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張燈結綵之人狗情緣

標籤: 暫無標籤

  導 演:李 森


  編 劇:藏 里、藏 希


  片 長:3集


  主要演員:


  李 丁 飾 李老頭 蓋麗麗 飾 李 歡


  何 冰 飾 金大鵬 金 昭 飾 金奶奶


  人到中年的白領女性李歡已離異多年,現任某大廈中--公司部門經理,近日正陷於內憂外患之中。首先是後院起火。其老父固執地拒絕搬遷,就是不離開住了大半輩子的小平房,其女兒小佳又鬧著要養狗,甚至說如果不同意她就離家出走--而公司中所在大廈的物業管理部門也在和她過不去,下通知要求限期將該公司超規定改造的房屋恢復原狀,否則就要接受經濟處罰…


  煩惱重重的李歡和大廈物業負責人金大鵬吵了一架,而後又去動員老父搬來和自己一起居住。


  李歡好不容易把老父親遷到自己剛裝修好的新居,不料冤家路窄,卻正好與金大鵬做了對門鄰居。


  更讓素有潔癖的李歡不能容忍的是金大鵬居然是個愛狗一族,而且那隻叫歡歡的狗還在李家門口撒了尿。氣惱的李歡借題發揮,跟老金不依不饒…


  金大鵬也是個離異多年的單身,一直和母親、兒子生活在一起。其母金奶奶是個樂觀豁達的老太太,搬來后成新社區老年活動的積極分子。李家老頭剛一搬進來,立刻成為金奶奶的重點關注對象…


  因老伴去世後生活孤獨而變得很古怪的李老頭對金奶奶和李家外孫女小佳倒是友誼日益加深,小佳和金家的小狗歡歡也成了好朋友。


  李老頭終於被金奶奶動員下樓,而且受到歡歡等小狗的熱烈歡迎,動物朋友的溫情讓孤僻的老頭放下了架子…


  此後,由於都愛歡歡,小佳和老爺達到了前所未有的和諧與默契,爺孫倆在一起商量怎麼才能讓李歡同意家裡養一條狗.


  而此時李歡在電梯里遇到牽著狗的金大鵬,二人又吵了起來…


  第一集


  編劇:臧希 臧里


  1.片頭:


  小區樓前 日 外


  歡歡和樂樂兩隻小狗搖頭晃腦奔跑而來,李曉光和金小佳隨後。


  李老和金奶奶,金大鵬和李娜在樓門口迎接他們,笑語歡聲,其樂融融。


  小狗樂樂:看……咱們是一多歡樂的大家庭啊!


  小狗歡歡:原來可不是這樣,(搖耳朵)不這樣。


  小狗樂樂:是咱倆讓他們開心起來的。


  小狗歡歡:功勞屬於狗狗一族。啊哦……


  2.小巷 晨 外


  一輛計程車駛來,在巷口停靠。


  李娜下車,急急進入小巷中。


  3.李老家 晨 內


  室內凌亂無序,李老用一柄小錘敲打著懸挂老伴遺像的釘子。


  李娜近前:爸……


  李老:這釘子有點松,我釘結實點兒。


  李娜:爸


  李老:不用幫忙。


  李娜在桌上找到助聽器,遞給李老。


  李老:干這活兒不用聽響兒。


  他又敲了一下釘子結束工作。


  李娜:您別老隨手把助聽器摘下來,上回就讓我找半天。(見對方無反應加大音量)我有話跟您說!


  李老戴上助聽器,擺出一副古怪的表情。


  李娜:您打算什麼時候搬家?想好沒有?


  李老使勁搖頭。


  李娜:沒聽見?


  李老點頭。


  李娜:您到底聽見還是沒聽見哪?


  李老大聲:我沒想搬家!


  李娜:房子早就裝修好了………


  李老:是你是新樓房,不是我的。


  李娜:爸!我不能不管您呀!


  李老:管我幹嗎,都這歲數了,不想再挪地兒。


  李娜:只有改善居住環境才能提高生活質量……


  李老:不好!


  李娜:為什麼?


  李老:不能隨便往牆上釘釘子,沒法兒掛你媽的照片。再說這是我從小到老的家,閉著眼出來進去都不會摔跟頭。我就在這兒養老了,就在這兒,把活著進行到底!


  李娜:可這一片兒馬上就要拆遷了,您想當釘子戶啊?


  李老笑了笑,把助聽器從耳上摘下。


  李娜:爸!


  她的手機突然刺耳地鳴響起來。


  金家 晨 內


  金小佳正在給小狗歡歡穿衣服。


  金小佳:哇!好靚麗!


  歡歡扭動著身體。


  金小佳:你想說……偶是天下第一小帥哥!(註:"偶"是時尚說法的"我" )


  歡歡之聲:不對!這是小美眉穿的!


  金奶奶:小佳,該上學了!歡歡,跟奶奶遛彎去。


  金奶奶拉歡歡,歡歡卻不肯走。


  金小佳:歡歡捨不得偶。


  歡 歡:才不是呢。


  金小佳:放學回來和你玩,跟奶奶走吧。


  歡 歡:不出去,都會笑「偶」是柴禾妞的!


  4.寫字樓前 日 外


  李娜匆匆登上台階,助理小何誠惶誠恐地迎上前來。


  小何:李總,電視台剛剛否定了我們為新欄目搞的創意。


  李娜皺眉頭:為什麼?


  李娜腳步不停,直入樓門,何助理在後緊跟。


  小何:無奈了,情況是這樣……


  5.樓道 日 內


  小何一路陳述著跟隨李娜去往他們所屬的傳媒公司。


  小 何:……看來這事兒已經沒有挽回餘地。


  李 娜:這句話應該一開始就告訴我。


  說時已臨近公司門口,秘書吳小姐同樣誠惶誠恐地迎上前來。


  吳小姐:李總……


  李 娜:至於這麼慌慌張張的嗎?


