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徐鄉愁】:男,生於六十年代,四川人。垃圾派領軍人物和集大成者。在《詩刊》《星星詩刊》《詩歌月刊》《詩選刊》《詩家園》《四川文學》《河南工人日報》《武漢網路文學》《重慶教育信息報》《重慶詩歌年鑒2003卷》等公刊和《天地人》《詩參考》《新大陸》《現代詩報》《伯樂》《太陽》《知了》《彝良文學》《新視野》《平民》等民刊上發表過大量作品。有詩集《每況愈下》(2007年,中國文聯出版社)。主要詩論文章有《垃圾派宣言》《只有體制詩人才給詩歌訂公約》《地震詩潮使中國新詩遭受重創》等。主編詩歌民刊《垃圾派》。

目錄:
.徐鄉愁代表作品(15)
.垃圾派宣言(徐鄉愁)
.徐鄉愁詩歌批評(21)
************************
徐鄉愁代表作品(15)
1.《解手》 
徐鄉愁
就是把揣在衣兜里的手
解脫出來。把忙於數錢的手
解脫出來。把寫抒情詩的手
解脫出來。把給上級遞煙的手
解脫出來。把高舉旗幟的手
解脫出來。把熱烈鼓掌的手
解脫出來
把舉手表決的手解脫出來
把舉手選舉的手解脫出來
把舉手宣誓的手解脫出來
把舉手投降的手解脫出來
2003.9.12.
*************************************
2.《在荒郊野嶺》
徐鄉愁
如果你到了荒郊野嶺
前不挨村后不著店
怕強盜打劫
怕鬼狐纏身
這時候
你突然在路邊發現
一泡熱氣騰騰的鮮屎
一種安全感便油然而生
有屎就有肛門
有肛門就有人煙
轉過山樑就是
2003.9.16.
**********************************
3.《菜園小記》 
徐鄉愁
春天來了
蘿蔔也成熟了
菜農們便把它收起來
拿到市上去出售
只留下
一個個深淺不一的坑
被蘿蔔插入過
2002.5.28.
**********************************
4.《你們把我幹掉算了》
徐鄉愁
我的頭顱開始腐爛
頭髮和頭屑不停地下掉
我的五官開始腐爛
眼屎鼻屎耳屎大量分泌
我的心臟開始腐爛
面對一個偉大的時代也無動於衷
我的骨頭開始腐爛
腐爛深入骨髓腐爛開始長蛆
我的雞芭也開始腐爛了
我懶得去操這個裝逼的世界
你們不必給我治療
也不必語重心長地教育我
你們乾脆把我幹掉算了
現在正是陽春三月
太陽曬得我發懶曬得我發困
正是幹掉我的最佳時機
2003.4.6.
**********************************
5.《人是造糞的機器》
徐鄉愁
牛頓從墓穴里爬出來
他的心臟開始跳動
血液開始循環
他的頭髮由白而青而黑
事隔多年還是那樣鬱鬱蔥蔥
這時候,落地的蘋果回到了樹上
地球的引力已經消失
牛頓和他的靈感
正在自家的草坪上練習退步走
從果園退回到宿舍
從老年回到少年
從少年回到胎兒
從胎兒回到受精卵
牛頓他爸和牛頓他媽
此時正在床上
製造牛頓
真對不起,放映員抱歉地說
我把電影片子放倒了
好,下面我也要用同樣的方法
讓伐倒的樹木再立起來
讓病亡的親人恢復健康
讓亂收的經費退還給人民
讓判錯的冤案發回去重審
我還要讓亂扔的垃圾回到手中
讓大便和小便
都回到人的肛門
並在反引力的作用下
穿過大腸和小腸再穿過胃
直抵扁桃也鎖不住的咽喉
最後從口腔里吐出
香噴噴的米飯和果實
從前,人是一個個造糞的機器
現在製造黃金
2002.11.22.
**********************************
6.《屎的奉獻》
徐鄉愁
屎是米的屍體
尿是水的屍體
屁是屎和尿的氣體
我們每年都要製造出
屎90公斤
尿2500泡
屁半個立方
另有眼屎鼻屎耳屎若干
莊稼一支花
全靠糞當家
別人都用鮮花獻給祖國
我奉獻屎
2003.3.25.
