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張麗華(560年—589年),南朝陳後主叔寶寵妃,出生兵家,以織席為生。

1 張麗華 -簡介

張麗華張麗華「玉樹後庭花」,歌妓出身的張麗華後來做了是南朝陳後主的貴妃,她長相上最大的特點是髮長七尺,光可鑒人,眉目如畫。此外,更具有敏銳才辯及過人的記憶力,所謂「人間有一言一事,輒先知之。」她在做龔貴嬪的侍兒時,陳後主一見鍾情,封為貴妃,視為至寶,以至於陳後主臨朝之際,百官啟奏國事,都常常將張麗華放在膝上,同決天下大事。特別是張麗華為他生下一個兒子之後,立即立為太子,張麗華在他心目中的地位更加提高、鞏固。

2 張麗華 -歷史記載

陳後主陳叔寶。小字黃奴,他即帝位的時候,北朝的隋文帝楊堅正大舉任賢納諫,減輕賦稅,整飭軍備,消除奢靡之風。隨時準備攻略江南富饒之地,而陳後主竟然奢侈荒淫無度,臣民也流於逸樂,給隋朝以可乘之機。

陳後主除寵愛張麗華之外,還有龔貴嬪、孔貴嬪,還有王、李二美人,還有張、薛二淑媛,還有袁昭儀、何婕妤、江修容等。當時陳後主在光照殿前,又建「臨春」、「結綺」、「望仙」三閣,高聳入雲,其窗牖欄檻,都以沉香檀木來做,至於其他方面當然是極盡奢華,宛如人間仙境。

陳後主自居臨春閣,張麗華住結綺閣,龔孔二貴嬪同住望仙閣。三閣都有凌空銜接的復道,陳後主往來於三閣之中,左右逢源,得其所哉!妃嬪們或臨窗靚裝,或倚欄小立,風吹袂起,飄飄焉若神仙。此外陳後主更把中書令江總,以及陳暄、孔范、王瑗等一般文學大臣一齊召進宮來,飲酒賦詩,征歌逐色,自夕達旦。

著名的亡國之音玉樹後庭花就是這時由陳後主寫的:
麗宇芳林對高閣,新裝艷質本傾城;
映戶凝嬌乍不進,出帷含態笑相迎。
妖姬臉似花含露,玉樹流光照後庭;
花開花落不長久,落紅滿地歸寂中!

當時陳後主還特地選宮女千人習而歌之。這明明形容的是嬪妃們嬌嬈媚麗,堪與鮮花比美競妍,但卻筆鋒一轉,驀然點出「玉樹後庭花,花開不復久」的哀愁意味,時人都認為是不祥之兆。當時隋文帝處心積慮地要滅掉陳朝完成統一,但陳後主認為「王氣在此,役何為者耶?」孔范附和:「長江天險,限隔南北,今日虜軍,豈能飛渡耶?」居然大事化小,無視隋文帝的勃勃雄心。