  吳小姐:物業公司……


  李 娜:物業又來搗亂?這是什麼?(看到門口的告示)


  吳小姐:物業公司剛貼的,讓我們必須做出答覆……


  李娜掃了一眼內容,扯下告示拿在手中,扭頭就走,撇下吳、何二人無所適從。


  6.寫字樓物業管理辦公室 日 內


  房門"嘭"地被推開,李娜面容冷峻地闖進來。


  辦公桌后,負責人金大鵬正在與人通電話,其表情「春天般的溫暖」。


  金大鵬:好好好,感謝您的理解支持,客戶要都像您這麼通情達理,我們的工作就好做多了。有事兒來電話,物業公司竭誠為您服務。拜拜!


  金大鵬放下電話,看也不看李娜,又拿起了手機。


  李 娜:喂!沒看見有人來了嗎?


  金大鵬:就是因為看見您來了,我才要調出一個有用的電話號碼……這個裝修隊正在本樓二層施工,可以找他們幫忙修復你們的違章裝修。


  李娜冷笑:想的倒挺周到!


  金大鵬:是啊,不但提出整改還幫你找施工隊,真正的服務到位。


  金大鵬說著把寫有電話號碼的紙片從桌面上推送過去。


  李娜卻把那張撕下的告示「啪」地拍在上面。


  李 娜:為什麼把這個貼到我公司門口?


  金大鵬:是你們公司違規裝修拆了一面承重牆還造成了滲漏,貼別人門口合適嗎?


  李 娜:我抗議!這直接影響我公司的聲譽!


  金大鵬:抗議無效。此前我找過你不止一次,你每次都拖延不辦,現在只能把通知貼你牆上。


  李 娜:你成心找麻煩吧?你明明知道滲漏純屬意外,是新型防水塗料在使用中的意外化學反應……


  金大鵬:我已經很客氣了,不然這通知得比現在尺寸大,能封住你的門。


  李 娜:你敢!


  金大鵬:看清楚了嗎你就撕下來?(念)'在限期內不把違章改造部分拆除修復,將予以責任方經濟處罰並追究法律責任'。


  李娜:別以為你坐這兒就有這個權利。(拍了一下桌子)


  金大鵬:幹什麼?這桌子我自己都沒拍過,你誰阿你?


  李 娜:樓里新裝修的公司有好幾家,拆除承重牆的也有,憑什麼專門找我們麻煩?你腦子讓病毒感染了?


  金大鵬:別家再怎麼折騰也沒造成大面積滲漏!漏水懂不懂?(說著把桌上的半杯水傾倒在地)


  李娜拍桌子:你得給我時間哪!公司業務這麼忙,怎麼可能馬上搬家修房?


  金大鵬也拍桌子:甭說這個,這事該怎麼辦就得怎麼辦,必須限期整改!


  李 娜:你算老幾呀?輪不到你在我面前指手畫腳!


  金大鵬:我就是干這個的,這事就歸我管,我管定了!


  二人激烈爭吵互不相讓。


  雙方手下的職工聞聲趕來,把二人拉開……


  7.傳媒公司 日 內


  李娜怒沖沖經過辦公區,職員們皆神情緊張。


  8.經理辦公室 日 內


  李娜余怒未息剛剛坐定,辦公桌上的電話鈴就響了起來。


  李娜:喂?什麼?拆遷辦公室?嗯,嗯,好你不用說了,這些道理我都很清楚,要我一個承諾?好我負責,三天之內搬!


  李娜剛剛放下話筒,電話鈴聲又響。


  李娜:喂?喂?說話呀!


  電話另側之聲:我是曉光的父親,你的前夫,我想看看孩子。


  李娜「啪」一下把電話掛斷。


  吳小姐悄悄走進來,放下一份文件便欲離去。


  李娜:等一下!(努力鎮定心神)幫我聯繫一個搬家公司。


  吳小姐吃驚地:誰要搬家?


  李娜:我!你以為公司要搬嗎?真蠢!


  9.小學校附近 日(下午) 外


  放學回家的路上,兩個背同樣卡通狗圖案書包的孩子結伴而行。


  李曉光:我想跟我媽說,要不同意我養狗,我就玩失蹤。


  金小佳:她可能同意嗎?


  李曉光:估計懸,還沒準得K我一頓。


  金小佳:那……曉光你要喜歡狗就上我家跟歡歡玩吧,歡歡悶兒聰明,我爸說它比我小時候都聰明。


  李曉光:可你們家忒遠。哎你說,怎麼才能感動我媽,讓她同意養狗?


  金小佳:不知道。我媽在我很小的時候就去世了,我只會感動我爸。


  李曉光:我感動我爸有什麼用阿,他跟我媽早離了阿,鬱悶吶!


  10.某新建居民小區 傍晚 外


  一輛奧拓駛入停車泊位。


  金大鵬剛剛邁出駕駛室,小狗歡歡便搖頭擺尾地奔了過來。


  金大鵬:寶貝兒歡迎我來了?來握握手。(歡歡伸出一支前爪遞到金大鵬手中)真好!再換一隻。


  歡歡又伸出另一隻前爪,被金大鵬用同一隻手握住。


  歡 歡:這不公平,你怎麼不換一隻爪子?


  金大鵬:歡歡,奶奶呢?


  歡歡叫了兩聲:順著我尾巴的方向看……


  金奶奶趕到:我說歡歡怎麼掙開繩往這邊跑,它認識你的車。


  金大鵬:歡歡特聰明,就是不會說話。


  歡 歡:我會說,可你們人類聽不懂。


  金奶奶:你回來得正好,幫我遛會兒歡歡。


  金大鵬:您呢?別說又給我介紹對象去。


  金奶奶:想得倒美。


  金大鵬:沒有最好,我真怕您那模糊信息。上回說那郵局的綠衣天使比我大五歲,跟您能成姐兒倆了。


  金奶奶:我不就失誤那一回嗎?


  金大鵬:是一回嗎?上回被那養雞的女企業家收買了,留的雞蛋還沒吃完呢……


  金奶奶:那雞蛋我給人家錢了啊。別貧了,明天老年活動中心有個聯誼會,還差兩個老太太沒通知哪。


  金大鵬:好吧,歡歡,跟我走……媽,今兒晚飯吃什麼呀?


