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歷史人物法律學家

張釋之(生卒年月不詳),字季,西漢南陽堵陽(今河南方城東)人。曾事漢文帝、漢景帝二朝,官至廷尉,以執法公正不阿聞名。有一兄張仲、一子張摯。司馬遷著《史記》,將其與馮唐合立《張釋之馮唐列傳》;班固《漢書》列入《張馮汲鄭傳》。

1人物簡介

張釋之
張釋之執行法制

  張釋之執行法制

,字季,南陽堵陽(今河南方城縣東人)。生卒年不詳。中國西漢法律家,法官。漢文帝元年(前179年),以貲選為騎郎,歷任謁者僕射、公車令、中大夫、中郎將等職。文帝三年升任廷尉,成為協助皇帝處理司法事務的最高審判官。他認為廷尉是「天下之平」,如果執法不公,天下都會有法不依而輕重失當,百姓於是會手足無措。他嚴於執法,當皇帝的詔令與法律發生抵觸時,仍能執意守法,維護法律的嚴肅性。他認為「法者,天子所與天下公共也」。如果皇帝以個人意志隨意修改或廢止法律,「是法不信於民也」。他的言行在皇帝專制、言出法隨的封建時代是難能可貴的。時人稱讚「張釋之為廷尉,天下無冤民」。景帝立,出任淮南相。張釋之對文景之治的實現,是有重要貢獻的。
史家評價
司馬遷:「張季之言長者,守法不阿意;馮公之論將率,有味哉!有味哉!語曰『不知其人,視其友』。二君之所稱誦,可著廊廟。書曰『不偏不黨,王道蕩蕩;不黨不偏,王道便便』。張季、馮公近之矣。」
班固:「張釋之之守法,馮唐之論將,汲黯之正直,鄭當時之推士,不如是,亦何以成名哉!」
范拱:「禮官當守禮,法官當守法,若漢張釋之可謂能守法矣。」
司馬貞:「張季未偶,見識袁盎。太子懼法,嗇夫無狀。驚馬罰金,盜環悟上。」
王夫之:「天子詘於情,而廷臣挫於勢,故其後王安欲反,而謂漢廷諸臣如吹枯振落之易。其啟侮於諸侯久矣。張釋之其尤乎!」