*************************************
7.《鐵杵終於磨成了針》
徐鄉愁
只要功夫深
鐵杵磨成針
說的是李白小時候貪玩
由於受到鐵杵磨針的啟迪
就稀里糊塗地成了詩人
徐鄉愁也想當詩人
也想仰著腦袋抒一抒情
可是我上哪兒去才能找到
那個磨針老太婆呢
即使好不容易找到了
她怕不怕麻煩
把那個故事再給我重新演繹一遍
我經過反覆的考慮
還是我親自動手吧。於是
我把家裡的爛鐵丁碎鐵片銹鐵絲
拿到鐵匠鋪去
叫師傅給我專門打一個鐵杵
又叫石匠給我鑿了一塊石砧
現在我可以開始幹了
日日夜夜地干,一絲不苟地干
廢寢忘食汗流浹背地干
第一個十年就這樣被磨掉了
唐朝也跟著遠去了十年
當第二個十年也快要被磨完的時候
也就是到了公元2002年
鐵杵終於磨成了針
下面我也可以當詩人了
我也可以把窗戶打開
讓月光很有詩意地照在我的床前
我吃罷晚飯
周圍的人們都看電影去了
我便趕緊揩了揩眼屎
等脖子仰酸了我才看見
啊,月亮果然像月亮那樣明亮
2002.6.
*************************************
8.《春播馬上就要開始了》
徐鄉愁
春播馬上就要開始了
農民沒有錢買化肥
農民只有呆坐在門檻上哭泣
當官的卻不能哭
他們看在眼裡記在心上
並緊急調配所有的機關幹部
分期分批地
派遣到鄉下去造糞
有的是包專車去
有的打的去
有的是一個人去
有的攜帶老婆孩子一塊兒去
他們一個個西裝革履
容光煥發神采奕奕
造糞的機能一個比一個優良
也有帶病堅持工作的
高血壓高血脂高血糖
但為了支援祖國的農業建設
為了不辜負上級的殷切希望
苦點累點病點沒有關係
在餐廳
造糞的原料早已備好
等開春的鑼鼓一響
他們便開始猛吃優質大米
豪飲上等名酒
狂吞雞鴨魚肉海鮮
然後保質保量地
把屎屙足把尿撒夠
以確保春耕生產的順利進行
2002.12.30.
*************************************
9.《我倒立》
徐鄉愁
當我倒立的時候
我就用頭走路
用腳思想
用下半身吹口哨
用肚臍眼呼吸
我看見人們都往低處走
水都往高處流
天空被我們踩在腳下了
飛機起飛或發射人造衛星
就像扔石頭一樣容易
我發現人們總是先結婚後戀愛
先罰款后隨地吐痰
先受到表揚再去救落水兒童
先壯烈犧牲再被追認為黨員
或者獲榮五一勞動獎章
先寫好回憶錄
然後再去參加革命工作
先對幹部進行嚴肅的批評教育
再去大搞貪污腐化
就像先射精后插入一樣
先實現共產主義再建設社會主義
我還看見主人給保姆倒茶
富人向窮人乞討
上級給下級遞煙
雷鋒同志向我們學習
看見局長給司機開車
當官兒的給老百姓送禮
且對前來視察工作的群眾
夾道歡迎
從此以後人民可以當家作主
並打著國家的旗號
騎在公僕的頭上作威作福
2002.11.10.
*************************************
10.《我不得好死》
徐鄉愁
我永遠都不得好死
出門被車子撞飛
游泳遭遇海嘯
第一次坐飛機就流行空難
中了五百萬心梗
搶銀行被當場抓獲
我策動詩歌起義
差點滿門抄斬
我跟警察巷戰
終於暴死在街頭
我的瞳孔漸漸的大起來了
世界漸漸的小下去了
沒有人來給我收屍
你們千萬不要把我給埋了
最好把我的屍體吊起來
像死豬一樣地吊在
城門的上空示眾
過路的群眾快來看
背背簍的提籃子的不要擠
中小學生都來看
法制教育從娃娃抓起
朝廷的欽犯們也來看
看完了也不要收屍
我還沒有死夠
2005.8.20.
**********************************
11.《我的垃圾人生》
徐鄉愁
我的理想就是考不上大學
即使考上了也拿不到畢業證
即使拿到了也找不到好工作
即使找到了也會得罪領導
我的理想就是被單位開除
我的理想就是到街上去流浪
且不洗臉不刷牙不理髮
精神猥瑣目光獃滯
招乾的來了不去應聘
招兵的來了不去應徵
我一無所有家徒四壁
過了而立還討不上老婆
我的理想就是不給祖國繁衍後代
我的理想就是把自己的腿整瘸
一顛一拐地走過時代廣場
我的理想就是天生一副對眼
看問題總向鼻樑的中央集中
我的理想就是能患上羊癲瘋
你們把我送去救護
我卻向你們口吐泡沫
2004.3.1.
************************************
12.《練習為人民服務》
徐鄉愁
微人民服務
違人民服務
偽人民服務
未人民服務
微,違,偽,未
不是微小的微
違反的違
偽裝的偽
未曾的未
它們都是全心全意地
為人民服務的為
2002.11.2.
