時就更加警覺起來,查他的路條,沒發現有何破綻。但總覺得有點疑問,於是就在與山貨客擦肩而去的瞬間,張思德忽然在背後大喊一聲:「站住!」山貨客就站住了。張思德原想他若是壞人,會拔腿就跑的,他一跑就暴露了,好抓了。但這人沒跑。張思德上前說:「我家還有兩張羊皮,你捎著買了吧。」那人說:「我貨已收齊了。對不起,小兄弟,下次吧。」張思德說:「兩張皮子也不多,價錢你定。」其他幾個巡查員也聽出了張思德的意思,都圍上來說:「我們家還有哩。」「就在附近看一看不行嗎?」「這次不收,定下貨,我們給你送去。」一個個都圍著,使他沒法脫身,只得答應:「那就先看看。」這時張思德小聲關照登貴:「就在你家裡看羊皮,等我回來。」並給他做了個抓人的手勢,又大聲說,我去拿羊皮,等著我。

  P19-21

上一篇[籃球棋]    下一篇 [2004年9月8日]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