隋文帝開皇八年三月,下詔:「天之所覆,無非朕臣,每關聽覽,有懷傷惻。可出師授律,應機誅診,在期一舉,永清吳越。」於是發兵五十一萬八千人,由晉王楊廣節度,分進合擊,直指陳朝都城建康。晉王楊廣由六合出發,秦王楊俊由襄陽順流而下,清合公楊素由永安誓師,荊州刺吏劉思仁由江陵東進,蘄州刺吏王世績由蘄春發兵,廬州總管韓擒虎由廬江急進,其他還有吳州總管賀若弼及青州總管燕榮也分別由廬江與東海趕來會師。大軍攻破建康。其中韓擒虎親率五百名精銳士卒自橫江夜渡采石磯,緊接著賀若弼攻拔京口,形成兩路夾擊,最先進入朱雀門的是韓擒虎。當時陳朝後主陳叔寶驚荒失措。平日圍繞在他身邊的一般侍臣,還力勸他仿照梁武帝見侯景的故事,擺足架勢會見韓擒虎。當年侯景以千人渡江,攻下台城,去「拜見」梁武帝,面對八旬老翁,猶覺天威難犯,背上冷汗涔涔而下,惶驚不已。而今時移勢易,韓擒虎不是當年的侯景,而陳後主也不是昔日的梁武帝,陳後主不理會群臣的看法,只說:「非唯朕無德,亦是江南衣冠道盡,吾自有計,卿等不必多言!」大家聽他說:「吾自有計」,立即作鳥獸散。韓擒虎本期望攻入宮中,抓住皇帝,立一頭功,想不到宮殿中空空如也,鬼影也沒有一個,陳後主不知去向,這可大事不好。陳後主雖然無能,但一個有野心的人卻可利用他起事給政權帶來不穩定因素,當即下令搜查。後宮佳麗都已列在景陽殿前聽候發落,還不見了張麗華與孔貴妃,韓擒虎差一點把官苑掀翻過來。最後只剩下後花園中的一口枯井了,一群士兵中趴在井口大呼小叫,但井中寂然無聲,士兵中有人建議用大石頭投入井中,這時井中忽然傳來討饒的聲音。於是用粗繩系一籮筐墜入井中,眾人合力牽拉,覺得十分沉重,大家首先以為皇帝的龍體確實不同凡體,等到拉上一看,才發現陳後主、張麗華、孔貴嬪三人,緊緊地抱在一起坐在籮筐中。士兵們一見歡聲大笑。據傳由於井口太小,三人一齊擠上,張麗華的胭脂被擦在井口,從此,這口井被叫做「胭脂井」,但也有人不肯於陳後主與張麗華、孔貴嬪的行為,把它叫做「恥辱井」。

倘若陳後主能夠及早防備,隋軍不見得就輕而易舉地渡過長江天塹;如果守城軍士十萬人能夠齊心協力,隋軍又焉能不戰而屈人之兵。假使城破之時陳後主能夠奮其勇毅,登高一吁,未嘗不可以收拾軍心,重整旗鼓,拚掉韓擒虎的區區五百人馬。無奈陳後主只是一個脂粉堆中出色當行的風雲人物,一旦到了與敵人拼戰的時俟,簡直就是一個膽小如鼠的窩囊廢,自以為得計地投匿胭脂井中,不啻是死路一條,徒然給後人留下笑柄。陳後主享盡了人間的榮華富貴,在國亡城破之際,理當以死殉國,否則有何面目苟且偷生?張麗華、孔貴嬪等人也應殉節兼殉情,為南朝最後留一抹凄美的彩霞,然而她們都丟人現眼地硬是要等到敵人來決定她們的命運。

後人有感於此,作詩諷刺:

擒虎戈矛滿六宮,春花無樹不秋風;
倉皇益見多情處,同穴甘心赴井中。

韓擒虎當時並沒有為難陳後主,等到賀若弼人城,聽說韓擒虎已抓到陳後主,趕來相見,對他說:「小國之君,入大國之朝,不失作歸命侯,無勞恐懼!」陳後主一再拜謝,惶恐戰慄不已。后張麗華為晉王下令處斬。

唐代魏徵在陳後主本紀中評論說:「生深宮之中,長婦人之手,不知稼穡艱難,復溺淫侈之風。賓禮諸公,惟寄情於文酒,眼近小人,皆委之以衡軸,遂無骨鯁之臣,莫非侵漁之吏。政刑日紊,屍素盈庭,臨機不寤,冀以苟生,為天下笑,可不痛乎!」

唐代大詩人杜牧夜泊秦淮,聞岸上酒家女子還在月下高歌陳後主的玉樹後庭花,歌聲凄婉,兼蘊南朝幽怨氣韻,良夜寧靜,益增遐思,於是作秦淮夜泊:
煙籠寒水月籠沙,夜泊秦淮近酒家;
商女不知亡國恨,隔江猶唱後庭花。

南朝雖亡,但張麗華留下的風流韻事,至今仍惹人玄想不已。
槳聲燈影里的秦淮河啊,幾許風流隨風而去。

3 張麗華 -才貌學識

張麗華張麗華

陳朝自武帝開國,綱紀粗備,天下漸安,江南之地號稱富庶。後主陳叔寶「生於深宮之中,長於婦人之手」,即位之後耽於詩酒,專喜聲色。後宮有一個美人,名叫張麗華,本為貧家之女,父兄以織席為業。後主為太子時,被選入宮,撥為東宮侍婢。當時後主的龔、孔二妃,花容月貌,皆稱絕色,並承寵愛,而孔妃更盛一籌。後主曾對孔妃說:「古稱王昭君、西施長得美麗,以我來看,愛妃你比她們美。」