************************************
13.《濫竽充數》
徐鄉愁
古時候有個人叫南郭先生
他根本不會吹竽
(現在叫不學無術)
卻在嚴肅的宮廷里混飯
後來,事情露了餡
成為人們飯後茶餘的笑料
成為老師教育我們的反面教材
沒想到若干年後
中國又出了一個南郭先生
那就是我
有一回,我們單位舉行合唱比賽
就是很多人同唱一首歌
當人們懷著飽滿的熱情
引吭高歌的時候
我老是記不住
那些激動人心的歌詞
2002.4.
************************************
14.《在院牆的裡面》
徐鄉愁
院牆的裡面是單位
單位的裡面是房子
房子的裡面是房間
房間的裡面是人
每一個人都穿著衣服
衣服的裡面是肚皮
肚皮的裡面是腸子
腸子的裡面是屎
2003.3.23.
************************************
15.《拉屎是一種享受》
徐鄉愁
在後檐口蹲下來
手紙也跟著我蹲下來
這時候,我什麼也不去想
兩會是不是成功地召開了不去想
美國該不該打伊拉克不去想
口袋是否小康了農民是否減負了
都統統不去想
我現在最要緊的是
把屎拉完拉好
並從屎與肛門的摩擦中獲得快樂
2003.4.6.
************************
《垃圾派宣言》
作者:徐鄉愁
01.人們吞食了物質以後會產生生活垃圾,語言被打磨無數次以後會產生文化垃圾,電腦使用久了也會產生信息垃圾。當人們在一味地追求精華追求崇高追求審美的時候,卻嚴重地忽視了這樣一個事實:世界原本就是一座巨大的垃圾場,人就是一個個精密的造糞機。垃圾派認為:一切思想的、主義的、官方的、體制的、傳統的、文化的、知識的、道德的、倫理的、抒情的、象徵的、下半身的、垮而不掉的東西或多或少都有些偽裝的成分,只有垃圾才是世界的真實!
02.從「朦朧詩」到「第三代」到「民間寫作」到「下半身」再到「垃圾派」,中國詩歌是一個不斷向下的過程,如果說「朦朧詩」開了一代詩風,具有劃時代的意義,那麼「垃圾派」卻將向下之路走到了最底線,所以垃圾派比其他流派和寫法也就更加徹底,更加義無返顧。
03.腐朽的傳統必須擯棄,優秀的傳統也不一定非要去繼承。 「垃圾派」反對一切既有的文明和秩序,在我們的眼裡,所有的文明和秩序都是束縛人的,壓抑人的。所謂「後現代主義」就是最大限度地追求自由,我們不但要反傳統,反文化,反藝術,反權威,反體制,甚至要反社會,反人類,反語言,反技巧,反詩歌,寧願跟大眾文化流俗在一起,以徹底向下的精神拒絕高雅,並把「後現代」推向一種極致。
04.「橡皮寫作」強調廢話(口水),「下半身」強調性(雞巴),而「垃圾派」強調崇低(屎),從上到下,「垃圾派」最徹底,最反動。如果說「橡皮寫作」是一場詩歌語言的革命,「下半身」是一場詩歌題材的革命,那麼「垃圾派」就是一場詩歌精神的革命。
05.「垃圾派」不僅僅是寫屎寫尿寫垃圾,也不是要所有的垃圾派詩人都離職離崗去當乞丐去撿垃圾,甚至也不是以一種救世主的姿態去關懷弱勢群體,「垃圾派」更多的是一種人生態度,一種精神取向,那就是把自己降低,降低,再降低。
06.我們就是要損壞公物打人罵人,就是要好吃懶做胸無大志。我們還要自己糟蹋自己,自己作弄自己,自己毀滅自己。活著就是人類的幫凶,我們將抱著這個優美的世界一起跳入糞坑。崇高有多高,濺起來的糞花就有多高。我們用肛門呼吸。
07.這個世界偽裝的東西真是太多太多了,為了讓世界還原成它的本來面目,我們不惜把自己變成動物,變成豬,變成垃圾,變成屎。垃圾派的橫蠻崛起,立即遭到了方方面面的辱罵,罵我們是畜生,你罵得很對,因為我們本來就沒有打算活得像個人。我們屎都不怕,還怕你潑髒水?
