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張綠水(朝鮮語:장녹수),又作張綠樹(?-1506年)李氏朝鮮王朝中期的暴君燕山君(1476-1506年)的寵妃,妓生出身,成宗19年文科及第、文義縣令張漢弼庶女。依照朝鮮王朝從母法推斷,其母應是賤民出身的女子(包括妓生、官婢等), 她與肅宗時期的張禧嬪、中宗時期的鄭蘭貞合稱朝鮮三大妖女(三大妖女的另一說為張禧嬪、張綠水、宣祖時期的金尚宮)。

1 張綠水 -人物簡介

  張綠水(朝鮮語:장녹수),又作張綠樹

張綠水

(?-1506年)李氏朝鮮王朝中期的暴君燕山君(1476-1506年)的寵妃,妓生出身,成宗19年文科及第、文義縣令張漢弼庶女,依照朝鮮王朝的從母法推斷,其母應是賤民出身的女子(包括妓生、官婢等)。初為燕山君堂叔齊安大君(1466~1525)的家妓,一次宴會中得燕山君寵愛,初封淑媛,再封淑容,生燕山君庶長女李寧壽(一作李靈壽,夫權燮) , 中宗反正後與淑容田妃、淑媛金貴妃一同被處以斬首。

  她與中宗時期的鄭蘭貞及肅宗時期的張禧嬪合稱朝鮮三大妖女(三大妖女的另一說為張綠水、宣祖時期的金尚宮、張禧嬪)。

2 張綠水 -社會階層

  朝鮮的階級制度、嫡庶關係非常的嚴重,朝鮮和中國比起來,中國沒有比朝鮮嚴重。

  例如:中國的妾侍只要生了兒子或者是得到丈夫的歡心,則有機會被扶正,而朝鮮則不行。

  而且,朝鮮社會是實行「從母法」跟「一賤即賤」,貴族士大夫和賤妾(奴婢或妓生、白丁即賤民身分的女子身為妾的稱呼)所生的孽子後代仍為跟母親一樣的賤民階級,是當時朝鮮時代地位最低賤也是被人歧視的階級,不論男女都不能入戶籍,甚至還不能稱呼生父為「父親」,只能稱呼為「大人」、「老爺」,不但不被自己的父親疼愛,還會被正室或正室的後代欺壓,境況凄慘。男子終身不能參加科舉,只能參加雜科(即技術官員,不得參與政治)考試,也就是醫官、譯官、觀象監(陰陽科)、刑曹(律科)等的考試,及第得到官職可升為中人,女子則通常嫁於士大夫、兩班貴族與賤妾所生的庶子為正妻,或嫁於士大夫、兩班貴族為妾,也有成為妓生,或因父親關係入宮成為宮女,或接觸到王室成員而得以嫁為王室成員之妾,如嫁給賤民男子為正妻,丈夫考雜科得官,自己亦可成為中人。

  因而,按照中國人的觀念,張綠水的出身不差,是縣令家的小姐,雖會因為庶出和母親出身不好而受到一些歧視,但仍享有貴族小姐的待遇和權利,可是在朝鮮,她卻只能繼承母親低賤的出身,成為妓生。(妓生是朝鮮半島古代為朝鮮國王、兩班等提供歌舞表演的藝妓。一般是窮苦人的女兒因經濟所迫被家人賣掉的,也有些是出身賤民的少女為改善生活而成為妓生,妓生的女兒也是賤民,通常會繼承母親的職業。)妓生即使嫁給王族也只能為賤妾,所生子女雖然有王族身份,但他們的位階比良妾子女再低一等(電視劇《女人天下》中的鄭蘭貞如恢復其真實身份,就屬於此類子女,她的生父是巴陵君,生母是藝伎繼香,當然這只是影視改編,真實歷史中她只是都總官鄭允謙和一名官婢的庶女),張綠水被燕山君所寵愛封為淑容,還有朝鮮中宗時的鄭蘭貞為被文定王后破例從妾扶正為兄長尹元衡的繼室,並封為正一品貞敬夫人,實屬特例。

3 張綠水 -相關作品

  1、朝鮮民謠《張綠水》

  2、1995 KBS《張祿水》

  3、2007年SBS電視劇《王和我》(或譯《王與我》) (왕과 나) 吳秀敏飾



  劇情:《王與我》主要講述了燕山君生母廢妃尹氏與成宗、內侍金處善之間的愛情,劇中張綠水本是齊安大君府上奴婢,並已嫁為人妻,燕山君見她姿色出眾,又因想起父王成宗當年寵幸宮外子於乙於而冷落母親尹氏,懷著報復的心態不顧仁粹大妃等人的反對執意將張綠水封為淑媛,張綠水入宮后與內侍金子猿狼狽為奸,利用燕山君為生母報仇心切的心理,慫恿燕山君大肆殘害看不起她低賤出身的老尚宮和王室成員,做出種種穢亂宮廷的行為,最後懷著身孕的張綠水被擁護中宗反正的大臣以「亡國妖婦」的罪名斬殺。

  《張綠水》 (장녹수):1995年KBS

  電視劇。《王和妃》 (왕과 나):1998年KBS

  060219 X-man周末反轉劇《東方劇場 王的男人》

  東方神起 英雄在中 飾 綠水(在中)(惡搞版)
綠水在中(妖艷美人啊!)綠水在中(妖艷美人啊!)
4、電影。《王的男人》 (왕의 남자):2005年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