張麗華入宮,年僅十歲,為孔妃的侍女。有一天,被後主偶然遇見,後主大驚,端視良久,對孔妃說:「此國色也。卿何藏此佳麗,而不令我見?」孔妃說:「妾謂殿下此時見之,猶嫌其早。」後主問何故,她說:「她年紀尚幼,恐微葩嫩蕊,不足以受殿下采折。」後主微笑,心裡雖很憐愛,只是因為她年小幼弱。因此做小詞,以金花箋書寫後送給張麗華。麗華年雖幼小,但天性聰明,吹彈歌舞,一見便會,詩詞歌賦,寓目即曉。隨著年齡的增長,越發出落得輕盈婀娜,進止閑雅,姿容艷麗。每一回眸,光彩照映左右。

不久宣帝崩,陳後主正式即位,冊張麗華為貴妃。當初叔陵做逆時,後主脖頸被砍受傷,在承香殿中養病,屏去諸姬,獨留張貴妃隨侍。後主病癒,對張麗華更加愛幸。自武帝開國以來,內廷陳設很簡樸。後主嫌其居處簡陋,不能作為藏嬌之金屋,於是在臨光殿的前面,起臨春、結綺、望仙三閣。閣高數十丈,袤延數十間,窮土木之奇,極人工之巧。窗牖牆壁欄檻,都是以沉檀木做的,以金玉珠翠裝飾。門口垂著珍珠簾,裡面設有寶床寶帳。服玩珍奇,器物瑰麗,皆近古未有。閣下積石為山,引水為池,植以奇樹名花。每當微風吹過,香聞數十里。後主自居臨春閣,張貴妃居結綺閣,龔、孔二貴嬪,居望仙閣,其中有復道連接。又有王、季二美人,張、薛二淑媛,袁昭儀、何婕妤、江修容等七人,都以才色見幸,輪流召幸,得游其上。張麗華曾於閣上梳妝,有時臨軒獨坐,有時倚欄遙望,看見的人都以為仙子臨凡,在縹緲的天上,令人可望不可即。

張麗華也確是藝貌雙佳,她髮長七尺,黑亮如漆,光可鑒人。並且臉若朝霞,膚如白雪,目似秋水,眉比遠山,顧盼之間光彩奪目,照映左右。更難得的是,張麗華還很聰明,能言善辯,鑒貌辨色,記憶特別好。當時百官的啟奏,都由宦官蔡脫兒、李善度兩人初步處理后再送進來,有時連蔡、李兩人都忘記了內容,張麗華卻能逐條裁答,無一遺漏。起初只執掌內事,後來開始干預外政。陳叔寶寵愛貴妃張麗華,「耽荒為長夜之飲,嬖寵同艷妻之孽」,到了國家大事也「置張貴妃於膝上共決之」的地步。後宮家屬犯法,只要向張麗華乞求,無不代為開脫。王公大臣如不聽從內旨,也只由張麗華一句話,便即疏斥。因此江東小朝廷,不知有陳叔寶,但知有張麗華。

4 張麗華 -瀋陽鳳凰婦科醫院婦科專家

    萬例手術無事故專家 瀋陽鳳凰婦科醫院
  畢業白求恩醫科大學。微創技術專家組成員,擅長宮腹腔鏡聯合治療婦科常見病、多發病尤其是婦科惡性腫瘤。熟練開展腹腔鏡下子宮肌瘤剔除術、子宮次全切除術、子宮全切除術,腹腔鏡下宮頸癌根治術、腹腔鏡下輸卵管吻合術、宮腹腔鏡聯合治療不孕症手術、宮外孕、卵巢囊腫剔除術、卵巢整形術及各類盆底功能重建手術。對陰道緊縮、處女膜修補、會陰修補術、"韓式美容整形"手術達到術后美觀、不留疤痕的特殊技巧。以其專業的治療方法和熱情負責的工作態度,得到了眾多女性朋友的信賴與稱讚。

上一篇[千金公主]    下一篇 [馬丁·路德]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