08.垃圾詩的語言是口語的,粗礪的,自由的,陌生化的,垃圾詩不但拒絕象徵和隱喻,也拒絕一切詩歌技巧,必要時,詩人在寫詩歌的時候可以現發明,並一次性把它消費完。垃圾詩還拒絕深度,凝練,精緻和狗屁意境。
09.垃圾詩從不承擔任何陶冶人教育人的義務,也不承擔弘揚民族文化或與西方接軌的職責,垃圾詩就是垃圾詩,寫詩只是好玩,寫了就丟了,像垃圾一樣丟了。我們從不以發表為榮。
10.在這個裝逼的世界,墮落真好,崇高真累,我們寧願去揀那掉在地上的髒兮兮的垃圾,寧願蹲下身來甚至貼在地面上思考人生和世界。這個世界本來就是一個垃圾場,你想掩蓋是掩蓋不了的。我們就是要大搞詩壇的「臟」、「亂」、「差」,我們就是要把醜陋暴露在眾目睽睽之下,我們就是要把你身上的屎尿屁(包括我們自己的)摳出來擠出來暴一暴光。
11.當今的中國詩壇,很多詩人寫的詩歌沒有個性、靈性和血性,就像觀看服裝統一的大合唱,整齊有餘而鮮活不足。「垃圾派」寧願被封殺,也不願改變自己的初衷去加入什麼大合唱,更不要說跟體制詩人同流合污。所謂解構,「解」,就是破壞,「構」就是建設。破壞的時候下手要狠要毒要徹底,不過正就難以矯枉,不過正舊的東西就難以剔除乾淨,不過正我們就不能建立一個全新的秩序。
12.國家辛辛苦苦地培養了我們,使我們成為了一個有道德有理想有知識有文化的所謂人才。祖國啊祖國麻煩你再辛苦一回,把我們再變回去,重新做一個刁民、人渣、無賴、混蛋、垃圾,因為我們已經無可救藥了;因為我們不想成為人類的幫凶;因為在垃圾派面前,其他所有流派的詩都是垃圾!
——徐鄉愁:《中國出了個垃圾派》2003年
*************************
徐鄉愁詩歌批評(21)
陳麗偉:
自朦朧詩以來,中國詩歌就呈現向下的取向,且每下愈況。朦朧詩時,北島只想做一個人, 姿態比起英雄已經下降了很多;在以韓東為代表的日常主義這裡,詩歌再次遭到貶低,開始變得平凡瑣屑起來。自於堅以後,加劇了下滑趨勢,更日常化了,也更瑣碎、更平庸了,更婆婆媽媽了。到了伊沙,更是用一把尿,將黃河的神聖意義「解構」得蕩然無存。而到了沈浩波,就更往下了,一直到了「下半身」,到了「雞芭」。如果說「下半身」還只是跨到了襠部或者肚臍眼附近就不走了的話,到了徐鄉愁的「垃圾派」,中國詩歌終於徹底地掉到了地上,變成了垃圾,變成了尿,變成了屎。(摘自陳麗偉的文章《論詩歌的式微與困頓》,發表於《海河文化》2007年第4期)
鏡哥哥:
近段時間,我寫的不只一篇兩篇。在北評上發的除了《祖國在我心中》,還有《垃圾派代表詩人作品賞析》和《徐鄉愁作品賞析》兩篇。在《徐鄉愁作品賞析》中,對徐的作品我極力推崇,我如實地講了,徐的作品是對漢語言詩歌寫作的顛覆,開創了新詩歌的新的紀元。 (摘自鏡哥哥的文章: 《陽光下,一切都是色彩分明的》2009年1月16日)
空谷瘸駒:
中國詩壇自「盤峰論爭」以後曾先後或幾乎同時出現了兩個頗受爭議的所謂先鋒詩群,一個是以沈浩波為代表的「下半身」,另一個是以徐鄉愁為代表的「垃圾派」。這兩大詩派的橫蠻崛起,的確改變了先鋒詩壇的格局,一時間追隨者眾,你要麼是下半身的,要麼是垃圾派的,或者混血為其中的雜交。「下半身」主要寫性寫身體,據說是追求生殖器的快感來反對上半身的權力話語,沈浩波無疑是其中最「下流」的詩人。而「垃圾派」主要寫垃圾寫屎,企圖以自我褻瀆的極端方式來反諷這個世界的偉大和崇高,徐鄉愁便是其中最「噁心」的詩人。「下半身」與「垃圾派」本來應該攜起手來聯合主演一場轟轟烈烈的詩歌起義和網路暴動,但為了爭奪詩壇的霸主地位,他們居然在網路上大打出手,口水四濺,磚頭亂飛。說白了,他們是在較量誰比誰更下流,誰比誰更噁心,誰比誰更無恥,這倆派的泛濫,實際上又給不景氣的中國詩壇,注入了一隻毒劑。 (摘自空谷瘸駒的文章: 《對兩首神性寫作詩的欣賞、批判及其它》2008-11-09 )