  11.李娜父親家 晚 內


  李老正在低頭翻看相冊,李娜把助聽器遞到他面前,李老不予理睬,李娜動手抽走他膝上的老相冊。


  李老緩緩戴上助聽器,垂下眼瞼如老僧入定一般。


  李娜:今天拆遷辦的人又打電話給我,您搬家吧,其實從我媽不在了您就應該搬我那兒去。明天就搬好不好?什麼都不用您操心,您只要點個頭就行。


  李老毫無反應。


  李娜:爸,搬新房子是去享福,給我一個盡孝心的機會好嗎?您別這麼固執,這兒的小平房很快就會被推土機剷平,您想跟推土機'零距離'?


  李老:我告訴你……


  李娜:您得體諒體諒我,我現在的工作壓力非常大,非常忙,方方面面都不省心,您要再這麼固執下去,我怕控制不住自己說出什麼大不敬的話來!


  李老:我告訴你啊,這個助聽器呀,它沒電了。


  李娜:爸!


  李老:說了半天,你不就想讓我同意搬家嗎?


  李娜:對!


  李老:那你就別費勁了,從我嘴裡說不出來'願意'這倆字。


  李娜:哦,天吶……


  李老:不願意搬不也得搬么?那你就搬唄,非讓我點頭幹嗎?


  李娜:這麼說您同意搬家了?


  李老:可我這屋的東西……


  李娜:您說要哪樣一定給您搬過去。


  李老:我要……你應該問我不要哪樣。


  李娜:您說,那些舊東西哪樣可以不要?


  李老:沒有,我都想帶著。


  12.城市夜景,萬家燈火,霓虹燈變幻出各種時尚廣告……


  13.金家 晨 內


  金大鵬晨睡未醒,歡歡用兩隻前爪扒在床頭,"研究"著金大鵬。


  歡 歡:喂,你該帶我出去遛彎了。(用爪子撓金大鵬的腦袋)


  金大鵬:別鬧,大禮拜天的讓我多睡會兒。


  歡歡豎起耳朵:有情況!


  它飛奔到門邊吠叫起來。


  金大鵬"激靈"一下被驚醒:別叫了!歡歡快過來,聽見什麼啦?


  金奶奶:別叫別叫,(湊至貓眼向外看)噢,是搬家公司的,正往對門兒搬東西呢。


  金大鵬:對門要住人了?


  金奶奶:喲,搬來好幾樣老式傢具,還有個太師椅,肯定有老年朋友。


  歡歡仰起臉:有狗朋友沒有?最好是美眉。


  14.李家新居 日 內


  李老的卧室,李老把老伴的遺像擺在案頭。


  李老:老伴兒,我先把你擺這兒吧,這兒的牆釘不進去釘子,得拿電鑽鑽。


  15.李家客廳 日 內


  李曉光興奮地在各個房間跑來跑去。


  李曉光:媽,咱們的新家好大呀!連狗狗的跑道都有。


  李 娜:說什麼哪,在這麼整潔的環境里不許提帶毛的東西!快把你的鞋底用濕布擦一擦,別把陽台的塵土帶進卧室!


  李老悶著頭往門外走。


  李娜:爸您去哪兒?


  李老:我的東西沒全搬來,還有落下的。


  李娜:您說是什麼?我回去拿。


  李老比劃:我有個這麼大的,帶豁口的花盆。


  李娜:爸!一個破花盆就免了吧!


  李老:那不行,花盆雖破可有紀念意義,困難時期我拿它種過蒜苗。


  李娜無奈道:我回去給您找找看,有就給您拿回來。


  李老:還有,我那捅煤球的火鉤子搬來沒有?我怎麼找半天沒找著?


  李娜:您要火鉤子幹什麼?!


  16.樓道 日 內


  李娜忍無可忍地從家裡出來,閉上眼睛長長地出了一口氣。


  她剛一睜開眼,恰見金大鵬從對門出來。


  李 娜:你?!


  金大鵬:喲!怎麼是你啊?


  李 娜:噢!老天爺真是吃錯藥了!


  歡歡從金大鵬腿側露出頭:這位女士很不友好。


  李 娜:哦天吶!你還養了一條狗?太討厭了!


  金大鵬:說話注意點兒,這地方不是你們家開的。


  李 娜:天吶!你的狗在幹什麼?


  歡歡正翹起一條腿在李娜家門口撒尿。


  歡 歡:給她留點兒記號。


  李娜大怒:這畜生竟敢在我家門口排泄!SHIT(英語:狗屎)


  金大鵬:這純屬意外……


  李 娜:奮特!混帳透頂!


  金大鵬:說話收著點,別這麼難聽。


  李 娜:你和你的狗真讓我噁心!


  金大鵬:我又沒在你家門口方便,你怎麼人狗不分吶?


  李 娜:人沒教養,狗也沒有教養,真是什麼人養什麼狗,物以類聚!


  金大鵬:沒完沒了啦?別拿狗撒尿這事借題發揮!


  李 娜:馬上把這裡清整乾淨,撒三遍消毒水!


  金大鵬:沖你這蠻不講理的態度,甭想!


  李 娜:SHIT!(狗屎)再不弄乾凈我報警!


  金大鵬:你神經病!有為狗撒尿報警的嗎?


  二人激烈爭吵,歡歡在旁狂吠,一時間人聲狗吠亂成一團。


  兩家的門同時打開,兩個孩子率先跑出來,一下子認出對方。


  金小佳:李曉光?


  李曉光:金小佳?


  金小佳:你搬我家對門來啦?


  李曉光:哇!你家的狗狗好漂亮!


  金奶奶趕來扯住金大鵬:別吵別吵,新鄰居剛見面兒怎麼就吵起來了?


  李 娜:你不可理喻!


  金大鵬:你胡攪蠻纏!


  歡 歡:汪汪汪汪……


  金奶奶:到底因為什麼呀?歡歡別叫啦!


  歡 歡:因為我!汪汪汪………


  17.李家客廳 日 內


  李老把助聽器從耳邊摘了下來,門外的人聲犬吠頓時「遠去」。


  李老:我是真的老了,連家門口的熱鬧都懶的看了。


  18.樓下 日 外


  兩個孩子和歡歡一起出樓門。


  李曉光:我牽它一會兒行嗎?


