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徐慶超是廣東鎮平(今蕉嶺縣)興福鎮叟樂村人, 徐慶超於道光十三年(1834)病逝,終年58歲,死時,他雖為官40年,身後僅存書數篋而已,其高風亮節可見一斑。

  徐慶超(1776~1834年),廣東鎮平(今蕉嶺縣)興福鎮叟樂村人。他從小喜愛武術,長相魁偉,身高8尺,力氣超群,武藝精湛。他為人忠厚,孝敬老人,傳頌鄉里。據清《國史本傳》載:徐慶超,乾隆六十年(1795)武進士,授藍翎侍衛。嘉慶五年(1800),選授閩浙督標右營守備。十七年調台灣北路左營都司。道光九年(1825),升為閩浙陸路總兵。 清乾隆六十年,徐慶超中武舉后,旋即赴京考試。考試科目是舉石獅,京城有些武林中人居心不良,預先把石獅塗上油蠟,企圖令他當場出醜。徐慶超事前不曉,一抬手把石獅舉到頭頂,但有油蠟的石獅終於使他難於穩住,旁觀者又狂喝倒采。石獅往下滑,剛到腳邊,徐慶超突然起腳狠狠踢去,石獅骨碌碌滾出幾尺遠。這一舉動,頓時令圍觀者面面相覷。監試官問是何武術名目,徐慶超答道:「獅子滾球」。在場觀試的乾隆皇帝亦被這一絕技所震動,頻頻點頭讚許,當即選徐慶超為武進士,並欽定他為殿前侍衛。 徐慶超好義慷慨,曾製藥施濟於人,並曾在廣州鄉試時將同鄉4人遺骨攜歸故里,送回各家。清嘉慶四年,宋湘(梅縣白渡人)參加京城會試,考中進士,接著參加殿試。殿試在午夜進行,當晚氣候反常,北風呼嘯,煙塵滾滾,宋湘座位臨窗,蠟燭頻頻被吹滅。這時。殿前侍衛徐慶超急趨近宋湘座位旁站立,用他的長袍御風。接著他見宋湘的筆因灰塵膠滯而書寫益趨吃力,便從靴中取出一支上等毛筆遞上,使宋湘得以一氣呵成寫完殿試考卷。殿試后,宋湘中進士,被授為翰林院編修。宋湘對徐慶超考場幫助極為感激,特拜徐慶超為師,見面交談始知彼此均屬嘉應州人,異地逢同鄉,倍覺親熱。從此,嘉應文武兩進士交往頻繁,感情甚篤。其時習俗重文輕武,徐慶超去翰林院找宋湘時,常遭人冷遇,被嘲諷。宋湘便鼓勵徐慶超練習書法。在宋湘精心輔導下,徐慶超天天勤學苦練,終於練就書寫大字的功力,尤擅書別具一格的「壽」字。不久,嘉慶皇帝的母親做壽,徵集「壽」字。當時許多翰林所書,皇上均不合意。當徐慶超所寫巨大的「壽」字一掛出,頓時滿堂驚嘆。宋湘即興作對並書寫以配。宋湘那瀟洒傳神的書法與徐慶超那剛勁有力的「壽」字,相得益彰。此幅功力超群、出類拔萃的佳作,使嘉慶皇帝喜得頻頻點頭讚許,在座的翰林們同聲稱讚。此事不脛而走,頓時轟動京都。從此,徐慶超到翰林院,人們再也不敢冷眼相看,而是以禮相待了。後來,徐慶超益發喜愛書法,人稱他「善武又能文,作書如用兵」。他精心研究、揣摩書法技巧,著有《字林便覽》一書。他的書法獨具一格,有人作詩讚頌:「得之興愈酣,下筆龍蛇走,剛柔異歐虞,筋骨判顏柳。」 徐慶超晚年,他的部下湯雨生善畫,為他畫了一幅肖像,題為《春波洗硯圖》。一時,眾名流題詩讚頌,後人編寫《春波洗硯圖詩集》。原集作者有500餘家,惜成書未久,即遭兵燹,僅存60家,其中品題者有林則徐、李宗翰、張維屏、葉名琛、陳繼昌、何子貞、宋湘等名公巨卿。宋湘把對徐慶超的深情厚誼凝注於筆端,其詩作有記: 一別騷騷三十年,側聞入海靖烽煙。忠臣孝子平生語,猶記長安二月天。 更說當年大作書,摩崖驚座近今無。欲知勤石燕然意,盡在《春波洗硯圖》。 徐慶超於道光十三年(1834)病逝,終年58歲。死時,他雖為官40年,身後僅存書數篋而已,其高風亮節可見一斑。
上一篇[流香澗]    下一篇 [真主旅]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