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張菁[文學角色]

標籤: 暫無標籤

來自古龍的小說《絕代雙驕》中的人物。武功是江湖上少年英俠中的佼佼者,擅長使用鞭子,出招奇快。喜歡穿火紅裝束,騎著紅馬櫻桃,英姿颯爽,威風凜凜,巾幗不讓鬚眉。正直不阿,光明坦蕩,有女中豪傑的風範。懲奸除惡時,心狠手辣,絕不留情。外剛內柔,對弱者和老實人會特別關顧同情,善解人意,溫柔對待。

1 張菁[文學角色] -簡介

張菁[文學角色]張菁

面容俏麗,江湖人士皆稱她為「小仙女」,但性格卻不如天上仙女般溫婉,反而脾氣暴躁、下手狠毒,若有人惹怒於她,必遭她手中鞭子抽鞭至死。

不過,她始終是個年輕姑娘,對事物愛惡分明、敢愛敢恨,得罪她之人多為江湖姦邪之人,亦善亦惡的小魚兒也成了她所想韃伐之對象,但卻鬥不過小魚兒的奸詐、滑溜。

2 張菁[文學角色] -相關

古龍小說《絕代雙驕》中的人物。昔日江湖第一美人「玉娘子」之女, 長得美若天仙,嫵媚無限,嫉惡如仇,江湖上稱其為「小仙女」,也是《絕代雙驕》中數一數二的絕色美人。武功是江湖上少年英俠中的佼佼者,擅長使用鞭子,出招奇快。喜歡穿火紅裝束,騎著紅馬櫻桃,英姿颯爽,威風凜凜,巾幗不讓鬚眉。正直不阿,光明坦蕩,有女中豪傑的風範。懲奸除惡時,心狠手辣,絕不留情。外剛內柔,對弱者和老實人會特別關顧同情,善解人意,溫柔對待。   

為了安慰母親的心,決意尋找母親的夢中情人燕南天的寶藏,千方百計追蹤「鐵心男」到回疆,妄圖從他手中奪得「藏寶圖」。出道一年,打遍天下無敵手,「小仙女」的威名震驚黑道,直至遇上了狡黠奸詐,令人又愛又恨的魔星小魚兒。「小仙女」膽大心細,雖然機警聰慧,觀察入微,卻是女中君子,不諳小人奸計,始被老奸巨滑的小魚兒暗算戲弄,及奪去初吻。后企圖追殺他報復,不果。   

「小仙女」和慕容世家是表親關係,和慕容家的姐妹的關係親密,特別和慕容九最親,尤喜歡取笑慕容家的表弟顧人玉做「顧小妹」。曾經對小魚兒有似有若無的情愫,卻不了了之,最後和靦腆老實卻不失真男兒氣概的顧人玉結為連理,是很好的歸宿。   

張菁本性善良磊落,心地單純,卻不知慕容九內心的惡毒詭詐,城府甚深,不擇手段。兩人雖親密,卻是南轅北轍的人品。最後張菁結局美滿,平靜幸福,覓得門當戶對的如意郎君;慕容九自取其咎,被小魚兒嚇得痴傻,久病不愈,迷糊間顛沛流離,輾轉之下嫁給不認識的男人。不難看出兩者之間,古龍更偏愛張菁這樣純凈剛直的好女孩。   

在一些版本的《絕代雙驕》里,張菁經常被擴寫角色的戲份,地位被提升至女主角,甚至與小魚兒終成眷屬。在寰宇遊戲《新絕代雙驕》系列中,可與小魚兒有完滿結局。

3 張菁[文學角色] -評價

《古龍筆下108將》 

一個時代總有一個時代的腳步,一個社會總有一個社會的喜好,也許它們從來都不曾完全相同,可任何一種人在任何一個時代、任何一個社會都能找到他的同類,除去他們身上留下的社會的烙印外,也許我們並不能夠區別他們!   

每次想起「小仙女」張菁時,眼前掠過的並不是她俏麗的面容,也不是她被小魚兒捉弄時留下的委屈的眼淚,更不是她在馬上懲凶的威風以及她火爆的脾氣,而只是一個影子,一個符號,一個被濃縮了的整個人類的一類人的代表。我不敢說,是否因為有了她這類人,而使得整個社會更有活力;我也不敢說,她這樣的性格就是我們該效仿的對象;我更不敢說,我已經對她這類人有了一個全面的認識。可我仍是看到了一個赤裸的靈魂,一個將人性的善、「惡」、「美」、「丑」都徹底演繹的靈魂!   

她從來不曾掩飾過什麼,就為這,我也該大叫一聲:好!好一個「火鳳凰」   

小仙女!   

不知古龍是否曾為張菁的出場而煞費苦心,但當小魚兒還在惡人谷中,我們已是「耳聞」了小仙女的威風,這已是讓逃進惡人谷的惡人談虎色變的一種「正氣」。連鬼靈精般的小魚兒也想見識見識這小仙女的神氣,那麼讀者自是更加期待這場「好戲」。   

只是這小仙女威風固然威風,「正氣」固然「正氣」,但出手甚是狠毒,像是恨不得殺盡天下的壞人,就難免讓人有點「心寒」,如此不給人以機會,自不十分可取;再後來,竟將矛頭對向我們可愛的「鐵公子」,縱然沒有先入為主的觀念,也不能對她的行為有所認同。如此一來,小仙女的形象已初具形態。   

先說善,懲惡即為揚善,似毛家兄弟那等敗類,殺之不足為過,此舉是為民除害,自是大快人心,而處理此類事也應是快刀斬亂麻,此為善也!再說「惡」,為人本不該恃強凌弱,更不該以武力強搶他人事物,鐵心不肯給她藏寶圖,又焉能迫之以武力呢?難不成真是肉弱強食?以一己之私而凌辱於他人,非但不可取亦,亦可歸之為惡,只是此惡也不過是人性醜陋自私的一面的反映罷了,不可算為大惡。   

三說美,搶藏寶圖也是為了他人,為他人而作此「犧牲」——背負惡名,也可算之為美,另外,不拘泥於世俗之見,不為江別鶴偽君子嘴臉所蒙蔽,也算有「幾分識人之明」,亦可歸入美。至於什麼疾惡如仇、濟危扶困,書中雖未明說,但想必張菁也常為之。四說丑,小魚兒戲弄張菁之舉,說不清誰對誰錯,但如此稍受「羞辱」便要追殺於千里之外,難道不是因為心胸太過狹窄,容不下一物?   

如此稍加分析,便可見靈魂之一角,想想現實中人雖也許不至於有如此之舉——社會的烙印,但象張菁一般性格,便不在少數!但光如此性格,便也罷了,善雖不能補惡舉,美雖不能掩醜態,但只要惡、丑無傷大雅,都也無十分不可。 怕只怕,故意做作,完全不出於本性——善與惡的統一體,卻又有如此「惡」 舉,那就非但不可為之叫好,卻也需自我「檢討」、他人「聲討」了!   

小魚兒第二次聽聞有小仙女的蹤跡時,也不禁想看看如今的小仙女已是何等模樣,是不是還是當初那般脾氣,卻不知並未睹其芳蹤。但是在後面的故事,並未可見小仙女稍有收斂,難道說這性格一成,便已不再更改?難道非得經歷大變故方有「悔悟」?   

三十而立?四十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到不知有幾人真能符合這標準,但我心仍期盼,下一次見著小仙女時,她已有幾分端莊大方之氣,但願這心愿不會成空。仰望天空,心內思索,她在那個武俠世界和顧人玉過的還好吧!

上一篇[春式家書體]    下一篇 [梅竹村]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