  金小佳:估計懸,歡歡跟你還不熟呢。


  歡歡圍著李曉光嗅聞。


  李曉光:它不咬人吧?


  歡 歡:當然,我是一隻有教養的小狗,認識一下。(伸出前爪)


  金小佳:瞧,它喜歡你,跟你握手呢!


  李曉光:哇!真可愛!(與歡歡'握手')它的爪子軟軟的。


  歡歡仰起脖子發出一聲帶顫音的長嘯。


  李曉光:它這樣叫是什麼意思?


  歡 歡:意思就是讓你們倆好好玩,別學你們的爸媽,一見面就吵架。


  歡歡用力抖抖鬣毛,一下子竄了出去,搖頭擺尾一路小跑。


  兩個孩子歡笑著追上去,一路歡聲………………


  19.李家 晨 內


  李娜表情僵硬地快速把西式早餐擺上飯桌。


  李 娜:李曉光!吃早飯還要人來請嗎?


  李娜用嚴厲的目光望向兒子,曉光立刻用一本雜誌擋住臉……充斥畫面的是一個大狗頭。


  李 娜:怎麼人臉變狗臉了?吃飯!你要是上學遲到我可不管寫請假條!(說著上前一把掀開雜誌)


  李曉光:媽!我昨晚夢見您給我買了一隻狗狗。


  李 娜:我絕不允許你養狗,這就是夢想和現實的區別!


  一根手杖率先進門。


  李 老:吵吵什麼呢?


  李 娜:我正在給他講夢想和現實的區別!(努力緩和語氣)爸您吃早點……


  李 老:在街上吃過了。


  李娜提高嗓門:您又在小攤上吃炸油餅?


  李 老:我昨兒夜裡正好夢見老家衚衕口的炸油餅。


  李 娜:爸……


  李 老:你也要給我講講'夢想和現實在區別'?剛才那炸油餅和夢裡的味兒一樣,沒區別。


  李 娜:吃油炸食品損害健康!你怎麼就不聽我的勸呢?


  李曉光:媽……(翻開雜誌,展示一窩小狗的照片)您看這麼多狗狗多可愛!


  李 娜:有完沒完?人的事兒都顧不過來你還要養狗?


  李曉光:對門我們同學家就養狗。


  李 娜:夠了!以後不許你跟她玩,聽到沒有?


  李曉光:為什麼?


  李 娜:越大越不懂事,惹你媽生氣很好玩是嗎?


  李老把助聽器取下,畫外的申斥聲隨之"退居二線"。


  李老來到卧室,對著案頭的老伴遺像喃喃自語。


  李 老:老伴,咱們這個女兒啊,這脾氣是越變越壞啦!


  20.李家 日 內


  李老深陷的沙發中,對著無聲的電視畫面打盹。


  門鈴聲響,李老抬了抬眼皮。


  李 老:誰在家吶?有人來了,開門去。


  室內無人應聲,戶外門鈴執著地響。


  李老無奈前去開門,來者是金奶奶。


  李 老:您走錯門了,咱們不認識。


  金奶奶:下回就認識了,我就住您對門。您貴姓?


  李老漠然地:免貴姓李。


  金奶奶:我姓金,我孫女和你外孫子還是同學吶!


  李 老:噢,倆小的是同學,您找我這老的有什麼事?


  金奶奶:明兒上午九點老年活動中心有個健康講座,您去聽聽。


  李 老:您沒別的事了吧?


  金奶奶:有事再打電話通知您,您家的電話號碼是……


  李 老:能打聽一下您是幹什麼的嗎?


  金奶奶:噢,忘給您介紹了,我是本小區老年活動中心新當選的代理主任。


  此時忽然響起一陣高亢的樂曲,李老正在納悶,金奶奶已掏出一部新款手機接聽……


  金奶奶:說吧什麼事?扇子舞用的扇子少了一把?不可能啊,我算計著還應該多一把呢?等著,我馬上過去。(收線對李老)再聯繫,有事給我打電話,拜拜!


  金奶奶留下一張綠色名片后迅速離去。


  李老看看手中名片又看看金奶奶的背影,不屑地嘟囔了一句:"時髦老太太!"


  21.金家 傍晚 內


  祖孫三代人圍桌共進晚餐,歡歡很有禮貌地蹲在一邊。


  金奶奶:小佳,趕明兒替我問問你對門兒那同學,他爺爺有什麼愛好沒有?我看這老李頭屬於先天的性格內向,后添的寂寞孤獨,是老年活動站重點工作對像。


  金小佳:我給歡歡找一塊它最愛吃的骨頭。


  歡 歡:這是個誤會,其實我們狗狗一族最愛吃肉。


  金奶奶:別亂喂歡歡,給它吃狗糧就行了,狗糧里什麼營養都不缺。


  金大鵬:我反對,人要是老吃一種東西還煩呢,得換換口味,歡歡給你塊肘子吃。


  歡 歡:謝謝,還是你理解我。(跑過來剛要享用突然豎起耳朵)有情況!


  它奔到門邊低聲咆哮。


  金大鵬:又聽見什麼了?


  金大鵬跟著來到門邊,透過貓眼兒,他看到李娜購物歸來,正用鑰匙開門。


  金大鵬拍了拍歡歡的頭:是對門招人討厭的女鄰居,你得習慣這個現實。


  金奶奶:以後可得管好歡歡,不能在鄰居家門口撒尿。


  金大鵬:這我知道,可那女的借題發揮出口傷人,依著我應該讓歡歡天天上她家門口翹腿比劃一下,不來真的,就給她比劃比劃,讓她沒脾氣。


  金奶奶:別說鬥氣的話,鄰里關係應該友好相處。


  歡 歡:幸虧我是一條有立場的狗,不然可能真這麼干。(說著翹起一條後腿)


  金小佳:爸!歡歡要在家裡撒尿!


  歡 歡:比劃一下。


  22.李家 傍晚 內


  李娜用雪白的毛巾擦拭著一塵不染的桌面,一低頭忽有所見……


  李娜:李曉光!過來!