2人物傳記

《史記·張釋之列傳》
譯文
廷尉張釋之,是堵陽人,字季。和他的哥哥仲生活在一起。由於家中資財多而作了騎郎,侍奉孝文帝,十年內得不到升遷,默默無名。張釋之說:「長時間的做郎官,耗減了哥哥的資財,使人不安。」想要辭職回家。中郎將袁盎知道他德才兼備,惋惜他的離去。就請求漢文帝調補他做謁者。張釋之朝見文帝后,就趨前陳說利國利民的大計方針,文帝說:「說些接近現實生活的事,不要高談闊論,說的應該現在就能實施。」於是,張釋之又談起秦漢之際的事,談了很長時間關於秦朝滅亡和漢朝興盛的原因。文帝很讚賞他,就任命他做了謁者僕射。
一次,張釋之跟隨漢文帝出行,登臨虎圈,漢文帝詢問書冊上登記的各種禽獸的情況,問了十幾個問題,上林尉只能東瞧西看,全都不能回答。看管虎圈的嗇夫從旁代上林尉回答了皇帝提出的問題,答得極周全。想藉此顯示自己回答問題有如聲響回應而且無法問倒。漢文帝說:「做官吏不該像這樣嗎?上林尉不可依靠。」於是命令張釋之讓嗇夫做上林令。張釋之過了一會兒才上前說:「陛下認為絳侯周勃是怎樣的人呢?」文帝說:「是長者啊!」又再一次問:「東陽侯張相如是怎樣的人呢?」文帝再一次回答說:「是個長者。」張釋之說:「絳侯與東陽侯都被稱為長者,可這兩個人議論事情時都不善於言談,現在這樣做,難道讓人們去效法這個喋喋不休伶牙俐齒的嗇夫嗎?秦代由於重用了舞文弄法的官吏,所以官吏們爭著以辦事迅急苛刻督責為高,然而這樣做的流弊在於徒然具有官樣文書的表面形式,而沒有憐憫同情的實質。因為這個緣故,秦君聽不到自己的過失,國勢日衰,到秦二世時,秦國也就土崩瓦解了。現在陛下因為嗇夫伶牙俐齒就越級提拔他,我想恐怕天下人都會追隨這種風氣,爭相施展口舌之能而不求實際。況且在下位的人被在上的人感化,快得猶如影之隨形聲之回應一樣,陛下做任何事情都不可不審慎啊!」文帝說:「好吧!」於是,取消原來的打算,不再任命嗇夫為上林令。
文帝上了車,讓張釋之陪乘在身旁,車慢慢前行。文帝問張釋之秦政的弊端,張釋之都據實而言。到了宮裡,文帝就任命張釋之做了公車令。
不久,太子與梁王同乘一輛車入朝,到了皇宮外的司馬門也沒有下車,當時張釋之迎上去阻止太子、梁王,不讓他們進宮。並檢舉揭發他們在皇宮門外不下車犯了「不敬」罪,並報告給皇帝。薄太後知道了這件事,文帝摘下帽子陪罪說:「怪我教導兒子不嚴。」薄太后也派使臣帶著她的赦免太子梁王罪過的詔書前來,太子、梁王才能夠進入宮中。文帝由此更加看出了張釋之的與眾不同,任命他做了中大夫。
又過了些時候,張釋之升任中郎將。跟隨皇帝到了霸陵,漢文帝站在霸陵的北面眺望。這時慎夫人也跟隨前行,皇帝用手指示著通往新豐的道路給她看,並說:「這是通往邯鄲的道路啊。」接著,讓慎夫人彈瑟,漢文帝自己合著瑟的曲調而唱,心裡很凄慘悲傷,回過頭來對著群臣說:「唉!用北山的石頭做槨,用切碎的苧麻絲絮充塞石槨縫隙,再用漆粘塗在上面,哪還能打得開呢?」在身邊的近侍都說:「對的。」張釋之走上前去說道:「假若裡面有了引發人們貪慾的東西,即使封鑄南山做棺槨,也還會有縫隙;假若裡面沒有引發人們貪慾的東西,即使沒有石槨,又哪裡用得著憂慮呢!」文帝稱讚他說得好。後來任命他做了廷尉。
此後不久,皇帝出巡經過長安城北的中渭橋,有一個人突然從橋下跑了出來,皇帝車駕的馬受了驚。於是命令騎士捉住這個人,交給了廷尉張釋之。張釋之審訊那個人。那人說:「我是長安縣的鄉下人,聽到了清道禁止人通行的命令,就躲在橋下。過了好久,以為皇帝的隊伍已經過去了,就從橋下出來,一下子看見了皇帝的車隊,馬上就跑起來。」然後廷尉向皇帝報告那個人應得的處罰,說他觸犯了清道的禁令,應處以罰金。文帝發怒說:「這個人驚了我的馬,我的馬幸虧馴良溫和,假如是別的馬,說不定就摔傷了我,可是廷尉才判處他罰金!」張釋之說:「法律是天子和天下人應該共同遵守的。現在法律就這樣規定,卻要再加重處罰,這樣法律就不能取信於民。而在那時,皇上您讓人立刻殺了他也就罷了。現在既然把這個人交給廷尉,廷尉是天下公正執法的帶頭人,稍一偏失,而天下執法者都會任意或輕或重,老百姓豈不會手足無措?願陛下明察。」許久,皇帝才說:「廷尉的判處是正確的。」
後來,有人偷了高祖廟神座前的玉環,被抓到了,文帝發怒,交給廷尉治罪。張釋之按法律所規定偷盜宗廟服飾器具之罪奏報皇帝,判處死刑。皇帝勃然大怒說:「這人胡作非為無法無天,竟偷盜先帝廟中的器物,我交給廷尉審理的目的,想要給他滅族的懲處,而你卻一味按照法律條文把懲處意見報告我,這不是我恭敬奉承宗廟的本意啊。」張釋之脫帽叩頭謝罪說:「依照法律這樣處罰已經足夠了。況且在罪名相同時,也要區別犯罪程度的輕重不同。現在他偷盜祖廟的器物就要處以滅族之罪,萬一有愚蠢的人挖長陵一捧土,陛下用什麼刑罰懲處他呢?」過了一些時候,文帝和薄太后談論了這件事,才同意了廷尉的判決。當時,中尉條侯周亞夫與梁國國相山都侯王恬開看到了張釋之執法論事公正,就和他結為親密的朋友。張釋之由此得到天下人的稱讚。
後來,文帝死去,景帝即位。張釋之內心恐懼,假稱生病。想要辭職離去,又擔心隨之招致被誅殺;要當面向景帝謝罪,又不知怎麼辦好。用了王生的計策,終於見到景帝道歉謝罪,景帝沒有責怪他。
王生是喜好黃老學說的處士。曾被召進朝廷中,三公九卿全齊聚站在那裡,王生是個老年人,說:「我的襪帶鬆脫了。」回過頭來對張廷尉說:「給我結好襪帶!」張釋之就跪下結好襪帶。事後,有人問王生說:「為什麼在朝廷上羞辱張廷尉,讓他跪著結襪帶?」王生說:「我年老,又地位卑下。自己料想最終不能給張廷尉什麼好處。張廷尉是天下名臣,我故意羞辱張廷尉,讓他跪下結襪帶,想用這種辦法加強他的名望。」各位大臣們聽說后,都稱讚王生的賢德而且敬重張廷尉。
張釋之祠