老象:
提到垃圾派詩人,徐鄉愁無疑最引人矚目。這些詩作已十分成熟,它們成為垃圾派最具特色最為成功的代表性標誌是當之無愧的。對於詩歌的獨特悟性,使徐鄉愁常常以一種反向思維的詩寫給詩壇帶來驚異,顯出其穿透表皮生活的深刻洞視!徐鄉愁最為發力的詩寫,是以一種非暴力不合作理念貫透其中的「屎系列」和「人渣系列」,這也可以說是垃圾派的高峰寫作,其中《你們把我幹掉算了》《菜園小記》《我的垃圾人生》等詩堪稱垃圾派經典。徐鄉愁似乎已成為垃圾派的代名詞。 (摘自老象的文章:《在崇低、放浪的旗幟下——略論中國垃圾派》2004年3月25日,30日略改)
路謹
單從筆名上說徐鄉愁,一個很不錯很容易讓人心中泛起淡淡憂傷的名字,你很難將它與一些不雅觀的字眼聯接在一起,但是這位詩人的文章據業內人士講,是國內當前最前衛,最另類的優秀作品,筆者很不明白,難道另類一些的作品,就必須與廁所一類的令讀者大倒胃口的語言文字聯接在一起,才能彰顯它所謂的反叛精神和意境嗎?如果詩歌是一匹意象中奔跑的馬的話,很顯然,徐先生這匹意象中的馬,竟然跑錯了地方,連廁所門口都沒找到,就蹲到了后檐下,十分不講衛生,難怪讀者們一談起詩歌就變臉變色,將其視若糞土,而那些剛剛學著寫作的人,心理上也會產生這樣一種想法和錯覺:原來詩歌也可以是這樣一種寫法,反過來說,這些另類或裸露式的下作文章,風諸於極端雜誌,引領時代詩歌潮流,這對中國詩歌的未來,無疑,是種頹廢,一種悲哀。 (摘自路謹的文章:《由一位作家的一句話想到的》)
看山望水:
徐鄉愁和他的垃圾派的詩歌,我看得晚,大約是今年才看到。他的詩讓我轉變了對垃圾派的看法,也理解了垃圾派的發軔和存在於中國當代詩壇的合理性。垃圾派是反思思潮在詩歌領域的反應,體現了當代青年的自我主體的確立,雖然是以反向策略出現,卻舍此再無有力的方式。這類詩歌的優點也是其局限在於,對意識形態和主流文化的對立姿態進行反駁,是一種對背景說「不」的詩思路子。它有力地批判了主流文化中的意識形態部分,在思想上超越了北島等朦朧詩派的「懷疑」,而進入「反抗位置」。垃圾派的決絕反抗姿態,也將當代批判現實主義詩歌運動推進到一個無以復加的程度,並形成終結之勢。在垃圾派運動中,朦朧詩派的思想核心得到清算,或者說總結,這是一個意思。也正是在這個意義上,垃圾詩歌流派的出現,體現出一種進步。從文化的發展形態看,垃圾派也是對主流意識形態話語的一次清算和責難,體現出對立的明確立場。這是積極的一面。其局限也在這裡,反意識形態本身是一種「靠近」,依然是以「意識形態」話語為核心,解構的同時形成新的解構可能,如蛇吞尾。局限是歷史地看的,但這種詩歌的當下意義,也必然具有歷史性。由於文化積澱過厚,使得反抗獲得充足的資源,並且反向成為一種強勢(所謂「向下」)。徐鄉愁的詩語言簡練而富有穿透力;它不是個人情緒,乃是一種時代情緒在個人突破口上的噴發;很慶幸它找到了一個在技術上能獲得實現可能的詩人,而最終沒有「垃圾化」。這不能不說是詩歌之幸。 (看山望水的文章:《看山望水評說垃圾派》2007-9-23)
蔡俊:
就成熟的詩人徐鄉愁來說這是他更有真摯的浪漫精神的表現,我們閱讀的時候,並不是去時刻尋找形而上的直接承載的,因為那是早就在我們的偉大的本性里的東西,只是每人蒙蔽的程度不同。先鋒藝術其實就是對僵化和假象的消解,包括體制,哲學,藝術本身。雖然吹雪兄的批評在理論上有道理,可有變成當初對朦朧詩的批評的危險,藝術是在不斷流變的,我在徐鄉愁的詩里看到一種強有力的生命力,這也許是最重要的。我認為他是中國最傑出的先鋒詩人之一。 (本貼由蔡俊於2004年5月25日08:57:45在〖中國當代詩歌論壇〗發表.)
