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清河

張文瓘(公元605—677年),字稚圭,於隋煬帝大業元年(公元605年),出生於清河郡(今邢台市清河縣張寬鄉)張氏的名門望族。該族原為西漢留侯張良的後裔。貞觀初年,張文瓘通過明經科考試,因政績顯著,屢加升遷,官至東西台舍人、參知政事,成了名副其實的宰相。不久,又遷升為東台侍郎、同東西台三品、兼知左史事。死後高宗皇帝追贈他為幽州都督,謚號為「懿」。

1簡介

張文瓘(公元605—677年),字稚圭,於隋煬帝大業元年(公元605年),出生於清河郡(今邢台市清河縣張寬鄉)張氏的名門望族。該族原為西漢留侯張良的後裔。文瓘出生在世代為官的家庭里,自幼就飽讀經書深明禮義。他孝敬母親,尊敬兄長,以孝友聞名鄉里。
唐太宗李世民登位之後的貞觀(公元627—649年 )初年,張文瓘通過明經科考試,被補作并州參軍,步入了仕途。當時,英國公李績為并州長史,他協助李績料理軍政要務,無不得心應手。李績誇讚他為當代的管仲、蕭何,說他有名相之才,並對他以深厚的禮遇相待。
張文瓘屢經升遷后,成為朝中的水部員外郎。當時,他哥哥文琮是戶部侍郎。因按照當時的制度兄弟不許並居台閣,張文瓘又被調任雲陽縣令。他在雲陽為官清正廉明,治理得政通人和,深受百姓稱讚。唐高宗李治的龍朔(公元661—663年)年間,因他政績顯著,屢加升遷,官至東西台舍人、參知政事,成了名副其實的宰相。不久,又遷升為東台侍郎、同東西台三品、兼知左史事。

2咸亨三年(公元672年)

張文瓘改任黃門侍郎,兼太子左庶子。不久,又升遷為大理寺卿,依舊參知政事,成了主管審理刑獄的宰相。他上任后,不到十天,就把多年堆積下來的四百餘件疑案審理清楚,無一不當之處,使許多冤案都得以平反昭雪,真有罪者,按律治罪也毫無怨言。當時的人們都誇張文瓘執法公平而寬恕,稱其為張青天。上元二年(公元675年),張文瓘被任命為侍中,兼太子賓客。大理寺所轄各獄中在押的囚犯,聽到張文瓘已改任,不再掌管刑獄的消息后,都大放悲聲,痛哭不止,其情其景感人至深。張文瓘身為一個主管刑獄的宰相,經他審理定罪的犯人,竟對他有如此深厚的感情,這真是舉世罕見的一大奇事。由此可見,張文瓘真不愧是被人稱之為有管仲、蕭何之才的賢臣名相。

3儀鳳二年(公元677年)

一代名相張文瓘與世長辭。他享年七十三歲。死後高宗皇帝追贈他為幽州都督,謚號為「懿」。又因張文瓘生前輔佐皇帝能夠盡忠盡孝,其精神可嘉,特頒詔書,命其陪葬昭陵,也就是讓他安葬在唐高宗的父皇唐太宗李世民的墳邊,使其繼續為大唐皇室盡忠盡孝。這是封建帝王對開國元勛、輔國元老死後的最高待遇.
由於清河有張文瓘和張錫三任宰相,顯貴無比,因而在唐朝被列為「十柱國」之首位,成為當時最為顯赫的郡望。他們的後人也以「清河世澤,唐相家聲」引以為榮

4史書記載

新唐書·列傳第三十八
張文瓘,字稚圭,貝州武城人。隋大業末,徙家魏州之昌樂。幼孤,事母、兄以孝友聞。貞觀初,第明經,補并州參軍。時李勣為長史,嘗嘆曰:「稚圭,今之管、蕭,吾所不及。」勣入朝,文瓘與屬僚二人皆餞,勣贈二人以佩刀、玉帶,而不及文瓘。文瓘以疑請,勣曰:「子無為嫌。若某,猶豫少決,故贈以刀,欲其果於斷;某放誕少檢,故贈以帶,俾其守約束。若子才,無施不可,焉用贈?」因極推引。再遷水部員外郎。時兄文琮為戶部侍郎,於制,兄弟不並台閣,出為雲陽令。累授東西台舍人,參知政事。乾封二年,遷東台侍郎、同東西台三品,遂與勣同為宰相。俄知左史事。
時高宗造蓬萊、上陽、合璧等宮,復征討四夷,京師養廄馬萬匹,帑瓘浸虛。文瓘諫曰:「王者養民,逸則富以康,勞則怨以叛。秦、漢廣事四夷,造宮室,至二世土崩,武帝末年戶口減半。夫制治於未亂,保邦於未危。人罔常懷,懷於有仁。臣願撫之,無使勞而生怨。隋監未遠,不可不察。」帝善其言,賜繒錦百段,為減廄馬數千。
改黃門侍郎,兼太子右庶子,又兼大理卿。不旬日,斷疑獄四百,抵罪者無怨言。嘗有小疾,囚相與齋禱,願亟視事。時以執法平恕方戴胄。后拜侍中,兼太子賓客。諸囚聞其遷,皆垂泣,其得人心如此。性嚴正,未嘗回容,諸司奏議,悉心糾駁,故帝委之。或時移疾,他宰相奏事,帝必問與文瓘議未。若不者,曰:「往共籌之。」或曰:「已議。」即皆報可。
新羅叛,帝將出兵討之。時文瓘病卧家,自力請見,曰:「吐蕃盜邊,兵屯境未解,新羅復叛,議者欲出師,二虜俱事,臣恐人不堪弊,請息兵修德,以懷異俗。」詔可。
初,同列以堂饌豐余,欲少損。文瓘曰:「此天子所以重樞務、待賢才也,吾等若不任職,當自引避,不宜節減,以自取名。」眾乃止。卒,年七十三,贈幽州都督,謚曰懿。以嘗事孝敬皇帝,詔陪葬恭陵。 
上一篇[骨醉]    下一篇 [授信開證]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