  李曉光從自己房間伸出頭:媽,我正學習哪。


  李娜:從現在起你至少還要念十年的書,別的事就一概不做了嗎?長大以後一點生活能力都沒有哪行?過來!(李曉光近前)看看,這地上的污漬是不是你吃冷飲時弄上去?


  李曉光低頭看:就那麼一點兒……


  李娜:找塊濕布擦乾淨,新家要有個新家的樣子!


  李老從他的房間出:我那灰襯衫哪兒去了?


  李娜:在洗衣機里。


  李老:我剛穿一天,家門兒都沒出。


  李娜:衣服勤洗勤換沒壞處,'非典'后消毒意識不能放鬆。


  李老:住小平房時候我沒這麼講究。


  李娜:我們的衛生標準也要隨著居住環境提升,否則……


  李老:那我是不是也得每天洗一回澡啊?


  李娜:您年紀大了,這一點不做硬性要求。


  李老:你要這麼要求我乾脆就在浴缸里泡著,不出來了。


  23.李曉光的房間 晚 內


  李曉光坐在書桌旁,用無線分機與金小佳通電話。


  李曉光:金小佳,你家的狗狗在幹嗎?


  金小佳:奶奶剛給歡歡洗過澡。


  李曉光:它乖嗎?


  金小佳:歡歡特別喜歡洗澡,不等把毛吹乾就高興的在地板上打滾。


  特寫:正在地板上打滾的歡歡……


  李曉光:是嗎?(壓低聲)等偶媽不在家的時候,偶去你家和歡歡玩。


  24.李老的房間 晚 內


  李老用放大鏡觀看著相冊中的老照片,漸漸陷入對往事的緬懷,面容上露出幾多傷感。


  李曉光進門:姥爺,金小佳的奶奶要您聽電話。(遞上無線分機)


  李老不情願地接過電話:喂,什麼事啊?


  電話另側的金奶奶:老李,健康講座您怎麼沒去呀?


  李 老:沒想去。


  另側的金奶奶:講了好幾條長壽之道吶,明天我給您傳達傳達。


  李 老:我要那麼長壽幹嗎?活差不多就行了。


  另側的金奶奶:聽您這話怎這麼悲觀吶?現在正是國好、家好、老輩人夕陽無限好的時候,咱們不圖老有所為,也得老有所樂您說是不是?


  李 老:改日再聊吧,我這助聽器呀,它又沒電了。


  25.金家 晚 內


  歡歡接連打了好幾個大噴嚏。


  金大鵬放下報紙:怎麼了寶貝兒?


  歡 歡:汪汪,這味道對我鼻子有損害。


  金大鵬:什麼味兒?啊嚏!對門又在噴消毒水了,那女的有潔癖!


  金小佳:爸,什麼叫潔癖?


  金大鵬:就是愛乾淨到了有病的程度。


  26.李家客廳 晚 內


  李老坐在電視機前打盹。


  李娜過來把電視關閉,李老一下子睜開眼。


  李老:怎麼關了?我還看呢。


  力娜:您困了就早點休息吧。


  李老:我不困。


  李娜:您在新家還住的慣嗎?


  李老:住不慣又怎麼樣?反正也回不去了。


  李娜:您要是有什麼要求就告訴我,我整天在外頭忙,難免有想不到的地方。


  李老:沒別的要求,別再讓我吃營養藥片就成了。


  李娜:那是為了您的健康。


  李老:沒事老吃藥,反倒讓我覺著不健康。


  李娜:那好吧。(取物)爸,這是給您買的,助聽器專用電池。


  李老:我不缺電池,上回買的還沒用完呢。


  李娜:那您總是說助聽器沒電沒電……


  李老:那是我沒把電池往裡擱。


  李娜:爸!您這是什麼意思?花幾千塊錢買的助聽器您拿它當擺設?


  李老:你不懂,別人一看我戴這個他說話聲自然就大了,跟我往助聽器里擱電池啊,效果一樣。


  李娜: !


  27.小區 晚 外


  各個樓窗燈光漸次熄滅,夜色中的小區靜謐祥和……


  28.金家 晚 內


  金家祖孫三代已然就寢,歡歡卷著尾巴睡在沙發上十分愜意。


  突然,它被某種聲音驚動,抬頭豎起了耳朵。


  歡歡:一個老頭在說話……


  歡歡跳下沙發,去到門邊側耳傾聽……


  29.李老的房間 晚 內


  李老夜不能寐,對著老伴的遺像喃喃自語。


  李老:老伴兒,搬進新樓雖然房子大了,可我這心裡反而窄了,總覺著這不是我自己家,白天上班上學的一走,更覺得屋裡頭空落落,好冷清啊……


  30.金家 晚 內


  歡歡蹲在門口做"沉思"狀。


  歡歡:這爺爺需要幫助啊!


  31.李老的房間 晚 內


  李老繼續自言自語:外孫子太小,跟我這老傢伙沒共同語言,女兒又好心好意的管著我,讓人急不得惱不得,還有對門那個金老太太,她精神頭兒太大老來騷擾……


  32.金家 晚 內


  歡歡的耳朵聳動了一下:這爺爺還挺頑固。


  33.東方破曉,朝霞滿天


  34.樓道 晨 內


  李娜、金大鵬同時從自家出來,二人打個照面橫眉冷對,同時扭臉不看對方。


  電梯門開,二人各向一邊扭著臉進入同一電梯。


  35.一層樓道 晨 內


  電梯門開,金小佳和李曉光一同邁出電梯。


  二人說笑著,背著同樣的書包高高興興一起去上學。


  36.樓道 晨 內


  金奶奶帶著歡歡從自家出來準備去遛狗。


  金奶奶:歡歡等會兒,我動員咱們的新鄰居也下樓活動活動。


  歡歡"點頭":汪!


  金奶奶來到李家門口按鈴,門鈴久響無人應。


  歡歡望空嗅聞:我肯定那老頭兒在家。


  金奶奶:老李!老李!(無意間一推,防盜門竟開了)老李,你怎麼沒鎖門啊?


