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歷史人物

張悌(236-280年),字巨先。襄陽人。三國時孫吳大臣。吳景帝永安年間(258-263年)為屯騎校尉。吳末帝時累官至丞相軍師。末帝天紀三年(279年),晉武帝發兵20餘萬,遣龍驤將軍王浚、安東將軍王渾等分六路伐吳。張悌明知必敗,仍與沈瑩、諸葛靚率軍3萬渡江接戰,與晉軍周浚戰於迎敵,大敗於板橋。諸葛靚率餘眾600人來迎張悌,張悌不肯逃命,尋為王渾部俘殺。

1歷史概況

張悌字巨先,襄陽人(今湖北襄陽),少有名理,孫休時為屯騎校尉。魏伐
張悌半身像

  張悌半身像

蜀,悌論以「蜀閹宦專朝,國勞不備。必為魏所滅。」果如是。后拜丞相。晉伐吳,悌督沈瑩、諸葛靚等率眾三萬渡江逆之。所領奮勇死戰,無去意。軍敗,為王渾軍所殺。

2演義概況

司馬炎分兵伐吳,丞相張悌分兵派將拒敵。親率眾出牛渚渡江抵抗。晉軍所到既克。張悌戰死於亂軍之中。

3歷史年表

永安六年【公元263年】,魏伐蜀,吳人問悌曰:「司馬氏得政以來,大難屢
張悌 書法 扇面

  張悌 書法 扇面

作,智力雖豐,而百姓未服也。今又竭其資力,遠征巴蜀,兵勞民疲而不知恤,敗於不暇,何以能濟?昔夫差伐齊,非不克勝,所以危亡,不憂其本也,況彼之爭地乎!」悌曰:「不然。曹操雖功蓋中夏,威震四海,崇詐杖術,征伐無已,民畏其威,而不懷其德也。丕、叡承之,系以慘虐,內興宮室,外懼雄豪,東西馳驅,無歲獲安,彼之失民,為日久矣。司馬懿父子,自握其柄,累有大功,除其煩苛而布其平惠,為之謀主而救其疾,民心歸之,亦已久矣。故淮南三叛而腹心不擾,曹髦之死,四方不動,摧堅敵如折枯,盪異同如反掌,任賢使能,各盡其心,非智勇兼人,孰能如之?其威武張矣,本根固矣,群情服矣,奸計立矣。今蜀閹宦專朝,國無政令,而玩戎黷武,民勞卒弊,競於外利,不脩守備。彼強弱不同,智算亦勝,因危而伐,殆其克乎!若其不克,不過無功,終無退北之憂,覆軍之慮也,何為不可哉?昔楚劍利而秦昭懼,孟明用而晉人憂,彼之得志,故我之大患也。」吳人笑其言,而蜀果降於魏。
天紀三年【公元279年】,八月,以軍師張悌為丞相。
張悌

  張悌

天紀四年【公元280年】,晉伐吳,皓使悌督沈瑩、諸葛靚,率眾三萬渡江逆之。至牛渚,沈瑩曰:「晉治水軍於蜀久矣,今傾國大舉,萬里齊力,必悉益州之眾浮江而下。我上流諸軍,無有戒備,名將皆死,幼少當任,恐邊江諸城,盡莫能御也。晉之水軍,必至於此矣!宜畜眾力,待來一戰。若勝之日,江西自清,上方雖壞,可還取之。今渡江逆戰,勝不可保,若或摧喪,則大事去矣。」悌曰:「吳之將亡,賢愚所知,非今日也。吾恐蜀兵來至此,眾心必駭懼,不可復整。今宜渡江,可用決戰力爭。若其敗喪,則同死社稷,無所復恨。若其克勝,則北敵奔走,兵勢萬倍,便當乘威南上,逆之中道,不憂不破也。若如子計,恐行散盡,相與坐待敵到,君臣俱降,無復一人死難者,不亦辱乎!」遂渡江戰,吳軍大敗。諸葛靚與五六百人退走,使過迎悌,悌不肯去,靚自往牽之,謂曰:「且夫巨先,天下存亡有大數,豈卿一人所知,如何故自取死為?」悌垂涕曰:「仲思,今日是我死日也。且我作兒童時,便為卿家丞相所拔,常恐不得其死,負名賢佑顧。今以身徇社稷,復何遁邪?莫牽曳之如是。」靚流涕放之,去百餘步,已見為晉軍所殺。

4歷史評價

《吳錄》:「悌少知名,及處大任,希合時趣,將護左右,清論譏之。」
《襄陽記》:「悌字巨先,襄陽人,少有名理。」
張悌

  張悌

陸凱:姚信、樓玄、賀卲、張悌、郭逴、薛瑩、滕脩及族弟喜、抗,或清白忠勤,或姿才卓茂,皆社稷之楨幹,國家之良輔。 《三國志·吳書十六》
上一篇[再見再見]    下一篇 [泰安市神憩賓館]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