  張釋之祠

張廷尉侍奉景帝一年多,被貶謫為淮南王相,這還是由於以前得罪景帝的緣故。過了一些時候,張釋之死了。他的兒子叫張摯,字長公,官職一直做到大夫,后被免職。因為他不能迎合當時的權貴顯要,所以直到死也沒有再做官。

3紀念建築

張釋之祠
在張釋之出生地南陽市方城縣,東西主街道命名為釋之路。在方城縣縣城西關釋之路北側修建的張釋之祠,佔地3697平方米,系紀念西漢廷尉張釋之的祠堂。始建無考,元、明、清三代先後復建重修,現存建築物饗殿三間,祠堂三間,后寢三間。張釋之葬於縣城西北兩公里的胡崗村旁。其任廷尉期間,執法如山,剛直不阿,時有"釋之為廷尉,天下無冤民"的贊語。司馬遷《史記》,班固《漢書》均予以高度評價。為縣級文物保護單位。

4相關信息

《史記》簡介
《史記》是由司馬遷撰寫的中國第一部紀傳體通史。記載了上自上古傳說中的黃帝時代,下至漢武帝太史元年間共3000多年的歷史(政治、軍事、經濟、文化等)。《史記》最初沒有書名,或稱「太史公書」、「太史公傳」,也省稱「太史公」。「史記」本是古代史書的通稱,從三國時期開始,「史記」由史書的通稱逐漸演變成「太史公書」的專稱。《史記》與《漢書》(班固)、《後漢書》(范曄、司馬彪)、《三國志》(陳壽)合稱「前四史」。劉向等人認為此書「善序事理,辯而不華,質而不俚」。與宋代司馬光編撰的《資治通鑒》並稱「史學雙璧」。
《史記》是中國的一部紀傳體通史。被人們稱為「信史」。由西漢武帝時期的司馬遷花了18年的時間所寫成的。全書共一百三十卷,約五十二萬六千五百字,有十表、八書、十二本紀、三十世家、七十列傳,記載了上起中國上古傳說中的黃帝時代(約公元前3000年)下至漢武帝元狩元年(公元前122年)共三千多年的歷史。它包羅萬象,而又融會貫通,脈絡清晰,「王跡所興,原始察終,見盛觀衰,論考之行」(《太史公自序》),所謂「究天人之際,通古今之變,成一家之言」,詳實地記錄了上古時期舉凡政治、經濟、軍事、文化等各個方面的發展狀況。
  史記是偉大的名著,它反映了中國漢以前三千年間政治、經濟、文化各方面的發展過程。司馬遷繼承並發展了漢以前各種史書的優點,建立了全新的體系。司馬遷作《史記》善於突出人物的性格特徵,通過人物的言行來表現人物,所用語言生動形象,繁簡得當。司馬遷在運用口語上的努力,也值得注意。
  《史記》是歷史上第一本「紀傳體」史書,它不同於前代史書所採用的以時間為次序的編年體,或以地域為劃分的國別體,而是以人物傳記為中心來反映歷史內容的一種體例。從此以後,從東漢班固的《漢書》到民國初期的《清史稿》,近兩千年間歷代所修正史,儘管在個別名目上有某些增改,但都絕無例外地沿襲了《史記》的本紀和列傳兩部分,而成為傳統。同時,《史記》還被認為是一部優秀的文學著作,在文學史上有重要地位,具有極高的文學價值,被魯迅譽為「史家之絕唱,無韻之離騷」。
上一篇[勾踢]    下一篇 [格鬥式]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