  37.李家客廳 晨 內


  金奶奶進門:老李?老李?家裡有人嗎?


  正在打盹的李老被驚醒,立刻正襟危坐。


  李 老:嗯,咳!


  金奶奶:喲,您睡回籠覺吶?怎麼忘鎖門了?


  李 老:誰忘鎖門了?不可能!


  金奶奶:那您說我怎麼進來的?幸虧是我,歹徒溜進來就麻煩了。


  李 老:行了,沒別的事了吧?


  金奶奶:有事,咱們老年活動中心有個棋藝小組,樓下小花園就有棋桌,您參加進來怎麼樣?


  李 老:免了吧。


  金奶奶:這是一項蠻好的動腦筋娛樂,還能預防老年痴獃,來吧。


  李 老:沒什麼意思,這輩子下過無數盤棋,輸也輸過,贏也贏過,要不就是下個平手,還能有什麼新鮮的?沒勁。


  金奶奶:老李,您這精神狀態可不好,咱們人雖然老了,可不能對生活失去興趣呀!


  38.樓道 晨 內


  歡歡站在李家門口"歪頭傾聽"。


  歡歡:奶奶,那個老頭一時半會兒說服不了,您還是先遛我吧,我都憋不住了!


  39.李家客廳 晨 內


  李 老:讓您費心,可我不樂意下樓,下去還得上來,太麻煩。


  金奶奶:生命在於運動,說句不客氣話,您要整天連樓都不下可就快了。


  李 老:我不願意為多活兩天折騰自己,就樂意一個人呆著。


  金奶奶:咱們活動站的人聽說來一老戰友,都想見見您呢。


  李 老:糟老頭子一個有什麼可見的?


  金奶奶:老同志們都特歡迎您,歡迎您加入老有所樂的行列……


  李家的房門被頂開,歡歡搖頭擺尾地奔過來。


  李 老:嘿!誰家的狗跑進來了?


  金奶奶:這是我家歡歡。歡歡,請爺爺下樓走走好不好?


  歡 歡:歡迎歡迎。(後腿站起,用兩隻前爪表示歡迎)


  金奶奶:歡歡,給爺爺表演點節目。


  歡歡做各種小表演,終於逗的李老開心大笑。


  李 老:嘿!這小東西有點兒意思。


  金奶奶:走吧,歡歡催咱們呢。


  歡歡飛快地奔去叼來李老的一隻鞋,轉眼間又叼來另一隻。


  李老驚訝道:它怎麼知道這是我的鞋?


  歡 歡:很簡單,這鞋跟您那腳丫子一個味道。


  歡歡用鼻子把李老的鞋拱向他腳邊。


  李 老:看這意思我不下樓還不行了。


  金奶奶:走吧,去散散心,呼吸呼吸新鮮空氣,老在屋裡呆著哪成啊?


  歡 歡:就是,我們狗狗還一天遛兩回吶!快走我憋不住了!


  40.樓下花園 晨 外


  幾隻不同品種的小狗在草地上嬉戲。狗的主人們在旁愉快攀談。


  鄰居甲:我們家豆豆昨天沒好好吃飯。


  鄰居乙:我們家毛毛昨天撐著了。


  鄰居甲:我是不是給它點兒酵母片吃?一次吃多少?


  鄰居乙:還是大山楂丸好吧?同仁堂的。


  李老隨金奶奶和歡歡走過來。


  歡歡:汪汪汪,狗狗一族注意了,快來歡迎新來的人類爺爺!


  小狗們搖著尾巴奔過來。


  李老:嘿?它們還挺歡迎我。


  小狗們歡聲齊鳴,並做出各種滑稽可愛的親善表示。


  李老終於被逗笑了,臉上的皺紋舒展開來。


  41.寫字樓 日 內


  樓道,李娜和金大鵬相向走來。


  李娜對金大鵬不屑一顧,昂然進入她所在的公司。


  42.傳媒公司 日 內


  李娜正要向助理小何交代工作,金大鵬推門進來,旁若無人地向室內掃視一周,扭頭就走。


  李 娜:站住,幹什麼來了?


  金大鵬:檢查檢查,看看這兒的違章裝修徹底整治沒有?


  李娜挑釁地:結果滿意嗎?


  金大鵬:你不是不理這茬兒嗎?行,那咱們就把事鬧大,用法律途徑解決問題。


  李 娜:你鬧吧,WHO怕WHO阿?


  金大鵬:走著瞧!你等著吧!


  李 娜:我奉陪到底!


  43.社區樓下小花園 日 外


  李老和幾位鄰居含笑對話,歡歡等小狗在一旁玩耍。


  小狗甲:看,新來的老頭兒和我家主人聊天呢。


  小狗乙:還有我家主人。


  歡 歡:我們促進了人類溝通,這一點應該寫進歷史。


  小狗丙:鑰匙,我發現了一串鑰匙。


  小狗丙從長椅下叼出一串鑰匙,眾狗圍上。


  小狗甲:是我家的!


  小狗乙:是我家的!


  眾 狗:汪汪汪!我家的!我家的!


  歡 歡:汪!都實事求是一點好不好?發揮我們鼻子的功能嗎!


  眾狗相繼聞過鑰匙后紛紛退下,歡歡上前嗅聞鑰匙,歪頭思忖。


  歡 歡:這也不是我家的,但這味道很熟。


  不遠處,李老踱至棋桌旁觀棋,歡歡過來用前爪輕輕撥了撥李老的褲腿。


  李 老:嗯?你扒拉我幹什麼?


  歡歡叼起地上的鑰匙,左右搖頭,將鑰匙串搖出悅耳的響聲。


  李老一摸兜:哎喲!我的鑰匙!(彎下身來拍拍歡歡的頭)真是條好狗,你怎麼比我小時候都聰明啊?


  歡歡把鑰匙放進李老掌心。


  金奶奶走過來:老李,下樓遛遛認識不少人吧?


  李 老:還認識不少人類的朋友,歡歡是最棒的。


  歡 歡:汪!謝謝。


  44.李家 日 內


  李老腋下夾著李曉光的毛絨玩具狗在室內踱步。


  李曉光歸來:姥爺,我跟歡歡玩的事情千萬別跟我媽說阿,行嗎?


