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1彼得后書

彼得后書》(希臘語:ΠΕΤΡΟΥ B΄)是《新約聖經》中的第22卷書,《聖經》全書的第61本書,屬於「大公書信」中最前寫成的第三卷。成書時間是大約公元64年,從書卷的名字可得知,這本書是耶穌十二使徒之首彼得(原名西門)所寫。

2寫作背景

彼得執筆寫第二封信時,他知道自己將不久於人世了。他渴望提醒基督徒同工確切的知識的重要性,因為這能夠幫助他們在服事職務上保持堅定。

3關於作者

使徒彼得是彼得后書的執筆者嗎?單從內容看,這封信本身將人對執筆者是誰所懷的疑慮盡都掃除。信的執筆者自己說,他就是「作耶穌基督僕人和使徒的西門·彼得」。(彼得后書1:1)他提及這封信是他寫給弟兄們的「第二封信」。(彼得后書3:1)他說自己曾親眼目擊耶穌基督改變形貌。這是彼得與雅各和約翰同享的一項特權,而彼得以目擊證人的感受報道這次經歷。(1:16-21)他也提及耶穌曾預告他的死亡。[1]
有些批評家卻以兩封信在風格上不同為理由而否認第二封信是彼得寫的。但其實這點並不應造成任何難題,因為兩封信的主題和寫作目的均不一樣。此外,彼得的第一封信是透過「忠心的兄弟西拉」寫的。倘若他允許西拉在遣詞造句方面有若干自由,這便足以解釋為何兩封信在風格上有點差異了,因為西拉看來並沒有參與第二封信的寫作。(彼得前書5:12)
彼得后書的正典地位曾經因為它「很少被教會元老所引用」而引起爭論。但是,從稱為「基督教希臘文聖經傑出的早期書目」的圖表可以看出,在第三屆迦太基會議召開之前,彼得后書已被若干位權威視為屬於聖經書目的一部分。[2]

4寫作時間

很可能在公元64年左右,即彼得完成第一封信之後不久,在巴比倫或其鄰近地區寫成。但在這方面並沒有任何直接的證據,特別是該書的寫作地點。彼得寫第二封信時,保羅的書信已在各會眾中被人互相傳閱,彼得也讀過這些書信,並視之為受上帝感示的寫作。他將保羅的書信與「別的經書」並列。彼得的第二封信是寫給那些「與我們同得一樣寶貴信心的人」的,對象包括彼得第一次去信的人和他曾向之傳道的人在內。正如第一封信在許多地方受人傳閱,第二封信也帶有通函的性質。[3]

5主要內容

向偽教師發出強烈警告
(涵蓋第二章內容)。假預言者和偽教師會引進陷害人的異端,引誘人隨從他們邪淫的行為,以致真理受到毀謗。但他們的滅亡必定會速速來到。上帝並沒有寬容犯罪的天使,相反,他叫洪水臨到挪亞的世代,又把所多瑪、蛾摩拉焚化為灰。然而,他卻拯救了傳道者挪亞和義人羅得,因此「[耶和華]知道搭救敬虔的人脫離試探,把不義的人留在刑罰之下,等候審判的日子」。這些人膽大任性,好像沒有理性的畜類,既無知又愛說毀謗的話,以騙人的道理為樂,滿眼淫色、貪婪,好像巴蘭一般貪愛不義的工價。這些人應許人得以自由,自己卻成為腐敗的奴隸。 他們不曉得義路反而好一點,因為以下的俗語正好對他們適用: 「狗所吐的, 它轉過來又吃; 豬洗凈了又回到泥里去滾。」[5]
確切的知識
彼得自己把他從希伯來文聖經中獲得的確切知識穿插在他的論據中。他作證希伯來文聖經是在聖靈感示之下寫成的。「因為預言從來沒有出於人意的,乃是人被聖靈感動,說出上帝的話來。」他也指出,保羅的智慧是上帝「賜給他的」。(彼得后書1:21; 3:15)如果基督徒考慮這些經文,堅守其中正確的教訓,無疑會使人得益不淺。這樣任何人就永不致成為自命不凡,好像彼得所形容的那種人一樣說: 「萬物與起初創造的時候仍是一樣。」(3:4)也不致落入彼得在信中第2章所描述的偽教師的陷阱中。相反,人應當把彼得和其他聖經執筆者給予的提醒時刻緊記在心。 這些提醒會幫助人在「真道上堅固」,耐心地繼續「在救主耶穌基督的恩典和知識上有長進」。[8]
做出努力
如彼得所說,若要確定能夠有分承受耶和華上帝那「又寶貴又極大的應許」,作出最大的努力十分重要。因此彼得勸勉受膏的基督徒要把目光集中於王國目標之上,說:「應當更加殷勤,使你們所蒙的恩召和揀選堅定不移。你們若行這幾樣,就永不失腳。這樣,必叫你們豐豐富富地得以進入我們主——救主耶穌基督永遠的國。」
然後彼得將注意引到基督王國的極大榮耀之上——他曾由於目擊基督改變形貌而親眼見過這種榮耀——並且補充說: 「我們並有先知更確的預言。」不錯,每個與耶和華的偉大王國有關的預言都必定會獲得應驗。就像以賽亞的預言一樣:「我們照他的應許,盼望新天新地,有義居在其中。」[10]
上一篇[1991年8月15日]    下一篇 [表皮神經系]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