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徐維范(1942-1994),1969年5月參加公安工作,歷任黑龍江省牡丹江市公安局民警、紀檢員、副科級紀檢員、正科級紀檢員。1988年10月任陽明公安分局副局長。一級警督。高中文化程度。先後榮立個人二等功1次,三等功3次。1994年7月因積勞成疾突發心臟病逝世。1995年,被公安部追授全國公安系統二級英雄模範稱號。  他走了,滔滔牡丹江水嗚咽著為他送行;他走了,熒熒北國星斗緘默著為他垂淚。他過早的殞落在刑偵工作的第一線,但他的名字,徐維范,卻在他生前戰鬥過的廣袤大地上,為無數相識或不相識的人們所久久傳頌。徐維范任牡丹江市陽明公安分局副局長6年,每當發生重大案情,都親臨現場,既當指揮員,又當戰鬥員。在偵察「92·11·6」特大殺人搶劫案件中,帶領刑偵人員連續奮戰12個晝夜,一舉打掉了牡市罕見的殺人、搶劫、盜竊犯罪團伙,捕獲罪犯17人,破獲刑事案件87起,其中特大案件11起,重大案件58起,盜竊價值70餘萬元,繳獲汽車、摩托車、複印機、電腦打字機、家用電器、毛毯、鹿茸等,總價值達40餘萬元。6年來,他親自組織偵破的特大案件就有78起,重大案件420起,一般案件1200多起。他就是這樣,身體力行,率先垂範,與幹警們並肩戰鬥,使分局刑偵工作年年居於全市前茅,年年受到省市的表彰。徐維范抓業務大刀闊斧,抓隊伍一絲不苟。在他的嚴格管理下,主管的科、隊幹警違紀的沒有了,立功受獎的人不斷增多。20餘人的刑警隊有15人次立功,所管民警中95%以上受到表彰獎勵。他破案非常注重現場,掌握第一手材料。在偵破「8·7」重大殺人案中,他來回10餘公里進行實地模擬采查,最後終於從中查出了破案線索和有力證據,經過五晝夜的奮戰,一舉破獲了工人文化宮鉛印室負責人被殺案件。在另一起重大案件的偵破中,徐維范帶領民警對發案現場勘查后,民警們已回分局食堂吃飯。可他卻還在琢磨著現場勘查的情況,他憑自己多年的工作實踐,敏銳地感到勘查的可能只是第二現場。於是,他飯也沒吃,重返發案現場核查,結果成功地發現了犯罪分子作案的第一現場。徐維范把吃完飯的民警都集合到現場,逐一對現場進行了分析講解。許多類似的事,民警們都心悅誠服,記憶猶新。陽明公安分局刑警隊成為了一支作風嚴謹,素質較高,特別能 戰鬥的隊伍,先後3次榮立集體三等功。徐維范同志在市局紀檢工作期間,3次被黑龍江省公安廳授予優秀紀檢幹部稱號,2次被評為市局優秀共產黨員。到陽明公安分局任副局長后,他更是清政為民,廉潔奉公。他對那些不正之風,以權謀私,權錢交易的事深惡痛絕。給他送禮行賄的,不是被他婉言謝絕,就是被他嚴詞拒絕。徐維范不徇私情,執法如山。他常跟幹警們說,來走後門說情的,你們頂不住就往我身上推。一次,陽明派出所破獲一重大搶劫案件,窩贓者托他的親侄前來說情,可徐維范硬是沒有答應,依法向檢察院報捕。徐維范同志熱愛公安事業,常年不如疲倦地忘我工作,患上了嚴重的心臟病。1988年,擔任分局副局長以來,他經常帶病堅持工作。1988年12月13日,有一家老倆口被殺,為了儘快破案,徐維范同刑偵人員一起吃住在基層派出所,困了,他就趴在桌子上打個盹,犯病了,他就吞些藥片,後來乾脆預備了氧氣袋,常常是一面吸氧,一面堅持工作。一次,他犯病比較厲害,在領導和同志們的一再勸導下才住進醫院。為及時了解案情和戰役情況,他讓偵察員們到醫院裡來彙報,堅持在病床上指揮破案。在偵破「11·6」特大案件過程中,他曾兩次病情發作,心率竟達230多次,可他堅持不去醫院,躺在辦公室邊打點滴吸氧邊指揮戰鬥,直到案件告破。同志們感動地說:「跟著這樣的領導干,我們就是再苦再累也心甘情願。」1994年4月27日,愛民公安分局三名幹警被殺,他組織警力全力配合偵破。6月23日,管區發生一家三口被殺案件。7月14日,北安江堤又發生惡性兇殺案。徐維范從沒有休息過一天,而且幾乎每天晚上都要工作到後半夜。從6月25日開始,徐維范每天下午3-5點就近到陽明醫院打點滴,然後晚上堅持夜戰。7月19日上午,徐維范才到心血管醫院檢查。因病情危重,醫生建議他住院治療,可他說什麼也沒同意住院,還囑咐老伴和周圍的同志,千萬不要把這些情況告訴局長和政委。就這樣,他下午和晚上又堅持指揮偵破工作。20日凌晨3時,心臟病再次嚴重發作,經搶救無效,與世長辭。  面對著社會上的歪風。徐維范說得好:「來走後門的,你們頂不住,就往我身上推!」這就是新時期的「王成精神」。正是靠著這種無私的胸懷,他帶著每分鐘230次的心跳,一次次親臨現場,破獲了一系列重大案件,倒在了公安崗位上。他蘸著心血,譜寫了一曲催人奮進的生命頌歌。
上一篇[積累]    下一篇 [1979年4月2日]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