  李 老:行,不告訴。(把毛絨玩具狗放在桌上)小佳,你說咱家也養只狗怎麼樣?


  李曉光瞪大眼睛:您說真的假的?


  李 老:真想養。


  李曉光:姥爺……(興奮的撲上攀住李老的脖子)姥爺你真好!


  李 老:好好好,現在咱們得商量商量,怎麼才能說服你媽。


  45.金家 日 內


  歡歡高興地在地板上打滾,並做出前後翻滾等"高難"動作。


  金小佳:奶奶快來看,歡歡撒歡兒吶!


  金奶奶內從廚房出:喲,歡歡怎這麼高興啊?


  歡 歡:我聽見了,對門正在商量要養一隻狗,我要有伴兒啦!(兩眼望天"想入非非" )最好是個長耳朵的狗美眉……


  46.李家客廳 日 內


  李曉光:姥爺,我媽為什麼那麼煩小動物啊?


  李 老:你媽小時候也不這樣,越大心腸越硬。


  李曉光:怎麼才能讓她同意呢?


  李 老:這樣,一步步試著來,先跟你媽說別人有隻小狗想在咱家寄養幾天,看她的反應,只要小狗一進門,以後的事就好辦了。


  李曉光:哇!姥爺你可真狡猾!


  李 老:我這狡猾可是有好多日子沒使了,給你媽打電話。


  李曉光:哎!(奔至電話機前撥號)……媽!跟您商量一件事……


  47.辦公室 日 內


  李娜接聽兒子的電話怒火上升,助理小何在旁忐忑不安。


  李娜:胡鬧!什麼叫寄養?你以為咱家是托狗所嗎?這個念頭給我徹底打掉!咱們家絕不允許四條腿的動物進門!(掛斷電話憤憤不已)都是對門的不良影響!跟狗做鄰居!要不因為是買的房我早就搬家了!


  小何:李總……


  李娜:我說到哪兒了?


  小何:「要不是買的商品房早就搬家了」。


  李娜:我問的是剛才!


  小何:「跟狗做鄰居」。


  李娜:我問你接這個該死的電話之前,說到哪兒了?!


  48.城區 傍晚 外


  車流人潮在夕陽的餘輝下涌動……歸家時分……


  49.樓內一層過廳 傍晚 內


  金大鵬遛狗歸來,牽著歡歡來到電梯門口。


  電梯門開,鄰居甲出。


  鄰居甲:遛回來了?


  金大鵬:今兒沒碰見狗友,直去直回。(說著帶歡歡進入電梯)


  女聲畫外音:等一下。


  歡歡的耳朵立刻豎了起來:這個聲音好耳熟,情況不妙。


  李娜夾著文件包進入電梯,一見帶著歡歡的金大鵬立刻怒不可遏。


  李 娜:你……豈有此理!


  金大鵬:幹嗎?又想吵架?


  李 娜:你怎麼可以帶狗上電梯?太髒了!


  金大鵬:我們家狗比你還講衛生呢,一天洗兩遍腳,你做的到嗎?


  李 娜:這到底是人梯還是狗梯?!


  金大鵬:太小心眼兒了吧,別說一塊兒坐電梯,人和狗還一塊兒呼吸地球空氣呢。


  李 娜:下去!


  金大鵬:我憑什麼下去?是你非上趕著要來湊熱鬧,要下你下!


  李 娜:SHIT!(狗屎)人為什麼要讓著狗?


  金大鵬:你還不如狗通情達理呢!


  二人激烈爭吵,混聲一片。


  歡歡用爪子捂住耳朵:真沒辦法,在我們狗的世界里,公狗是不和母狗吵架的。


  電梯門在二人爭吵中關閉。


  50.社區花園 晨 外


  一個飛盤從金大鵬手中扔出,歡歡追逐躍起,用十分漂亮的動作把飛盤凌空叼住,歡跳著奔回金大鵬身邊。


  金大鵬:0K!再來一個!


  歡歡的耳朵豎起:等一下,熟人來了,我得去打個招呼。


  歡歡跑去迎接李老,它直立起來,前爪搭在李老腿上熱情搖尾。


  金大鵬:歡歡別鬧!


  李 老:沒事,我喜歡它它才跟我這樣呢,歡歡就是通人性。自從見了它,我也打算養條狗。


  金大鵬:好啊!老年人養狗最合適了,解悶、就伴、還有助於鍛煉身體,早晚遛兩回狗,您也就跟著散步了。


  李 老:嗯,言之有理。


  金大鵬熱心地:您要想養條狗先得把種兒挑好了,不是說狗有什麼高低貴賤,是看哪種狗更適合您養。


  李 老:嗯,你說說看。


  金大鵬:別養個頭太大的,遛狗時候牽不住,它得拽著您跑;也別養天性愛打架的,出門老給狗勸架可受不了,還得容易打理,每天必須梳毛不然就趕粘的狗顯然不適合您養。


  李 老:不錯。


  金大鵬:喲,(指前方一處狗屎)不知是誰家的狗方便完了不管清理,有這麼一位不自覺,讓人對全體養狗的都有意見。得,我給清理了吧。


  金大鵬清理狗屎投入垃圾箱,李老在旁讚賞地連連點頭。


  金大鵬返回:我還得給您提個醒,您一旦加入養狗行列,稱呼也就跟著改了,比如您家狗叫歡歡……


  歡 歡:汪汪汪!


  李 老:歡歡好象不願意別'人'和它重名。


  金大鵬:比如您家的狗取名樂樂,大夥就會管您叫樂樂它爺爺。


  李 老:有意思,那我家未來的小狗就叫樂樂。


  金大鵬:您要真想養狗,我可以從朋友那給您找來一條好狗,受過訓練,沒有壞毛病的狗,怎麼樣?


  李 老:那當然好,就是太麻煩你了。


  金大鵬:別客氣,舉手之勞,您等聽我信兒吧。(去而復返)老先生,那個什麼………………


  李 老:是不是得要錢?多少你說個數。


  金大鵬:不不,狗是免費的,不過………………-您那女兒好象不大喜歡狗。


  李老大聲地:我喜歡!


