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德國—一個冬天的童話

標籤: 暫無標籤

 

1 德國—一個冬天的童話 -簡介

  海涅是歌德之後德國最重要的詩人,海涅的主要著作是其代表作長詩《德國——一個冬天的童話》。長詩通過詩人1843年回漢堡的見聞,揭露和諷刺了德國的封建割據及庸俗專橫。

2 德國—一個冬天的童話 -經歷

  詩人一踏上故土,就唱出一支新歌,表達了他要在大地上建立「天上王國」的理想:人人都過著幸福的生活,「大地上有足夠的麵包、玫瑰、常春藤、美和歡樂」。

  詩人來到亞琛,看到了驛站招牌上的一隻象徵普魯士統治的鷹。這隻鷹張牙舞爪、惡狠狠地俯視著詩人。瞬間,詩人的內心充滿了對它的仇恨,隨即憤怒地咒罵和嘲弄了這隻「醜惡的凶鳥」。

  詩人來到萊茵河畔的科隆市,在朦朧夜色里瀏覽市容。在審視「陰森森的高高聳起」的科隆大教堂時,他把這座被教會勢力當作他們「神聖」的象徵、苦心經營了300年之久的大教堂稱為統治德國的「精神的巴士底獄」。現在那些教堂協會的無賴們企圖繼續馬丁·路德中斷過的建築,「把這專制的古堡完成」。詩人警告說,這個企圖是愚蠢的妄想,因為不久的將來,人們不僅不會把它完成,而且還要把教堂內部當作馬圈使用。

  詩人離開科隆,乘車經過可愛的密爾海木到哈根,接著又從翁納城出發繼續趕路。詩人半夜經過條頓森林時,車輪脫了軸,驛夫去村裡設法修車,詩人獨自留在森林裡。詩人的四周是一片狼嗥聲。詩人把狼的嗥叫看作是對自己表示敬意,於是便擺好了姿勢,用深受感動的態度對「狼弟兄們」發表慷慨演說:「我感謝你們的信任——你們對我表示尊敬,這信任在每個考驗的時候,都有真憑實據可以證明。」詩人尖銳駁斥了關於他背叛革命與敵人妥協的言論,明確申述自己的革命立場:「我不是羊,我不是狗,我不是大頭魚和樞密顧問——我永遠是一隻狼,我有狼的牙齒和狼的心。」

  詩人經過帕德博思,回憶起了老保姆講的關於紅鬍子皇帝的傳說。在夢中詩人向紅鬍子皇帝講述法國大革命,當講到國王路易十五和王后被絞死時,紅鬍子皇帝怒火滿腔,他說這些行動違背了一切禮儀。對詩人直接稱他為「你」,也大發雷霆,指責他是大逆不道。詩人與紅鬍子皇帝的分歧越來越大,最後,他氣得大聲喊叫起來:「你只不過是一個古老的神異。去睡覺吧,沒有你,我們也要解救自己,因為我們根本用不著皇帝。」就在這時,詩人從夢中醒來。

  詩人離開明登,經過漢諾威,來到了旅行的最終目的地漢堡。資產階級庸俗社會現實的守護女神漢莫尼亞與詩人相遇。詩人訴說了自己長年流亡巴黎、懷念祖國的心情。漢莫尼亞這個富有肉感的風騷女人,請詩人喝甘蔗酒漿,用甜言蜜語勸詩人留在德國,不要去巴黎。她說現在的德國,人民享受著思想自由,只有寫書和印書的人才受到限制,沒有專制行為,即使是最惡劣的煽動犯,也只有通過法庭才剝奪他的公民權;在監獄里沒有一個人因為飢餓而死亡……她認為這些都是美好的現象,是德國的進步。當然,她也有惋惜的地方,那就是再也享受不到古代的「沉思的寂靜」和「牧歌的幽情」。她還打開德國「命運之書」,讓詩人從她的魔鏡里看德國的「將來的時代」。於是,詩人拿開她椅子的坐墊,下面有一個圓洞,突然一股惡臭氣撲面衝出,好像爛白菜和臭牛皮煮在一起的氣味。詩人連連叫苦。他感到似乎是有人在往36個糞坑(德意志聯邦的36個封建諸侯國)里掃糞便。這就是漢莫尼亞向詩人展示的德國未來。詩人被腐臭氣熏得昏迷不醒。

  最後,詩人指出:「偽善的老一代在消逝」,而「新的一代正在成長」。詩人還警告:「死去的詩人,要尊敬,可活著的,也要愛惜」,如果膽敢得罪詩人,不但要被詩人詛咒,而且還要被關進「但丁的地獄」。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