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彌子之行,起源我中國歷史時期,記載於《韓非子·說難》之中。

  韓非子·說難
導讀

  彌子瑕的同一種行為,卻前見賢而後獲罪。他的兩種截然不同的遭遇表明了一個事實,即人的心理上的微妙變化會讓人對同一事物作出截然相反的判斷

原文

  彌子名瑕,衛之嬖大夫也。昔者彌子瑕有寵於衛君。衛國之法,竊駕君車者刖。彌子瑕母病,人間往,夜告彌子。彌子矯駕君車以出。君聞而賢之,曰:「孝哉!為母之故,亡其刖罪。」異日,與君游於果圍,食桃而甘,不盡,以其半啗君。君曰:「愛我哉!忘其口味,以啖寡人。」及彌子色衰愛弛,得罪於君,君曰:「是固嘗矯駕吾車,又嘗啖我以餘桃!」

  故彌子之行未變於初也,而前見賢后獲罪者,愛憎之變也。故有愛於主,則智當而加親;有憎於主,則罪當而加疏。故諫說之士不可不察愛憎之主而後說之矣。

註釋

  1.彌子瑕:魏靈公的嬖臣。

  2.刖(yue):古代砍掉腳的酷刑。

  3.間(jian)往:非正式地求見。此處意為偷偷地求見。

  4.矯:假託,冒充。

  5.啗(dan):通「啖」,吃或給別人吃。

  6.弛:廢

譯文

  從前彌子瑕在衛靈公前很得寵。衛國的法律,私自駕國君車子的要用刖刑來治罪。彌子瑕母親病了,有人偷偷地求見,連夜去告訴彌子瑕,彌子瑕假傳命令駕著國君的車子出去了。國君聽說了認為他很賢德,說:「好孝順呀!為了母親的緣故,忘了他犯了刖罪了。」另一天,同國君一起在桃園遊玩,吃桃子吃得很暢快,沒有吃完,把盛下的一半給國君吃。國君說:「這是多麼愛我呀!忘記了他自己的口味,來給我吃。」等到彌子瑕年紀老了,寵愛淡薄了,得罪了國君,國君說:「這個人本來就曾經假傳命令駕駛我的車子,後來又曾經給我吃剩下的桃子。」所以彌子瑕的行為,雖然與起初的行為沒有改變,然而先前被讚美,後來被治罪,其中的原因是衛王愛憎的感情變化了呀。因此,受到國君寵愛的,那麼他的智謀合乎國君的心意就更加親密、更受寵愛;受到國君憎惡的,他的智謀不合乎國君的心意,就會獲罪並被疏遠。所以勸諫遊說談論國事的人,不可以不考察人主的愛憎然後再去遊說。

典故

  彌子瑕是衛國的一名美男子。他在衛靈公身邊為臣,很討君王的喜歡。

  有兩件事最能說明衛靈公寵愛彌子瑕的程度。其一是彌子瑕私駕衛王馬車的事。有一次,彌子瑕的母親生了重病。捎信的人摸黑抄小路趕在當天晚上把消息告訴了他,一瞬間,彌子瑕心如火燎,他恨不得立刻插上翅膀飛到母親身邊。可是京城離家甚遠,怎麼能心想事成呢?衛國的法令明文規定,私駕君王馬車的人要判斷足之刑。為了儘快趕回家去替母親求醫治病,彌子瑕不顧個人安危,假傳君令讓車夫駕著衛靈公的座車送他回家。後來衛靈公知道了這件事,不但沒有責罰彌子瑕,反而稱讚道:「你真是一個孝子呵!為了替母親求醫治病,竟然連斷足之刑也無所畏懼了。」

  衛王接受彌子瑕沒吃完的半個桃子,是衛靈公寵愛彌子瑕的第二件典型事例。事情的經過是這樣的。有一天,彌子瑕陪衛靈公到果園遊覽。當時正值蜜桃成熟的季節,滿園的桃樹結滿了白裡透紅的碩果。輕風徐徐送來蜜桃醉人的芳香,讓人垂涎欲滴。彌子瑕伸手摘了一個又大又熟透的蜜桃,不洗不擦就大口咬著吃了起來。這種摘下便吃所感受的新鮮爽口滋味是他未曾體驗的。當他吃到一半的時候,想起了身邊的衛王。彌子瑕把吃剩的一半遞給衛王,讓他同享。衛靈公毫不在意這是彌子瑕吃剩的桃子。他自作多情地說:「你忍著饞勁把可口的蜜桃讓給我吃,這真是愛我啊!」 (這就是眾人所謂的「餘桃」。)

  彌子瑕年紀大了以後,臉上現出了衰老的容顏。衛靈公因此喪失了對他的熱情。這時假如彌子瑕有得罪衛王的地方,衛靈公不僅再不像過去那樣去遷就他,而且還要曆數彌子瑕的不是:「這傢伙過去曾假傳君令,擅自動用我的車子;目無君威地把沒吃完的桃子給我吃。至今他仍不改舊習,還在做冒犯我的事!」

  彌子瑕從年輕到年老,始終把衛靈公當成自己的一個朋友看待,在衛王面前無拘無束。可是衛王則不一樣。他以年齡和相貌作為寵人、厭人的根據,從而對彌子瑕所做的同樣的事情表現了前後截然相反的態度。

上一篇[雌雌]    下一篇 [彌子瑕有寵]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