  金大鵬一個壞笑:那我就給您弄去了啊!


  51.樓道 日 內


  金大鵬為李曉光開門。


  李曉光:叔叔好!我姥爺請您過去有點兒事。


  金大鵬猶豫了一下:你媽在家么?


  李曉光:不在,她今天加班。


  52.李家 日 內


  金大鵬到來,李老含笑相迎。


  李 老:耽誤你正事了吧,我想麻煩你幫忙給調調電視頻道。


  金大鵬:沒問題,遙控器呢?


  李 老:不忙,咱們先聊兩句。


  金大鵬:對了,狗的事我已經跟朋友聯繫好了,他那兒正好有一隻合適的小狗,狗的名字還正好叫樂樂。


  李 老:好極了,你辦事效率可真快呀!


  金大鵬:下星期樂樂打完預防針就可以送過來,這樣您接過來就省事了。


  李老連連點頭:嗯嗯,想的真周到。


  他看著金大鵬,目光中透出讚許。


  53.傳媒公司 日(同時) 內


  李娜正和幾名業務骨幹開會研討項目方案。


  李娜滔滔不絕的說著,聽者已然飢腸轆轆。


  李娜:……今天一上午就這麼白白的浪費掉了!沒有絲毫實質性的進展,再說一遍,以這樣的文案去投標只能給人家當分母!大家的聰明才智都哪兒去了?!


  小何:李總,人的認識飛躍總要有個過程……


  李娜:行業競爭有多殘酷還要我提醒嗎?看你們一個個無精打採的樣子!


  小何:李總,大家已經討論了一上午……


  李娜:你們又不是小學生,還要課間休息?


  在座者之一發出了飢餓的腸鳴。


  李娜嚴厲地敲桌子:我說過開會時關掉你們的手機!


  職員之一:不是手機響,是我不爭氣的肚子叫了。


  在座者的飢腸連續鳴響。


  小何:李總,現在已經下午一點了,大家沒吃飯的肚子都很不爭氣,包括我……(他的肚子也鳴叫起來)


  李娜氣惱地把文案往桌上一摔:休會!半小時后準時回來,接著開!


  眾人呼啦站起紛紛往外跑。


  眾 人:快!買快餐盒飯也許來得及。


  要不買個麵包?


  泡速食麵吧!


  吳小姐:李總,你也去吃飯吧。


  李 娜:不餓!我的腸胃從不在工作需要時候給我添麻煩!


  吳小姐悻悻而去,室內只剩李娜一人。


  李娜的手機響了,她沒好氣地接聽:喂?喂……


  電話另側的男聲:我是曉光的爸爸,你的前夫,今天是周六,我想見見兒子。


  李娜惱火的收線關機,而後心力交瘁地靠在椅子上……


  54.小區 日(同時) 外


  停車場,金大鵬為李老拉開「奧拓」車門。


  金大鵬:您請……


  李 老:我剛說想上銀行,你就要開車送,這多讓人過意不去?


  金大鵬:舉手之勞的事,您對這一片不熟,再說您去銀行取錢有人陪著也安全,上車吧。


  不遠處,李曉光和金小佳在打羽毛球,歡歡蹲在一邊,頭隨著飛舞的羽毛球左右轉動。


  畫外響起汽車發機聲,歡歡循聲望去……金大鵬車載李老駛向大門外。


  歡歡望著遠去的奧拓車,歪起頭,"若有所思"。


  歡歡:啊哦……


  55.李老的房間 傍晚 內


  李老對著老伴的遺像喃喃訴說。


  李老:老伴兒,我看住對門的金大鵬為人不錯,是個女婿接班人,我想……按時下的說法,把這事運做下去,你看怎麼樣?


  56.金家 日 內


  金奶奶熱情接待李老:快請坐。


  李 老:歡歡呢?


  歡歡叼著一根香蕉跑過來,搖著尾巴把香蕉"遞"給李老。


  李 老:噢,謝謝謝謝。


  金奶奶:歡歡特懂事,知道誰喜歡它就跟誰表示友好。


  歡 歡:我還知道香蕉比較適合沒牙的老頭吃。


  李 老:我來是想……


  金奶奶:大鵬說給您找那樂樂就快到了。


  李 老:我是想……


  金奶奶:怕閨女不同意您又不想要了?


  李 老:不!狗我是要定了。今天來不為這事,我是想啊……(不知從何說起)


  金奶奶:到底什麼事啊?


  李 老:正好現在沒人,咱倆說話方便……


  李老邊說邊湊近金奶奶,倒把金奶奶嚇的馬上躲開。


  金奶奶:你別這麼神神秘秘好不好?我耳朵不聾。


  李 老:好!那我就直說了,您可別不樂意。


  金奶奶有些誤解,扭捏地:喲!那得看是什麼事了……


  歡 歡:奶奶怎麼害羞了?奇怪!


  李 老:我女兒離婚好幾年了,家裡外頭的忙沒功夫關心自己,脾氣也變了,我想給她介紹個對像,再重組一個完整的家。


  金奶奶釋然:噢,這事應該,子女再大也是子女,還得咱們當老人的關心。


  李 老:那你也關心關心你兒子,我看他也需要關心。


  金奶奶:自從兒媳婦遭車禍去世,我沒少關心他,可一直沒碰上合適的。


  李 老:你看我女兒怎麼樣?反正我看你兒子不錯。金奶奶:噢,你是說他們倆……對呀!他們倆近水樓台幹嗎不先談一下試試?就不知當事人人願意不願意?先頭兒為歡歡倆人可鬧過小彆扭……


  李 老:沒關係,我的意思,先讓倆人正式見個面再說。


  金奶奶:那他們倆要是不願意呢?


  李 老:咱們可以……(手勢)運做嗎!


  歡 歡:汪汪!不行吧?


  李 老:瞧,連歡歡都贊成了。


  歡 歡:我說不行!

上一篇[錯位防守]    下一篇 [領接球]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