李霞:
徐鄉愁不僅是垃圾派的標誌性詩人,也是21世紀初網路慫恿的為數不多的幾個漢語詩歌英雄之一。徐鄉愁寫出了「東方黑 太陽壞」的新發現,也寫出了「活著就是人類的幫凶」的新活法,還寫出了不是宣言的宣言《中國出了個垃圾派》。垃圾派出世不到3年時間,就成了中國當代詩歌新的關鍵詞,也成了眾矢之的,這無疑是得益了網路的功勞。 但,下半身的曇花一現,使垃圾派早熟了。於是,他們和我們已開始關心垃圾寫作——不僅僅是垃圾派的前途和命運了。 (摘自李霞文章:《徐鄉愁咋成了人類的幫凶》2005年9月2日)
中國新詩研究所:
以全新的角度、最叛逆的思維、最徹底的瓦解,和最本質的抵達、最深刻的關注,讓這個時代措手不及。粉碎著、思考著,這是建設的前奏,我們可以有理由期待著。讓我們一起見證這個時代詩歌的多元和思想的多維。 (摘自《「中國網路詩人二十家」之三——徐鄉愁·推薦語》2005年9月05日)
白鴉:
日前讀到垃圾派主將徐鄉愁的一首《在院牆的裡面》,乍一看讓人一楞,細一品卻有說不出的彆扭。如果不談垃圾派,不大量閱讀鄉愁兄的詩歌作品,我們可能非常欣賞這首有衝擊力度的詩,它有新的審視視角,詩意的口語,呈現作者的才氣,帶來閱讀的互動。但是,這種新的視角,以及它和口語所帶來的力度,最終在「缺乏包容性的垃圾派整體創作框架」內將自己束縛。甚至可以說,垃圾派缺乏包容性的整體創作框架,使得這首優秀的作品會因為得到好評而受牽連。這是一首好詩,但它犧牲了。或許徐鄉愁把他的「屎尿詩」燒掉四分之三,剩下四分之一,才真正是一流的詩人,不過,那樣他就不是垃圾派了。 (摘自白鴉的文章《一首好詩是這樣犧牲的——讀徐鄉愁「在院牆的裡面」》2006/02/20)
葉樹濃:
發現這一群詩人全都有「屎尿癖」。例如徐鄉愁的《拉屎是一種享受》。我的朋友向我介紹說,這是中國當代詩壇最好的詩,在垃圾詩面前,其他流派的詩全都是垃圾。垃圾派的核心宗旨是崇低。只有最低俗的才是最真實的。中國詩壇自朦朧詩之後,短短時間內,產生了后朦朧、民間立場、口語寫作、下半身、垃圾派等林林總總的派別。為了證明自己的與眾不同,詩人們不惜用各種形式來解構傳統。從英雄到平民,從平民到無賴,從無賴到賤人,從賤人到野獸,詩歌是在一步步地向下走。第二是詩人間黨同伐異,誰也不服誰。民間立場的罵知識分子,下半身寫作的罵垃圾派……這種窩裡斗的風氣對於不景氣的詩壇,無疑是雪上加霜。 (摘自葉樹濃的文章:《僅靠金錢救不了中國詩歌》2006-03-24)
塗國文:
排——無法通過香氣來吸引眼球,於是便有人想到了以腥臭來勾引大眾的鼻子,引起世人的注意。這一類人以詩人沈浩波、徐鄉愁為代表。沈浩波主要表現為「排精」(前文已述,茲不贅言),而徐鄉愁則更多地表現為「排便」,他所倡導的「垃圾派詩歌」,立志為祖國貢獻垃圾和糞便,《人是造糞的機器》《屎的奉獻》《我的垃圾人生》等詩歌便是他的代表作。 (摘自塗國文的文章《1976—2006:中國文學的四季歌》 2007年元月7日夜於杭州)
老九:
題記:上個月在花街社區現代詩歌版面有人大量轉貼垃圾派領軍人物徐鄉愁的詩歌, 大家褒貶不一,各舒己見,以下是我的跟貼(略有刪減): 對垃圾派寫作了解的不多,就從今年看了幾個關於垃圾派的詩歌來論,我覺得其肯定的一面不容質疑,像樓主貼出的關於徐鄉愁的好多詩歌,雖然有大量的「屎」、「尿」等引起人們反感的字眼,但我認為當我們在讀這些詩歌的時候不要總盯著那些「垃圾」不放,寫垃圾僅僅是種手段,其內核是對媚俗與虛偽的反諷,並表達一種不妥協的立場,其向下的理念,也更關注了下層的民生,僅從這一點上看,我覺得是有其積極意義的。我覺得它的生命力應該在於針對時弊,關注民生,其向下的理念是這一切的基石。樓主貼出的徐鄉愁的好多詩歌,就像一把把銳利的手術刀,一刀刀是如此精準地切中這個社會的要害,在我有限的閱讀中,很難再有像它們這樣給我帶來心靈震撼的詩歌了。