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張敖(?-前182),西漢初人。張耳之子。秦末隨父參加陳勝、吳廣起義,曾封成都君。漢高祖五年(公元前202年)嗣爵為趙王,娶高祖長女魯元公主。八年,高祖過趙時,執子婿禮甚恭,反遭辱罵。趙相貫高等以此謀刺高祖,未遂。次年事發,被牽連入獄。后因貫高極力辯白,得赦,尚魯元公主如故,貶爵宣平侯。

1人物簡介

張敖(前241-前182),西漢初人。張耳之子。秦末隨父參加陳勝、吳廣起義,曾封成都君。漢高祖五年(公元前202年)嗣爵為趙王,娶高祖長女魯元公主。漢七年,高祖過趙時,執子婿禮甚恭,反遭辱罵。趙相貫高等以此謀刺高祖,未遂。次年事發,被牽連入獄。后因貫高極力辯白,得赦,尚魯元公主如故,貶爵宣平侯。
漢五年,張耳逝世,謚號叫景王。張耳的兒子張敖接續他父親做了趙王,漢高祖的大女兒魯元公主嫁給趙王敖做王后。

2謀刺劉邦

計謀敗露
漢八年,皇上從東垣回來,路過趙國,貫高等人在柏人縣館舍的夾壁牆中隱藏武士,想要攔截殺死他,放到隱蔽的地方。皇上經過那裡想要留宿,心有所動,就問道:「這個縣的名稱叫什麼?」回答說:「柏人。」「柏人,是被別人迫害啊!」沒有留宿就離開了。
漢九年,貫高的仇人知道他的計謀,就向皇上秘密報告貫高謀反。於是把趙王、貫高等人同時逮捕,十多人都要爭相刎頸自殺,只有貫高憤怒地罵道:「誰讓你們自殺?如今這事,大王確實沒有參予,卻要一塊逮捕;你們都死了,誰替大王辯白沒有反叛的意思呢!」於是被囚禁在柵檻密布而又堅固的囚車裡和趙王一起押送到長安。審判張敖的罪行。皇上向趙國發布文告說群臣和賓客有追隨趙王的全部滅族。貫高和賓客孟舒等十多人,都自己剃掉頭髮,用鐵圈鎖住脖子,裝作趙王的家奴跟著趙王來京。貫高一到,出庭受審,說:「只有我們這些人蔘予了,趙王確實不知。」官吏審訊,嚴刑鞭打幾千下,用燒紅的鐵條去刺,身上沒有一處是完好的,但始終再沒說話。呂後幾次說張敖因為魯元公主的緣故,不會有這種事,皇上憤怒地說:「若是讓張敖佔據了天下,難道還會考慮你的女兒嗎!」不聽呂后的勸告。廷尉把審理貫高的情形和供詞報告皇上,皇上說:「真是壯士啊!誰了解他,通過私情問問他。」中大夫泄公說:「我和他是同鄉,一向了解他。他本來就是為趙國樹名立義、不肯背棄承諾的人。」皇上派泄公拿著符節到輿床前問他。貫高仰起頭看看說:「是泄公嗎?」泄公慰問、寒暄,像平常一樣和他交談,問張敖到底有沒有參予這個計謀。貫高說:「人的感情,有誰不愛他的父親妻子呢?如今我三族都因為這件事已被判處死罪,難道會用我親人的性命去換趙王嗎!但是趙王確實沒反,只有我們這些人蔘予了。」他詳細地說出了所以要謀殺皇上的本意,和趙王不知內情的情狀。於是泄公進宮,把了解的情況詳細地作了報告,皇上便赦免了趙王。

貫高聞名

皇上讚賞貫高是講信義的人,就派泄公把赦免趙王的事告訴他,說:「趙王已從囚禁中釋放出來。」因此也赦免貫高。貫高喜悅地說:「我們趙王確實被釋放了嗎?」泄公說:「是。」泄公又說:「皇上稱讚您,所以赦免了您。」貫高說:「我被打得體無完膚而不死的原因,是為了辯白張敖王確實沒有謀反,如今張王已被釋放,我的責任已得到補救,死了也不遺憾啦。況且為人臣子有了篡殺的名聲,還有什麼臉面再侍奉皇上呢!縱然是皇上不殺我,我的內心不慚愧嗎?」於是仰起頭來卡斷咽喉而死。就在這時,他已經在天下聞名了。

3後代子嗣

張敖被釋放不久,以娶魯元公主的緣故,被封為宣平侯。於是,皇上稱讚張敖的賓客,凡是以鉗奴身份跟隨張王入關的,沒有不做到諸侯、卿相、郡守的。一直到孝惠、高后、文帝、孝景時,張王賓客的子孫們都做到二千石俸祿的高官。張敖,在高后六年(前182)逝世。張敖的兒子張偃被封為魯元王。又因張偃的母親是呂后女兒的緣故,呂后封他做魯元王。元王弱,兄弟小,就分封張敖其他姬妾生的兩個兒子:張壽為樂昌侯,張侈為信都侯。高后逝世后,呂氏族人為非作歹,不走正道,被大臣們誅殺了,而且廢掉了魯元王以及樂昌侯、信都侯。孝文帝即位后,又分封原來魯元王張偃為南宮侯,延續張氏的後代。
上一篇[辟陽侯]    下一篇 [無機精細化學品]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