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電影《影子武士》中的故事是發生在日本戰國時代武田家的事。

影子武士 

1 影子武士 -簡介


 

     電影《影子武士》中的故事是發生在日本戰國時代武田家的事。武田家由武田信玄而興起,也最終因武田信玄的死而沒落。故事開始於武田家與織田-德川聯軍作戰時,武田信玄急死於軍中。一時間戰爭形勢急轉直下,先前優勢的武田軍忽然面臨著家族分裂,軍心大亂的危機。在危難關頭,幾個家臣秘密找出一名面容酷似武田信玄的無名士兵假裝信玄以穩定軍心,順利退兵,並震懾住虎視眈眈的織田、德川、上杉、北條等豪強大名。按日本戰國的習慣,這個模仿者被稱為影子武士。這樣的狀況維持了三年(影片中是三年)之久。三年之後影子武士的事,首先在家族中被揭露出來,引發了信玄之子武田勝賴全面奪取家中軍政大權,成為當主;並違背信玄遺訓領兵出征。結果被織田信長以三段式鐵炮射擊加馬柵欄戰術擊潰,全軍覆沒。武田家精銳付之一炬,從此沒落。

2 影子武士 -影片劇情

  影片由武田信玄急死,影子武士登場開始,到三年後武田勝賴奪權,以被趕下台的影武死於軍中為止。片名為《影子武士》,即取意於此。影片是以影武的第一視角來展開情節的。

這部影片中雖然以影武為題,但整個影片卻處處流露出武田信玄的影子。所以我覺得該片實際上是在寫影子的主人武田信玄。雖然主角一開始就死了,但整個影片都無處不反映著武田信玄的軍事謀略、人格魅力。作為一個戰國時代的傑出大名對不僅僅是自己這個家族,甚至對整個亂世都產生著巨大的影響。而這一影響是通過對比的手法實現的。對比,是影武繼承武田信玄家族權力、戰略方法、魅力的成功的三年,與三年後其子勝賴全面奪取武田家中權力、廢棄信玄的戰略方法、信玄人格魅力消失后的敗落結局。這種穿越時空的對比確實是令人佩服的神來之筆。

影片的精彩之處頗多,很多地方都採用了各式表現手法,但給我印象最深刻的,還是影片中的象徵手法。首先最大的象徵就是影片一開始信玄死掉后的種種描述:影武所代表的,勝賴所代表的,都是一種象徵。而這個在武田家發生的興衰故事又是整個**亂世中強與弱、興與敗的寫照。

象徵在影片中的實現是多層次,多方位,並融入種種細節刻畫中的。記得影武以信玄之名出戰高天神時,提到了「孫子四如」中的山字。信玄這兩個字對武田家的意義,已不止是一個人、一個當主,它象徵著山,武田家的山。正因如此,當敵軍鐵炮射來時,知內情的侍衛竟不惜以自己的身體去組成人牆,擋住了射向影武的子彈。侍衛死掉,他捍衛的,絕不是這個影武,而是「信玄」這兩個字,這不動的山。後來,織田信長在知道信玄死後,也曾說過,「山,已經倒了。武田家完了。」於是,山不在,有了後來摧毀武田家命運的武田勝賴的大敗。之前,高天神之戰中山雖在,卻是假的。當時影武什麼也沒有干,只是在掠陣,坐著不動,前鋒的勝賴竟然取勝。勝敗之別,只是因影武充當了山字,象徵意義呼之欲出,又令人深思回味。

片尾的象徵,也是點睛之筆。被趕走,又成為無名小卒的影武眼見武田家的慘敗,修羅場上,那面武田家的旗幟落入了水中——相當浪漫的象徵手法——整個死屍(各種形態,栩栩如生彷彿還在掙扎著的人和馬的屍體)遍布的戰場漸漸遠去,只有那面漂在水中寫著「孫子四如」的武田戰旗,與看到戰旗的影武。影武奔入水中,倉皇的去捕捉那面旗,而旗卻在漂遠。人與旗追逐的結局,是影武精疲力竭地斃命於水中,而影武漂流在水中的屍體終與旗擦肩而過,永遠漂過。這一場景恰恰是全片史詩般悲壯,卻又是必然的結局——以一個影武去挽救逝去的武田家,去挽留信玄的力量,終究是鏡花水月。這一武田家的悲哀,也是戰國時在每個家族都曾上演過的悲哀,又何嘗不是**民族一次次興起衰落中的悲哀呢?

影片在象徵之外,對細節的選擇與刻畫也是獨具慧眼,極有風味的。

記得影武初入武田家宅時,知情的六個近侍看到影武隨便抱腿而作的鄙俗姿勢,先是怒罵其不雅,而後近侍們自己也鬨笑了起來,也隨隨便便的抱腿而坐。影武感到不妥,於是試想著信玄的形容,收斂了剛才的動作,而做了一個倚機深思的姿勢。一瞬間,所有六個近侍都驀然停了笑容,他們已分不清眼前的是影武還是信玄——那神情,那姿態……六個近侍馬上又恢復了恭敬的神態,而眼中的神情好像在說,「領主回來了!」這個細節,也就一、兩分鐘,後半程更是一點聲音也沒有,但影武的幾番姿勢變化與六個近侍的幾番神氣變化,精彩的描繪出了影武初入武田家宅時內心的矛盾與當時情態的不協調。也寫出了信玄的人格魅力對近侍的影響,雖然人已死,但近侍仍震懾於信玄生前魅力的影子。

又好像片中描寫織田信長請德川家康飲紅酒(紅葡萄酒?)的一幕。想一想在**戰國中這兩位出世梟雄的生平,再想一想此時他們的相互關係,那肯定會為這一幕拍手叫絕。依信長的性格特點,他喜愛紅酒,並說是「鮮血的顏色」,又不動聲色的請德川家康飲酒。當德川家康初嘗后極感不適,十分狼狽之時,信長眼中閃爍的狡詐變成了哈哈大笑。這些不由得令人想到信長一生的所做所為,無不是出乎意料的安排——往往令最親近的人也感到驚訝,而令那些家臣武將們感到驚訝外,更有幾分不安。所以才會有後來的本能寺之變。以德川家康的性格特點,那種極有城府、深藏機謀,卻又顯露卑謙的梟雄特質也描繪出來。另外對紅色西酒的接受程度,也表達出了這兩個梟雄文化特徵的對立——前者是允許基督教傳入的革新兒,後者是鎖國禁海的獨裁者。

一些西方化的創作中,經常見到通過對夢的解析分析人物的內心世界。在該影片中就有這樣一個場景,一個影武的夢。首先影武看到了信玄破缸而出(裝屍體的是缸),持刀追影武,影武逃竄。忽然,信玄消失,影武反而失魂落魄的去追。這個夢,說明了影武當時錯縱複雜的心態——即怕失去又渴望追回信玄的精神。請注意,夢裡結束時,影武踏在一片水中,這正與片尾影武在水中救旗有相同的環境——水。是否可以設想,這個夢基本上就是整個影片中影武行為的寫照——先怕,后追,最終仍是失去。

影片中最感動我的地方是,那影武者在長筱之戰失敗以後(也就是武田勝賴成為當家后率領武田家的軍隊和織田信長和德川家康聯軍的決戰),武田家的「風林火山」旗漂流在河裡,主角以一個影武去挽救逝去的武田家,去挽留信玄的力量,雖然是不可能的事情,但在影武者的心裡這股信念是那麼強烈的和那樣神聖,那隻想握著漂流在河裡面的「風林火山」旗不是影武者的手,而是武田信玄的手。

上一篇[布加勒斯特迪那摩]    下一篇 [白禿猴]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