這就是我當初為什麼說這是「難得的使人眼睛一亮的好詩」的原因。從這一點出發,我覺得垃圾派寫作遠比那些一味沉浸在風花雪月、咀嚼著那些前人早已咀嚼千遍的傳統寫作強!當然,在我有限的閱讀中同樣發現一個問題,一些所謂的垃圾派寫作,確實庸俗不堪,為寫垃圾而寫垃圾,這就失去了垃圾派寫作的價值。被人攻擊,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了。 (摘自老九的文章:《關於垃圾派寫作,我也有話要說》2007-10-28)
塗國文:
按照他與趙詩人兩人對中國詩壇和中國社會的貢獻來說,顯然徐詩人的貢獻是趙詩人無法相比的。糞便再臭,畢竟可作肥料;垃圾再爛,也許可以回收。更何況,牛糞之上,常常可以開出絢麗的鮮花;而經血純屬廢物,哪怕這經血來自於趙詩人這樣一個著名的美女、詩人和作家。因此我認為,這一代詩壇教主的寶座,本應由徐詩人來坐才對,無論如何是不應該輪到趙詩人的。 (摘自塗國文的文章《徐鄉愁的糞便和趙麗華的經血》2006-9-26)
王雨煙:
名氣比誰都有名,上的大刊比誰都大,所謂作品比誰都垃圾,一時暄器終只能博得眾人一笑。當下詩歌,流派繁多。誠然,文學不反對百花齊放,但詩歌,我覺得應是高貴的,它是一門高雅的藝術,詩是情感的渲瀉,是生活的積累,是剎那的靈感,是神聖的結晶。它濃縮了中國幾千年的文化精萃,是不容任何人沾污的。而今詩壇,真的令人擔憂和悲哀,有徐鄉愁的「口水詩」,代表作《拉》、《屎的奉獻》;有下半身寫作詩人沈浩波,流氓代表作《一把好乳》;有梨花體詩人趙麗華,代表作《一隻螞蟻》《一個人來到田納西》等。嗚呼哀哉,這個時代,是誰強姦了詩歌? (摘自王雨煙的文章:《揭開偽詩人的面紗》2008-5-30 )
雷喑:
一個詩者若沒有懷著高度的人性良知對人世進行深度的關注與反觀,沒有足夠成熟的心胸與天生的寫作智慧,寫出這樣的傑作是不可能的。這樣的詩,是不可能被抄襲(克隆)的,甚至連模仿都不可能,它只能是屬於徐鄉愁個人特色的黑暗而輝煌的重金屬垃圾。若可以這樣說的話,那中國目前大量的我所讀過及未讀過的所謂純粹意義上的詩歌,則毫無疑義地是「一地雞毛」,連「鴻毛」也稱不上。 (雷喑評論《垃圾派經典●徐鄉愁的詩》2008-04-21)
川西瓢把子:
下半身的代表譬如朵漁,沈浩波,和垃圾派臭名昭著的徐鄉愁等人相映成趣,也算讓惡臭熏人的中國屎壇排出了一陣陳年屁。這些行為墮落的病態青年,將赤裸裸的肉慾與不切實際的幻覺,用粗劣的語言仔細地包裝,然後再堂而皇之地懸挂在道德的門口,並美其名曰——下半身,垃圾派。除了瘋狂和放縱之外,其實文化突圍的意義表現得並不明顯,與其說是在解剖人性和揭示後現代本質,不如說是一種變態的自戀或盲目的嘩眾取寵。黑格爾說:存在即有道理。我不是一個衛道者,只是覺得,這種將文學的唯美性踐踏的支離破碎的做法並不值得提倡,君不見,現在有多少無所事事的男女青年,拖著油瓶,腆著肚子,在院子里踱著方步,開口在干,閉口在操,操! (摘自川西瓢把子的文章:《突圍?頹廢?》2004年5月)
寒山石:
理想與現實的落差導致精神的失落。當改革巨浪跌宕在中國大地的時候,當市場經濟的洪峰猛烈衝擊傳統觀念的時候,當新的文化思潮崛起洶湧的時候,當代青年思想的天空中,噴薄升起一輪理想的太陽。他們指點江山、激揚文字、設計出當代最美好的藍圖作為我們社會的未來導向,同時設計和實現他們自身的最高價值。他們把改革作為解決中國社會一切問題的萬能鑰匙,把改革理想化、神聖化,產生了高期望的心理傾向。雖然這片文明而古老的黃土地,背負著五千年歷史傳統的重負,肩挑著芸芸13億眾生的溫飽和經濟、科技、文化還很落後的沉重包袱,但激進的青年一代是那樣迫不及待,恨不能一夜之間「安得廣廈千萬間」。