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御史中尉:官名。北魏由御史中丞改置。北周初曾沿用。北魏戰時體制中的御史中尉帶有軍中執法性質,便於監察武官。

1北魏戰時體制中的御史中尉

自東漢御史中丞成為獨立的監察系統首席官僚以後,以「御史台」這一名稱來稱呼監察系統的說法,已在《後漢書·百官三》中,開始出現。同時,在此後的魏、晉、南北朝期間,御史中丞系統亦始終是直屬皇帝的垂直監察系統。又據《魏書·官氏志》,北魏曾一度將御史中丞改名為御史中尉。北魏以鮮卑入主部分中原地區,其主要立國方針有近於戰國時的秦國,秦國以從三晉招引來的移民任農耕,而以本土居民任征戰並取得成功;北魏亦以鮮卑人族任軍事,而以漢人任農耕,鮮卑族全族結合一部分漢族上層成為統治階級,從而使整個國家組成,帶有明顯的戰時體制性質。在這種體制下,武人跋扈,是必然出現的狀況,御史中丞作為文官,壓不了武將的台,而御史中尉帶有軍中執法性質,便於監察武官。

2歷史史料

「中尉」這個名稱,現在是初級軍官,但在古代,卻是高級軍官。劉邦起義軍中,名將陳平曾任護軍中尉。《史記·陳丞相世家》說,漢王劉邦重用陳平,諸將不服氣,說陳平的壞話,劉邦找陳平談話后,覺得陳平確有識見,於是「拜(陳平)為護軍中尉,盡護(監領、督統)將,諸將乃不敢復言」。可見護軍中尉之職,有似於今之參謀總長。其後,漢初之中尉,乃京城警備司令;主爵中尉,為長安市市長。反正帶有「中尉」兩字的,俱為高官。
其實,不僅是北朝,就是南朝,由於南北朝的對抗,也在相當程度上實施了戰時體制,武將亦頗跋扈。《南齊書·百官志》中的「御史中丞」條,就有這樣一段有趣的記載:「晉江左中丞、司隸,分督百僚,傅咸所謂『行馬內外(皇宮內外)』是也。今中丞則職無不察,專道而行,騶輻禁呵,加以聲色;武將相逢,輒致侵犯,若有鹵簿,互相毆擊。宋孝建二年(455)制,中丞與尚書令分道,雖丞、郎下朝相值,亦得斷之,余內外眾官,皆受停駐。」
據《晉書·職官志》,東晉初建之後,已將司隸校尉一職省去。因為東晉偏安,管轄的地方小了,官職自應減省。所以司隸校尉的監察職責,合併給御史中丞了。南朝因之,所以這裡才有「今中丞則職無不察」的說法。不過,儘管制度上規定了御史中丞「專道而行」,以示尊寵,但跋扈的武將卻不買賬,兩方的前驅人員,甚至打起來了。劉宋政權為了維護御史中丞的權威,甚至規定了御史中丞與尚書令分道的制度。南朝自劉宋以降的尚書令,乃實際上的宰相。《南齊書·百官志》雲,尚書令「行遇諸王以下,皆禁駐」,就是說,諸王以下百官,出行時見到尚書令,均應停車下馬,等尚書令過去后,才能通行。而御史中丞則與尚書令分道,可見南朝為維護御史中丞的監察權威,在禮儀規定上的認真程度。禮儀規定只是一種形式,形式的背後,是讓那些武將承認和服從這種監察權威。這和北魏的改御史中丞為御史中尉,分明出於同一思路。

3其它

中國歷史上的南北朝時期,雙方戰爭不斷,雙方均實行戰時體制,但在維護監察官僚的權威性上,竟有如此異曲同工的相似處。那些寫文章說中國歷史上沒有發展出系統的監察制度的人們,雖說是出於加強現實監察工作的良好動機,其實對歷史是頗有隔膜之處的。科學的、實事求是的說法,應當是:我們對中國歷史上的監察經驗,研究得太不夠了。
上一篇[桑欽]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