他們對未來是那樣的自信,但對歷史與現實卻是異乎尋常的陌生。每當他們那灼熱的思念欲做巨大騰飛的時候,現實卻極易使他們走進青春的迷惆與彷徨、走進又一個凄冷的雨季,他們中的一部分人不得不一次又一次碰壁、失望、甚至絕望,表現在當代詩歌創作中,則呈現出逐漸向下的態勢。從北島、舒婷、顧城的朦朧詩――韓東、于堅、李亞偉、楊黎的第三代――伊沙的民間寫作——沈浩波、尹麗川的下半身——徐鄉愁、皮旦的垃圾派,青年詩人的理想越來越匍匐於這世俗的土地。 (摘自寒山石的文章:《網路詩人的精神缺陷》2006-10-12)
爐子:
讀過沈浩波和徐鄉愁的詩作之後,我感到他們的確對中國詩歌作出了卓越的貢獻。沈從性入手,解脫國人千年的性虛偽,還國人人性之本原,讓人還原成真正的人。是中國第二次啟蒙的先行者。徐則以屎為武器,映照出當代精神的醜惡,讓朦朧初醒的人猛然大振。我們之後繼者,則必然振臂高呼:行動!!!!!!我對口語詩人、垃圾派詩人、下半身詩人都很敬佩,只要是真正的詩人,真誠寫作的詩人我都很敬佩。讀到他們的優秀詩歌,明眼人都能看到詩歌後面的良心。下半身高揚了人的主體精神,從性的角度解放了人性,是繼五四時候的又一次啟蒙;垃圾派詩人有高度的社會責任感,以自我沉淪的形式(其實也是一種犧牲)觸目驚心地揭示社會之醜陋。兩者讀來皆有暢快淋漓之感。口語詩歌的確立,開創了一個真正的詩歌平民世界,把話語還給了民間,一舉解除了專制權力的精神奴役武器。其三者之精神內核何其相似?試問一下,垃圾派詩人有不操口語的嗎?口語詩人中有精神專制的嗎?新啟蒙時代的先鋒們,向你們致敬!向徐鄉愁、沈浩波、于堅等先行者致敬! (摘自爐子的兩個貼子 2006.10.)
老象:
我們曾有一次在電話中聊到詩歌的傳世之作應具備哪些品質。我們所聊的傳世之作,是指家喻戶曉的,隨口能背誦的。這個標準實在有些高。我們回顧了中國詩歌史,古典的"床前明月光"且不說,光看現代詩,達到這標準的難以超過十首。后將"家喻戶曉"標準去掉,改為一讀即有強烈印象,極容易背誦,過後經得起反覆咀嚼。那麼,比如像徐志摩有《沙揚娜拉》,卞之琳有《斷章》,黃翔有《野獸》,顧城有《一代人》,徐鄉愁有《菜園小記》,其他如戴望舒,艾青,海子都有……在"一讀即有強烈印象,極容易背誦,過後經得起反覆咀嚼"這個標準下,實際上意味著這種所謂傳世之作還必須篇幅短小,語言乾淨(即簡潔,凝鍊),效果集中,意味深長,雅俗共賞——這個標準看著簡單,其實絕大多數詩人對之都只能望洋興嘆。 (摘自老象的貼子文章《永琪講出這個背景,對詩歌研究者與詩人應是不小的啟發》2005-5-20)
周末星期:
垃圾派詩歌。「秋天深了,王在寫詩。」這應該是海子的詩句。海子離開了世界,秋天因此沒有「詩意」,而王卻成為了垃圾王。儘管未明目張胆打出消滅第三代詩歌或朦朧詩歌的旗號,可是垃圾派已將自己同美國金斯伯格的垮掉派區別了開來。它比于堅的《尚義街6號》的包含的要義要求還要徹底,有語錄式的句子分行就成為直白的詩語言了:「我吃罷晚飯/周圍的人都去看電影去了/我便趕緊揩了揩眼屎/等脖子仰酸了我才看見/啊,月亮果然像月亮那樣明亮」(徐鄉愁《鐵杵終於磨成了針》)。此種口語在詩中發揮得叫人側目,通常喜歡以「屎系列」或「人渣系列」來製造無窮的「垃圾詩」。代表詩人徐鄉愁說:「活著就是人類的幫凶,我們不如抱著這個世界一起跳入糞坑,崇高有多高,濺起來的糞花就有多高。我們用肛門呼吸。」 不過,同樣讓人側目的是,成立於2003年的垃圾派只用短短兩三年時間就令詩壇熱鬧不止,實屬罕見。 (摘自(湖北麻城)周末星期的文章:《新世紀詩歌:南下或北上的文學難題》2006年10月)
上一篇[悉檀寺]    下一篇 [大理倉山]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